2021最好看(双腿被分到最大NP)全章节阅读

皇甫洛北敏感于家族内部进行着少族长的竞争,当然不会插手这样具体的事务,于是便同意了赵爷的提议。

  陈西峰听王长青讲起过赵家保镖的身手和狠辣,赵爷又是天宁市知名的混灰道人物,他的许多生意游走于法律边缘。

  之所以这样的生意能安稳经营,一是赵爷的手下聚集着一些小混混;二是他左右逢源,与天宁市各个相关部门领导的关系都非常好。

  再说又不是赵爷亲自让保镖出手,于是陈西峰也不愿意与赵爷作对。

  天一会和陈西峰可以算作强龙、赵爷可以算作是地头蛇,强龙有时确实难压地头蛇。如果想强行压服,必将付出沉重代价,为此在没有生死仇恨时,双方都不会发生激烈争斗。

  最终皇甫家族的皇甫洛北、天一会的陈西峰、赵氏家族的赵爷很快就达成了默契。

  后来,任刚为了化解矛盾,让吴伟正找到了赵爷,毕竟这样的讲和,算是灰道用于和解的方式,让灰道知名人物来召集比较好。

  考虑到是讲和的、化解事情的,赵爷本来就想给用皇甫家族和天一会有个交待,又想给在天宁市强力部门担任副职的吴伟正一个面子,二边都能要到好处,于是就爽快地答应下来。

  再说,如果自已没有同意保镖去协助任彬打砸丽湖风景区,也就不会误伤了这些安保人员。说来说去,赵爷与此事也有些干系,只是没有人这样说而已。

  赵爷就先打电话给皇甫天梦,只有皇甫天梦答应了,才能进行下一步。

  事先得到了皇甫洛北和陈西峰的告知,皇甫天梦在电话中当然先要摆点谱,只是申明,这个摆谱是给任刚任彬看的,与赵爷无关。

  赵爷心知肚明,就在电话里进行劝解:“天梦啊,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在天宁市上混生活,总要经常打交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皇甫天梦见赵爷已经这样说了,便不再坚持,毕竟要给赵爷面子,于是笑意盈盈地说道:“赵爷,我是小辈,行,我答应不对任彬动手。不过,我们皇甫家族要的是面子,到时可能就不会顾及到任刚任彬父子的脸面。”

  只要不动手,就只是口舌之争。口舌之争,就看各人的本事,那赵爷就可以完全二边不得罪。

  就这样,赵爷与皇甫天梦约好,第二天晚上五点半,天宁酒店喝和解酒。

  皇甫天梦见识过王长青的敏锐感觉和身手的厉害,为防意外,就打电话给王长青,让他陪自己一起去。

  王长青一直希望有机会教训任彬,现在碰上了,当然不愿意错过。

  第二天晚上,天宁酒店里,可以算的上是天宁市商界难得的一场盛会。

  除了赵爷,其它几个区的头面人物也纷纷到场,同时还有一些天宁市知名的社会人物也来参加这样的聚会。

  赵爷今天作为召集人,又是来进行说事的,便坐在了主人的位子上,来的稍微早一些。

  一是显示自己的诚意。二是接受下面各区头面人物和其它社会名流的敬意。

  毕竟在平时,不太可能会聚集的这么齐全。而只有聚齐全了,赵爷才能在这些人面前摆摆威风、享受一下受人尊敬的美好感觉。

  任刚任彬父子作为当事人,当然来得更早,他们要接待今天每一位到场的来宾。他们都是为了他家的事情而来,在迎接和招待上都不能怠慢。

  皇甫天梦作为今天的主角,既没有晚来,也没有早到。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节奏。

  来早了,会让人觉得她太重视这次和解酒,无形中降低了自己的身价。来的晚了,会让人觉得她在摆谱子、端架子,不给这些人面子,特别是赵爷的脸面。

  说好晚上六点半,她六点二十五分到了。当然在她身后,还跟着王长青。

  这一次原本是任家与皇甫家族的事,但王长青等人来了,在场面上也说的过去。

  皇甫天梦还解释道:“我投资开办的丽湖风景区被任彬雇来的人打砸了,安保人员也被打伤了,我现在出门都怕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任彬又派人误打误撞的来对付我。”

  “我现在只好雇请王长青做我的保镖。各位大佬,不好意思,不是对各位不信任,我一个女孩子,总要有保镖在身边保险一点。”

  皇甫家族虽然不在天宁市了,但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顶尖的家族,皇甫天梦的地位除了赵爷外,自然比在坐的各位都高出一些,解释了这个原因,大家也都能理解王长青这样身份的人出现在酒宴中。

  看到王长青也来了,任彬的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今天看着皇甫天梦的绝色容颜,任彬绝不敢再有非分之想,眼睛也不敢乱转,而是乖乖地与皇甫天梦打着招呼。

  今天这个有着精致面容的女人拿着刀,正要找自己算账呢,最毒不过妇人心,还是不要去招惹她为好。

  另外让他更觉得心惊的是皇甫天梦的开场白。

  她虽然带着微笑,慢条斯理地说着,但所有的人摄于皇甫家族的气势,都停住了原先的交谈或聊天,仔细地听着皇甫天梦说话。

  皇甫天梦是这样说的:“各位前辈,谢谢今天前来。事情的起因与过程,我相信大家都听说了,是有人不知好歹地打砸了丽湖风景区和安保人员,这个面子我和皇甫家族要找回来。”

  “在座的许多人都带着下面的兄弟,想想如果被欺负到头上了,还不去讨回面子,那以后还会有谁愿意跟着我了。”

  这确实是事实,如果身边的人被欺负,主子都不为他们出头,那谁还愿意跟着你混?

  皇甫天梦看了看脸色变得苍白的任彬,又看了一圈酒桌上的所有人:“如果换做以往,大家应该明白,皇甫家族会怎委做。”

  “只是现在赵爷摆了和事酒,赵爷的面子,我们皇甫家族肯定是要给的。不过,我心里实在是难受啊”

  “今天大家既然都来了,那就把事情说说清楚。只是我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与任家二个大男人来论理,很容易让人误解是任家的男人在欺负我,你觉得呢,任老板?”说到此,皇甫天梦已是一脸的寒霜。

  任刚今天来,就是做好了放低姿态的心理准备,为此他接着皇甫天梦的话头,连忙陪笑道:“皇甫小姐,我们不敢、我们不敢。”

  谁吃饱了撑的,去找皇甫天梦的麻烦?也只有瞎了眼的自己儿子,捅出这么大的窟窿来,任刚的心里有些悲凉。

  “换做以前,我是相信的,而现在我是不敢相信了,任彬都已经把丽湖风景区的门面打砸了,好多个安保人员打残了,还会不敢跟我争上几句?”

  皇甫天梦脸色一凛:“为了公平起见,我还是交给我的特别助理兼保镖王长青来处理吧,男人之间好说话嘛,省得到时又说我这个女孩子斤斤计较。”

  “王长青想要如何做,就是我们皇甫家族和我的意思。王长青,你坐到我的旁边来。”

  皇甫天梦打电话给王长青,让他陪自己出席和解酒宴时,王长青便对皇甫天梦提出,希望能全权代理此事。当然,陈西峰与王长青、丁光华事先已经坐下来商量过了。

  皇甫天梦仔细考虑后,提出了既要得到赔偿,又要争回面子的和解要求,王长青都答应下来。

  皇甫天梦其实也觉得自己亲自出面与任家父子谈判和解,有些失面子,现在王长青主动请求,最好不过了。

  虽然皇甫天梦让王长青这样的保镖出面来谈判,有些看不起任家父子。

  只是皇甫家族毕竟是皇甫家族,在座的没有人可以与皇甫家族平起平坐,就是赵爷,也是皇甫家族高看于他,才给他面子和敬意。

  再说了,任家父子是二个大男人,与一个年青姑娘谈判,也有些说不过去,现在让皇甫天梦的特别助理兼贴身保镖出面,别人也不好多加以指责。

  接下来,酒桌上的较量开始了。

  任彬见识过王长青恐怖的身手,现在听到让他来处理自己,几乎要吓尿了。

  在场的其它人,以前都没有见过王长青,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毫无名气的年青人放在眼里。

  他们认为,如果不是皇甫天梦懒得与任家父子多说话,王长青根本就没有机会和资格坐到这张酒桌上。

  而经验丰富、阅人无数的赵爷,在看到王长青后,心里一紧,感觉到一丝莫名的威压感。

  这时候,王长青已经来到了皇甫天梦旁边,并没有托大地坐下,而是向在坐的各位抱了抱拳,然后面向赵爷说道。

 文学

王长青拱手说道:“赵爷、各位前辈,我受皇甫天梦小姐的委托,为皇甫家族办事。我想把任彬欠皇甫天梦的帐,先提一提。”

  说完,王长青竟然在各位大佬面前,拿出了一份丽湖风景区受损情况鉴定书和几份伤残鉴定书。

  呵呵,真是莫名其妙,大家聚在一起进行私下解决,你竟然拿出这样的受损和伤残鉴定书,把这些大佬当成是法官或理赔师啊。

  王长青并不介意许多人看过来嘲讽的眼神,而是扬了扬手中的鉴定书,慢慢地说道:“丽湖风景区被任彬雇用的人打砸受损情况鉴定和丽湖风景区六个安保人员伤情鉴定都写这上面。”

  “我进行了一下汇总,根据专家的意见,丽湖风景区受损和重建需要化费1000万元,毕竟是新建的景区,不可能进行修修补补,需要全部推掉重新装修。”

  “受伤的安保人员中,手臂骨折四个,大腿骨折四个,胸肋骨总共折断了八根,中度脑震荡一个,重度脑震荡一个。每个人的外伤实在太多,就先不说了……”

  当然,丽湖风景区的受损与重建金额,陈西峰找建筑预算师只用一天时间就可以搞定,反正往贵的方面写。

  另外,丁光华与天宁市第一医院的一些医生关系不错,反正这六个安保人员也在那里住院,丁光华让医生往严重的方向写伤情鉴定书。

  现在王长青的这些话,实在是出于大家的意料。

  从来还没有人,会在这样的酒桌上讲述这样的事情。

  任彬的脸色越来越白,冷汗都开始下来了。

  王长青把这些伤情鉴定书,首先交给了赵爷。

  赵爷在心里暗暗惊叹自己保镖的身手了得,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现,只是装模作样地翻了翻,又轻轻地点了点头,让站在身边的人把材料拿给下一位大佬。

  赵爷事先与皇甫天梦在电话里达成了协议,不会在酒席上对任彬下手。因此,赵爷也愿意先保持沉默,想看看王长青还会怎么做。

  如果连这样的小事都进行计较,那就是没有给皇甫天梦面子,毕竟是自己把皇甫天梦请来的。

  同意出面主持这场调解酒,算是给了在天宁市强力部门担任副职领导的吴伟正面子;在这场酒桌上同意皇甫天梦的代理人先折腾一番,就算给了皇甫天梦和皇甫家族的面子。

  能够让他坐到如今的这个位置上,毕竟是风风雨雨经历了很多年,赵爷最懂得如何左右逢源,二边都讨好。

  就在这时候,王长青又开口说道:“赵爷、各位老板,我认为谁先找事又要谈和解,受到伤害的一方提出双倍的赔偿要求,不过分吧。这样的话,我可以打折任彬两只手、两条腿、16根肋骨。另外,我们也可以带人去打砸任老板的象山风景区。”

  任彬听了王长青的话,心里真的是吓坏了。

  任刚的脸色难看,随着休闲经济发展,象山风景区生意红火,如果被皇甫家族和天一会的安保人员打砸了,不仅一时不能做生意,还会影响今后游客来游玩。

  王长青并没有等其它人进行回应,继续问道:“如果这样做,任彬愿意吗?”

  真是狠!

  不过王长青这样的理论,许多人也无法进行反驳。

  谁叫你先挑事,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只是真的这样做,任彬就成为四肢折断的人,成了废物一个。

  任刚本来就是为了儿子安全和风景区生意,才请赵爷出面摆酒调解,现在听王长青这样一说,就站起来怒喝道,“你、你,简直胡闹。赵爷,您说句公道话,他这样说,是愿意诚心和解吗?”

  赵爷看看情况,知道自己不说几句话是不行了,毕竟今天召集双方来是喝和解酒的,皇甫天梦事先同意不伤人的。

  如果皇甫家族和天一会的人去打砸任刚的象山风景区的话,那么双方的矛盾就会继续升级。

  他刚想开口,王长青已经开始继续往下说:“任彬不想自己承担责任,那可以把你当时雇请的人交出来,这样我们可以去找那个人算这样的账。”

  任彬已经被王长青的话吓怕了,他已经见识过王长青恐怖的身手,于是不假思索地张口说出“我说、我说,是……”,还没有说完,硬生生被任刚一巴掌堵住了。

  说什么话呢?现在赵爷正坐在主位,你还把赵爷的人招出来,想找死啊。

  许多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旦说出来,大家就不好玩了。

  任彬已经把皇甫家族得罪了,现在还想得罪赵爷?唉,自家儿子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怎么会这么傻?任刚的心里是无尽的悲哀。

  王长青朝任刚竖了竖大拇指:“好样的,够义气,不想把那个人交出来,那么就让任彬一个人来承担责任吧。”

  赵爷此时忍不住有些怒气地插话道:“皇甫小姐、王长青,今天是我出面召集大家,聚在一起来谈和解的。说来说去,你们也不要让我这张老脸没面子了。”

  赵爷的话音一落,其它人就附和道:“赵爷说的对,小子不要太狂妄了。”这些人都是名镇一方的人物,在内心里根本看不起王长青这个年青人。

  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总认为王长青是借着皇甫家族的名头,在扯虎皮、说大话。

  王长青冷冷一笑:“既然赵爷发话了,那我就提提解决事情的思路。”

  “任彬和任刚赔偿丽湖风景区重建费1000万元。”

  “其中有二个保镖是中度和重度的脑震荡,我总不至于把任彬打成中度或重度脑震荡,就让任彬跪下,磕二个头。这点不过分吧。”

  这个赔偿说重也不重、说轻也不轻。

  毕竟把丽湖风景区的安保人员打成了重度脑震荡,任彬下跪磕个头,算是轻的。

  只是任刚原本只想着放低姿态认个错,适当作些经济上的赔偿,但没有想到要任彬下跪磕头。

  “另外的这些重伤,”王长青紧盯着任彬和任刚,脸色更加的冷竣,“手臂和腿骨折算五十万,肋骨折断算一百万,再加三杯罚酒,这个要求不算高吧。”

  “如果任老板认为任彬的手臂、大腿和肋骨不值这么高的价格,那我也就不要这笔钱,就把他的手臂和腿打成骨折,把他的肋骨弄断八根。”

  按照这样的说法,手臂骨折四个,大腿骨折四个,每个算五十万,就是四百万元。胸肋骨折断了八根,每根算一百万元,那就是八百万元。

  三项加在一起,总共是二千二百万元。

  奶奶的,如果真的这样算,实在是太狠了,抢钱啊。

  不过,要是不同意,那任彬的二只手二只脚都要骨折,还要再弄断八根肋骨,这跟活死人差不多了。

  “真是乱弹琴。”终于有人猛拍了一下桌子。“有你这样算赔偿的?她姥姥的,你算什么东西?”

  参加这次和解酒的十多个人,都是围着一张大桌子而坐,现在有人重重一拍桌子,每个人都会感觉到震动。

  大家一看,原来是阳明区头面人物李哥。

  他和赵爷关系不错,他知道赵爷现在还不方便出面训斥王长青,于是便自己先来打头阵。

  当然,他更看不惯王长青这样的无名小辈在这里狂妄:“真有本事,你就把任彬的手弄折。不过我要把话说在前头,要是把骨折弄偏了、弄重了,我马上叫人先把你给办了。”

  “皇甫小姐,不是我不给皇甫家族面子,实在是这小子太狂妄。你们也不能把这里所有的人给得罪了。”

  李哥的话狂归狂,说的也是大实话。酒桌上的许多人都认为王长青不可能把任彬的伤势弄的跟那些安保人员一模一样。

  要知道,连赵爷身边的一等一的保镖,也不能精准地控制好伤势的轻重。王长青这样的人能做到?不会发生丝毫的偏差?

  赵爷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觉得王长青还是年青了一些,为了皇甫家族强出头,现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皇甫天梦原先一直很淡定地看着、听着,刚开始觉得还有些好玩,到现在也有些着急了,觉得事情要搞砸了啊。

  她也觉得赔偿不是这样算的,也不是这么狮子大开口的。

  不过,皇甫天梦毕竟是豪门大小姐,虽然心里着急,但在表面上,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因为在这场和解酒开始的时候,自已就交待过,王长青的意思就是自已的意思,难道现在自已出来申明,王长青的话不算数?

  还是再看看吧,大不了,最终什么都不要嘛。

  任刚本来听得很紧张,现在阴笑道:“李哥说的有道理。王长青,你若把小彬伤重了一点,你就得罪了我们在坐的所有人。小子,话不能说得这么满、这么狂。”

  王长青也是猛拍一下桌面,对着李哥冷声道:“我代表皇甫小姐说话,现在赵爷和皇甫小姐都没有发话,你算什么东西?对我指手画脚。”

  “既然任刚任彬父子不到黄河不死心,那么就试试吧。”说完,王长青快步来到任彬身边。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