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嘴往下面喂草莓 抬腿沉腰将他的灼热纳入体内

做人嘛,就要实事求是。

  “那不行,我必须要会厨艺的华夏帅哥。”

  对于男朋友的选择,身为英吉利贵族出身的梦丽尔还是有追求的。

  若是单单看脸,没有什么内涵,她可没那么肤浅。

  “你可以……”

  正要说起一个女选男的相亲节目,想到那个节目还没上线的许仁山转口说道:“登个相亲广告。”

  一瞬间,许仁山脑海里闪现前几年流行的‘某某海外富婆重金求子’类似的小广告,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有用吗?”

  听到这个建议,梦丽尔一脸认真地问道。

  “广告上面贴个你的照片,再说明你的身价,绝对有用。”

  见对方如此认真,许仁山也是一本正经地回答着。

  就凭对方的姿色和财力,真的要弄个小广告,整个华夏的有为青年都要沸腾了。

  旁边的师玉璇听着两人的对话,早已忍不住抱着老公的手臂闷声笑着,时不时地还轻锤两下胡说八道的坏老公。

  不过,这样子有点小坏的帅气老公,让她也觉得更加亲近、真实、欣赏。

  “Silverdew,是这样吗?”

  不知道其中真假,梦丽尔一脸懵懂地看向自己的好友。

  “Dreamy,我记得之前跟你解释过国内广告和你们那边的不同,你现在是在戏弄我的老公吗?”

  看着好友做作的模样,师玉璇强忍着笑意,拆穿了对方高明的演技。

  “……”

  听了美女老婆的话,许仁山忍不住挑了挑眉,打量着英吉利美女一脸无辜的纯真表情,愣是没有找到什么破绽。

  果然,女人不愧是天生的戏精。

  “哈,你怎么能这样子就拆穿我。”

  没想到好友如此快速地揭穿自己的小把戏,梦丽尔一改清纯的少女模样,巧笑嫣然地看着那位帅气华夏青年:“许,你说的那个广告,是不是还有个富婆代孕生子,重金酬谢的版本?”

  “梦丽尔对我们华夏文化真是了解甚深,佩服。”

  对于自己不经意间被调侃,许仁山很是淡定地说了句场面话。

  被一个异国白富美调侃,有什么好丢人的。

  就他们说说笑笑的模样,估计周围那些眼睛都快瞥歪了的青年以上男子,心里不定有多么羡慕嫉妒恨呢。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见对方从容不迫的模样,梦丽尔有几分欣赏之余,也用华夏的俗语回复。

  “吃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去?”

  眼看坐在这里没什么事干,饱暖思故乡的许仁山倒是想早点回家休息片刻,好准备晚上的安排。

  和外国妹子聊得再多,对方也不可能是他的情人,但是回家和美女老婆谈心,体内的阳气就能真实地与天地间的精气交汇,让人心神放松,进入无欲无求的境界。

  “好。”

  午餐吃得很满足的师玉璇,没有想太多,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你们先去车子那边,我去付钱。”

  让美女老婆两人先走,许仁山走过去用现金结了账,刚要去和两女汇合,就听到了梦丽尔独有的呵斥声。

  快步跑向停车的空地,许仁山就看到两对年轻男女站在宾利车前,对他的美女老婆和外国白富美虎视眈眈。

  嗯,一看那两个小子的眼神,就不是什么好人。

  身边都带着两个非主流小妹,竟然还用那种眼神看着他的美女老婆和外国白富美,能好到哪里去?

  正常男人,有女伴在身旁,怎么也要掩饰一下。

  “怎么了?”

  迅速来到美女老婆旁边,见两人没有受伤的许仁山关切地问了一句。

  “许,这两个坏蛋要打你老婆的主意。”

  见到正主过来,梦丽尔立刻开始起哄。

  没想到在华夏还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正觉得没什么事的梦丽尔有些兴奋。

  “没什么,就是他们两个人假装问路,手却不怎么规矩。”

  不想老公生气,师玉璇轻声解释道。

  只是刚才对方假装问路的时候,还想伸手过来,实在是太恶心了。

  “手?”

  听了美女老婆的解释,许仁山挑了挑眉,冷冷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年轻男子,另外两个打扮非主流的年轻小妹被他下意识忽略。

  “怎么,我们就问个路,不行啊?”

  注意到那个男人的眼神,其中一个身穿皮夹克的长发青年戏谑地问了一句。

  他们这边两个男的,对方才一个男的,看着身材也不怎么壮,有什么好怕的。

  难得碰到这么漂亮的两个大美女,其中一个还是外国妹子,简直就是撞大运了。

  即便不能一亲芳泽,但是动个小手,晚上在梦里YY一下还是可以的。

  “可以,我也想向你问个路。”

  嘴角一翘,许仁山快速上前两步,来到对方身旁,右手肘子猛地往对方的肩膀上一撞。

  是可忍,男人不能忍。

  开玩笑,这种时候,许仁山作为一个丈夫,怎么能容忍有些觊觎他的美女老婆。

  即便对方没有占什么便宜,但是手必须动两下,展现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感。

  别看他平时只是跑跑步和锻炼下肌肉,前世可没少跟开武馆的学生家长学点防身耍帅小技巧,随意地一撞可有不少门道。

  这个动作,是他为数不多、先发制人的小窍门,还是伤敌100、已损30的小技巧。

  “我……疼……”

  看着对方靠近,正要说点狠话吓唬对方的长发青年,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肩膀传来,整个人忍不住往后倒退。

  连连后退几步之后,长发青年一屁股坐在地上,接着才感到肩膀上一阵火辣辣地疼痛传进心底,忍不住捂着肩膀痛呼出声。

  “没事吧!”

  旁边的短发青年原本想要出手帮忙,见到己方兄弟的惨状,脑海以一秒一万转的速度转动,权衡利弊,最后选择去扶兄弟最重要。

  兄弟情,海底深。

  男人,要学会审时度势。

  而跟着过来的两个非主流小妹妹,见到这种情况,也是连忙跑到自家男朋友的身后,有些害怕又有些崇拜地看着对面那个大帅锅。

  要是对方做她们的男朋友,那真是一辈子都值了!!!

  “哇哦,好酷。”

  后面的梦丽尔见到如特种兵出笼的华夏帅哥,忍不住惊讶地捂住了嘴,眼神里闪烁着小星星。

  同样的,师玉璇看着自家老公大展神威,眼里自然少不了崇拜。

  她可是没有想到,自家这位温文尔雅、帅气温柔的老公,竟然还有如此霸气的一面。

  “我们走吧。”

  强忍着没去柔自己的右手肘子,许仁山见到对面两个男的认怂不说话,转身回到美女老婆身旁,淡定地说了一句。

  不是什么不良青年,都能打个电话喊一堆人过来撑场子的,那只是电影剧情。

  很明显,这两个带非主流妹子过来玩的年轻人,不是传说中的那种堂主香主。

  若真的是那种情况,许仁山也只能打电话呼人,让警察叔叔来教育对方怎么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21世纪好青年。

 文学

“dreamy,你在说梦话么?”

  挑了挑眉,师玉璇毫不在意地反问一句。

  她了解这位好友的随性,倒是没把这种玩笑话放在心上。

  何况,她对自己有信心,对老公也有信心。

  “许,你看,我当你的小老婆好不好?”

  得意地露出一个微笑,梦丽尔笑着问起了开车的华夏帅哥。

  “我老婆只有一个。”

  从后视镜看了下巧笑嫣然的外国白富美,许仁山很是平静地回复一句。

  开玩笑,这种场合问出这样的话,他的回答能有别的选择吗?

  若是论姿色,这个英吉利的白富美和权力的游戏女主有点像,还略偏向华夏男人的审美一点,棱角没有那么分明,皮肤也白了不少。

  就这样的综合素质,私底下要给他做小老婆的话,许仁山还真不一定能拒绝得了。

  当然,一切没有假设。

  “哎呀,小老婆不行,我也可以做情人嘛,没名没份还倒贴钱的那种哦。”

  开启这个话题,梦丽尔的话就有些停不下来,带着娇羞地继续说着卑微的话。

  人长得帅、菜做得好、还会为女人打架,这样的男人去哪里找。

  要不是对方是好友的丈夫,她都不介意和对方交流一下感情,加深一下友谊。

  “不需要。”

  没有把话题丢给美女老婆,许仁山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男人,要懂得取舍,更要知道轻重。

  在老婆面前,老婆闺蜜的口头便宜也不能占。

  “那真是让人太伤心了。”

  看着对方如此坚决的模样,梦丽尔楚楚可怜地感慨道。

  若非先前领教过对方的演技,许仁山还真是差点信了,握着方向盘的手更稳了几分。

  一旁的师玉璇看着目光始终盯着前方、不为好友话语所动的老公,心里的爱意又多了一分,忍不住就想到昨夜今晨的亲密,脸色变得有些红。

  “热吗?我把空调调低一点。”

  注意到美女老婆的脸色,许仁山关切地问道,随手调大了一点空调的风量。

  “没事,可能是刚才羊肉吃多了。”

  自然不好说脑海里闪过的念头,师玉璇连忙摇了摇头,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嗯,羊肉确实不太好消化。下午,咱们好好休息一下。”

  点了点头,许仁山不疑有他,继续认真地开着车。

  “silverdew,你下午真的不带我玩?”

  回到酒店门口,梦丽尔临下车的时候,不死心地追问一句,一副被无情抛弃的楚楚可怜模样。

  有对方的老公带着,她觉得比自己一个人游玩要来得有趣。

  第一次,她期待找个华夏男朋友。

  “不了,我们有别的安排。”

  关于这点,师玉璇坚决拒绝了好友的要求。

  在老公的约定和陪好友游玩之间,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反正梦丽尔需要导游的话,多的是人愿意帮忙。

  “好吧,我只能做个孤家寡人了。”

  戏精上身的梦丽尔听了好友无情的话,伤心地走下了车。

  快要走进酒店门口的时候,不再开玩笑的梦丽尔笑着和车里的两人挥挥手,才转身走进大门。

  “累的话,可以眯一会儿。”

  握着美女老婆嫩白的手,许仁山看到对方脸上带着的疲惫,笑着说道。

  正常人吃饱了东西,都想休息一下。

  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的运动,确实挺消耗体力的,尤其是不服输的美女老婆都要掌握主动权,最后投降得也是最快。

  “不累。你慢点开,我们多说会儿话。”

  摇了摇头,师玉璇虽然感觉有点累,却也不想让老公孤单地开车。

  夫妻之间,要相互体谅,才能走得更远。

  “行。”

  放开老婆的手,许仁山启动车子,稳稳地往家的方向开去。

  回到别墅之后,师玉璇先回了房间洗漱,等许仁山走进三楼卧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一身白色丝绸吊带睡衣的美女老婆海棠春睡的画面。

  原本阳气充沛的许仁山,强忍住运动的冲动,没有打扰对方,而是安静地躺在老婆的身旁,缓缓睡了过去。

  等到许仁山感觉鼻子有些痒睁开眼睛,就看到单手靠在床上的美女老婆调皮地拿着她的发梢在作怪。

  靠近床的那根纤细白色吊带滑落一旁,露出了好看锁骨下方的风景,许仁山体内堆积的阳气迅速爆发,继而让他的呼吸急促起来。

  “醒啦!”

  看到老公睁开眼,师玉璇微笑着打了声招呼,却是发现视野快速变幻,转眼间自己已经被泰山压顶。

  这种被欺负的感觉,让她很舒服。

  “醒了,我们来谈谈你戏弄为夫的惩罚。”

  喘着粗气,许仁山嘶哑着声音说道。

  “什么惩罚?”

  听了老公的话,瞬间明白什么的师玉璇红着脸不承认。

  “这样的……”

  没有多说废话,许仁山直接用行动表示了惩罚的力度和决心。

  几分钟后,此起彼伏的音乐声在房间里响起,质量极佳的床榻还配合着发出一声声轻微的起伏声。

  午睡过后,有氧运动一番,有益身心健康。

  “时间不早了,我先去洗个澡,咱们出发去吃饭。”

  靠在老公炙热的怀抱里,师玉璇瞄了眼床头柜上的小猫头鹰闹钟,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之前她醒来的时候,还不到两点四十五分。

  “我帮你搓背。”

  听到美女老婆的话,没有反对的许仁山主动提出帮忙干活。

  “哼,不要。”

  用手指戳了戳对方的心口,师玉璇起身披上睡袍,走进了浴室。

  临了,她还不放心地锁上了玻璃门。

  刚才的运动,可是消耗了她不少体力,若是洗澡之时再忍不住,今晚的安排就要泡汤了。

  “真不用吗?”

  站在浴室门外,许仁山笑着追问一句。

  “不要。”

  “行,那我下去整理一下,待会见。”

  “嗯。”

  没有强行破门而入,知道适可而止的许仁山乖乖下楼回到自己的卧室洗澡,而浴室里的师玉璇也是舒了口气。

  有些浪漫的事,要循序渐进,不能一步到位,给未来留下惊喜的空间。

  凡势不可用尽,凡是太尽,缘分势必早尽。

  若是对另一半没有了探究的新鲜感,感情转化为亲情,那很可能会出问题的。

  所谓七年之痒,便是如此。

  “我准备开一家烧烤店,在市区边上找一家靠近竹林的地方,环境弄得高大上一点……你觉得怎么样?”

  在西湖边上的某家私厨吃着晚餐,许仁山说起了自己新投资的方向。

  之前在那个农家乐烧烤的时候,美女老婆对烧烤的东西很是喜欢,却是念叨了一句环境有点差,他可是记在心里。

  他人生的第一个三年规划里,稳定和美女老婆的关系,吃好这锅香喷喷的软饭,可是排在前三甲。

  花点钱投资个烧烤店,让美女老婆开心,亏点就亏点,反正每年千万零花钱稳稳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