妺妺的第一次好紧无遮挡 手伸入衣内揉捏饱满

反而会把他伤的更深!

  反正都是痛,长痛不如短痛,早死早超生。

  顾蔓薇没好气地瞅着他,率先开口说道“展之昂,上次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之间结束了,之前是因为孩子才回国,现在孩子没了,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展之昂把餐放在桌子上,缓缓的坐到她身旁道“等你出了月子,我们再说。”

  “我现在没事了,我会尽快搬走的。”

  顾蔓薇说了一半,蓦地住口,神色不安地望着他。

  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痛?

  展之昂深幽的瞳孔一缩,皱紧眉头,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依旧耐着性子温柔说道“不着急,出了月子再找。”

  恐怕展之昂这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她一人身上了。

  他一次又一次的为她破例,打破原则,直到没有原则可言。

  顾蔓薇竖起眉,撒开他的手,“我不想呆在这里了你明白吗?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了。”

  说完,顾蔓薇垂下眼帘,脸上似乎有些狰狞。

  见她始终低头,不敢对视自己,他握紧她的双肩,愠怒道“没孩子,我依旧爱你。”

  顾蔓薇被迫抬起下巴,对上他受伤的眼神,心口一颤,竟感到一种莫名的难过,可是,她却勾起一抹冷笑,推开他的手,装作无所谓道“可我不爱你,我答应只不过想给孩子一个家,现在孩子没了,我们也该结束了。”

  她的心,不要再为任何人心动!这是她的原则和保护对方的方式!

  一旦沦陷,也许又是万劫不复的劫难。

  展之昂眼里的亮光忽然熄灭, 他似是自嘲地笑了两声,反问道“你不爱我?”

  顾蔓薇悻悻然点了点头,又轻声重复了一遍,“是,我不爱你。”

  她的话,宛如被最尖锐的利器狠狠扎进他心脏一样,痛的连呼吸都带着倒刺。

  展之昂突然伸手,捏住顾蔓薇的下巴,把她的脸抬了起来,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 “看着我说。”

  他的眼睛像一口看不到底的古井,黑得仿佛能把人吸进去,幽深得可怕。

  原本心慌的她突然轻笑出声,神情孤寂而落寞。

  她用力攥紧双手,咬了咬牙说道“我不爱你。”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确实不敢看他的眼睛,而是眼神拼命的往下,好像看着他,实际看着他的鼻子 。

  这点雕虫小技,怎么瞒得过展之昂的眼睛。

  他黯淡了下来的眼眸“刷”一下就亮了,不光亮了,都快发绿了。

  他看着近在咫尺苍白的小脸,,底有浓浓的深爱翻滚着,突然滚烫的吻便落到了顾蔓薇的唇上,他吻得很用力,似要将她融化在他的口里。

  她震惊得瞪大了眼睛,而又有些不知所措。

  脑袋空白期过后,她慌忙的推开他,可他却咬住她的唇,死死不肯放嘴。

  顾蔓薇索性也不再客气,狠狠地咬了展之昂的嘴唇。

  展之昂这才吃疼的放了她,他摸了摸被咬的唇角,血腥味瞬间蔓延在嘴里。

  展之昂嘴角带笑,戏谑的说道“你属狗?”

  顾蔓薇努了努嘴,伸出紧攥的拳头,怒怒地说道“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展之昂嘴角带着一丝淡笑,不禁摇摇头,竟然觉得她生气恼怒的样子异常可爱。

  他端起桌子上的那晚饭,柔声哄道“行,那我们吃饭吧。”

  顾蔓薇哼哼地把头扭到他的反方向,“不吃。”

  “乖,我喂你。”

  展之昂端着饭坐在了她身,旁把食物放在她嘴巴,顾蔓薇又把头扭到另一边,就是不吃。

  展之昂轻叹一声,又说道“还有一个星期, 先养好身体,很快就不用看见我了。”

  顾蔓薇这才肯听话了一回,乖乖的把早餐全部吃完。

  还别说,她从小就吃吴妈做的饭菜长大,她现在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殊不知,这些都是展之昂做的。

  不对,她怎么又被他说服了?

  明明刚才是心痛的抽搐起来,那种绝望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气。

  怎么这会心里竟然泛起一丝丝的欣喜。

  展之昂一个吻就把他她给收买了?

  不行,她必须得离开,留下来只会伤害他。

  傍晚时分,展之昂端着晚餐走进来时,顾蔓薇又开始作妖了,不管他怎么劝,她就是不吃。

  展之昂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发丝“乖,听话。”

  她上午明明好好的,愿意听话吃饭,也愿意跟他说话。

  怎么才短短几小时,又变了了?

  果真,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他的动作太温柔,眼神太宠溺,这样的他,让顾蔓薇竟然有种把一切抛之脑后,永远留在他身边的想法。

  他这动作,就是传说中的摸头杀吗?

  不,不,她会害了他的。

  她不能留在他身边。

  顾蔓薇低着头,恶狠狠地推开他的手,鼓起全身所有的勇气,把在脑子里打过无数遍草稿的话僵硬地说出口道“我说了不吃,滚出去,我们结束了。”

  展之昂叹息了一声,继续哄道“乖,我喂你。”

  顾蔓薇故技重施,又一次抢过展之昂手里的碗,摔在地上 。

  展之昂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猩红的眸闪烁着熊熊的烈火,仿佛下一秒就要把这个房子点燃一般 ,他的手紧紧攥着勺子,直到把它捏的粉碎,双手鲜血淋漓 ,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板上。

  顾蔓薇似乎意识到自己有点过火了。

  他眉头深锁,冷峻邪魅的脸蛋有她看不懂的忧伤,看着他,她突然觉得胸口好痛,心如刀割,痛的几乎抽搐起来。

  她唛濡着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他们安静的对视,谁也不说话。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失落的转身离去。

  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忽然就裂开了一道缝子,一股滚烫的情绪顷刻间涨满了胸怀。

 文学

此时,宣晟睿带着妹妹宣思雨和郜文倩也来了。

  顾蔓薇这是第一见郜文倩,她忍不住打量了她一番,她穿着粉蓝色裙子的女孩,微带着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是那么健康,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

  看着她,顾蔓薇心里不禁感叹一句,年轻就是好啊。

  宣思雨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丁豪,情绪立马变得很激动,差一点就跳起来,“这么热闹啊?”

  顾蔓薇收回了目光,脸上挂着明朗温柔的笑容 ,喊了一声“思雨。”

  宣思雨看见顾蔓薇兴奋地张开手臂要抱抱,这是她们的仪式。

  她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喉咙哽咽道“蔓薇。”

  随后,宣思雨仔细打量了顾蔓薇一番,又有意所指道 “你怎么瘦了,展之昂没给饭吃吗?”

  顾蔓薇不屑一顾的说了一句,“我何须依靠别人,我们上楼。”

  说完,拉着宣思雨,往三楼的客厅走去。

  宣思雨环看四周,房屋装修的很奢华,也很精致。从整体来看,她的房子装修很多彩,用了很多的颜色搭配来装饰房子。

  三楼只有一间主人房,装潢的跟宫殿似的,就连小客厅的沙发都比一楼的很多。

  顾蔓薇能住在这里,奠定了她在展家的地位很高。

  宣思雨饶有兴趣道“你这是入住展家了?”

  “没有,只是展伯伯生日,暂住几天。”

  “看来他爸很重视你。”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一年没见了,感觉彼此都有很多话想跟对方说。

  他们兄弟四人也难得见面,便相聚去了书房。

  展之昂直奔酒柜拿出一瓶好酒,酒一直都是人与人之间增进感情的纽带;也是人与情之间互诉衷肠的媒介。再配上成熟而柔和的雪茄,太浓太新的雪茄太霸道,不够层次的酒也会在雪茄芳香中显得淡薄。

  因此雪茄应该与出色的红酒,配在一起,此无他,两者结合宛如神仙般享受。

  酒过半巡,一直没说话的欧元基开口道“展爷,恭喜啊。”

  展之昂碰了一下欧元基放在桌上的酒杯,“谢了。”

  随后,一饮而尽!

  宣晟睿也拿起酒杯说道“恭喜,真心的。”

  展之昂又和宣晟睿碰了碰杯,一口闷掉杯中酒。

  只有不明所以的丁豪,完全摸不着头脑,一个个的像展之昂道什么喜?

  丁豪忍不住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宣晟睿笑道“展爷,喜当爹。”

  丁豪闻言,完全的处于在一种懵逼的状态中!

  他究竟错过了什么?

  怎么感觉好像错过了几个亿!

  丁豪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后知后觉道“师妹怀孕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欧元基没有接话,又继续问道“展爷,不打算退圈?”

  “退,结婚之后。”

  当演员少不少了两地分居,结婚后,他可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他上半生的演员梦已经实现,而他下半生的梦想就是顾蔓薇。

  况且顾蔓薇追求者太多,长期分居冷落了她,万一跑了怎么办?

  他们聊了许久,丁豪都没有从懵逼状态中反应过来。

  “叩叩……”

  一阵敲门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展之昂淡淡的回应了一个字“进”。

  周叔打开门,看见烟雾缭绕的房间,皱了皱眉头,汇报道“各位少爷,吃晚饭了。”

  四人闻言,缓缓地站起来,正准备下楼。

  周叔忍不住提醒道“少爷,你还是去换一身衣服,顺便漱漱口吧,衣服上会残留烟味对孕妇不还,会有一定危害的。”

  展之昂听后,转身走进衣帽间,换了一套新的藏蓝色西装套装,只要对顾蔓薇好的,他都配合。

  他走下楼时,发现众人都入座了,就等他一人。

  不过他们也没闲着,围绕着顾蔓薇谈笑了起来,真让人始料未及。

  社交牛逼症,估计形容的就是顾蔓薇吧!

  但是这也令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他越来越无法压抑他对她自私的占有欲了。

  说着说着,顾蔓薇突然感觉后背发凉,准头一看,展之昂正站在她身边,眸色深沉,总是蕴含着深潭般的冷冽,闪动着拒人千里之外的丝丝寒意,令他倍显清高和孤傲。

  她知道,这男人又吃醋了!

  随后,她笑盈盈地站起身,挽着他的胳膊问道“怎么这么慢?”

  刚凑近他,她就闻到了他身上有一股味道,味道很淡,以为自己闻错了,她又凑的更紧了一下,这下总是确定了。

  她拧了拧秀眉道“你吸烟了?”

  展之昂戏谑地捏了捏她鼻子,说道“你的是狗鼻子吗?”

  他明明换了一身衣服,又用漱口水清洗了口腔,她竟然还能闻得出来。

  顾蔓薇忍不住唠叨道“少吸点烟,少喝点酒,伤身。”

  丁豪笑着打趣道“还不开席?你俩是不打算让我们吃饭,只会我们撒狗粮是吧?”

  顾蔓薇故作装作一脸伤心的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感叹道“师兄,你上辈子肯定是天蓬元帅。”

  上辈是天蓬元帅?

  那这辈子不就是猪吗?

  丁豪眼球转动迅速,忽而明白他话里的嘲讽之意。

  “师妹,怎么说话的?懂不懂尊师重道?”

  顾蔓薇笑的更加荡漾,语气十分诚恳道“是,是,师兄我错了,应该是乔治才对。”

  丁豪闻言,得意洋洋道“这还差不多。”

  众人闻言先是一怔,接着笑得前仰后合,气氛十分融洽。

  宣思宇更是仿佛被人点了笑穴一般,根本停不下来。

  丁豪看他们笑成这样,顿时又懵逼了!

  真是应了那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丁豪就像局外人一样,完全看不懂,一脸纳闷道“不是,你们笑什么?”

  “乔治是猪。”宣思雨忍着笑意,告诉他实情。

  “好啊……顾蔓薇,你……”话还没说完,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有展之昂在她身边保驾护航,丁豪哪敢说狠话,更不敢欺负她,只能翻了个白眼朝她。

  “好了,师兄我错了,你看大家都开心了,多好啊。”

  “……”

  一顿饭吃的谈笑风生,其乐融融,而坐在他们中的郜文倩却一句话都插不上,每次兴致勃勃地刚想插话,又被别人接话了,她仿佛是个透明人一般!

  一段饭吃下来,心里别提多憋屈。

  看着他们都围着顾蔓薇一人转,郜文倩强烈恨意涌上心头,在心中肆意翻腾。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