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等不及开始要我:被主人玩弄调教强制高潮

贺虎的老婆会不会还没死呢?要不然贺虎提起老婆怎么一点伤心都没有。

  就算事情过去久了,不伤心了,也会说老婆在世的时候怎么怎么…

  赵红凌道,“你老婆说的对,你应该多听听你老婆的话,你老婆她总不会害你吧?从你这话我就猜嫂子她肯定是个拎得清,做事干脆的人,有机会我真想认识认识她。”

  她以这样的方式来打听贺虎老婆的还在世没,要不然呢?她总不能问你老婆还活着没?她又不是脑残,那不是找揍么。

  有人夸自己老婆,贺虎自然是高兴的,“嗯,是,我是得多听听我老婆的话。我老婆她对你也挺感兴趣的,回头我介绍你们认识。”

  赵红凌心想,那就是真的还活着了?那她真要认识认识了,要是能改变贺虎老婆的命运,不让贺虎老婆死就好了。

  贺虎老婆怎么死的她不知道,但知道是意外,不是病死,那多注意点,也不是没有避免早死的可能。

  送走了贺虎后,赵红凌就骑着三轮车去进货了。棉花的话,让吴芸清回家的时候拐弯回趟娘家就能搞定。她则去供销社买点拉链和线,再去布厂买些布。

  等回头生意做大了,她觉得自己得联系联系批发拉链和线的厂家,怎么着也比在供销社买的便宜啊,钱能少花一分是一分,得节约成本嘛。

  说实话,她现在就想,就是吧一来她没碰见批发拉链和线的厂家,也不知道上哪儿找,二来她要的量少,估计对方也懒得批发给她。

  其实,她可以选择去问祁闻静的,但是,她不想欠祁闻静人情,况且,祁闻静是供销社的主任,供销社就卖的东西祁闻静告诉她别处哪儿有卖的,让她去别处买,这事儿传出去怕是对祁闻静不好,特别是有那个等着找麻烦的冯主任在呢。

  买完了东西,赵红凌就骑着三轮车往家走了。结果,还没出镇上呢,瞧见有一男一女在吵架,其中一个还是熟人,张红芳。

  “你干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你那样让我在朋友面前很没有面子!”

  鲁天气呼呼的冲张红芳喊道。

  本来他跟朋友约好了今天打台球的,可刚到台球馆门口,不知怎么的张红芳也来这边了,还让他回家。

  他说玩会儿再回,张红芳不依,还对他甩脸子。

  “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我在家辛辛苦苦带孩子,你却跑出来打台球,还骗我说朋友找你有事,你怎么能这样!”

  张红芳几乎是喊出来的。

  鲁天理直气壮道,“我不骗你你能让我出来么?不就是出来打个台球,你至于这样生气吗?我就是想出来放松一下,自从你生了孩子,我都没时间出来玩了。”

  这几个月回到家,一看见他闲着,张红芳就想给他安排活儿,不是让他洗尿布,就是让他看娃。

  而且,张红芳生完孩子后脾气变得很是不好,动不动就吼他,对他也不如原来好了,就连那档子事儿跟他做的次数也少了,兴致也不大,有时候难得做一次吧,孩子哭了,就匆匆结束了。

  张红芳被气的不轻,“我连睡觉的时间都少得可怜,你居然抱怨说自己都没时间出来玩了?你觉得你没自由了,我难道就有吗?”

  生了娃后,她是没自由,没空间,还没收入。哦,在跟着赵红凌卖东西后她多少有了点收入。

  有她妈给看着孩子时还好点,她妈不在,她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都给了孩子。

  鲁天白天是上班,但晚上可以好好歇着。她婆婆说鲁天第二天还得上班,休息不好不行,从孩子出生后就让鲁天跟她分房睡了。

  她呢?晚上都不能好好歇着,孩子每天晚上都得醒好几次,她差不多两个小时就得起来给孩子喂次奶。

  喂完奶,孩子是睡了,可她有时候就失眠睡不着了。一晚上下来,睡着的时间有六个小时就不错了。

  身体累就算了,心还累,婆婆总是话里话外指责她矫情,没本事,不挣钱靠鲁天养活。鲁天呢?不维护她,也从不主动干活帮她分担分担。

  “你又不用出去上班,就在家带孩子就行了,你知道我上班有多累么…”

  鲁天又开始抱怨起来。

  张红芳听的心凉的很,难过的很,越听,她就越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了,甚至忍不住去想自己该如何跟鲁天走下去。

  她极为失望的看了鲁天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走了。

  她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她就想找个地方冷静冷静,她不知道该和鲁天说什么,面对一个不懂自己,不心疼自己的人似乎说什么也没有用,只会让自己更加生气罢了。

  鲁天被张红芳那眼神看的有点莫名不安,但想到自己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且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就没去追张红芳。

  走啊走,走到一处角落里,张红芳顺着墙蹲了下去,哭了起来。直到感觉身前有人,她才停止哭泣抬起了头。

  “小赵?你怎么在这里?你…”

  她一边震惊的问道,一边擦脸上的泪痕。

  赵红凌笑的温和道,“碰巧路过,就来看看。”

  “你,你都看见了?”

  张红芳有点尴尬道。

  “算是吧,怎样?愿意跟我聊聊么?有时候把心事说出来也是一种释放。”

  听了赵红凌的话,张红芳犹豫了几秒后就选择了倾诉。

  她憋了太久了,早就想找个人好好说说了。只是跟鲁天说没用,两人还会吵架,跟她妈说吧,怕她妈担心,她就这样一直憋了好几个月。

 文学

她生了孩子后,她婆婆照顾她坐月子做了一个月。

  坐月子那会儿,她婆婆关心的也只是自己的孙子而已,做饭根本不会按照她的口味来,整了许多下奶的东西也不管她爱喝不爱喝就天天让她喝。

  为了孩子,她喝也就喝了。可她婆婆口味偏重,做饭放的盐多,她口味偏淡,吃咸的多了容易上火,她婆婆也不管她会不会上火,该放多少盐还放多少盐。

  等出了月子,她婆婆说既然她吃不惯她婆婆做的饭,就让她自己做饭。

  她做饭就她做饭,可她婆婆连孩子也不管看了,家务活儿也不管做了。

  每天她是既要带娃,还要洗衣做饭做家务。

  每天她都是趁孩子睡觉时洗衣服,做饭做家务,速度超快,生怕干半截孩子醒了。

  她真的是忙到上厕所时间都没有,水都不敢多喝。

  这也就算了,她婆婆啥都不干,还老挑她毛病,嫌她这做的不好,那做的不行,应该怎么怎么做。

  她老公鲁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没说过一句维护她的话,就知道和稀泥。

  不维护就不维护了,帮她干点活分担下辛苦也行啊。可这点期待也破灭了,鲁天几乎不带娃,回到家就往沙发一躺看电视或者去睡觉,孩子哭了也不哄。有时候嫌孩子哭的烦,鲁天就去别的屋待着。

  “我忙不过来时看见鲁天闲着就会使唤他,让他干点活。可他干点啥磨磨唧唧的能拖半天,还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我婆婆看见我使唤鲁天就说鲁天上一天班累了,别老使唤鲁天,说我也不上班的,在家待着连个娃也照顾不好?

  我在怀孕之前一直都上着班的,这不为了生孩子,为了照顾孩子我才在家的,说的跟我在家天天啥也不干吃白饭似的。”

  越说,张红芳就越委屈,眼泪又掉下来了。

  赵红凌拍拍张红芳的肩膀,“婆婆一般都向着儿子,你不用指望你婆婆会向着你。”

  “你说的我明白,毕竟儿子是婆婆生的,可我心里还是会不舒服,但最让我不舒服的是鲁天的态度。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凭什么都让我操心,他只负责挣钱就行了?我现在也挣钱了啊。”

  张红芳跟着赵红凌干的这段时间挣的钱也有三十多块钱了,谈不上多多,不过也够家里一个月的开销了。

  赵红凌问,“那你想怎么样?这日子还过吗?”

  张红芳愣了下,短暂的思考过后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鲁天他到底是孩子的亲爹,换一个人,恐怕也不会对我孩子更好些。鲁天他对我和孩子不够关心,可至少挣的钱是交给我的,是愿意花在我们身上的。”

  没有几个后爹比亲爹对孩子好的,她也不觉得自己运气好的能给孩子找个比亲爹还好的后爹。

  既然这样,还不如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意料之中的回答,一般没几个女人会因为这样的事离婚的,特别是在离婚率不高的八十年代。

  大部分人都是抱着结了婚就要一直走下去的态度的,哪怕过得不好,多数也会将就着过下去。

  “那就想办法改变现状。”

  “咋改变?我婆婆是婆婆,我不好多说。鲁天的话,我说了他好多次也不顶用,一说他就容易吵架。就算当时听了,回头该不帮忙还不帮忙。”

  提到这个,张红芳就头疼,就来气。

  她婆婆找她的事,挑她毛病,她气了会吵回去。但她婆婆没有给她带孩子的义务,她没法要求她婆婆必须给她带孩子。

  可鲁天是孩子的亲爹,有照顾孩子的义务!

  赵红凌建议道,“你儿子是母乳奶粉搭配着吃的吧?这样,你把孩子丢给你老公看一天,看完他就知道你的不容易了,应该也就体谅你的辛苦了。”

  从张红芳的话里鲁天懒,不够体贴,但也不是太糟糕,应该还有改过的可能性。

  张红芳丧气道,“我也想,可他不看啊,再说,就算我把孩子丢给他,我婆婆也会帮着看的。”

  她看孩子,她婆婆完全不想插手,看见鲁天干点啥,那是生怕累着鲁天,能替鲁天干的都会替鲁天干。

  赵红凌眼里划过一抹狡黠,“你老公在家的时候想办法把你婆婆支出去一天就是了,反正你婆婆本来也爱出去。接着你把孩子硬塞给你老公后也出门,那是你老公的亲儿子,家里就剩你老公一个大人,他总不会不管自己亲儿子吧。”

  张红芳眼睛一亮,这个办法好!

  ……

  赵红凌骑着三轮车心情不错的回家了,一进家门就瞧见院子里多了一辆自行车,那自行车是她大哥家的,等她进屋的时候看见孙翠萍带着赵大阳在椅子上坐着呢。

  “姑姑…”

  赵大阳看见赵红凌,立马喊人。

  赵红凌笑道,“哎,大阳来了。”然后,她看向孙翠萍,“大嫂,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来一会儿,大阳想奶奶了,妈在这边住着呢,我就带大阳过来了。”

  孙翠萍的话,赵红凌是不太信的。

  没啥事孙翠萍才不会专门往她这里跑呢,她跟孙翠萍走的又不近。孙翠萍跟她妈关系也一般,没别的目的也不会专门带大阳找过来。

  那来这里是想干啥呢?

  好奇归好奇,她也不会直愣愣的问出来。等着吧,以孙翠萍的性格,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透露出来意的。

  “红凌,你这生意真的是越做越好了啊,这又招了两个人,我看按这势头,回头不一定还得再招多少人呢。”

  闲聊了几句后,孙翠萍聊到了生意上,招人上。

  赵红凌暗忖,孙翠萍这是知道她又招人了,却没找自己,所以过来的?孙翠萍咋知道的?吴芸清肯定不会说,李婶、郝婶也不是多嘴多舌的人。

  算了,先不管怎么知道的了,反正她也没做亏心事,不告诉孙翠萍只是为了避免麻烦罢了。

  她面上假装不知道孙翠萍的心思,笑道,“凑合干吧,主要孩子太小,忙不过来。”

  看着赵红凌那神态自若的样子,孙翠萍心想赵红凌是知道她想过来,却故意不往这方面说,还是吴芸清没把自己想来这儿干活的事告诉赵红凌啊。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