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喂奶人妻黑人|小妖精你怎么喷这么多水

季知欢正在跟杨婶子一起裁布料。

  “买山?”杨婶子诧异,“你买这山干啥呀,这么大的地,没人打理,你一个人忙得过来么。”

  季知欢看了眼窗外那群壮汉,“不怕,会有人给我送来的。”

  这一波没了,季明纾不得送下一波么。

  就像韭菜,一茬又一茬,还不用花一毛钱。

  季知欢盘算得美滋滋,打算今天就去官府,把他们的户籍给办好,从今往后,就是她季知欢的打工人了。

  杨婶子听了这话倒没说别的,“买地我回去跟我们家那口子说说,族老们最近也起了心思,原先那村学不是不办了么,那陈家的人是滚蛋了,他们就想咬咬牙,每户人家出点钱先让孩子们都读上书。”

  季知欢想了想,点头道:“这样想是没错的。”

  不过季知欢有更好的想法,胭脂虫的事,她先找了萧阅泽说,顺便让金翅大鹏把口红样品给萧阅泽送过去了。

  萧家那边如果有大产量和大需求的话,连口红盒都能委托给他。

  到时候她就把村里的地能买的也给买了,把前头那片野生仙人掌的地给盘下来,弄个大棚,集中繁殖。

  村里的叔叔婶子们愿意来打工,工钱照给,她再提供入股的形式,花香香那边她打算到时候也请她入股的形式,在茶树镇开一家。

  另外,季知欢盘算起了太上皇的主意。

  原本这盐,她还想偷偷摸摸的,这太上皇都自个钻进来了,那后山的盐湖不开发可不浪费?

  打着太上皇的名义,销量还愁呢?

  届时等把后山给买了,村子里这么点人,算上韭菜,哦不,俘虏,还不够制盐的人手呢。

  季知欢闲着没事干就在规划未来的厂区,得分为彩妆厂,跟盐场。

  “裴家媳妇在么!”外头有人吆喝了一声。

  季知欢出去一瞧,竟然是有些日子没见的田婶。

  只见她揣着一篮筐红鸡蛋,笑得满脸通红,“哎呦裴家媳妇,你可真是活菩萨啊,送子观音,我们家冬菱听了你的话,真的有了。”

  季知欢也挺开心的,“那就好,您赶紧进来坐坐。”

  田婶将红鸡蛋放桌上,激动得不行,冬菱这下子在婆家的地位可算是稳住了。

  没一会,村子里的人也都知道田婶家那不下蛋的冬菱,居然让欢欢给治好了。

  要以前大家哪信啊,现在一个个都乐开了花。

  “我就说欢欢神医转世吧。”

  “福星就是不一样!”

  “那边的三四五六,别给我偷懒。”

  已经彻底被改名的季国公府打手们,认命得继续犁地,要么坐在田埂上帮忙择豆芽。

  要换在之前,他们要是知道那个丑八怪大小姐,如今成了这副样子,打死他们也不信啊。

  希望明纾小姐知道了,早日来救他们才是。

  毕竟一个住在乡下,一个住在国公府,一看就知道谁矜贵。

  他们现在所受到的屈辱,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还回去了。

  “让你择豆芽你龇牙咧嘴干什么!干个活戏还这么多。”

  “不想吃饭了是吧。”

  村民们一人一句,三四五六默默低下头,哭唧唧继续干。

  送走了田婶,季知欢正打算把红鸡蛋处理一下,就看到院子外面有个孩子探头探脑的。

  她以前对孩子没什么感觉,自打家里有个三个,心肠也软了点。

  “小辉,站在那做什么,进来说。”

  见季知欢招手,小辉才鼓起勇气打开院门进去。

  季知欢拿了个红鸡蛋给他。

  小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红鸡蛋,突然红着眼圈小声道:“欢欢姨,你是不是会救人啊,能不能救救我爹啊。”

  季知欢倒从来没见过小辉他爹,因为跟小娟的哥哥陈兵一样,在外头干活来着。

  “你爹不是在京城讨活干么?他回来了?”

  小辉点点头,“前天回来的,他脸上长了好多好多小红疙瘩,主人家嫌他有病,把他赶回来了,京城永安堂的大夫也不肯治他。”

  小辉这孩子平日里就腼腆,大概是父亲不在身边的缘故,能鼓起勇气跑来找季知欢,已经很不容易了。

  永安堂?那不是唐国公送自己的那间药铺?

  “好,我跟你回家去看看。”

  屋内,白缙正盯着季知欢的小药箱,趁着她在外头跟人说话,默默从小背篓里掏出了小药箱,想去把里面的白色药片找出来。

  轻倒是轻,材质像是银子做的,还有提手,白缙寻思着回头也给自己做一个。

  他搓搓手,期待得将小药箱打开。

  “娘啊!”

  白缙吓了一跳,只见小药箱打开空空如也,还有一张纸,纸上写着:不要脸!不许碰我。

  白缙不信邪,这一定是季知欢干得!

  他一把将小药箱的纸抽走,直接把盖子合上,然后再次打开!

  小药箱:别以为你抽走了我的纸我就没有了!不要脸的小偷!

  白缙:????!!!!

  白缙不信邪了!他卷起袖子准备再打开,小药箱啪嗒一下自己合上了,哼,不是主人也想从它这里掏东西。

  它是那么随便的小药箱么!呸,少扒拉我!

  白缙这次可没打开小药箱,只不过在碰到药箱的同时,一阵电击顺着指尖直接给他的头烫了个波浪卷。

  白缙两眼一翻,昏死在了地上。

  季知欢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鼻孔冒烟,两眼发直的白缙。

  ?

  季知欢踹了他两脚,寻思着万一死了埋在哪比较好,又得给阿清找师傅了。

  不过她懒得在白缙身上耗功夫,提起小药箱就出来了。

  裴渊恰好帮太上皇扫了地出来,见她提着药箱,便放下笤帚道:“要出去?我陪你。”

  裴渊粘人,季知欢习惯了。

  “好。”

 文学

小辉家不远,只不过家里的顶梁柱突然病了,家里的气氛不大好。

  “娘。”小辉叫了一声,屋里没人。

  小辉便打开了最大的那间房门,“欢欢姨,我爹就在里头。”

  季知欢颔首,跟裴渊一前一后进去。

  陈为之前在京城的大户人家那打工,家里也算殷实,所以里里外外拾掇得很干净。

  季知欢将小药箱放在了一旁,看了一眼陈为,发现他皮肤大面积的溃烂,再打开小药箱,果然有皮肤病的药膏跟消炎药。

  “欢欢姨,我爹还有救么?”小辉忐忑道。

  “小病而已。”只不过拖延太久了,没找到好大夫开药,就蔓延到了脸上还有四肢,主人家肯定不愿意要这样的长工,害怕有什么疾病。

  至于永安堂的大夫……季知欢还得去一趟京城看看。

  毕竟那永安堂给了自己,早晚得去看看的,这段时间正好清闲了下来。

  “我来给他涂药膏吧。”裴渊见季知欢要给陈为上药,赶紧开口道。

  “好。”季知欢将药膏全部挤在了小瓷瓶里,“这个是外涂,这个是消炎药。”

  裴渊认真听着,盯着手上的逍遥丸,消炎药,顾名思义,应该是消除发炎,要是军医也有这样神奇的医术就好了。

  季知欢带上了房门,正巧小辉的娘回来了,上来跟季知欢打招呼。

  一听她来看病,小辉娘感动道:“欢欢妹子,真是谢谢你了,我本来也是想找你的,只是怕给你添麻烦,毕竟京城那永安堂都说不治了。”

  “没事的,不是什么大毛病。”

  小辉娘一听不是大毛病,立刻感动得要给季知欢下跪,赶紧从兜里掏银子。

  “不着急,我看你这后面的笋干晒得不错,我们家老爷子只能吃素,我拿回去给他尝尝就行。”

  小辉娘赶紧去弄了一箩筐过来,过了会裴渊也出来了,将用药的方法给小辉娘交代了一遍,两个人带着笋干回家。

  “在想什么。”季知欢看平日里动不动就在她眼前晃悠的裴渊,一路沉默着,到底是自己主动开口了。

  裴渊难得没有像平时那样眼睛放光,反而是若有所思道:“我在想,消炎药是什么草药,去哪里采摘,我们行军打仗,总免不得要受伤,为了止血,刀在火上面烤红,直接按在伤口上,很多人都是苦不堪言。”

  季知欢刚想说古代是没有准确的有效消炎药的,结果小药箱震动了起来。

  裴渊也低下头看了一眼小药箱。

  季知欢将小药箱打开,还以为里面会有什么活物刚才不小心钻进去了,结果啪一下,小药箱拉开了小纸条:送给渊子!

  里面竟然是满满当当快溢出来的消炎药……

  甚至有些装不下,还在往下掉。

  季知欢抽了抽眼皮,默默把小药箱合上了,面无表情地看着裴渊道:“它比较……热情。”

  好在裴渊没有问季知欢这神奇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还会写字。

  季知欢忍不住对裴渊多了点好感,看看,这才是见过世面的纸片人啊,不愧是战神!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渊子虽然表面上镇定如常,内心已经震惊了,要是他知道弹幕是个什么东西,早就发起来了。

  他可以确定,他的娘子,绝对不是什么妖怪!是神仙!

  阿辞那傻儿子,他回来就得告诉他。

  这些奇奇怪怪的药物跟小药箱,一定是比戏文里说得王母娘娘的蟠桃,还要灵。

  灵泉:我要是现在出得来我先滋你一脸。

  “有件事我得跟你知会一声,明天我想去一趟京城,你在家照顾老人跟孩子,没问题吧?”

  裴渊反应过来,“去京城?”

  “嗯,之前救了唐国公,他给了我永安堂,一直没也空去看看。”

  裴渊明白了,“你一个人去,我不大放心,太上皇带了那么多大内高手,要不我陪你去京城吧。”

  季知欢觉得这事,她一个人就成。

  “正巧我回京也有点事。”裴渊怕她不同意,赶紧又找了个借口。

  “那行。”果然,季知欢没再多说什么。

  至于裴渊回京是要搅乱一池平静的湖水,还是闹个天翻地覆,季知欢不会插手。

  晚上吃饭的时候,季知欢说了这个决定。

  “永安堂,也算老字号了,那唐国公还算大气。”太上皇表示认可。

  再说了欢欢丫头的医术,一个永安堂都埋没了,怎么着也得给个太医院吧,再附赠一个御膳房。

  其实季知欢还有个目的,要是萧阅泽那边觉得口红可以,她打算联合永安堂,搞个药妆厂,这样陈家村就作为她的培育基地。

  而且陈家村虽然偏僻,但离京城不远不近,两日就能到,四舍五入算皇城根脚下了,这样的地理位置,还是很不错的。

  “张东来!”

  站在一旁的张东来立刻笑眯眯奉上锦盒,从里面选了选道:“裴夫人,里面是京城大宅的地契,您到时候若是一天回不来,别去住那腌臜的客栈,鱼龙混杂,您到时候就去宅子住,每间都有人伺候的。”

  嚯,还是个房地产大佬啊,随手就是地契。

  姨婆一瞪眼,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太上皇一脚,还顺便碾了碾。

  “你是不是想吵架!”太上皇扭头就跟姨婆吵了起来。

  这两人从早吵到晚,大家也都习惯了。

  姨婆实在不能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便用眼神给太上皇示意:你是蠢的么?听不听戏,看不看书啊,孤男寡女夜宿客栈你懂不懂啊!﹁_﹂

  太上皇挑眉,也用眼神示意:刚才你怎么不说!我给都给了。﹂_﹁

  姨婆:你给我机会了么!﹁_﹂

  裴渊:不是,这两人能看懂对方在说什么么?

  “娘,阿清也想去。”

  阿音和阿辞也齐刷刷看着他们。

  姨婆跟太上皇立刻停止了争吵,他们对京城没多大兴趣,但欢欢要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我是有要紧事,何况阿辞还在念书,下次咱们一起去好不好。”

  既然这样说,那就只能便宜爹了。

  阿音从钱袋子里掏了掏,足足给了裴渊五十两银子,“给娘买好吃的好玩的。”

  这还是上次赌坊赢来的呢!

  要让阿音掏出五十两,可见是真的很大方了。

  “好。”裴渊笑着应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