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水果|试衣间被猛烈的进出

“最近还好吗?”

  “还那样,不好也不坏,你呢?”

  “不是太好,有点想你,你还是一个人吗?”

  “一个人。”

  “追你的人是不是很多,我都觉得自己快没竞争力了。”

  “也没有吧,我不关心这些,只想着早点毕业,去工作。”

  “我可关心着呢,我可不想这样的大美女就这样错过了,到时候落到别人手里,我还有机会吗?”

  “瞧你这话问的,我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不想那么多。”

  “那我就默默等待着你,什么时候想了告诉我。”

  “那好吧,至少不是现在,你应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学习上。”

  “我们这的学生学习都很拼的,有的学习到半夜才回宿舍的;还有通宵学习白天睡几个小时的。对了,有一栋教学楼晚上是不熄灯的很多夜猫子型的同学,都喜欢去那学习。刚开始我不知道,有天晚上失眠,一进那教室,吓我一跳,以为没什么人呢,那么安静,进去才知道,就空着几个座位。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喜欢晚上学习了,真是安静,可以提高学习效率。”

  “我们这的学生就没那么好学了,大部分都是娱乐,我最近去附近的饭店做兼职了。”

  “都干什么,累不累啊?”

  “不累,就是上上菜,擦擦桌子,特别重的活都是男生干。一小时十五元,每天三个小时。”

  聊到这里,致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想到心莲会去做这样的兼职。在致远看来,心莲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与服务生的工作完全不搭配啊。

  之后,又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致远不想再聊下去了,内心无比伤感。

  想让往事随风而散,却不能忘却心莲。一种强有力的占有欲,让他有越挫越勇屡败屡战之感。

  他用这个月的零花钱,买了一对水晶吊坠的项链,一男一女戴的情侣款。他邮递给心莲一个,本来还想在上面刻字,又觉得太俗套了,或者觉得这样不妥,毕竟又不是真正的情侣,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与之而来的还有一封信,致远这样写到:

  紫云,向你问好。长久的思念化作这条项链,戴着它就如同我陪伴在你的身边。所有的快乐与不快乐都有它的陪伴,如果感到心烦意乱,也可以和它聊天,你所说的每一句,我都能听见。

  不管我们之间还有没有缘,我只是想默默地怀念。见与不见,你始终停在我的心间。望你一切都好,每天都有晴天。假如,真有在一起的那天,我希望以此为念。

  永远关注着你的致远

  寒假快要到了,这是大学的第一个寒假,终于可以见到心莲了。

 文学

寒假回到家的第二天,致远坐班车去县城找同学聚会,放假本来人就多,加上快要过年了,好多人都去县城买衣服,好不容易挤上去,坐在最后靠近窗户的座位上,致远掏出自己的MP3开始听音乐,此时播放的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

  等售票员走过来卖票,致远把准备好的五元纸币递了过来,售票员却说:“不用了,刚才前面那位姑娘给你买了。”顺着售票员的手指看过去,是心莲,致远笑着招了招手,示意心莲过来这边坐。心莲比原来白了,不,是比原来胖了,显得白,不过,还是那么得好看。

  “你也去县城吗?”

  “对啊,找张晓薇他们聚聚!”

  “我们是高中同学约的,都是男的。”

  “我又没问你男女,心虚什么。”

  “哪里是心虚,不是怕你多想嘛。我们下午两点结束,你们呢?要是结束早,咱们俩去公园聊聊?”

  “我们也不会晚,到时候再联系吧。”

  中午的饭,致远吃得也是心不在焉,和好久不见的同学聊了些有的没的废话,就草草散场了,过了久别重逢的热乎劲儿,他的脑子里就只剩下心莲了。

  下午两点半,他们相约来到公园,找了一处人少的地方准备坐下,北方的天很冷了,致远摘下手套,让心莲垫着坐下,自己则是把手揣进兜里。

  “这半年过得好慢啊,你们学校那冬天冷吗?”

  “不冷,昆明四季如春,一点都不冷。”

  “那当地人说方言,你能听懂了吗?”

  “简单的知道一些,不过他们能说普通话,只有当地人跟当地人说话才说方言,语速太快,大部分听不懂。他们那好多少数民族的,穿衣打扮很漂亮。”

  之后,致远还是把他和陈曦的事统统讲给了心莲,毕竟,在心莲这,他不想隐瞒什么,再说,就心莲那双眼,一看就到致远心底了,相瞒也瞒不住的。

  听完之后,心莲很是淡定,表示致远要是有人追,自己喜欢就行,可以同意的,不过,在心莲心里还是有些矛盾的,她知道致远的性子,他是不会轻言放弃的,就算她想让致远放下自己,去迎接自己新的恋情,致远也绝不会同意的。

  “致远,你应该去学着接受别人的,至少要尝试一下吧!”

  “嗯,还不能,就我个人而言,还没遇到一个比你更好的,准确的说是,我认为你最好,就没想着再去考虑别的人了。”

  “怎么?就一定要把我当成终极目标了吗?”

  “曾经沧海难为水啊,自从认识你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对别的女孩的兴趣了。”

  “那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不敢答应你吗?”

  “为什么?”

  “我说出来了,你可不能生气。”

  “说吧,我不会生你气的。”

  “你的占有欲太强,我也有比较强势的性格,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合适。”

  “那好办啊,就是要有一个人认怂,我低头就是了,凡事我让着你啊!”

  “说是那么说,你可以忍让我一次两次,那可是一辈子,不知道多少次,你能做到吗?”

  “我能啊!”嘴上这么说,可如果真的做起来,就没有这般轻松了啊!在这,致远想发誓表一下内心感受,还没说出口。

  “还有一点,你让我心里不踏实,总觉得将来你会有出轨的时候。”

  “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可是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念头啊,我的内心也绝对不允许我这样做。”

  “我也不明白,是直觉吧。”

  “那除非我娶了别人,出轨你啊?”致远开玩笑式地说道,“别的情况就不可能了。”

  “拉倒吧,到时候我早已人老珠黄,那还是你的菜,男人不都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吗?”

  “那是世俗人的眼光,我当然不一样,要喜欢你的年轻漂亮,也要喜欢你的人老珠黄。我可不是图你好看的皮囊。”

  “这人啊,不能只听他怎么说,关键是会怎么做!”

  一句话,致远竟无言以对了,小姑娘骂人的本事见长了,再接着说,恐怕是有点此地无银的感觉了。

  “你一直是这么理智成熟,反而显得我幼稚了。”

  “没有啦,我说的话也包括我自己,不是专门针对你的。”

  “那要不我们在一起试试,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

  “试什么?”

  “试着谈恋爱啊,谈的目的不就是试试将来适不适合一起的吗?”

  “怎么个试法?你不会想像别的大学生那样同居吧?”

  “不会的,是你想歪了,我还没有那般龌龊。”

  “我早就对自己有要求,不管跟谁在一起,结婚之前是肯定不会同居的。”

  “还同居呢,只要你能试着想跟我谈谈恋爱,我就谢天谢地了。你能答应不?”

  “不行,这事我得好好想想,别是中了你的圈套。再说,要这么轻易答应别人,我早就答应了。”

  “什么意思,在学校有人追你?”

  “是有一个,我们班的,南方人,个子比你还矮呢,我压根没看上,天天缠着我,烦着呢。”

  “那我更得抓紧了,等一开学,人家是近在眼前,我可就是远在天边了。你会让他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你想什么呢,我说了他压根没戏。”

  致远紧盯着心莲的双眼,生怕看出什么不情愿的谎言,之后的分别,致远望着心莲远去的背影,心中那股复杂的情愫久久不能释怀。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4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