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火(医生手指陷入花缝检查H)全文阅读

当阔太太的感觉的确很爽,最起码看到喜欢的东西,不用看吊牌,直接付款。

  但可能是她眼光有限,挑的衣服往往都是店内最廉价的。

  “凌老三,你回来是干嘛的啊?”  她扭头看向凌墨寒。

  “拿些文件,在路上看到一家百年老店,是卖生煎包的。很多人排队,我想一定很好吃,就买了一点给你,想着你会很喜欢。”  凌墨寒拿出生煎包,还是热乎乎的呢。

  苏默瞬间满足的不得 了,连忙尝了一个,外面酥脆,里面汤多肉圆,一口下去满足的不得了。

  “那你排队了吗?”  苏默一边吃,一边问道。

  “嗯。”

  “怎么不让时夜排队?”

  “因为是买给你吃的,不想让别人代劳。为你排队,不是应该的吗?不过我排队的时候,她们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穿的太一本正经了,凌墨寒,你以后休息时间可以不用穿西装,一定会显得年轻很多岁!”

  “真的吗?那样就不会显年纪大了吗?”  苏默闻言差点笑出声,凌墨寒是被自己弄得有阴影了吗?

  其实他看不出老气,男人二十八事业有成,成熟稳重,是最有魅力的时候。

  只不过他惹她生气,她就故意拿年纪说事,没想到一来二去,凌墨寒都开始计较了。

  “嗯嗯嗯,你不穿西装,一定年轻个好几岁!”

  “我知道了,你慢点吃,如果还喜欢给我电话,我晚上回来再买点给你。我还赶时间,不陪你了。”

  “嗯嗯,你赶紧去忙吧。”  凌墨寒上楼拿了文件,下来后苏默很自动的跑过去,在他脸颊上啵了一下。

  她嘴巴上还有点油,凌墨寒也不嫌弃,笑了笑,摸摸她的脑袋,这才离开。

  苏默站在门口,目送凌墨寒消失不见后,也吃的差不多了,心满意足的关门回来。

  “老师,我吃完啦,我们等会补课吧。”  陈曦笑了笑:“凌先生可真是宠爱你啊。”

  她在这儿待了那么久,也了解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在外多声张,估计也是怕凌墨寒的势力。

  “我是他未婚妻,他疼我不是应该的吗?”

  “的确。”  陈曦嘴角微微一僵,随后就开始给她补课。

  苏默尊师重道,对陈曦格外尊敬。

  休息的时候,生怕陈曦饿了渴了,一直都是好吃好喝的供着。

  这次她来得早,可以八点就回去,可是陈曦过意不去,说是自己提前来的,那一个小时的费用不能要,还是按照老规矩补课到九点。

  啧啧,老师啊,多么神圣的职业啊。

  一千块摆在眼前,也不为所动,是多么的高风亮节。

  如果是她,她绝对不会客气的,少一毛都会据理力争的。

  陈曦继续补课,八点半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  开春的雨,还是很冷的。

  冷风从窗户吹进来,她冷的瑟瑟发抖。 她前去关窗,说道:“外面下雨了,晚上老师就别回去了吧。”

  “这样啊,那我就不回去了。”  陈曦说道。

  苏默写完作业,已经九点钟了。

  凌墨寒打电话回来,说晚上需要应酬,可能晚点回来。

  “那你会喝酒吗?”

  “嗯,对方很能喝,所以我也不能倒下。”

  “那我给你准备醒酒汤。”

  “好,你不用等我,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应酬会有一个女的,是对方的秘书,我会让时夜陪着我。”  苏默闻言,忍不住笑了笑:“我又没问你这么多,你干嘛要说?”

  “你们女人不都好奇这个吗?男人出去和什么人吃饭,有没有女的,对方好不好看?”

  “的确在乎,但是我相信你啊。女人脱光光在你面前,你都不为所动,更何况时夜为你保驾护航,也就没有我担心的事了。我就担心你喝太多,很伤胃。”

  “那我情愿你不相信我,多问我几句,让我开心开心。”  苏默听到这话,忍不住乐了。  人家男人都嫌弃自己女人问东问西,毫无自由。  他倒好,巴不得你问这个问那个。

  怪人。

  “好吧,我多问两句,那个秘书多大,好不好看啊?”

  “不知道年纪,没有见过,但想来没你好看。”

  “就这么肯定?”

  “嗯,我凌墨寒挑的女人,自然是最好看的。”  苏默微微脸红,突然被夸上天,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如果她有尾巴,只怕早已经翘起来了。

  “知道啦,那你去忙吧。”

  “嗯,早点睡。” 苏默挂断电话,就去厨房给凌墨寒准备醒酒汤,还有姜汤。

  看外面的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万一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淋雨了怎么办?

  陈曦来厨房煮夜宵,正好碰见。

  “老师,你要是想吃夜宵吩咐阿姨一声,不需要你亲自弄得。”

  “习惯了,不太好意思麻烦别人。” 陈曦没被人伺候过,自然难以适应。

  “你这是在做什么?”

  “在做醒酒汤,晚上凌墨寒回去应酬,会喝酒,我先准备着。等会我还要做姜汤,怕他们淋雨。”

  “哦,这样啊。”  陈曦点点头,最后也没做夜宵,只是拿了点水果。

  苏默在厨房忙活着,最后饿了,自己先喝了两碗解解馋。 她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十点了,人还没回来。  她装在保温盒里,放在茶几上,让凌墨寒一回来就看得见。她为此还特地贴上了小标签,怕他分不清两者。  她回到房间,却睡不着,便等凌墨寒回来。

  苏默一边看书,一边等待。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她困意袭来,脑袋点啊点的。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窗户有灯光闪过,知道楼下有车子开进来了。

  她赶紧跑到阳台上看了一眼,的确是凌墨寒的车。

  时夜没按喇叭,估计是不想吵醒自己吧。  她赶紧换鞋,披衣下去。

  她刚刚下楼,就看见薛溪没有睡,竟然在门口帮忙。

  时夜也很诧异:“陈老师没有睡觉吗?”

  “没,还没睡着。你赶紧进来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吧。你身上都湿透了!”  时夜只顾着给凌墨寒打伞,全然不顾自己,现在浑身湿透。

  他看了眼凌墨寒,还有些不放心。

  “我去喊安叔或者苏小姐下来帮忙。”

  “不用了,先生就是怕晚上回来会打扰到苏小姐,还是别喊了。安叔年纪也大了,你先把先生放在沙发上,我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我先帮你照顾着,你还是赶紧洗个澡吧,不然真的会生病的,那就得不偿失了。”  时夜闻言,点点头。  他现在这个样子,的确狼狈。

  陈曦穿的严严实实,又是为人师表,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时夜转身离去,陈曦将凌墨寒安置在沙发上。

  苏默本该下楼的,可是她却鬼使神差的驻足。

  她是女人,女人的第六感总是毫无道理,却又精准无比的。

  她看见陈曦将自己留的保温壶拆开,然后倒了两碗姜汤,随后就将保温壶放在厨房。  她想要给凌墨寒喂醒酒汤,但奈何凌墨寒喝醉了,根本无可奈何。

  她用小手拍了拍凌墨寒的脸,见他毫无反应,犹豫了一下,竟然开始解开他的外套。  随后,是衬衫! 苏默的心脏狠狠一颤,控制不住就想下去,却不想本来醉酒不醒的男人,突然扼住了陈曦的手。

  陈曦吓得浑身一颤,俏脸一白。

  “凌……凌先生?”  凌墨寒没有睁眼,只是握住她的手,不让她靠近。

  陈曦这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凌墨寒清醒过来了呢。

  她挣脱手,看着凌墨寒那没有任何死角的俊容,感叹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而这男人日日都能看见,却不属于她。

  她每天在这儿住着,享受着和苏默差不多的待遇,但却有一点,她永远享受不到,就是凌墨寒的嘘寒问暖,贴心照顾。

  每次看到凌墨寒那样疼爱苏默,甚至肯屈尊降贵的给她排队买东西,她都有些恼火,觉得苏默配不上凌墨寒,怎么能让高高在上的他做这样下贱的事情呢?

  简直就是玷污他的身份,这要是被媒体看见,会传出笑话的!

  陈曦一开始并没有这么多的妄想,可是她根本无法忽视耀眼的凌墨寒。

  这样尊贵帅气的男人,任谁多看一眼,都会为之倾心吧?

  她是正常女人,自然会无法自拔。

  她深深地看着凌墨寒,也只有在这种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她才觉得凌墨寒离自己那么近。

  她看了下茶几上的姜汤,犹豫了一下喝了一口,想要嘴对嘴的度过去,刚准备俯身下去,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

  是时夜来了。

  她赶忙坐直了身体。

  时夜没有洗澡,只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他一边擦拭头发,一边过来,看到凌墨寒的外套脱了,有些疑惑。

  陈曦急忙解释:“他的后背有些淋湿了,我怕他冻着,就脱掉了。”

  “是我没照顾好先生,没能帮他挡酒,才让他醉成这样。”

  “这次合同还没拿下来,真是遗憾。”

  “为什么?”陈曦多嘴问了一句。

  “酒桌上的应酬都是如此,谁能喝到最后,撑着不倒就是赢家。对方的秘书太能喝了,我和先生的酒量已经相当可以了,但依然败下阵来。对方放话,谁能喝得过他的秘书,那生意好说。” 时夜苦恼的说道。

  “我会喝酒,而且酒量很好。”陈曦赶忙说道:“你可以带我去试试,说不定可以帮你做点什么。”

 文学

“你?”时夜有些惊讶,陈曦看着斯斯文文的,说话更是细声细气,很是温婉。没想到她会喝酒,而且自称酒量很好?

  陈曦对上时夜不相信的目光,道:“你别看我文静,其实我很能喝的。我爸妈是开酒厂,专门酿酒的。我从小可谓是泡在酒坛子里长大的,天天闻着酒香。只是我后来做了老师,每天都要备课,不敢喝酒,怕被学校查出来而已。如果没有课,我自己在家也会喝一点的。”

  “这样啊,只是那人的酒量很惊人,我和先生都敌不过,你一个小姑娘……”

  “那个能喝的,不也是女孩子嘛?”

  “这倒也是。”

  “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和我比划比划,如果我能把你喝倒了,你就带我试试吧。”  “如果真的可以,那真是太好了,这个生意对先生来说很重要。”  时 夜露出喜意。

  不管成不成功,陈曦一个外人能有这封信,已经很难得了。

  时夜瞥见桌上的醒酒汤和姜汤,问道:“这是谁准备的?”

  “我准备的,看外面雨大,就都准备了。”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这碗是我的吗?”

  “嗯,赶紧趁热喝了吧。”  陈曦一脸温柔的说道。

  时夜一口气喝完,不断夸赞陈曦,说她长得好看,学问也高,气质出众,心地也善良……

  苏默在楼梯上听到这话,很想冲下去踢时夜的屁股。

  混蛋,明明准备姜汤的是她。

  喝着她的汤,还夸着别的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一向敬重陈曦,但没想到她一直打着别的心思。  难怪现在来家里那么积极,来得早还不要钱,原来是放长线钓大鱼。  她真是太傻了,竟然还笑脸相迎,把情敌安排在家里住,傻帽啊!

  苏默恨的咬牙,倒也没下去拆穿。

  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等了一会儿,故意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下楼了。 间也不早了,麻烦你们两个也不好意思。” 陈曦见她没有追问醒酒汤的事情,不然时夜就知道自己撒谎了,那就不好了。

  苏默扶着凌墨寒上楼,她也让时夜住下,晚上别回去了。

  时夜也有此意,还想和陈曦好好拼一下酒量。

  苏默就当不知道刚才的事情,带着凌墨寒离开。

  她回到房间,一边给凌墨寒擦脸换衣服,一边不断地戳戳戳。

  “你长得这么好看干什么?你看看现在,多少人盯着你?我千防万防,没想到家里还有个!真是脑壳子疼,你是不是命犯桃花啊?”

  “偏偏我现在还在上学,如果毕业了,到了合法结婚年龄,和你扯证公开一下,那我也不用那么提心吊胆了。凌老三啊,你为什么不继续扮丑装穷啊,那时候哪有这么多问题啊!”

  “不过……现在长得这么好看,我也是有福利的。就算天大的气,看到这张脸,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果然啊,颜值即正义啊,这话真是一点都没错。”

  她忍不住拿手戳了戳,皮肤弹性是真的好,那薄唇很性感,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亲一口吧,反正是自己的人,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苏默凑上前,啃了啃。  真好吃! 带一点酒香,好像是酒心巧克力哦。

  苏默正品尝美味,没想到下一秒天旋地转,转而她被某人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  苏默震惊的瞪大眼睛,看着头顶上方的男人,睁着漆黑深邃的凤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  小小的自己,映在其中,很是渺小。

  那里面好似有一个漩涡,能把自己深深的吸入其中,无法自拔。

  “你……你……怎么醒了?”

  “喝了醒酒汤,再加上有人侵犯我,所以便醒了。”

  “什么叫侵犯?你是我的,我亲你一下怎么了?”  苏默不客气的说道。

  凌墨寒听到这话,心情变好了起来。

  “嗯,我是你的,所以尽情享用。”  说罢,他俯身吻了下去。

  这吻,一发不可收拾。

  ……  翌日,他们才刚刚下楼,时夜就一脸兴奋的够来,在凌墨寒耳畔说了点什么。

  凌墨寒微微蹙眉,道:“真的?”

  “千真万确,我都喝不过,我和先生的酒量可是不相上下的。”

  “嗯,如果她肯帮这个忙,自然是好的,谈好价格了吗?”

  “她对钱倒是不拘谨,让我看着给。放心,我不会亏待她的,不管事情成不成功。”  凌墨寒闻言,点点头,便没多说什么。

  苏默听得懂,估计是让陈曦帮忙。  她之所以没有戳穿陈曦的真实面目,就是想着她能帮凌墨寒的。

  她利用自己,难道就不准她利用回去吗?

  她现在可聪明了,只要不做数学题,一切都好说。

  早上一起吃饭,苏默佯装无事,继续给薛溪夹菜。  出门的时候,陈曦也很自然的上车,不需要苏默邀请了。  她坐在副驾驶,而苏默她们坐在后面。

  苏默现在才觉得自己傻,以前还心疼陈曦,怕她打车回去浪费钱。

  既然顺路,车位也刚刚好坐得下,不需要斤斤计较。

  可现在,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她特地按了隔板,挡在了前后座中间。

  凌墨寒微微挑眉,看着她:“怎么了?”

  “心口疼,你揉揉。”  苏默赌气的说道,她的确气得心口疼。

  凌墨寒想到什么,忍不住笑了笑,道:“嗯,躺我怀里来,我帮你揉揉。”

  苏默很主动的靠过去,抓着他的大手放在胸口。

  她就要好好气一气陈曦。  前面两人,时夜笑而不语,显然习惯了。

  只不过以前苏默害羞,有人在,她不会这样的。

  陈曦听到这话,脸颊微红,觉得不堪入耳。

  苏默小小年纪,能和凌墨寒在一起,肯定是有自己的手段的。

  想必,就是这样的狐媚手段吧?苏默很快就到了学校,她下车后,看着他们三人走远。  她有些不甘心,以后再也不好心留陈曦在家里留宿了,省的她老是打自己男人的主意。  她忍不住给权菲菲打电话。

  “菲菲,如果有人抢我男人怎么办?”

  “你男人什么态度?”

  “自然是不为所动。”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回击啊,正好赶上清明节,给她烧点纸钱,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本来我还没多少勇气,现在听你这些话,我胆子大了很多。放心吧,我绝对不会退缩的。”  苏默捏紧小手,鼓起勇气说道。  她回到课堂上,上课也有些心不在焉,一直记挂着陈曦的事情。  她偷偷给时夜发了短信,确定今天晚上又要去应酬。

  她还问了地址时间,并让他保密,不要告诉凌墨寒,说是要给凌墨寒准备一个惊喜。  时夜瞬间心领神会,保证完成任务。

  晚上放学,她收到了凌墨寒的电话,说晚上还需要应酬,陈曦需要帮他忙,不能过来补课,让她晚上早点休息。 她自然乖乖答应,却溜到了宙斯大酒店门口。

  她现在也是有钱人,所以可以自由出入。

  在楼下点了吃的,好整以暇的等着。

  如果她所料不错,陈曦不会要钱,要的肯定是凌墨寒。  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苏默一直等到了十一点,都吃了好几波了,终于看到凌墨寒等人从楼上下来。 她们在门口攀谈。

  “凌总,你在哪儿找到这么能喝的?这次喝得实在是畅快,下次有机会,我还要和你切磋切磋!”

  “随时欢迎。”  凌墨寒说着客套话。

  “两人可真是郎才女貌啊,凌总,你又没有女朋友,不如就将这个美女收入囊下吧,我觉得你们般配的很啊。”  陈曦听到这话,心中一喜,含羞带怯的看了眼凌墨寒。  凌墨寒根本没有垂眸多看她一眼,而是淡淡挑眉,不疾不徐的说道:“杜总开玩笑了。”  “没开玩笑,我说的是人真的。”  杜总拍了拍凌墨寒的肩膀,爽朗一笑,转身离去。

  凌墨寒看着对方上车后,也准备走,没想到陈曦体力不济,软绵绵的倒在了凌墨寒的怀中。 此举,让时夜心头一颤。

  他赶忙上前想要搀扶,但是却被凌墨寒阻止。

  “你先去车上等我,陈老师喝多了,我陪她缓缓。”  时夜闻言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话竟然是从凌墨寒嘴里说出来的。

  他家先生不是禁欲吃草的吗?对于投怀送抱的莺莺燕燕,从来不会多看一眼,今天是怎么了?  难道……先生忍不住,想要开开荤?  那苏小姐怎么办?  时夜心急如焚,不肯离去,加重语气说道:“先生,苏小姐还在家里等你。”

  “我已经让她早点睡觉了,你先去车上等我,没有我的吩咐不准下车。”

  “可是……”

  “还不快去?”  凌墨寒态度强硬起来,冷声说道。 时夜不好做声,只好愤愤离去。  但是他越想越气,终究是按捺不住,给苏默打了电话。

  苏默正躲在里面,高度紧张,手机突然响了,吓得她亡魂皆冒。  这个点,已经夜深,酒店没什么人了。  凌墨寒听到了电话铃声,朝里看了看,便看到角落里,穿着黑色外套娇小的人影。 陈曦也要看去,却被他拦住。

  “陈小姐,做到那儿休息下吧。”  他主动献殷勤,陈曦心花怒放,赶紧顺势靠在他的臂弯处,朝着一边的椅子上坐去。  而苏默匆忙挂断电话,给时夜回了短信,说自己现在不方便。

  时夜回短信,让她赶紧来宙斯大酒店,先生喝多了,他一人招架不住。 苏默看着短信,心里都快气炸了。 凌墨寒倒是没喝多,不过这美人计,他的确快要招架不住了。  她原本还以为凌墨寒是个好男人,现在看来都是狗屁!  妈的,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当她死人啊!  她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但怕自己没有实锤,只能在暗地里躲着,拿着菜单遮着自己的脸。 不远处,陈曦靠在凌墨寒的怀里,道:“凌总,我喝多了酒,头疼欲裂,你给我揉揉好不好?”

  “你这次全都是为了我,看你如此,我也很过意不去。”  凌墨寒淡淡的说道,没有拒绝,抬手轻柔的抚摸在她的额头上。

  陈曦开心的要命,原本还以为凌墨寒是什么正人君子,很难拿下,没想到是个伪君子,表面功夫做的足而已。  早知道她就不观察那么久,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早点出手,说不定她早就是凌太太了!

  “凌先生,你说过要报答我,不知道还作不作数?”

  “自然作数,你想要什么,多少报酬我都会给你。”

  “我不要钱。”陈曦支起了身子,一双水眸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她大着胆子,抓着凌墨寒的手,深情款款的说道:“我倾慕凌先生,打从第一眼开始,我就深深喜欢上了先生。可奈何有苏小姐,我一直都不敢表达我的心意。”

  “凌先生,既然你说过要报答我,那你……能不能给陈曦一个机会?我别无他求,只希望有一个和苏小姐公平竞争的机会。”

  “你就这么自信,你可以比得过苏默,取而代之?”

  “那是自然。”  陈曦扬起笑容,志在必得的说道。

  她藕白的臂膀勾住了凌墨寒的脖子,芬香扑鼻的身子主动靠近。

  凌墨寒的眉头稍稍蹙起,稍纵即逝,很快平整如初。

  她身上的香水味,虽然并不浓郁,但是他却一点都不喜欢。

  还是苏默那丫头好,从不喷香水,身上只有淡淡沐浴露的香味,是奶香。

  就跟个奶娃娃似的,看着……很可口。

  陈曦见他并未拒绝,心里拿定主意,今晚一定要趁机拿下凌墨寒。

  她笑道:“凌先生这么尊贵,自然要娶一个般配的女人。我的简历你也看到了,说起来和凌先生一个大学出来的呢,同样双学位,智商这一点是般配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