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是怎么吃你的水蜜桃 解掉胸前的肚兜

苏云溪淡淡一笑,起身走到人的身旁,说道,“怎么样?看不出来是我吧?”

  现在竟然连马天虎都认不出来了那个人只怕更是没办法认出来。

  马天虎一听到苏云溪,眼神之中写满了震惊,“你……你是苏姑娘?”

  苏云溪点点头,指着自己的脸说道,“看来这回有戏!”

  马天虎看苏云溪鬼灵精怪的样子,谁看得出来苏云溪有主意,却并不明白苏云溪究竟想干什么。

  苏云溪倒也没有说太多,只是这样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一套衣服丢给了马天虎,“换上这身衣服,然后把那边的胡子粘上,跟我一起去安定府!”

  在楼下喝了一杯茶,马天虎也已收拾妥当,苏云溪将对方打量了一番,看他现在这身打扮跟打折的下人没有多大的区别,那种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苏云溪并没有说他们要去干什么,马天虎也并不多问。

  两个人来到街头,苏云溪并没有直接去安定扶,而是来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胡同。

  周围无人,苏云溪掏出口哨吹了医生,很快并有几个不起眼的人推着一辆小板车过来。

  苏云溪朝着那几个人点了点头,随后他们便将小板车递给苏云溪,苏云溪直接给了马天虎一个眼神的注视,马天虎见状将那小板车接过来。

  在抬起头来的时候,刚才那几个人早就已经不见了。

  马天虎满心疑惑,看了一眼手中的小板车问道,“苏姑娘,我们这是……”

  “既然是去别人的府上做客,头上没有点东西怎么行?”苏云溪巧笑倩兮。

  马天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个这个就是送给那些人的礼物?”

  苏云溪微微一顿仰着头想了想,“这么说倒也没错!”

  话音落下,苏云溪不再多说,带着马天虎直接来到了安定府门口。

  开门的两个侍卫看见苏云溪和马天虎两个人了之后,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夏来将苏云溪打亮了一番,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是什么人?这里可不是你们能随便来的地方,赶紧滚开!”

  苏云溪笑了笑,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把碎银子递到了对方手上,说道,“这位大哥,我们是大夫,听说这一代闹了瘟疫,所以过来看看情况!”

  “你们是大夫?”那侍卫一边将碎银子塞进口袋里,一边问道,“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们?”

  “我们……经常到各个地方去采些草药,所以不会一直待在一个地方,这位大人没有见过也是正常的!”

  北疆这个地方本就格外荒凉,有些地带甚至还寸草不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一代的住户大多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迁徙。

  尤其是他们这些做大夫的,若是土质地貌,没办法满足药材的生长,他们就必须得到各个地方去采摘草药。

  苏云溪这一番说法合乎情理,倒也并没有惹得看门人的怀疑。

  那看门人对苏云溪说话的态度也缓和了几分,“现在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这里也跑进来了一些流民,身上感染了瘟疫,我们大人正在为这事着急呢,你若真是大夫的话,就随我进去看看吧!”

  苏云溪点点头,随后便跟着那看门人一同进了安定府。

  到现在,马天虎总算是知道了苏云溪的意图,在进去的路上,他趁着的开门人不注意,往苏云溪这边靠了靠压低了声音说道,“苏姑娘真是厉害,啥事儿没有就直接进了安定府!”

  苏云溪淡淡一笑,这在她看来只是常规操作而已。

  开门人将苏云溪他们带到了大厅,说道,“那我先在这等一会儿,我这就去通知我们县丞大人!”

  说完,那个看门人就匆匆的离开了。

  苏云溪瞧着对方的背影从眼前消失了之后,这才将马天虎拉到了一旁,严肃而认真的说道,“待会儿你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到后面你去看看,看看后院里是否有一男一女!”

  马天虎见苏云溪的态度认真,也不敢有丝毫懈怠,立马点头答应。

  苏云溪话音刚刚落下,那县丞便扭着个大肚子过来。

  之前苏云溪和县丞曾见过一面,此人油嘴滑舌,颠倒黑白是一把好手,也因此和宇文卿有矛盾。

  不过,现在苏云溪乔装打扮,县丞只怕是没有认出苏云溪来,捡来的只不过是低贱的,平民,县丞的态度格外冷峻。

  一来就直接坐在了高位上,慢悠悠的端起一碗茶水送进嘴边品尝起来。

  苏云溪心中冷笑,但还是走上前去说道,“大人,听说……听说这一代前些日子闹了瘟疫,我是大夫,之前也碰到过类似的情况,也许可以……”

  “瘟疫?什么瘟疫?”备注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那县丞将手中杯子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气不打一处来的,质问道。

  苏云溪立马止住声音,眯着眼睛瞥了对方两眼,立马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没错了,瘟疫的确是瘟疫,却绝不能传出去。

  眼下的北疆本就动荡不安,如果让朝廷知道,又闹出了瘟疫,只怕会让人更加恐慌。

  县丞在北疆呆了这么久,在此处的势力早已是根深蒂固,瘟疫的事情一旦传出去,那么他就要为此负最大的责任,到时候头上的这顶乌纱帽子只怕就要戴不住了。

  苏云溪心中大骂一声混蛋,这群人根本就没有将百姓看作是人,又没有将他们的命看作是人命!

  她紧紧的咬着腮帮子,双手早已紧握成拳。

  县丞见苏云溪办天没有说话冷峻高傲的撇了对方一眼,“我说,你到这里来究竟想干什么?”

  “大人,您说的对,这儿的确没了瘟疫,不过……”苏云溪意味深长的瞥了对方一眼,特意拉成了一边说道,“不过这些流民实在不干净,万一身上带了什么病传染了就不好弄了,总之……我可以帮大人解决这些麻烦!”

  那县丞多看了苏云溪两眼,借苏云溪是个相当识趣儿的,一下子被仰头大笑了起来,“很好很好,果然是个聪明人,你说你是大夫,那就先留在这儿,万一有什么事情你也能派上用场!”

  “哦,对了,跟你而来的还有一个人吧?”那县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朝着苏云溪身后的马天虎看了一眼,“是是是,不过这是个哑巴,只能做事,没办法说话!”

 文学

“是个哑巴?”县丞倾身向前凑到马天虎身旁打量了一番,马天虎心中怒急,却也不想耽误了苏云溪的事情,所以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不过那胖子县丞却并没有就此打消注视马天虎的目光,看完了之后还不忘仰天大笑,“不错不错,是个哑巴就更好了!”

  苏云溪嘴角轻轻向上一扯,县丞还真是没有把他们当成外人,当着他们的面竟然连这种话都能说得出来。

  那县丞并没有察觉到苏云溪奇怪的目光,从外边喊了一声,立马就来了几个人,“你把他们带到难民区去,那边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负责!”

  那个人朝着苏云溪打量了一番,随后侧过身子去对苏云溪指了个方向,“那就这边请吧!”

  苏云溪对着那县丞行了个礼,随后便跟着那名小厮过去。

  小厮将他们带离了安定府,来到一处相当偏远的地方,此处距离安定府足足有好几公里的距离。

  而且一路走过去大多都是些破败的房子,很显然这个地方早就已经没人住了。

  那小厮一路上都捂着鼻子眉头紧紧的凑在一起,对于周围散发出来的难闻的气味很是排斥。

  苏云溪对于对方的这番行为嗤之以鼻,到底是没有说什么。

  没过多久,他们就被带到了一个破房子处。

  房门推开,苏云溪看见这破房子里拥挤着一堆人,男女老少衣衫褴褛,简直触目惊心。

  马天虎一个大男人在看见眼前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不禁瞪大了双眼表示震惊。

  迈开步子,正准备上前,嘴唇微微蠕动,声音将将从喉咙里发出来,才想起自己现在扮演的是一个哑巴的角色,所以就立马闭了嘴。

  苏云溪脸上面无表情,就像是盛着一汪清水一般深不见底!

  就连马天虎在看见苏云溪的时候,都不知道对方的心里此时在想些什么。

  那名小厮淡淡的瞥了苏云溪一眼,最后极其慵懒地指了指前方,“就是这里了,既然大人已经说了,要把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们,那么你们可要把事处理好了,不然的话……”

  说着,那小厮嘴角轻轻一扯冷哼了一声,分明带着几分威胁之意。

  苏云溪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像这种狗仗人势的家伙,她见的多了。

  “那就多谢了!”苏云溪意味深长地看了对方一眼,随后上前去,拉近了自己和这小厮之间的距离。

  小厮在注意到苏云溪看下自己的目光的时候,瞳孔顿时一缩。

  在注意到苏云溪眼神之中的笑意的时候,更是独如芒在背,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苏云溪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反而越来越靠近对方。

  那名小厮越退越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根大木头,一脚撞在大木头上,砰的一声,就落入了身后的一汪沼泽中!

  “啊!救命……救命了……”

  那小厮此刻就像个女人一样不停的挣扎着。

  苏云溪双手环在胸前,冷冷的看着沼泽中的男人,冰冷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响起,“刚才的气势呢?”

  那小厮这才意识到什么,连忙求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快救我上去,快救我上去!”

  苏云溪笑了笑,却并没有说话,一转头看向旁边的马天虎。

  马天虎在收到苏云溪的注视目光了之后,上前半蹲在池子旁。

  那小厮就像是抓住了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满怀期待的看向马天虎,“你快救我上去,救我上去,只要你救我,我必定在大人的面前替你美言,到时候……”

  “就你?你以为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马天虎并没有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打断,恶狠狠的问道。

  那小厮听到马天虎开口,就如同见了鬼一样,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你……你不是个哑巴吗?怎么会开口说话?”

  “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个哑巴,更没有说过我不会开口说话!”马天虎扯着嘴角一笑,看向对方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感情。

  而此事让你小厮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正在不断的往下坠落,沼泽之中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一点一点的将他往下拉。

  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被这泥潭给吸进去了,这小厮也已经顾不得这么多。

  不管怎么样,现在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是比活着更重要的,他祈求着说道,“你叫我上去,我保证什么都不说,我不会把你们的事情告诉大人!”

  “他知道了又怎么样?你以为这就是你跟我们谈判的条件?”马天虎朝苏云溪这边看了一眼,苏云溪在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此刻正悠闲自在的看着风景。

  虽然这实在是没什么好看,不过总比看一个落在沼泽池里不停挣扎的人好看。

  马天虎看见苏云溪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想来这个人也就完全交给他处理了。

  “你们大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你就在这好好的享受生命的最后时刻吧!”

  说完,马天虎站起身来,毫不犹豫的便转身来到了苏云溪的身旁。

  从起身的那一刻,马天虎就听见自己的身后就不断传来哀求你嚎叫,不过他对此充耳不闻。

  他缓缓的来到苏云溪的身旁,说道,“苏姑娘事情已经办完了,咱们进去吧!”

  苏云溪看都没有看一眼,就直接跟马天虎一起来到了前方的破屋子里。

  当他们走进这屋子的时候,对的人就像是受惊了的小动物一般连忙缩到了角落里。

  苏云溪又在屋里的人打量了一番,脸上的神色又放缓了几分,语气柔和的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是大夫!”

  说完,周围的人仍旧没有太大的反应,甚至更多了一丝怀疑。

  苏云溪不解,现在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她也并没有在开口。

  没过一会儿,角落里一个老人家杵着拐杖,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

  马天虎见状,连忙将这老人扶起,老人在马天虎的搀扶之下,来到了苏云溪的面前。

  “大夫?”老人双目如炬,仔细的打量着苏云溪,“你是哪里来的大夫?正儿八经的大夫,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天性就是治病救人,我怎么就不能来这里了?”苏云溪心中莫名,反问道。

  老人在听到这番话的最后却是冷笑,“那个贪官,之前也派了几个人来,他们都说是大夫,结果在这待了没几天就跑了!”

  苏云溪察觉到老人在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满是怀疑和不信任。

  想来,那县丞之前的确派人来过,不过究竟是不是大夫就不得而知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里的人才会对苏云溪如此排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9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