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就说在外面蹭蹭是什么意思 和前夫做(H)

“难不成还有第二个可能?”霍雅晴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明曦垂下眼眸,没有回答,当然也不可能亲信她的话。

  “趁着他不在,我们可以联手。得到沈氏集团,我们今后将大富大贵衣食无忧。”霍雅晴声音充斥着蛊惑。

  “好。”明曦点了点头,像是终于做了决定。

  霍雅晴有些意外,探究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离。

  明曦唇角微扬,挑眉道:“怎么了?我现在终于答应,你还不愿意相信我了?”

  霍雅晴收回目光,垂下眼眸,沉吟道:“当然不是不愿意相信你。”

  她顿了顿,改口道:“既然你已经做好决定,那我们就快点部署接下来的计划。”

  站在一旁的管家将一张列表递到她面前,明曦接过,飞快地扫了眼列表上的字眼,就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

  在来之前,她也已经猜到霍雅晴让她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要她去盗取沈氏集团的机密文件。

  “这些东西,你肯定有办法拿到吧。”霍雅晴幽幽笑道,“给你一天的时间,将我要的东西都带来给我。”

  “可以。”明曦毫不犹豫地答应。

  霍雅晴双眸微眯,“但既然已经成为了合作伙伴,我也希望你能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要是这件事情出了什么差错,大家都会遭殃。”

  明曦莞尔,“我当然明白,既然是合作,也希望你能做到彼此信任。”

  她转身往外走,霍雅晴盯着她的背影,唇角勾起冷笑。

  顾雪儿从房间走出来,“妈,你相信她真的会老实本分的跟你合作?”

  “当然不可能。”霍雅晴嗤笑,“她以前百般拒绝我,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妥协。”

  “这样一来,我们的计划该怎么完成?”顾雪儿眉心微蹙。

  “别担心,这只是第一步,我有办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

  明曦又很快回到了医院,医生正在给江朦月做检查。

  “医生,我妹妹情况怎么样了?”看着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明曦连忙问。

  “情况还是跟之前一样,虽然能维持住生命,但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我们目前也没底。”医生如实回答道。

  虽然早就猜到这么一个结果,明曦心里难免失望。

  她在门口的长椅上坐下,翻开霍雅晴给的单子,唇角勾起戏谑的笑容。

  次日一早,宁邪给她来了电话,“菲菲想见你。”

  想到宁邪昨天带来的卢烁菲的消息,明曦毫不犹豫地答应:“我现在过去。”

  来到警局,宁邪已经在门口等待。

  卢烁菲被警察带了出来,手上却多了一副手铐。

  “菲菲,到底怎么回事?”明曦跟她隔着玻璃墙面对面坐着。

  卢烁菲的脸上没有丝毫光彩,眼中神色晦暗,听到她的话深深低下头。

  明曦看向宁邪,宁邪看着卢烁菲的眼神充满心疼。

  她知道了这件事情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放柔了语调,“不管事情的真相如何,只有你将自己所经历的都告诉我,我才可以帮你解决问题。”

  卢烁菲放在膝上的手紧拢成拳,眼眶逐渐泛红,声音颤抖,“小曦,我……我做错事了……”

  想到了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明曦心里也十分难受。

  她知道卢烁菲一定是受到某些人的蛊惑,才做了那种错事。

  如果当时他们知道后续会发生这么多的麻烦,一定会立刻中止她的行为。

  “一个月前,有人联系了我。”卢烁菲知道自己和她的见面时间有限,只能将自己所经历的如实说了出来,“他说沈庭律会陷害你,也给我提供了很多证据。我担心你受到伤害,所以才——”

  她擦了擦眼泪,抽抽噎噎地继续说道:“为了报复沈庭律,那天我将你们迷晕,拿了那个人想要的东西。没想到到了那里,他们就将我迷晕了。等我醒来时,我已经出现在一辆车上。”

  听到这里,明曦也大致能猜到当时是什么情况了。

  “我相信朦月的那场车祸不是你造成的,也相信你只是被人利用了。”明曦知道卢烁菲现在心情也不好受,耐心安抚,“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证明你的清白,在这期间也希望你能多照顾好自己。”

  卢烁菲感激地点了点头,“这次是我背叛了你们,我……我以后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你。”

  明曦苦笑了声,“每个人都有做过事的时候,而且你这次也只是受到其他人的蒙骗才会变成这样子。目前我们最重要的,是揪出那个躲在背后操控这一切的人。”

  “这是他的手机号码,但后来联系他时,他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卢烁菲将一串号码写在纸条上。

  明曦将那串号码记下,“我知道了,我相信他既然操控着这一连串的事情,一定不会轻易收手的。所以接下来,那个人一定还会联系我们。到了那时候,我们再想办法找出他的身份。”

  因为时间有限,卢烁菲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就被警察带了回去。

  明曦和宁邪走出几句,两人神色都有些复杂。

  毕竟这件事情太棘手,他们现在根本就猜不透在背后操控这一切的人是谁,有些无从下手。

  “对了,霍雅晴找了我。”想到正事,明曦让自己冷静下来。

  宁邪收敛思绪,沉吟道:“现在律哥和南栀他们下落未明,她肯定想和你联手拿下沈氏集团。”

  “没错,这些是她想让我拿的,全都是沈氏集团的机密文件。”明曦顿了顿,讥讽地笑了声,“但我知道她一定不会轻易相信我,这只是她对我的一次试探。”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宁邪问。

  “当然得满足她。”明曦见他神色有些诧异,补充说道,“只有获得她的信任,我们才可以知道她下一步想做什么。”

  宁邪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好好部署一下。”

  明曦和他一边上车,一边问:“还是没有他们的消息吗?”

  一提到沈庭律和谢南栀,宁邪表情变得沉重,“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们已经失去了足足两天的联系,两天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宁邪启动车子,喃喃道:“我已经派人过去搜寻他们了,但现在也只能静心等结果。”

  明曦也知道这件事情虽然着急,但事情结果摆在这里,哪怕他们心里再着急,也根本没有办法提前得到答案。

  两人回到了沈氏集团,开始筹备接下来的计划。

  “叩叩叩——”

  秘书着急地走进办公室,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宁少爷!不好了,刚才有一半的股东们在会议上提出要撤资。”

  “他们居然背着我们召开会议?”宁邪看向明曦,神色凝重。

  明曦眉心紧拧,“看来沈庭律的事情还是瞒不住了,要是不给他们一个说法,这件事情一定会闹得更大。”

  “先去看看再说吧。”宁邪跟着她起身前往会议室。

  股东们还在会议室里,看到他们进来,眼神颇有不满。

  “各位,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宁邪看着他们问。

  为首一名资历较老的股东站起身来,“沈总已经失联好几天了,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是什么状况,但公司的事情总不能不解决吧。”

  “既然律哥走之前将公司交给我打理,我当然会尽全力将公司的情况解决好。”宁邪冷静道,“所以陆总你们也不必再担忧了。”

  陆峰冷笑了声,“现在这些事情并不是你尽全力就能解决的,外面已经流传了不少沈总出事的消息,公司这几天的股票也一直在跌,所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撤资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他顿了顿,看向明曦的眼神富有深意,“更何况,沈岳南的死现在虽然还没查明清楚,但种种证据都指向了明小姐。她的存在以及沈总和她的关系,已经给公司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

  明曦抿了抿唇,却一句话都没办法反驳。

  虽然她自己问心无愧,但外人不可能轻易相信她不是杀人凶手。

  在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之前,她永远是最受人唾弃的那个嫌疑犯!

  其他股东们纷纷站起身,“没错,我们实在不敢将以后的前途赌在这里了,毕竟投资了那么多,最近公司股价缩水已经给我们带来了不少损失。”

  宁邪好几次欲言又止,在看到他们坚定的神色后,不得不改了口:“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只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文学


听到宁邪这语气,股东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犹豫。

  宁邪看着他们这副反应,笑了笑,“沈氏集团能够发展到现在这地步,也都是律哥多年来的心血,他的能力你们也都看在眼里。现在你们撤资了,等有一天他回来,你们可别再求着他让你们重新入股。”

  明曦听到这话,沉甸甸的心情也终于舒缓了些。

  没错,沈庭律一直都是沈氏集团最大的资本,这也是这些股东们平时都要多看沈庭律脸色的原因。

  “陆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有人压低声音朝陆峰问。

  陆峰看向明曦和宁邪,沉吟半晌,还是坚定着自己的决定,“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们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改变如意。”

  他是沈氏集团股东里比较有权威的,所以其他人平时也很听从他的意见。

  听到他都这么说了,那些还在犹豫的股东们很快做出了决定,看向宁邪说道:“我们已经决定好了,你也不必再劝。”

  宁邪颔首,唇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好,既然你们决定好了,今天就可以开始准备办理撤资手续。”

  直到股东们全部离开,明曦才开口:“他们一下子撤走了那么多的资金,公司里那些急需要钱周转的项目该怎么办?”

  虽然他们也相信等沈庭律来了之后,公司很快就能恢复运转。

  但关键是,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沈庭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而在这期间,一旦那些项目都因为资金紧缺而被停下,一定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风险。

  “我会先拿自己公司里的钱来填补上,但沈氏集团的发展规模比我公司大得多了,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明曦点了点头,心里也在快速思量着办法。

  虽然宁邪现在短时间内还是可以维持住,但时间一长,他也一定会很吃力。

  当天,沈氏集团股东们集体撤资的消息被广泛传播,当晚他们从公司出来,发现公司楼下的出口已经被记者们围得水泄不通。

  “他们出来了!”有眼尖的记者发现他们,大喊了声。

  刹那间,无数闪光灯此起彼伏,记者们的采访声一阵比一阵高。

  “请问沈总真的失踪了吗?他是不是不会再回来了?”

  “这次股东们的集体撤资是不是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沈氏集团会倒闭吗?”

  “明小姐!有人说你是杀害沈岳南先生的杀人犯,对此你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虽然沈庭律不是沈岳南的亲生儿子,但你杀害了他的养父,他真的不会怪罪你吗?”

  “……”

  记者们的问话越来越离谱,明曦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宁邪冷着脸看向保安队长,“怎么不将他们都赶走?”

  保安队长一脸为难,“宁少,我们本来也不想给您添麻烦啊,早就想将他们赶走了。但这些人热情似火,赶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根本就没办法将他们彻底驱逐。”

  他们交流时,记者们的问话还此起彼伏,震得宁邪大脑嗡嗡作响。

  他冷眼看向前方那些记者,正要开口训斥,明曦朝他摇了摇头。

  她低声说道:“媒体们的影响力一直很大,要是我们在这时候跟他们翻脸,传出去一定又会影响了公司的名声。”

  明曦往前走了几步,看向前方那些记者,冷静地开口:“沈岳南的死到底和我有没有关系,我相信时间会给大家答案。至于沈庭律失踪的消息,也的确是真的,但那并不代表沈氏集团会立刻垮台。”

  听了她的话,宁邪不赞同地皱起眉。

  但转念一想,又很快认同了她的这种说法。

  虽然沈庭律失踪的事情是事实,但如果继续藏着掖着,外人说不定会认为沈氏集团的境况十分糟糕,反而会给公司带来更多的影响。

  而明曦坦坦荡荡的承认,至少在外人看来会觉得他们有着不少底气。

  记者们听到她这话也有些意外,面面相觑。

  “我们走吧。”明曦自认为该说的也都已经说了,没有必要再和这些人纠缠,跟着宁邪朝另一处方向走去。

  但当晚,关于沈氏集团接下来发展的各种猜测还是传得满天飞。

  明曦看着网友们在下方的评论,眉心深深蹙起。

  虽然他们已经努力控制住局面,但这并不代表可以百分百地解决问题。

  次日一早,医院给她带来了消息——江朦月醒了!

  明曦毫不懈怠地前往了医院,就见到医生们正在病房里给江朦月做检查。

  她耐心地在病房外等待,好一会后医生才走了出来,“好在病人还是醒过来了,但因为昏迷了一段时间,所以现在精神状态还不太稳定。”

  明曦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想进去看看她。”

  得到了医院的允许,她走进了病房。

  江朦月双眸微微睁开,脸依旧十分虚弱。

  “现在感觉怎么样?”明曦轻轻握住她的手询问。

  江朦月唇瓣微不可查地嗡动了下,最终还是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站在一旁的护士解释道:“因为病人才刚醒来,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喉咙暂时发不出声音。”

  明曦点头,看向江朦月改口说道:“既然喉咙不舒服,那就先别说了,我会在这里陪着你,你安心休息。”

  江朦月的眼睛轻轻眨了眨,旋即闭上眼。

  明曦在病床边坐了一会,霍雅晴打了电话进来,“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都准备好了吗?”

  “别急,晚上我会拿给你。”明曦冷静道。

  “那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霍雅晴顿了顿,接着开口,“沈氏集团现在的情况你也很清楚,这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要是再错过可就没机会了。”

  “我知道的。”挂断电话,明曦陷入沉思。

  她昨晚已经和宁邪商量好了对策,但她也知道霍雅晴不是一个简单人,也不知道他们筹备的方法能不能蒙骗得了霍雅晴。

  夜幕降临,也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江朦月再次醒来时,状态明显好转了很多,终于顺利开口发出了声音:“姐姐……”

  声音仍然沙哑,明曦听得心疼,“朦月,我在这,不会抛下你的。”

  江朦月欣慰地点了点头,想到了些什么,又连忙问:“对了,沈庭律回来了吗?”

  她出车祸时,就已经知道沈庭律出事的事情了,而期间她又昏迷了好几天,所以根本不清楚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没有。”提到这个话题,明曦神色有些晦暗。

  哪怕这几天她和宁邪一直维持镇定,但彼此也都知道他们现在面对着多么棘手的事情。

  沈庭律一天不回来,他们心里都没有办法做到绝对的踏实。

  更何况现在他们也压根不知道沈庭律和谢南栀是什么情况。

  听到她这话,江朦月失望地垂下眼眸。

  既然沈庭律还没回来,就代表着谢南栀也同样没有消息。

  明曦看着她难过的样子,回过神来,“医生说了你现在必须好好休息,要不然会影响到身体的康复。至于他们二人,我相信总会平安回来的。”

  江朦月也知道她说的这些只是安慰的话,但现在除了这样耐心等待,她们也的确找不出其他的办法了。

  她不想让明曦担心,懂事地点了点头。

  想到了正事,明曦站起身,“对了,我还有点事情得去处理,我请护士在这里陪着你。”

  江朦月点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神充满期待。

  沈庭律不在的时候,她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明曦身上。

  明曦回到公司,将霍雅晴想要的东西一一整理好,旋即来到了她那栋奢华的别墅。

  “幸好,你没让我失望。”霍雅晴看着她带来的东西,满意地笑了笑。

  明曦莞尔,“我说话算数,既然答应了你,当然也不可能反悔。”

  霍雅晴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幽幽开口:“听说你妹妹醒了?”

  提到江朦月,明曦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紧拢。

  江朦月今天才刚醒来,霍雅晴就立刻知道了消息,说明她一直都在盯着她们的情况。

  “你别担心,我也只是发自内心地嘱咐你而已。”霍雅晴没等到她的回应,轻笑了声,“希望你妹妹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快点好转过来。”

  “那我也希望你是真心祝福。”明曦留下这意味深长的话,转身往外走。

  顾雪儿走了过来,盯着明曦的背影,“妈,东西已经拿到手了,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霍雅晴盯着明曦远去的背影,冷笑了声,“现在可以开始我们下一步的计划了。”

  明曦走远,就打电话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宁邪,“她已经将东西收下了,短时间内她一定会有所动作,我们必须防备着点。”

  “我知道了,你和江小姐也一定要小心。现在是特殊时期,你们和律哥也有些关系,只怕某些有心人会对你们动手。”宁邪叮嘱道。

  “好,我记下了。”明曦刚结束通话,另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7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