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小说:两腿总是湿漉漉的

她的心思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只是李紫嫣却并没有简宁安的办事能力,简宁安在这一行摸爬滚打的从最底层做起一直到现在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收拾设计师,她用了将近八年的时间。

  这其中自然也是付出了别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李紫嫣想要取代简宁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宁安姐,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最近这段时间精神状态有点不太好,正好这段时间你不在公司,明礼考虑到你马上就要生孩子了,想要让你好好休息一下,你这间办公室的采光和事业视野很好,所以这段时间暂时让我在这里办公。”

  李紫嫣颇有几分得意的说着,目光蔑视的看了一眼简宁安那高高隆起的小腹。

  “原来如此。”

  简宁安对她方才的那个神情感到非常的不满,不过她却并没有表露出来什么。

  “宁安姐,你说你大着肚子,上下班多不方便,不如还是专心的在家带孩子吧。”

  李紫嫣意味深长的说道,简宁安闻言微微的皱了皱眉,这话让她听起来非常的不舒服。

  现在的职场对怀孕的女员工颇有偏见,尤其是像李紫嫣这种还未结婚的年轻女性,她们没有走到这一步,永远体会不到这其中的感受。

  “我并不觉得自己怀孕了有什么特殊的,女人的价值也不应该只局限于怀孕生孩子,即便是怀孕带孩子,我也不会搁置我的事业,因为我有这个能力,相对于没能力的,即便是不结婚,不生孩子,也依旧掀不起什么浪花来。”

  简宁安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格外平静的说道,虽然语气很平缓,但是针对性却很强,她直接戳到了李紫嫣的痛楚。

  李紫嫣瞬间变了脸色,傻子都能听出来简宁安说这一番话的意思。

  季明礼刚刚结束会议就听说简宁安回公司了,他直奔简宁安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简宁安和李紫嫣站在办公室,季明礼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当他开口想要解释时,简宁安直接开口制止了他。

  “你什么都不用解释。”

  她似乎已经猜到了季明礼想要说什么了。

  “宁安,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

  “就是因为没说,所以才会发现了这样的惊喜,这两天我仔细的考虑了一下,也想清楚了,明礼,这么久以来多谢你的扶持,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我现在之所以能够达到现在这个成就,和你有着很大的关系,不过道不同不相谋,我准备辞职了。”

  简宁安目光淡然的看着季明礼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些话她再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起初她还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是看到李紫嫣鸠占鹊巢的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的决心更加的坚定了。

  季明礼闻言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下,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简宁安。

  “宁安,你……你说什么?”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听到的话。

  “明礼,我想好了,我准备辞职,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如果这期间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找我。”

  简宁安面不改色的再次将自己刚刚所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她的语气非常的鉴定,只要是简宁安认准了的事情,她就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改变。

  “宁安姐,你怎么突然间要辞职啊,难道是因为我占用了你的办公室,宁安姐,你可千万不要生气,我这就搬走,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李紫嫣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轻轻的握住了简宁安的手,语气中满是哀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简宁安在欺负她。

  简宁安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

  顶级绿茶碧螺春无疑了!

  “你想多了,我还不至于因为你占用了我的办公室离开公司,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我要是真想回来的话,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怎么搬进来的,就怎么搬出去,与其你有时间在这里委曲求全,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

  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凌冽的笑容,实在是忍无可忍的回怼道,李紫嫣闻言收回了自己的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难看极了。

  季明礼眉头紧锁在一起,他原本打算给简宁安一段时间,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简宁安回去以后,为了不打扰他,季明礼就没有在给她打电话,但是没想到简宁安今天回来竟然是为了想要辞职的事情。

  “宁安,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季明礼再次确定性的问道,其实简宁安的比起以及办事作风他还是很清楚的。

  “明礼,你又不是不了解我,这种事情我是不会意气用事的。”

  简宁安一脸认真,她向来都是将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好了以后再做决定,今天的这个决定自然也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

  季明礼见她心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好答应了下来。

  “既然那样的话,那我就只好答应你了”

  简宁安的脾气他在了解不过了,但凡是她认准了事情,就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改变。

  “好。”

  她迅速的办理好了离职手续,简宁安准备离开时,季明礼还想再挽留一下,都被就安宁按义正词严的拒绝了。

  “宁安姐这么能干的人竟然要离开,实在是太可惜了。”

  李紫嫣虽然嘴上说的很惋惜,但是心中却是乐开了花,简宁安一走,大大小小的事情就全都落在了她的头上,她也享有了一定的决策权,李紫嫣很享受这种感觉,但是以她的能力,却把事情处理的一团糟。

  离开公司后,简宁安的心情大好,她独自一人在外面闲逛了会,这才回到封家。

  封墨原本打算直接去找沈曼君,但是公司临时出了点问题,他只好先去公司处理了一下,待到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毕后,他这才去了沈曼君那里。

  沈曼君已经在家,翘首以盼的等了许久,门铃声响起的手,她的眼眸中闪起了一抹亮光,迅速的起身走到了门口,她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门,封墨阴沉着一张脸出现在了视线中。

  “封墨你总算来了,我一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她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封墨的依旧板着一张脸,丝毫没有任何的动容。

  “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他沉默了片刻,抬起了那双清冷的眸子,神情淡漠的看着沈曼君说道。

  “我想把他生下来,不管怎么说孩子都是无辜的,我不要求你对我负责人,我只希望你能够记得我们娘俩。”

  沈曼君毫不犹豫地回答,封墨的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了,不过沈曼君的这个选择,似乎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

  “既然你想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会给你一笔钱,你直接去国外,从此以后不要再回来,另外孩子生下来以后,我会给他做亲子鉴定,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如果你敢把这件事情告诉简宁安那就别怪我无情无义了。”

  封墨面露狠戾之色,那逼人的其实让沈曼君不禁打了个寒战,她心中苦笑了两声,自己都已经把戏做到这个份上了,可是封墨却依旧如此的冷漠无情。

  “我知道了,我保证不会让简宁安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你别送我离开好不好,我孤身一人还带着个孩子,去了国外怎么活呀,你就让我们生活在这里好不好,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你们。”

  沈曼君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她怎么可能同意要离开呢,再加上封墨要和孩子做亲子鉴定,单凭这一点,她就已经开始心慌了。

  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苦苦的哀求着,希望封墨能够让她留下来,如果要是离开了蓝城,那她做到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不行,你必须要带着孩子离开。”

  封墨的态度异常的坚决,蓝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简宁安给撞见了,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他必须要及时的处理了沈曼君这个麻烦。

  “难道你就真的舍得让我们母子流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吗。”

  沈曼君企图让自己的眼泪来感化封墨,但是封墨原比她想象中的要绝情。

  “说过的话我不想在重复第二遍,你只有两个选择,一带着孩子离开,二拿掉孩子。”

  封墨那双眼眸中迸射出了一道寒光,那样子让人不寒而栗,沈曼君不禁瑟瑟发抖。

  “那你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可以吗。”

  她紧紧的咬了咬嘴唇,这完全是在她的意料之外,原以为有了孩子,就可以得到封墨。

 文学

封墨的话让她整个人清醒了不少,事情并非像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并不是有了孩子就意味着拥有了一切,更何况封墨也不缺孩子。

  “我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你好好的想想吧。”

  封墨说完起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沈曼君一下子突然猛的抓住了他的手。

  “别走,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

  沈曼君苦苦的的哀求着,现在这个阶段,她只能放低自己的姿态,根本就不敢和封墨硬碰硬,她知道那样做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

  “我公司还有事。”

  封墨毫不犹豫的甩开了她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当关门的声音传来时,沈曼君瞬间变脸,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冷笑了一声。

  “封墨,既然你要对我这么绝情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沈曼君眯了眯眼眸,她现在已经完全的看清楚了封墨的心思,哪怕是现在自己已经怀了他的孩子,这个男人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封墨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封墨回到车里,心情烦躁的看着窗外,事已至此,就算是再怎么后悔也已经没有用了,他只希望沈曼君能够老实本分一些,千万不要让简宁安知道那件事情。

  独自一个人在车中坐了许久,封墨这才逐渐的缓了过来,他启动了车子,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简宁安刚到家,手机就突然的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来一看,是自己的医生打来的电话。

  “封太太,您好,明天就是您产检的日子,请不要忘了。”

  一接通电话,医生温柔的提醒道,简宁安这才猛的想了起来,如果要不是医生打电话过来提醒的话,她恐怕早就已经忙忘了这件事情。

  “对不起呀宝贝,最近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差点就忘了,明天是产检的日子。”

  她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满怀歉意的说道,简宁安突然感到有些心酸,封墨又何尝没有忘记了自己要产检的日子呢,简宁安刚刚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封墨总是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

  她哀叹了一声,情不自禁的拿出了手机,百无聊赖的翻找着。

  【宁安姐,最近过的还好吗!】

  这时一条短信突然弹了出来,附加一张照片,照片中沈晓月穿着厚厚的棉服,把自己包裹的像是个粽子一样,满脸笑意的站在雪山前。

  沈晓月和季明礼分开以后,就立刻从公司辞职了,为了缓解一下自己那悲伤的情绪,她决定靠旅游来散心,第一站就去了她最想去的雪山!

  看到沈晓月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简宁安也忍俊不禁了下,看来沈晓月已经从那悲伤的情绪中缓过来了。

  简宁安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很快沈晓月就接通了。

  “宁安姐!好久不见!”

  电话里传来了沈晓月那充满欣喜的声音,起初简宁安还担心沈晓月会不会想不开,但是事实证明自己的担心多虑了,沈晓月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

  “好久不见,你最近看起来心情好象不错的样子。”

  简宁安调侃道道。

  “还好吧,宁安姐你知道吗,当初决定要离开的时候,我虽然很难过,但是经过这段时间一个人四处散心,我也想开了很多。”

  “那就好,在外面转的差不多了就回来吧,我已经辞职了,准备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回来帮我吧。”

  简宁安顺势说出了自己的请求,沈晓月完全是由她一手培养出来的,所以沈晓月的办事能力她也是比较了解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跟你开玩笑呢。”

  她轻笑了两声,给予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电话那端的沈晓月突然陷入了沉默当中,她犹豫了片刻,这才给出自己的答案。

  “宁安姐,我想好了,我回去帮你,我这就去买明天的机票回去。”

  简宁安对自己的恩情她是不会忘得,如果要是因为季明礼,她这辈子不再踏进蓝城半步,那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太好了,那就这么说好了,你什么时候到蓝城提前告诉我,我去接你。”

  简宁安满心欢喜的说道,她起初还担心沈晓月不愿意再回来,现在也算是解决了自己的一桩心事。

  “好的。”

  挂断电话后,简宁安没有时间再去想感情上的事情,既然要开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场地是非常重要的,简宁安开始在网上找房。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一下午的时间过去了,简宁安并没有找到令她心仪的房子。

  “看来还是得亲自过去看看。”

  她自言自语的说着,顾思怡突然坐在了沙发上。

  “宁安啊,你现在有事吗?”

  她讪讪的笑了笑,有些难为情的搓了搓手。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顾思怡平时对简宁安都没有一个好脸色,难得像现在这样温声细语讨好的说话,不用猜就知道,她一定是有求于自己。

  “二婶,我现在还真是没什么事,怎么了?”

  简宁安放下了手机,一脸疑惑的看向了顾思怡。

  “宁安二婶有点小事需要你帮忙,我和你二叔已经回来了这么长时间了,总是在家游手好闲的什么都不干,想想也是有点不好意思,我琢磨着做点小生意,然后就把钱投进去了,但是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捞着,还赔了不少钱。”

  顾思怡说着垂下了眼帘,一脸愁容。

  “二婶,那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简宁安耐着性子的询问道,她向来喜欢直来直往,拐弯抹角的说话实在是有点让人心累。

  “二婶想着,你能不能先借我点钱,你也知道我和你二叔现在的请款,国外的债款还没有还完,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二叔的脾气你也了解,他要是知道我把那笔钱赔进去了,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顾思怡惶恐极了,封浩存如果知道她把钱全都赔进去了一定会大发雷霆,想想内心就充满了恐惧。

  “二婶,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跟二叔商量一下呢,这件事情不是我不想帮你,实不相瞒,我辞职了,准备开一个自己的工作室,没有多余的闲钱来给你补这个窟窿。”

  简宁安直截了当的回绝了她,顾思怡的为人她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这才要是把钱借给她去补窟窿,后面肯定会无休止的借钱,好不容易才勉强的拜托了,简家的那三个寄生虫,她可不想在被顾思怡给赖上。

  果然简宁安此话一出,顾思怡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简宁安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二叔跟我离婚吧,你也太没良心了,这么点小忙都不肯帮,再说了就算是你没有钱,封墨有啊,你去跟他要不就得了。”

  顾思怡冷笑了一声,大言不惭的说道,她之所以开这个口,完全是因为知道封墨有这个能力。

  “二婶,何必要这么麻烦呢,你也知道封墨比我有钱,干脆你直接去跟他借好了。”

  简宁安说完,直接起身准备离开了,她懒得继续跟顾思怡胡搅蛮缠下去。

  顾思怡阴沉着一张脸,气急败坏的咬了咬牙,“简宁安,你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没有把我当成长辈。”

  她难以控制心中的愤怒,气急败坏的咆哮道。

  简宁安充耳不闻的上了楼,自己现在身怀有孕,能避免发生冲突就要避免,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会有什么闪失。

  封墨下班后,去慕容家把简单接了回来,一进门就看到顾思怡坐在沙发上,他打了声招呼。

  “二婶。”

  “封墨你总算是回来了,二婶有点事情想要找你帮忙。”

  简宁安没有答应她,她只能硬着头皮的找封墨帮忙了,赔进去的那些钱要是还不上的话,很快封浩存就会知道这件事情。

  “简单,你快去上面看看妈咪吧!”

  封墨摸了摸小家伙的闹到将他支走了。

  “二婶,有什么事你直说。”

  顾思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自己赔了钱的遭遇告诉了封墨,封墨非但没有产生同情,反而还嗤之以鼻的冷笑了一声。

  “二婶所谓的投资难不成就是打麻将?”

  他剑眉轻挑,别有一番意味的看着顾思怡,其实封墨早有有所耳闻,顾思怡前段时间迷上了玩儿麻将,起初只是体验一下,但是后面越玩越大,现如今欠下了巨额赌债,把她和封浩存村的唯一的一部分钱也给赔了进去。

  顾思怡闻言,一脸震惊的看着封墨,她怎么也没想到封墨竟然什么都知道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

  “这种事情我自然会知道,二婶还是亲自去跟二叔坦白这件事情吧。”

  封墨也委婉的拒绝了,如果要是真的因为做生意赔了钱,他会毫不犹豫的掏钱不上这个窟窿,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顾思怡是因为赌钱才欠了债,这就相当于一个无底洞,所以封墨选择一开始就不予理会。

  “不行,这件事情千万不能告诉你二叔,让他知道了的话,他一定会跟我离婚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8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