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好大的乳好爽呀(爽到尿失禁bl文)全章节阅读

一双草鞋踩在甲板的水痕上,谭公迟迟不肯收网,只是盯着芦苇看。
  芦苇深深深处闪过了小舟的影子。
  他觉得很诧异……
  上游滩险浪急,划船的艄公不知是谁,竟能把持得这么平稳,未见小舟有丝毫的颠簸。
  正觉得稀奇,翘首看的当头,小舟便悄悄挨了过来。
  划船的是个而立之年的青年人,一身青衫,长身玉立,手中把这艄杆,手中拎着一样物什。
  谭公一看,讶然:“好大一条宽口鲈鱼。”见那小伙子手脚有力器宇不凡,心有好感便搭话了:“青年人手艺这么好……打渔打了不少年吧了?”
  “……”那人瞥他一眼,不应声。
  那目光淡淡一扫,眼神锐利,没来由倒叫人平白胸口跳漏几拍,谭公讨了个没趣,却没走开,寻思着哪里说错了讨人嫌恶?
  便怏怏地在靠船得案上点了渔火。
  照着水里红彤彤一片……
  此时天际最后一丝霞光都要沉了,那人把系着船的绳子捆在打渔人扎的木桩上,望着那宽口鲈鱼看了半晌。
  谭公席地坐在火边,拾了一根鱼竿加了饵往河里扔,目光却一直悄悄打量着他。
  一人一死鱼“对视”片刻,只见他脚步放轻从船舱里拿了一把小小的匕首出来。
  看到那匕首柄上的赤金和虎头,谭公面色微微一变——
  这年头世道乱,山贼横行,哪家都养着些军爷。
  这些军爷最不好惹,杀人放火比山贼还顺手……
  谭公在江边也有好几十年了,自然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眼就认出来那把匕首不是凡物。
  用得起赤金虎头作柄的,只怕方圆百里只有祖家罢?……千万别是孙家的儿郎。
  想一想孙郎也是这个年纪,更是自己被自己唬了一跳。
  心里嘿然一笑,怪不得他生气,原来是军爷,被老爷子说成了打渔的。
  ……
  只见那青年人拿着匕首便要把鱼当中切开……谭公心里揪痛不已……好好的一尾宽口鲈鱼为何这样整治?
  又见他切开弄干净之后,扔在船板上便上岸拿火折子生火。
  生火倒是麻利,只是片刻之间,削了一段木头要去穿鱼。
  眼见那鱼就要被他这么送到火上去烤了……
  谭公终于忍不住,皱着眉开口:“小伙子……鲈鱼哪有你这么做的,你……”这是暴殄天物啊。
  想到他手中还拿着匕首,谭公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口。
  “那……该怎么做?”年轻人俊朗的面容映着火光有些泛红。
  这神情又断乎不是那些杀人放火的军爷了。
  老头子心下又欢喜起来:“你若不嫌弃,老朽给你整治,保管你一会儿把舌头也吃下去。”
  他叫得大声,年轻人礼貌地提醒:“船内睡着我妻儿,老人家可否……”
  谭公忙会意地压低声音:“小公子贵庚?”
  “周岁。”那人答。
  “才满周岁?!烤鱼怎么要得?!”若这是自己儿子,谭公早就拿鱼竿往他头上敲去了:“熏的烟火气大,小小娃儿哪里受得了这个,你等片刻,老头子这就给你做一碗鱼羹!”
  说着便起身拍拍裤子,从船舱里取了一个铁吊子出来,在河里涮一涮,舀了水,便架起木架子把锅架了上去。
  见他眼里露出诧异之色,心下顿生自豪之感:“老朽家就是船,船就是家,走到哪里住到哪里,自然要随身带着这些家当。”
  “阁下无家人?”
  “家人……我都快不记得喽。”
  不愿往这个话题说下去,那人也打住不问,乱世人命贱,求生难,更勿论求一家人生。
  谭公往水里投了几根药草,道:“紫苏子,姜花,莲子心……别看这莲子心苦,滚一道水就能去腥怯火,一会儿保准尊夫人和小公子喝汤尝不出一点腥味来。”
  不知想到什么,那年轻人嘴角露出浅浅一丝笑。
  “想夫人了?”
  谭公笑着问。
  “她就在……”那人指着船。
  谭公见状哈哈笑道:“那有什么的,老头子也这般想过媳妇,隔着一张芦苇席子一天见不着面,一天就能想个七八十遍。”
  二人对着渐渐涨沸的水,又侃了一番。
  大多时候都是谭公在说。
  那人有一搭没一搭应一声,二人低声的谈话衬得江边格外静谧。
  “顺着这条河道下去都是平缓浅滩,今晚不必掌艄,任船顺流而下,明日早些时分就能到建邺。”
  老头子说完,在铁吊子里撒了盐,又从袋子里摸出三个陶碗来,催促道:“鱼羹冷了不好喝……”
  那人点点头,起身走到船边。
  听他解开帘子,唤:“萧若……”
  没声音。
  “小然……”
  依旧没声音。
  顿了顿,提高了音调,再叫一遍,岸边还是安安静静……

老头子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来。
  “萧若、小然不见了。”
  下一句话,两个名字加在一起喊出口。
  ……
  不一会儿,年轻人口中的夫人就围着披风睡眼惺忪地抱着一个小孩下了船。
  女子容色清丽,小孩更是粉团样的,一见就招人爱。
  一眼看去这一家人就羡煞了谭公……
  只见那夫人回过神来,偏过头好像在年轻人耳边说着什么。
  仔细一看,却是咬着他耳垂,亲昵地左右辗转,语气里满含怨气……
  “叫你骗我。”
  谭公断定她不知道身边还有旁人,因为她看到自己的时候,一张脸腾地就红了。
  年轻人揽过她的腰,轻声凑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红晕又加深了一层。
  三人在火边坐了下来。
  而那小孩犹自闭眼沉睡。
  “老人家好……”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朝这边打招呼。
  谭公乐了:“……快叫小公子起床喝鱼羹吧。”
  说着将一个陶碗吹了又吹,递过去。
  “鱼钓的还是买的?”认出是鲈鱼,她有些纳罕。
  “抓的……”年轻人答。
  “用什么抓的?”
  “你的弓箭……”
  这回轮到谭公眼睛突出来了……女子回使箭不稀罕,女山贼多得是。
  稀罕的是这小伙子怎么用弓箭射的鲈鱼?!!
  这不是踢他饭碗吗?
  若人人都用弓箭射鱼,还要不要打渔的活了?
  那夫人似乎也被他的答案噎了一下,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什么。
  那人又答了一句。
  二人你来我往,估摸着以为谭公听不见……其实老头子虽人老,但是打渔吃鱼这么多年,比常人耳聪目明——
  所以二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入了耳。
  “将军是多日不上战场了寂寞,拿鱼当靶子练?”
  “嗯……”
  “那回长安以后……”
  “我不是说这个寂寞……”
  “那是什么?”
  “……”
  “…………”
  “小然总占着你……”
  “………………”
  ……
  谭公忍住笑,再忍住惊吓。
  “长安”“将军”无疑昭显这二人身份尊贵,然而这么个大小伙,吃自己儿子的味,怎么着看起来也令人忍俊不禁。
  不过一会儿,被自己爹嫉妒的小孩就在夫人的轻拍中睁开眼睛了。
  大大的黑色的眼睛,小小的粉粉的唇……也没有小孩的起床气,睁了眼睛就骨碌转着,警醒地看向了谭公。
  合着小孩一睁眼就知道防备自己这个陌生人。
  老头子的笑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那夫人用勺子舀着鱼羹,轻声道:“张嘴。”
  小孩立马乖乖张嘴。
  鱼羹入口,好像很是合口味,还舔了舔勺子,眼睛却还盯着他。
  孩子爹就在旁边微微笑着看,虽然没得到儿子一个正眼,眼里满满的宠溺几乎要溢出来。
  谭公忽然想到了很久之前自己也有个这么看着的儿子。
  眼眶便悄然红了。
  ……
  深夜,月笼寒江,一江的柔水。
  轻轻的水声拍着船底板,柔和得像是一场梦。
  渔火整夜的烧着。
  谭公慢慢地在芦苇丛中开始布网。
  依着他几十年的经验,清晨破晓时分鲈鱼最易上钩,这样的鱼最能卖个好价钱。
  然而不管怎么好,也好不过那小伙子给自己的钱。
  拍了拍胸口的钱袋,谭公想,这里碰到的人总是千奇百怪。
  碰到了军爷,蛮横的时候要命。
  碰到了白衣的商旅,低价就卖出几条好鱼。
  时而有幸碰到些贵人,煮一碗鱼汤惹得他心尖尖上的人乐了,就是一袋的钱。
  其实,世间的事都是如此……
  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算人命再贱,留得命在,人总会有好的事……
  这样的希望如若存着,乱世治世也没有什么区别。
  ……
  其实若细想想,乱世路过的人更多,希望的机会也更多啊。
  ……
  谭公在这一夜想起年轻时的很多事情,久久不能眠。
  半夜起床,见那年轻人正解开船上的绳索。
  他向他招了招手。
  年轻人无声地回礼。
  将艄竿系好,擦干净甲板上映着月光湿漉漉的水迹,那人转身入了船舱。
  船走得极慢。
  不一会儿……船轻轻晃荡了一下……
  有人喘息,接着便被封住。
  船隐隐得摇晃得有些不寻常。
  只是那丝微微的颤抖都被水波掩盖住,一波一波盖向了天边。
  如花美眷,良辰美景,真好。
  谭公这般想着,目送那小舟缓缓朝着下游去了。
  月涌大江,星垂平野,一叶扁舟渐渐融入了浩瀚宽大的夜色之中,这一去江水渐平,一夜好梦罢……

 文学

老头子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来。
  “萧若、小然不见了。”
  下一句话,两个名字加在一起喊出口。
  ……
  不一会儿,年轻人口中的夫人就围着披风睡眼惺忪地抱着一个小孩下了船。
  女子容色清丽,小孩更是粉团样的,一见就招人爱。
  一眼看去这一家人就羡煞了谭公……
  只见那夫人回过神来,偏过头好像在年轻人耳边说着什么。
  仔细一看,却是咬着他耳垂,亲昵地左右辗转,语气里满含怨气……
  “叫你骗我。”
  谭公断定她不知道身边还有旁人,因为她看到自己的时候,一张脸腾地就红了。
  年轻人揽过她的腰,轻声凑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红晕又加深了一层。
  三人在火边坐了下来。
  而那小孩犹自闭眼沉睡。
  “老人家好……”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朝这边打招呼。
  谭公乐了:“……快叫小公子起床喝鱼羹吧。”
  说着将一个陶碗吹了又吹,递过去。
  “鱼钓的还是买的?”认出是鲈鱼,她有些纳罕。
  “抓的……”年轻人答。
  “用什么抓的?”
  “你的弓箭……”
  这回轮到谭公眼睛突出来了……女子回使箭不稀罕,女山贼多得是。
  稀罕的是这小伙子怎么用弓箭射的鲈鱼?!!
  这不是踢他饭碗吗?
  若人人都用弓箭射鱼,还要不要打渔的活了?
  那夫人似乎也被他的答案噎了一下,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什么。
  那人又答了一句。
  二人你来我往,估摸着以为谭公听不见……其实老头子虽人老,但是打渔吃鱼这么多年,比常人耳聪目明——
  所以二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入了耳。
  “将军是多日不上战场了寂寞,拿鱼当靶子练?”
  “嗯……”
  “那回长安以后……”
  “我不是说这个寂寞……”
  “那是什么?”
  “……”
  “…………”
  “小然总占着你……”
  “………………”
  ……
  谭公忍住笑,再忍住惊吓。
  “长安”“将军”无疑昭显这二人身份尊贵,然而这么个大小伙,吃自己儿子的味,怎么着看起来也令人忍俊不禁。
  不过一会儿,被自己爹嫉妒的小孩就在夫人的轻拍中睁开眼睛了。
  大大的黑色的眼睛,小小的粉粉的唇……也没有小孩的起床气,睁了眼睛就骨碌转着,警醒地看向了谭公。
  合着小孩一睁眼就知道防备自己这个陌生人。
  老头子的笑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那夫人用勺子舀着鱼羹,轻声道:“张嘴。”
  小孩立马乖乖张嘴。
  鱼羹入口,好像很是合口味,还舔了舔勺子,眼睛却还盯着他。
  孩子爹就在旁边微微笑着看,虽然没得到儿子一个正眼,眼里满满的宠溺几乎要溢出来。
  谭公忽然想到了很久之前自己也有个这么看着的儿子。
  眼眶便悄然红了。
  ……
  深夜,月笼寒江,一江的柔水。
  轻轻的水声拍着船底板,柔和得像是一场梦。
  渔火整夜的烧着。
  谭公慢慢地在芦苇丛中开始布网。
  依着他几十年的经验,清晨破晓时分鲈鱼最易上钩,这样的鱼最能卖个好价钱。
  然而不管怎么好,也好不过那小伙子给自己的钱。
  拍了拍胸口的钱袋,谭公想,这里碰到的人总是千奇百怪。
  碰到了军爷,蛮横的时候要命。
  碰到了白衣的商旅,低价就卖出几条好鱼。
  时而有幸碰到些贵人,煮一碗鱼汤惹得他心尖尖上的人乐了,就是一袋的钱。
  其实,世间的事都是如此……
  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算人命再贱,留得命在,人总会有好的事……
  这样的希望如若存着,乱世治世也没有什么区别。
  ……
  其实若细想想,乱世路过的人更多,希望的机会也更多啊。
  ……
  谭公在这一夜想起年轻时的很多事情,久久不能眠。
  半夜起床,见那年轻人正解开船上的绳索。
  他向他招了招手。
  年轻人无声地回礼。
  将艄竿系好,擦干净甲板上映着月光湿漉漉的水迹,那人转身入了船舱。
  船走得极慢。
  不一会儿……船轻轻晃荡了一下……
  有人喘息,接着便被封住。
  船隐隐得摇晃得有些不寻常。
  只是那丝微微的颤抖都被水波掩盖住,一波一波盖向了天边。
  如花美眷,良辰美景,真好。
  谭公这般想着,目送那小舟缓缓朝着下游去了。
  月涌大江,星垂平野,一叶扁舟渐渐融入了浩瀚宽大的夜色之中,这一去江水渐平,一夜好梦罢……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8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