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男用舌头伺候一女:在电梯里疯狂撞击她h

“我们这个云服务公司,你也知道吧,只是一个成立一年多的小公司,”那位憔悴的同事叹气道,“再看看人家xv公司,多少年的业内老大。”
   
    他们感慨完xv公司,并没有就此停止,又开始炮轰“智礼科技公司”,话中充满了调侃与讽刺:“你看见那个智礼科技公司的帖子了么?他们侮辱我们的技术,踩着我们上位,博取客户的同情……怎么说呢,把it圈搞得像娱乐圈。”
   
    楚秋妍听到这里,拉开了身旁的皮包,她拿出一副耳机,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音乐声挡住了谈话声,而她依然在浏览网页——最上方的搜索栏中,填的是智礼科技公司。
   
    她大概花了半个小时,看完所有的相关内容。
   
    恰在此时,夏林希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径直走到了她的桌子前——楚秋妍其实心慌了一瞬,她担心夏林希开口质问。徐智礼是她的男朋友,却把矛头指向了公司,她不明白其中的原委,但她自认为难辞其咎。
   
    然而夏林希问的是:“你怎么了,脸色很差。”她伸手搭上她的额头,捂了一会儿,方才轻声道:“你出冷汗了。”
   
    “我有点头晕,不要紧的,”楚秋妍如实回答,“你们晚上要开会吧,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言罢她握着手机,走出了这个办公区。
   
    七月的天气燥热难当,哪怕夕阳落幕了,夜风也是闷热的。她站在写字楼的走廊尽头,面朝一扇半开的窗户,打通了徐智礼的手机号码。
   
    楚秋妍等了三秒钟,徐智礼就接听了电话。
   
    夜晚华灯初上,照得路边一片明亮。城市被五光十色所笼罩,愈加衬托了繁华与喧闹,而楚秋妍独自站在墙角,声音冷静得可怕:“你们公司的那个帖子,真的是你写出来的吗?”
   
    徐智礼扑哧一笑道:“怎么着了,楚楚?你和我说话呢,需要这么严肃?”
   
    “蒋正寒公司的客户数据经过了多重加密,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破解成功?”楚秋妍直截了当询问道,“除了我们公司的内部高管,没有谁能泄露上万条的数据。”
   
    “楚楚,你听听自己的话,什么叫我们公司啊,你在蒋正寒的公司打工,就把他当成了老板,那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谈。”
   
    徐智礼不依不饶道:“不行,咱们必须现在谈。”他其实很想转移话题,因此逮住了楚秋妍的错误,当即选择紧抓着不放:“今儿个我只说实话,首先,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开公司你不来,去给别人的男朋友打工,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其次……”
   
    他原本还想扯点什么,但是站在公司的阳台上,望向远处的高楼大厦,隐约能瞧见醒目的“xv”标识——仿佛是一种成功的象征。
   
    谁不喜欢成功呢?一掷千金,呼风唤雨,结识名流,受人仰视,他想把自己变成这样的人,这本身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
   
    于是他说道:“其次,楚楚,这是竞争的社会,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蒋正寒只能做技术,要是他跑来开公司,早晚会被市场淘汰的。”
   
    楚秋妍唇干舌燥,她咽下一口唾沫,一句一顿地问道:“你不能堂堂正正地竞争吗,背地里玩阴人的手段……”
   
    楚秋妍还没有说完,徐智礼打断她的话:“你这么想我也没办法,说明你还没有长大,我上高中那会儿,想法还和你一样。”
   
    他说:“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笑丑不笑恶,只要你成功了,你就是正确的。你别管我用了什么方法,我走的是一条康庄大道,等到蒋正寒的公司倒台了,我再把你们的员工接过来,两边的公司做一个合并,算不算是一种合作进步?”
   
    他的声音响在耳边,听起来有些不真切。
   
    楚秋妍半倚着墙壁,心底感到格外沉闷,她并不知道错在哪里,倘若真的要她辩驳,她的话可能苍白无力。
   
    在她无话可说的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道:“徐智礼,我有一件事通知你。”
   
    徐智礼笑道:“你说啊。”
   
    楚秋妍挠了挠墙壁,指甲刮蹭掉墙漆:“我们分手吧。”她讲完这一句话,补充声明道:“我没想和你商量,也没想和你闹脾气,只是通知你这件事。”
   
    她再次重复道:“我们分手吧,好聚好散。”

 文学

 好聚好散。她说这四个字,其实是骗自己的。谁能好聚好散?她根本做不到。往事历历在目,他并非没有优点,只是那一番论调,她听了觉得耳鸣。
   
    如果他为了一个目标,可以丧失自己的底线,可以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谁能预料到将来的光景?楚秋妍只想防患于未然。
   
    她不仅挂了他的电话,还删除了他的微信,取关了他的微博,清理了他的照片,最后拔出手机sim卡,折断以后扔进了垃圾桶。
   
    她抬头望向远处的天空,天边挂着一轮皎洁明月——月亮上的斑点不太清晰,她伸手抹了一把脸,原来是她很不争气地哭了。
   
    等她回到公司内部,高层会议正在举行。
   
    会议室大门紧闭,陈亦川就站在门后,他撸起了左边的袖子,手□□裤子口袋里:“徐智礼还是我们的同学,和我们玩起了这一招,我佩服他。”
   
    他早上没有吃饭,中午啃了一个苹果,傍晚没来得及吃,此刻还饿着肚子。但他心中有气,一腔怒火难平:“他们公布了一万多个账号,泄露了一万多个客户的资料。今天下午,我做了一次遍历对比,其中有八千条数据是伪造的。”
   
    话音落罢,他偏过了整张脸,看向安全部的部长——柯小玉。
   
    柯小玉推了推眼镜,正面应对他的目光。
   
    陈亦川道:“还有两千多条数据,确实是客户存储的资料,也真的被他们泄露了。”说完这一句话,他点名提问道:“柯小玉,你怎么想?”
   
    柯小玉回答了三个字:“不可能。”
   
    她双手扶着桌子,从座位上站起来,面朝着蒋正寒,实话实说道:“我们存储数据的时候,光是加密就做了几轮……”
   
    她戴着一副八百度的眼镜,一双镜片在灯下反光,而她本人挺直了腰杆,问心无愧道:“就凭智礼科技公司的安防水平,他们不可能攻破我们的防线。”
   
    此话一出,会议室分外安静。
   
    如果上万条数据都是伪造的,他们当然可以发表一篇声明,痛斥对方恶性竞争的无耻行径。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其中有两千条数据是真实存在的。
   
    换言之,他们的确在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哪怕不是安全技术方面的,也可能是公司管理方面的。
   
    “马上就是九月份了,”夏林希忽然抬头,打破此时的寂静,“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会影响第三轮融资吗?”
   
    蒋正寒“嗯”了一声,接着回答道:“三轮融资还没开始,原来谈好的投资商,最近都变了风向。”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超过五十条,还只是今天这一天。
   
    “公司最大的股东,二轮融资的卫董事长,今年下半年都在国外,短时间内应该不回来。”蒋正寒也从座位上起身,他绕着长桌缓慢踱步,鞋底擦过光洁的木地板,脚步却没有一丝声音。
   
    “今年一月份到现在,新入职员工十七位,”蒋正寒停在谢平川身后,目光扫过在座所有人,“我查过他们的操作日志,目前还没有任何的反常。”
   
    蒋正寒尚未说完,谢平川就接了一句:“一月份之前呢,你一点都不怀疑吗?”
   
    要是算到一月份之前,必然包括公司的元老,蒋正寒即便心里怀疑,表面上也温声一笑道:“一月份以前,公司刚刚起步,只有一批老员工。”他的手指搭上木桌,再次强调道:“现在的境况不算好,公司还没走上正轨,我们相互保持信任,更容易解决麻烦。”
   
    谢平川点头道:“内鬼的事情,暂且不提了。”
   
    他交握了双手,脸上没什么表情:“xv公司抄袭产品,压低市场价格,这是更严峻的挑战。”他手里拿着一沓资料,指尖稍微往前一推,推到了会议桌的中央。
   
    “还有一个秦氏集团,最近投资的游戏产品,正在上线营销阶段,”谢平川继续分析道,“他们还在app的首页,宣传xv公司的云服务。”
   
    谢平川的话音刚落,夏林希极轻地叹气。
   
    她也没吃晚饭,左手握着一瓶果汁,右手抓着她的手机,不停地刷新消息。随即微信忽然一响,她连忙戳了去看,只见父亲给她留言道:“小希,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夏林希此时最想听的,莫过于来自家里的好消息。
   
    他们的会议还在继续,围绕的事件不过那三个——其一是客户数据泄露,其二是xv公司公然抄袭,其三是第三轮融资的投资方态度已经转变。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到了今年的年尾,他们公司就会面临没有钱,没有独特的产品,没有客户和市场份额,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唯一的下场大概就是破产了。
   
    夏林希想得头疼,她的父亲又发来一句:“小希,你的堂妹被北京一所大学录取了,她八月份要去学校报到,你能不能到火车站接她一趟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8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