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含泪巨臀迎合 第章冲刺校花雪白翘臀

说错,今夜就不用过了。
  
  到底是活了两辈子,短暂失神后,很快,那个万事波澜不惊的男人便回来了。
  他不紧不慢道:“此事无可辩,是我做的。”
  
  苏菱本以为,以他的性子,定会虚词诡说,过后再找个背锅侠糊弄她。她是真没想到,他会直接认下。
  这让她不禁有些讶然。
  她低头勾了下唇角,又放平。
  还行,还知道坦诚相待。
  
  苏菱已是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使过坏心眼了,她下垂眸,继续套他的话,“殿下处心积虑,到底为何?”
  
  处心积虑,这四个字放在他身上可是一点都不冤枉。
  整整三十六封信,摆明不是临时起意。
  
  萧聿伸手去碰她的手腕。
  隔着朱红色的缎子,手指慢慢合拢,又握住。
  他慢慢道:“决意要娶你,是去年的事。”
  
  “去年春时,我府中一位幕僚,将你的画像放在了我桌上。他指着画像说,这是镇国公府的大姑娘,名唤苏菱,是何家二郎的心上人,如今已过及笄之年,若不出所料,两年之内,何家必会上门提亲,苏何一旦联姻,燕王将会如虎添翼,镇国公手下六万精兵倘若为他所用,宝座再无悬念,这门亲事,万万结不得。”
  苏菱虽知其中原委,可听他如此说,心里仍是一颤。
  前世,他可从未对她说过这些。
  苏菱抬眸,看着他的眼睛,道:“你是如何答的?”
  萧聿目光坦荡,语气郑重,一字一句:“那便毁之,我娶。”
  
  方才,苏菱还对自己的坏心眼有那么一丝丝愧疚,听了这六个字,瞬间烟消云散。
  
  她简直是碰上了心眼的祖师爷心眼子。
  
  苏菱太阳穴突突地跳,咬牙道:“你这人简直……”
  
  她话还没说完,萧聿忽然捧起她的下巴,吻住了她的唇。
  不深,就淡淡的一下。
  
  他目光变得万分柔软,声音又低又慢,就跟哄着她似的:“都招了。”
  “我认错。”
  “也知错。”
  “你想怎么发落我都成。”
  “从今往后,都听你的。”
  
  男人认错态度自然是极好的。
  但可惜,小姑娘眼中并无软化之势,也并没露出他想象中的青涩。
  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淡然,好像他说的这些,她都不在乎。
  可她在乎什么呢?
  他的眸色,晦暗难明。
  
  僵持短短一息后,萧聿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然后抱住她,双臂渐渐收紧,再道:“我承认,我不是个正人君子,但娶你为妻,却是出自真心。”
  男人的肩膀很宽,苏菱的鼻尖刚好抵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衣襟有些乱,透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苏菱推开他,正想着要如何开口,就听萧聿逞强般地一笑,“我知你心中有气,但大婚分房不吉利,且先歇息,如何?”
  说罢,他怕她继续挣扎,又补了一句,“明日还得进宫,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苏菱抿唇。
  这是你自己要求明日再说的,可赖不得我。
  
  烛火一晃,幔帐讪讪地垂落在地。
  两个人平躺于榻,相隔甚远,洞房花烛,他没碰她。
  少顷,萧聿偏过头,默不作声地看了她许久,深呼吸,又吐气。
  得,好歹是顺利成了婚,再怎么吵,也不会像从前那般。
  日子还长,慢慢来吧,这么想着,他缓缓阖上了眼。
  哪知一双眼刚阖上,另一双眼就睁开了。
  
  洞房不熄红烛,光可鉴人,还好有幔帐弱化了烛光。
  她在半明半昧之间看他,他的鼻梁很高,锋锐的轮廓显得眼窝有些深,幸而眼角平整,一丝皱纹都没有。
  见他呼吸平稳,苏菱兴致勃勃地挪过去几分,凑到他身边,仔仔细细地观察他。
  她一动,衾被下滑。
  萧聿习惯性地横过手臂,揽过她的腰,似是没摸到被子,又习惯性拽过衾被,盖住了她的后腰。
  上辈子,她总是腰疼,太医说,这是生安乐时留下的病根,上了年纪难免会酸痛,不宜久坐,也不能着凉。
  
  苏菱眼眶微热,鼻尖泛酸,心间有太多情绪同时涌入,如江河入海,掀起无数意难平。
  她突然好想告诉他。
  轮回路那么长,她等到他了。
  
  苏菱在衾被里轻轻踮脚,整个人向前倾,吻住了他的唇。
  呼吸被湿.糯轻轻一搅,萧聿瞬间醒来。
  视线就这样直直地撞上。
  
  他生的冷峻,眉眼如远山隔雾,叫人根本摸不透他的心思。
  唯有心跳露了馅。
  “阿菱……你难道……”

话不成句,血管里热流翻涌。
  
  苏菱眼中七分狎昵,三分妩媚,微微勾起的唇角给了他答案。
  
  萧聿彻底怔住,失了神。
  刚毅的下颔紧绷,喉结一动,嗓音嘶哑:“你……何时想起来的?”
  苏菱不答,反而将足尖缓缓没入他的脚踝间,轻扫向上,鼻尖贴着鼻尖x柔声问询:“这洞房花烛夜,你还要不要做新郎?”
  
  萧聿在刹那间失笑。
  他翻身支起双臂,将她牢牢箍在怀中,吻住了她的唇。
  
  男人躬着背脊,肩胛骨微微颤动,心口滚烫,如历火刑。
  明明他竭力控着自己,可她好似故意不让他好过,怎么都不行。
  
  娇音辗转,如泣如诉,惹得他手臂青筋叠起,连呼吸都在俯首称臣。
  
  扶莺站在外头,隐隐听到了自家姑娘的呜咽声,整颗心提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也不知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是煦风徐徐,还是阴雨蒙蒙。
  扶莺怕自家姑娘受委屈,忙不迭竖起耳朵,贴向隔间,正犹豫要不要进去,一道低沉压抑的嗓音就入了耳,“水。”
  
  扶莺大骇。
  竟如此快?
  可书里不是说,新婚燕尔,食髓知味,一夜到天明吗?
  
  来不及多想,扶莺连忙将备好的热水送进去。
  轻纱浮动,烛光洒在男人光洁笔挺的背脊上,而他身边,是峰峦琼顶,露沾罗幕。
  扶莺将水盆放下,浸湿帕子,双手递过去。
  萧聿抿唇,伸手接过帕子,细致地擦着掌心、指缝,还有皱白的指腹。擦完,他将帕子掷到水盆里。
  
  扶莺的目光随着男人利落的动作,落回到帕子上。
  帕子缓缓展开,水面浮起一丝血迹,又晕开。
  
  扶莺咬牙,想抬头去看自家姑娘伤着没,可那人篆刻在骨子里的帝王威严,让人根本不敢直视。
  扶莺颔首小声道:“奴婢伺候王妃沐浴。”
  萧聿冷声:“你留下收拾。”
  
  萧聿抱着人去了净室,扶莺掀开幔帐,看见零星几点殷红,咬紧唇,开始收拾。
  府中嬷嬷怕她没有经验,趁着屋里没人,赶紧进来帮她。
  可王嬷嬷一掀帘子,就蹙起了眉头。
  她家里四个孩子,对床笫之事,经验不可谓不丰富。
  这帐子里,怎么,一点腥膻味儿都没有?
  是一丁点都没有。
  到底是时间久了,味道散了,还是殿下不想碰这新娘子,用了旁的手段?
  这可怎么跟皇后娘娘回话?
  扶莺看出嬷嬷眉间的疑惑,忙低声道:“嬷嬷,怎么了?”
  嬷嬷挥了挥手,道:“我就缓个神,没事,快收拾。”
  
  翌日一早,须得进宫请安。
  苏菱早早醒来,穿衣画眉,男人抿唇坐在她身后等,透过铜镜,苏菱清楚地看到了他眼底的幽怨。
  
  她慢条斯理地画着眉。
  
  扶莺看她这样,快被吓死了。
  她早听说晋王殿下脾气不好,能有如今的地位,可谓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样的男人,哪有闺房兴致,等人画眉?
  脸色沉成这样,定是不耐烦了。
  诚然,扶莺是半点没往男人欲求不满上想。
  
  她连忙抢过苏菱的眉笔,坚决道:“奴婢给王妃画。”
  苏菱:“……”
  
  三下两下,苏菱就被扶莺推上了马车,朝皇宫而去。
  
  照例,见过皇帝,还要去坤宁宫见皇后。
  苏菱双膝一弯,道:“儿臣见过母后。”
  萧聿大步流星地从她身边走过,“给母后请安。”
  
  俗话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才入过洞房,行过亲密之事,该是最热乎的时候,哪怕郎君不搀着新娘子进来,也该放慢脚步。
  这幅样子,难不成昨夜就不愉快?
  “你们快坐下。”楚后笑着同章公公道:“去备茶。”
  
  寒暄片刻,楚后对苏菱道:“三郎从小性子就冷,不知体贴人,他要是待你不好,你尽管进宫,母后为你做主。”
  苏菱眼眶微红,柔声道:“阿菱多谢母后。”
  闻言,萧聿嗤了一声。
  这一声很轻,但侮辱性却极强。
  苏菱放在膝盖上的手紧了紧,深吸一口气。
  
  这口气吸的楚后恍然大悟。
  两两相厌,大抵就是如此。
  
  楚后瞪了萧聿一眼。
  好似在说:眼下苏家还有用,收敛点,这是你自己选的婚事,忍着。
  
  萧聿又“忍”了半晌,呷了口茶,起身道:“母后,淳南侯与儿子还有要事商议,儿子先走一步,明日再来。”
  楚后乜着他道:“淳南侯有什么事,非要今天说?”
  萧聿道:“公事。”
  楚后一口气噎在胸口,早生贵子的话都说不出口了,表面仍是笑道:“你和阿菱先回去,得空了再过来。”
  
  萧聿和苏菱刚跨出门,楚后便同章公公低声道:“派人告诉他,这几日朝臣都在盯着他,对苏氏再不满,也不得夜不归宿。”
  章公公躬身道:“是。”

 文学

从坤宁宫出来,萧聿和苏菱各自沉默,眉间神态,是个人就能瞧出面合心不和来,行走间,可谓是半点新婚燕尔的模样都没有。
  章公公在后面看着直摇头。
  低声念叨了一句,“这还真是,月老搭错红线,结成一对儿怨偶。”
  
  然,这对“怨偶”甫一上马车,立即变了脸。
  萧聿环住她就往车壁上靠,额贴着额,二话不说便吻住了她,青春年少,真受不住这个,苏菱被他勾的身子发软,衣襟大开,整个人就像是发了热,红扑扑的。
  幸好理智犹存。
  苏菱抬手去推他的腹,微喘着气,用很小的声音道:“别……”
  
  肌肤相触,对于前一夜饥肠辘辘的男人来说,就像是久病遇良医,沙漠见绿洲。
  萧聿箍着她不放手,继续汲取着她的理智,哑声道:“还拒我?”
  苏菱略有一丝心虚地别开眼。
  
  新婚良宵,本就幽径难行,她不但不配合,还紧紧.夹钳着他,泪眼蒙蒙地嘶疼,他不好受,但也只能退,呼吸渐沉时,她又寻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拒他。
  她说:“三郎,明日还得进宫请安,别折腾我。”
  语气温柔如水,但他心如明镜,她就是故意刁难他。
  本想迎难而上,可那双细白的手臂,不知何时攀上了他的肩膀,晃了晃,弯弯的杏眸波光潋滟,如同海上生明月,驰魂又夺魄。
  
  于是,她做了新娘,他却没做成新郎。
  
  思及此,他将两根手指,放在她手心里,勾了两下。
  苏菱的脸,一寸寸烧了起来。
  
  这火势瞬间蔓延至他幽深的眸中,血气方刚,难耐心火燎原,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将人抬放在腿上。
  
  苏菱被迫与他四目相对——弱冠之年的萧聿,眉宇间褪去了岁月带来的沉敛,反而多了几分少时才有的意气风流。
  他一动,苏菱人都傻了,她攥拳锤他的肩膀,低声嗔他:“你疯了?这是街上。”
  他抓过她的手,让她碰,垂眸,低声:“你就当我疯了。”
  车轮辚辚,刚好盖住了,锦缎的撕剥声。
  
  从皇宫到晋王府,大概是半个时辰的路程。
  长街喧闹,铜锣声、叫卖声不止,相比之下,马车里的节奏则显得格外压抑、入深而重,男人的下颔蹭着她发丝仰首,鼻息越来越重,苏菱的手心里都是汗,抿唇,指甲都要陷入他的肩。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低哑的喟叹荡入她的耳畔,她跟着蜷起脚尖。
  
  萧聿看着她红透的脖颈,唇角不由噙起一抹嗤笑。
  这就是典型的嘴硬骨头酥。
  
  与此同时,侍卫拉紧缰绳,回头大声道:“王爷,王妃,到了。”
  苏菱:“……”
  
  两人好半晌才从马车里出来。
  萧聿颔首抖了抖衣袍,苏菱咬唇抚了抚珠钗。
  夫妻二人外衣规整,神情冷漠,半点笑意也无,仿佛不是要回府,而是要去衙门和离。
  
  驾车的侍卫不由回想方才马车里细微的动静,吓得根本不敢说话。
  难、难不成是王爷跟王妃动手了?
  
  两人一前一后,行过垂花门,走进长恩堂,内室门一阖,萧聿便从后面环住了人。
  苏菱用手肘推他,“让开。”
  萧聿颔首低笑,哄她,“不会有人知道。”
  
  这幅混账样子,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也随之在苏菱眼前晃,一世白活,她的脸又红了。
  男人心情大好,藏都藏不住,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苏菱惊呼,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攥住他的衣襟,“又作甚!”
  
  长恩堂大白天就叫了水。
  
  微风浮动,幔帐微扬。
  苏菱枕在他手臂上闭目歇息,萧聿慢慢摩挲着她乌黑的秀发。
  昨夜,他就想问她一句,今生嫁他,欢喜么?
  
  但一转念,心里便有了答案。
  
  前世光景在眼前闪过。
  那是一个秋日的午后,骊山别苑。
  院子里铺满了金黄色的落叶,她靠坐在椅子上,逗弄着手中的乌龟,明媚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
  她挽的发髻格外简单,只有一根玉簪,能清楚地看见额角的白发。
  那一年她还不到四十岁,远没到白发的年纪。
  他知道,这是她偷偷用几味草药染的。染在了和他差不多的位置。
  萧聿在她身后站了许久,想象着,她真正老去的模样。
  世人常道,恐美人之迟暮,可他家这个,他猜,就算有朝一日,满头白发,落齿弓背,也一定还是个美人。
  
  幸而今生,能亲眼一见。
  
  萧聿忽然低下头,啄吻她的肩膀,轻声道:“东直门的渝风斋是做川菜的,我们晚些去吃?”
  苏菱懒懒地撩起眼皮看他,故意道:“怎么,晋王殿下如今都不用出门应酬了?”
  
  前世今时,晋王殿下红尘沾衣,可是从不着家。
  
  闻言,男人眼底浸满了笑意,只问她,“真不去?”
  “累。”苏菱在他臂弯里翻了个身,“走不动。”
  萧聿道:“那我背你去?”
  听了这话,苏菱忍不住在他怀里轻笑出声。
  啧,真看出年轻了。
  
  萧聿起身唤人,扶莺进来伺候更衣。
  苏菱着一身薄纱素衣,乌发如绸,整个人犹如一株绽放的白玉兰,清丽脱俗,皎洁如玉。
  
  她行至妆奁前,低头翻找平日里不常用的胭脂水粉。
  如今满京皆知,晋王夫妇不睦,他们若想一同出府,少不了乔装打扮。
  
  女子梳妆,如冷水沏茶,根本急不得。
  
  萧聿仍坐在她身后等,和早上不同的是,男人眼底再无幽怨。
  
  扶莺忍不住心道:这晋王殿下,性子怎么如此阴晴不定?早上姑娘化妆,他还沉着脸,跟欠了他债一样,怎么这会儿,又成了温柔体贴的好郎君了?
  
  扶莺正腹诽着,萧聿起身走过去,单手支着梳妆台,空着的那只,则扳过她的脸,笑道:“我来给你画。”
  苏菱把手中的眉笔递给她。
  男人俯下身,寥寥几笔,就将人改了容貌。
  
  见此,扶莺表情渐渐失控。
  
  这描眉化妆的闺中手艺,得练多少年?
  殿下,别不是在外面藏了人吧……
  
  扶莺“一语成谶”。
  没过多久,京城便传出了流言,晋王殿下在外养了一位美人,不仅常带她去渝风斋吃饭,还护的十分紧。
  这一世萧聿的风流名声远胜从前,毕竟男人酒后逢场狎个妓,与外面实实在在养个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楚后起初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多参手,可随着时间流逝,皇帝的身子越发差了,她坐不住了。
  
  永昌三十八年,春节前夕。
  楚后把萧聿唤到宫里,深呼一口气,正容亢色道:“与苏家的婚事,是你亲自求来的,你非要让阿菱如此难堪吗?”
  “究竟是哪家的姑娘,勾了你的神!”
  萧聿默了半晌,才道:“她虽出身低微,但儿子真心喜欢。”
  一听低微,楚后当即变了脸色,“是良家,还是妓?”
  
  瞧瞧,到了这会儿,良家和妓的意义又不同了。
  若是平民百姓的女儿,哪怕身份低些,以后事成,也可送进宫,做个贵人,但若是妓子,那就是史官笔下的污点,便是真心喜欢,也留不得。
  
  萧聿整衣敛容:“儿子定会处理好此事,不会落人口舌。”
  “简直荒唐!”楚后拍案而起,戟指怒目:“你竟为了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如此冷待自己的正妻?”
  萧聿起身作礼,“儿子知错,愿承责罚。”
  
  楚后眯眼看了看他。
  她这个养子,虽然后院荒唐了些,但行事一向沉稳。
  
  近几年,燕王和成王在朝上斗愈发厉害,萧聿明面上无心争储,只在吏部谋了个差事,但却在暗中提拔了日后的几位寒门名臣,又借着楚家的手,做了几件有益于家国的大事,使得楚国公格外欣赏他。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8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