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粗好皇上慢点啊进去啊:混蛋好痛你出去不要了

鲁王刘衠说道:“不光小,而且时间更准,几乎没有误差。”

  

      顾玖拿起座钟,外形精美,用上等红木装饰,雕刻着奇花异草,并镶嵌了各色珠宝。

  

      一眼看去,富贵奢华,价值不菲。

  

      她问刘衠,“这个你们准备怎么卖?”

  

      “少府打算办一场钟表鉴赏会,趁机推出座钟。为了打开销路,我们请人设计了十几种外观。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定制。低价三千两,上不封顶。”

  

      刘诏感慨一句,“理工学院这一回又有大笔银子进账,是不是能实现收支平衡?”

  

      顾玖摇头,“恐怕不行!钟表只是小件,理工学院需要研发的东西太多,绝不能满足于眼前这点成就。”

  

      “任先生也是这么说的。”刘衠附和。

  

      接着刘衠又拿出两个木匣子,“儿子给父皇母后另外带了一份礼物。”

  

      “是什么?”

  

      刘诏好奇,直接打开了木匣子。

  

      咦?

  

      竟然是半个巴掌大小的怀表。

  

      “你们竟然做出了怀表?”

  

      “这是儿子做的样品,怀表时间不是很准,还需要继续改进。因为是第一次做出怀表样品,儿子觉着很有意义,就给父皇母后带了过来。等将来做出怀表成品,儿子再给父皇母后送两只过来。”

  

      顾玖打开另外一个木匣子,拿起怀表,说道:“样品只有两只,对吗?”

  

      “一共三只,剩下一只放在学院继续做研究。”

  

      顾玖笑了起来,“世上仅有的三只时间走不准的怀表,而且还是全天下最早出现的三只怀表,其中两只,一只在在太上皇手中,一直在太后手中。等我们百年之后,这两只时间不准的怀表,就是世上绝无仅有,不可复制,价值连城的古董。”

  

      是这个理。

  

      刘诏叫来烜哥儿,“等我和你祖母百年后,这两只怀表就交给你保管。世上绝无仅有,能被太上皇和太后娘娘佩戴的怀表。”

  

      烜哥儿立马红了眼眶,重重点头。

  

      鲁王刘衠小声嘀咕,“父皇这话不吉利。”

  

      刘诏拿起怀表,在鲁王刘衠的头上敲打,“少废话!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什么吉不吉利,你们就是想太多。”

  

      鲁王刘衠委屈,朝母后求救。

  

      顾玖眉眼一弯,笑眯眯地模样,“今儿老三过来,正好尝尝御厨研发的新菜式。”

  

      一听有吃的,刘衠眉开眼笑。

  

      果然是个吃货,从小就是个吃货。

  

      烜哥儿二话不说,又去池塘里摸了两条鱼。

  

      鲁王刘衠感慨道:“烜哥儿的水性,怕是赶得上水边长大的渔民。”

  

      顾玖笑眯眯地说道:“他就是和水边渔民学的游泳,整日里上山抓鸟,下河摸鱼,性子野得很。”

  

      鲁王刘衠悄声说道:“烜哥儿这样的性子,皇兄怕是管不住。”

  

      顾玖说道:“你是杞人忧天。烜哥儿性子虽野,然而做事很有分寸,也懂规矩。他就是那种什么场合,摆什么姿态的人。天生的一人多面。”

 文学

  

      “不得了啊!”鲁王刘衠感慨道,“烜哥儿的那些弟弟妹妹们,和他比起来,就跟个傻子似得。”

  

      “都是你的侄儿侄女,哪有你这样说话。”顾玖轻声呵斥。

  

      刘衠尴尬一笑,“母后在宫里时间短,不清楚皇兄的几个孩子被老夫子管教得一板一眼,不如烜哥儿机灵。但是他们小心思可不少。我就觉着皇嫂管教孩子的方式有点问题,遵循着孙家的传统,天天压着孩子读书,一点玩耍的时间都没有。

  

      我记得小时候,父皇母后虽说布置了很多功课给我们,却不会限制我们玩耍。皇嫂总爱说玩物丧志,那得看怎么玩啊。皇兄日理万机,没时间管教孩子,幸亏烜哥儿是在父皇母后身边长大,没被管教成木头。”

  

      “皇后学识不俗,能有你说的这么严重?”顾玖不相信。

  

      鲁王刘衠说道:“儿子说的都是个人之见,或许有些片面。”

  

      顾玖却对此事上了心。

  

      她命人带了一道懿旨回宫,将皇孙皇孙女,以及刘衠的两个半大不大的孩子,全都送到茶庄住一个夏天。

  

      乾明帝接到懿旨,高兴坏了。

  

      他巴不得将孩子送给母后管教。

  

      母后教导小孩子很有一套,他们几兄妹就是例子。

  

      皇后有些不舍,也没阻拦。

  

      一路坐船南下,一个半个月后,一群大小不一的孩子,走进了茶庄。

  

      顾玖没急着布置功课,也没急着考察孩子们的心性。

  

      先让孩子们适应环境,让烜哥儿带着弟弟妹妹出门游山玩水,走街串巷。

  

      一群天天圈在皇宫王府读书的半大孩子,远离父母,初来乍到,一开始还畏惧祖父祖母的威严,放不开手脚。

  

      几天之后,这群孩子犹如脱缰的野马,主动跟着烜哥儿一起野。

  

      野了半个月,顾玖将孩子们全部叫到跟前,考察学习进度,分别布置功课。

  

      每天只要按时完成课业,就可以在茶庄玩耍。

  

      顾玖习惯了当甩手掌柜,之后就将教导孩子们的重任,交给了烜哥儿。

  

      以烜哥儿的知识储备量,做这群小孩子的老师绰绰有余。

  

      烜哥儿欣然领命。

  

      他做老师可不会走寻常路。

  

      除了教导书本上的知识,他还带着弟弟妹妹下田插秧苗,下地锄野草,上山打柴抓野味,下河摸鱼顺带洗刷刷。

  

      上茶山采摘茶叶,下集市贩卖土货。

又带着弟弟妹妹前往江南书院混日子,占地盘,和当地学子辩论。

  

      很快,辩论就成了他们的固定项目。

  

      一群孩子,被烜哥儿带领着,也多了两分野性。

  

      都是一群好孩子。

  

      皇后和鲁王妃都教导得很好。

  

      只是管教太严,孩子失了活泼。

  

      夏天过去,孩子们该启程回京城。

  

      一群孩子全都红着眼睛舍不得。

  

      这个夏天,是他们记忆中,过得最有意义的夏天,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们想留在祖父祖母身边尽孝。”

  

      “你们是想留在祖父祖母身边玩耍吧。”

  

      顾玖笑了起来,刮了下孩子们的鼻子,“都听话,跟随钱公公回京城。明年夏天你们再来玩耍。”

  

      “明年真的能来吗?”

  

      “本宫说的话岂能有假。”

  

      把孩子们哄住了,终于送上楼船,启程回京。

  

      钱富负责送这群金贵的孩子回京,确保孩子们的安全。

  

      他还带了一份太后娘娘的懿旨。

  

      懿旨内容很简单,别整天将孩子们束缚在皇宫或是王府。全都去山河书院读书,姑娘就去京城女子学院读书,和同龄人多相处。

  

      私学在启蒙阶段,效果很好。

  

      但是当孩子们已经过了启蒙阶段,就该去书院接受教育,而不是继续留在宫里让老夫子们教导。

  

      在教育孩子方面,乾明帝刘御是绝对相信太后娘娘。

  

      接到懿旨后,他就将孩子们分别送到山河书院和京城女子学院。

  

      刘衠的两个孩子,同样送到书院读书。

  

      ……

  

      茶庄这里。

  

      孩子们被送走,吵闹了一个夏天的茶庄,终于安静下来。

  

      刘诏喝了一口茶,全身舒爽。

  

      “我这老胳膊老腿,可算是解脱了。几个孩子在一起好似一千只鸭子嘎嘎嘎乱叫,我的耳朵都快被吵聋了。幸亏你只留他们一个夏天。”

  

      刘诏深感后怕。

  

      要是孩子们一直住在茶庄,他非被吵疯了不可。

  

      顾玖抿唇一笑,“小孩子聚在一起,哪有不吵闹的。孩子们疯玩一夏天,吵吵闹闹,说明孩子们精力足,身体壮,这是好事。”

  

      “一个二个全都被养野了。最野的孩子就属烜哥儿。”

  

      烜哥儿拿着一摞报纸回来,“皇祖父,孙儿给您读报纸。”

  

      “快过来喝口茶消消暑。秋老虎厉害得很,已经这个时节还这么热。”

  

      前一秒还在吐槽烜哥儿性子野,小一秒就心疼烜哥儿在外面晒了半天的刘诏,将口是心非演绎得活灵活现。

  

      顾玖笑而不语。

  

      秋去冬来,又将迎来新的一年。

  

      刘诏裹着厚厚的毛毯,坐在书房内昏昏欲睡。

  

      地龙烧得很暖,他还是会觉着冷。

  

      顾玖叫醒他,“该喝药了!”

  

      刘诏醒后,愣了会才回过神来。

  

      他自嘲一句,“一到冬天,就离不开药。我这身子骨啊,估摸着撑不了多少时间。”

  

      顾玖替他揉捏腿脚,罕见的没有反驳他。

  

      刘诏喝了药,才悟出味道来。

  

      他问顾玖,“我还剩下多少寿数?”

  

      顾玖沉默不语。

  

      刘诏叹了一声,“说吧!我还剩多少时间。你总得给我留点时间,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

  

      顾玖一声长叹,握住他的手,“半年到一年。”

  

      “还有一年啊,够了!”刘诏笑了起来,“一年后,我也算是兑现对你的承诺。”

  

      顿了顿,他又说道:“这些年辛苦你照顾我这个病老头子。再辛苦一年,你就能解脱了。”

  

      “别说胡话。”顾玖轻声呵斥他。

  

      刘诏却笑了起来,“我不是说胡话,是真的心疼你。我知道你有多辛苦,我全都看在眼里。说实话,有时候我也觉着自己是个累赘,总是拖累你。”

  

      “还说自己说的不是胡话,你听听你说的这些是人话吗?”顾玖很生气。

  

      刘诏拉着顾玖坐在身边,“我很庆幸,当年做出退位的决定,才能和你一起游山玩水,看江南风光,游大江大河,看塞北的雪。即便现在离世,我也是了无遗憾。我对得起祖宗,对得起大周江山,对得起大周子民,也完成了对你的承诺。我这辈子,圆满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88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