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别穿内裤我方便要你:浴室出轨h

见到这一幕,苏业豪心知不妙,猜到多半生气了,担心刚放进池塘里的小鱼苗会跑。

  知道姜渔脸皮薄,索性作罢。

  开始琢磨着今早针对自家的新闻,实际上没什么可想的,完全摸不着头脑。

  况且他老爹还在呢,根本不会让苏业豪胡乱插手,在父母眼里他只是个成绩不好的学生,别招惹多余的麻烦,就已经谢天谢地。

  劳斯莱斯再次停在学校大门口。

  后面。

  一辆白色宾利也停下,南宫甜正巧下车。

  她见到苏业豪跟姜渔搭话,而姜渔完全不理会,一溜烟快步走进校园。

  顿时有些醋味。

  靠近苏业豪,大大方方搂住他胳膊,南宫甜笑容灿烂,说道:“豪哥!真巧,晚上我们去看电影?”

  也是塘里的小……大鱼。

  而且貌似根本不用花心思钓,自愿咬钩的那种。

  想到已经跟尹琉璃有约,苏业豪随口道:“改日吧,今晚有点事,好几家媒体在围攻我家生意,这简直丧尽天良,要断我后路!”

  “新加坡的工程?报纸我也看了,只要尽快把工程款结回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那些建材商、工程队,已经跟你爸合作很多年,不会随随便便就相信报纸上的内容,可以拖一拖,不会伤筋动骨,或许是得罪了人。”

  扭头看向南宫甜。

  苏业豪见她说到点子上,心想小妮子果然不是空有大凶之兆,脑袋也很聪明。

  南宫甜和苏业豪对视完,追问说:“真不去看电影?”

  “下次,没心情啊。”

  “那就算了,听说电影内容很骚气,我还以为你会感兴趣。”南宫甜继续引诱着。

  苏业豪见她坏笑着朝自己抛媚眼,心想再骚气能有你厉害?

  这种话可不敢说出来。

  苏业豪伸手,往被她搂住的胳膊上挠挠。

  察觉到什么,南宫甜果断跳开,若无其事轻哼一声,背着手,步伐欢快往前走。

  这更让苏业豪明白了,小妮子虽然主动,倒也不是没底线的那种姑娘。

  虽然搞不清楚究竟喜欢自己什么,可相处时候还是很愉快的,不仅赏心悦目,还挺聪明、情商高,整个一乐天派。

  要不是似有若无的绿茶味,说是阳光开朗也没错。

  不过没关系。

  苏业豪爱喝茶,尤其是绿茶。

  猛然意识到什么。

  卧草!

  今天出门走急了,茶杯没带……

  ……

  黄泽汶今天很不高兴。

  要问原因,主要是琳达·云夸赞了苏业豪的作文,而且这个不讲武德的,仍然在认真听课。

  但那又怎么样呢?

  家里事情黄泽汶是知道的,昨晚他妈打电话联系报社,托关系刊登新闻,捅苏家阴刀子时候,他就在旁边听着。

  一想到不仅踩了苏业豪一脚,而且还有机会捞一笔钱,黄泽汶的得意写在脸上。

  苏业豪完全不清楚,自己已经间接勾了黄家的野心。

  见到黄泽汶偶尔瞥向自己,丝毫不介意给个笑脸,摆明了把黄大少当做散财童子看待。

  假如不是黄泽汶请客去群星会所,苏业豪哪有机会当好人办好事,成功挽救即将下水的尹琉璃。

  想到尹琉璃……完全没心思继续听课了。

  满脑子都是今天该继续教她什么新知识,没办法,好为人师嘛。

  ————————————————

  同一时间。

  黄泽汶的老子黄金肥,再次打电话给苏老爹,约他当面聊聊,喝杯咖啡。

  苏老爹隐约觉得不对劲,却也没敢断定谁在动手脚。

  很快答应了。

  刚挂断电话。

  又有合作方拐弯抹角联系苏老爹,找借口说是手头没法周转了,想让四海国际尽快结清欠款。

  这样的电话,今早一直没停过,消息传得飞快,都知道苏家生意出了问题。

  虽然让人生气,但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供应商们就跟银行一样,崇尚“晴天送伞,雨天收伞”那一套,哪来那么多情面关系可以讲,说来说去都是围绕利益两个字。

  苏老爹主要是气一些债主们,生怕他撂挑子跑路一样,小心翼翼不断试探,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

  况且新加坡的工程只是暂时没结款,又不是直接不给了,港城中环的楼、赌城的球场、商铺、写字楼、公寓这些都还在呢。

  偏偏谣言说他欠了一大笔钱,传得有鼻子有眼。

  墙倒众人推。

  明摆着是算准了新加坡的工程、以及港城的几处楼盘,抽干了四海国际的现金流,欺负他手上资金不多。

  一个小时后。

  黄金肥约苏四海,在丽人皇庭俱乐部的咖啡馆见面。

  俱乐部女老板亲自招呼着,四十岁出头的年纪,保养极好,身穿紫色旗袍,长腿细腰。

  容貌和南宫甜有几分相似,可不就是南宫甜的老妈。

  只不过,这女人远比南宫甜妩媚多了。

  到了这年纪,透着一丝优雅,早年二三十岁时候,哪怕带着个女儿,依然让不少男人团团转,许多港城和赌城的富太太们,防她如防贼。

  苏老爹同样动过心思,可惜铩羽而归,完败。

  也难怪苏家二姨太上次见那小妮子送苏业豪回家,会板着脸不开心,这些恩怨二姨太是知道的。

  黄金肥的脸上,此刻带着笑容,不清楚的人看见还会以为他憨厚,粗大手掌端起杯子,喝口咖啡之后说道:

  “海哥,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不喜欢留现金。这两年在港城股市上捞了几个亿,做生意也赚到几个亿,刚好今早在报纸上看见你有难,有麻烦我可以帮帮你嘛,大家都有钱赚,最后都高兴。”

  平时不对路。

  即使是苏老爹这个老凡尔赛,这时候也冷哼一声,听出了浓浓的炫耀。

  不爽归不爽,正事还是要谈,苏老爹询问道:“这次是不是你在搞我?上次喝酒你给我打过电话,说要低价收购我的楼盘,怎么可能那么不值钱!”

  “哪里的话,我怎么会害你呢,海哥。”

  黄金肥挥挥手,让司机送来雪茄应酬着,补充道:“我是钱多到真没地方投了,所以想买些楼盘玩一玩,虽然这几年港城走了不少人,但局势已经明了,不会出大的变故,房子比较保值。”

  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

  港城经济蒸蒸日上,走掉的人也不算多,影响也有限,几大豪门巍然不动。

  最重要的是股市大涨这么长时间,许多股民手上都有钱,有了钱就喜欢换成房子,更加保值。

  再加上近几年那么多人高价买房,还有房地产公司高价拿地,都不希望房价下跌,这些因素加在一起,足以让黄金肥产生港城楼市很稳的错觉。

  搁在目前来看,黄金肥这么想倒也没错。

  能混成他们这种地位,除了继承家产的二代、三代们,基本上不会出现傻子,即使真的有,也早就被人玩死了。

  除了苏业豪,没人敢断言席卷东南亚的金融海啸就要来了。

  即使察觉出蛛丝马迹,也不会知道这场风暴有多厉害。

  苏老爹太霸道,听不进儿子的话,此刻没来由想到两位风水大师们的话,心里突然没了底气,看好港城楼市的想法也跟着动摇起来。

  抽雪茄,吐出口白雾。

  苏老爹盯着黄金肥,询问说:“想买我股份,你愿意出什么价?”

  “十五亿港币,给我两天筹钱,立马就能交易。”

  黄金肥边说边笑。

  他主要是看上港城半山那个高端楼盘,土地就那么多,能开发的地方已经很少。

  这个价钱差不多是市价打了个七五折,既然房子还没卖出去,自然不能按照售价直接计算。

  苏老爹在那家房地产公司占股51%,几年来的总投资差不多是七亿多港币,自从拿地以来港城房价地价飞涨,依然有得赚,只是利润一下子缩水了四五亿。

  上次直接骂黄金肥神经病,这次底气没那么足了。

  思考片刻,苏老爹只回答说:“我知道了,让我再想想……”

 文学

十五亿港币的收购价。

  算上股份相应的三亿多港币外债,等于黄金肥总共要花十八亿多。

  这个价格不算低,却也绝对不高。

  意味着苏老爹拿地白开发,只赚了这几年房价、地价升值的钱,把最后一道零售的利润给统统砍掉了。

  项目突然少赚几个亿,苏老爹难免心疼。

  前途未知。

  楼市接下来怎么样暂时还不清楚。

  新加坡那边又因为某些矛盾,卡着工程款死活不放,四海国际这边今天刚开始已经接到十多个催款电话,银行那边也派人试探。

  这让苏老爹有种步子跨大了,扯到蛋的感觉。

  而苏业豪搞幺蛾子,更是让两位大师诛了苏老爹的心,最近两天本就担惊受怕,一下子没了底气,也没再筹钱试图吞掉合伙人的股份。

  等到和黄金肥聊完以后,苏老爹确实开始认真考虑起了,趁机套现的问题。

  落水人人踩,不能指望其他港城的房地产开发商,给出更高的价钱,因此先打给苏业豪亲妈征求意见,其中也有点从汤家借钱的意思。

  苏业豪的老妈,负责管理几家私立医院以及医药零售代理公司,对房地产行业不算了解。

  没给好语气,只让苏老爹自己看着办,很快挂断了电话。

  完全没有协助丈夫渡过难关的意思,连提都没提。分居那么些年,没正式离婚分割家产,已经算是念旧情。

  不能指望苏业豪老妈再掏钱帮忙。

  即使她乐意,家里人也不会同意,要知道苏业豪的外公还在世呢。

  ……

  下课期间。

  苏业豪刚巧接到葛半仙的电话。

  听对方说起原因,苏业豪惊讶道:“什么?我爸问你卖不卖?

  “……不是我卖不卖,是你家那些楼盘能不能卖,他告诉我说黄大仙闭关了,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想让我帮忙拿主意,我想着先来问问你。”葛半仙态度热情。

  挣到点钱,他最近能吃上肉了,短期内也不用再担心露宿街头。

  生意主动找上门,正盘算着从中挣一笔,当然很上心,至于“张三”之类的鬼话,上次去苏家就戳穿了。

  “卖!当然劝他卖掉,只要价格比较合适,肯定卖了好。”

  苏业豪说完,葛半仙心里顿时有数了,爽快回答:“行!那我现在就去给他答复,这次的酬劳。”

  “事情办好了,我亲自去送给你。”

  “哈哈!感谢感谢……”

  等到和葛半仙沟通完,虽说不清楚前因后果,但在苏业豪看来,多半跟早上那些负面新闻有关。

  总归是件好事,一旦把定时炸弹甩出去,能省他不少事,少奋斗好几年。

  以前唾弃别人张扬堕落、花钱如流水、满脑子都是和谐,不懂真感情。

  现在轮到自己……

  真香定律果然是人类社会的一大真理。

  一上午时间就这么匆匆过去。

  中午吃饭期间。

  苏业豪也接到了老爹打来的电话。

  苏老爹在电话那头询问说:“小豪,有人想买我们家在港城的楼,十五亿接手全部股份,价格还能再谈一谈,你觉得我要不要答应?”

  “答应啊。”

  “……但这样一来,咱们家就少赚至少四五亿。”

  苏业豪想都不想,果断说道:“卖!说不定跌了呢。

  “四五亿港币的利润啊,这么多钱到哪去挣,咱们家就你一个,往后可都是你的,钱少了可别怪我。”

  电话那头的苏老爹,正叹气挠头。

  其实打心里不想卖。

  可问了一圈,朋友们怕他借钱,劝他卖掉。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9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