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40厘米全进去:岳~双腿湿成一片

好歹带俩馒头。

        便见来人把头发一撩,露出那张帅绝北唐的大脸,“连我都不认识了?”

        门房便是黑影老者,见他这般模样,吓了一跳,“爷,你这是被打劫了吗?”

        “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有人打劫他,就算有那瞎眼的,也不可能打劫成功?

        “你还受伤了?

        哪来的高手伤你?”

        黑影追了进去,问道。

        安丰亲王摆摆手,“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又可以喝酒了。”

        “真的?

        发财了?”

        黑影神色一喜,当即吆喝一声,“爷回来了,晚上吃酒烧烤。”

        黑衣老者蜂拥而出,对流浪汉一般的王爷致以最高的礼仪,几双手伸出来,把他提了进去。

        至于为什么他都受伤了,落得如斯田地依旧可以吃酒烧烤的原因,大家没问,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二十几坛子酒提了上来之后,便见安丰亲王掏出一个罐子,取出几颗药,一颗药掰开几下,放在酒里。

        五颗药便刚好把二十余坛酒放齐。

        大家围着他,这药不是头一次吃了,但是以前半粒药放二十几坛子,如今竟然五粒啊,爷真是发大财了。

        他以前说过,这药十分名贵,吃了就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但因为药太少,人太多,所以只能放在酒里分喝。

        等分好之后,暂时不喝,留待今晚烧烤再喝。

        “让药力发酵一下,今晚喝就正合适了,我回去洗澡换衣裳。”

        安丰亲王刚说完,王妃就到门口了,见他这副模样,心疼得很,伸手扶着他,“走,我伺候你。”

        难得恶妻伺候,安丰亲王自然很乐意,任由她扶着,一瘸一拐地往屋中去。

        “我看到放了五粒药,这一次怎得这么多啊?”

        “不止五粒,还有好几粒,回头你削点儿给知了猴服下。”

        安丰亲王扬起了罐子,春风满面地道。

        “这么多啊?”

        王妃吃惊,“你该不是偷的吧?”

        “不是,他给我的,死活要给,不要都不行,天尊也真是宠我要紧,回头你张罗些地瓜芋头菜干之类的土特产,咱给他捎点儿,总是白拿他的丹药,我心里过意不去。”

        安丰亲王叹息。

        “行,别的咱没有,地瓜管够,要不晒点地瓜干?

        反正咱人手充足,每日无所事事的一大堆,再炒几斤瓜子,这样咱送了东西,回头他再给咱丹药,咱也要得心安理得。”

        安丰亲王蹙眉想了一下,“也对,这是等价交换,反正丹药对于他来说,就像咱的地瓜干一样,随手可得。”

        夫妇两人顿时心安理得起来,回去换了衣裳,稍稍料理了一下伤势,丹药舍不得服用的,这些丹药留给他们,他现在的身体还算不错,不吃丹药,过阵子也能痊愈。

        今晚,肃王府大开宴席,吃吃喝喝直至夜半三更,才醉醺醺地各自回屋睡觉

 文学

秋婆婆的病情还在控制之中,但是按照元卿凌之前说,这病有复发的时候,只是看日子的长短。

        所以,喝完酒之后,王妃便拿了药进去,给秋婆婆服下。

        这药没有多给,只是削了一点粉末,就着热水给她服下。

        刚服下药之后没一会儿,秋婆婆便惊喜地说道:“这药太管用了,我觉得腿脚都利索了许多啊,一下子觉得有力气了,我明日能起来给大家做早饭了。”

        “你就不要折腾了,好好养着,做了一辈子的饭还不够吗?

        该他们伺候你了。”

        王妃嗔道。

        “能给他们做一辈子的饭也好啊,咱们处了一辈子,我没有嫁,他们也没有娶,也算是难兄难妹了。”

        秋婆婆笑着道。

        “嗯,能一辈子这么处下去,多好。”

        王妃也说。

        这话题不能说下去,说下去心里难受,因为说下去意味着要想得很长远,她是最不敢想以后的。

        “等皇后回来,再给你好好检查身体,你要保持健康,一直在我的身边。”

        王妃道。

        秋婆婆轻声道:“我会努力的。”

        今晚的肃王府很吵闹,但是现在很安静。

        静谧的夜,王妃夫妇都没睡,坐在摘星楼的屋顶上,看着漫天星子。

        “忽然想赋诗一首。”

        王妃靠在他的身边道。

        “嗯?”

        安丰亲王侧头看着她,就怕泼皮忽然有文化。

        王妃搜肠刮肚,最后放弃,“算了,还是许一个愿望,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

        噗!树上掉下个醉醺醺的黑影,就知道对她有什么期待的,还赋诗一首呢?

        现代。

        宇文皓和元卿凌如今在现代,也算是体会了一把家有高考孩子的紧张。

        虽然两个孩子打电话回来说高考没什么的,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且没有太大的压力,但是,家长群里的焦虑氛围,还是让他们紧张了起来。

        加上回去之后又开了一次家长会。

        而这一次家长会,说的不是如何鼓励学习,如何支持学习,而是让家长随时留意孩子的情绪,劝孩子学会在紧张之中稍稍松弛,想吃点什么,想买点什么,都先如他们的意。

        就有一种即将上战场的感觉,想吃什么想买什么想玩什么,先尽兴。

        褚首辅也紧张。

        因为他的人生也经历过两场考试。

        很重要的两场考试,因为当时背负太多,他没有办法放松,如今年纪大了,还不能忘记当时的点点滴滴,真是泰山压顶一般的重啊,几乎都喘不过气来。

        所以,这天周末放假回来,首辅首先策划了一场活动,那就是骂人的活动。

        他根据自己的经验,觉得压力大的时候,骂骂人会有解压的效果。

        骂人可以,但是骂谁呢?

        这里头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骂谁都不行啊。

        但首辅确实是首辅,他很快就想到办法了,专门带着大家上街蹲守,看到那些闯红灯的,拦下来,交给孩子们来骂。

        孩子们天资聪慧,但是叫他们骂人,还真没试过。

        结果,那些闯红灯的被逍遥公带过来,惊慌失措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尤其看到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奇奇怪怪地看着他们,心里更慌,一把挣脱逍遥公的手,“救命啊,绑架啊。”

        有一个还哆嗦着拿出了手机,“喂,110吗……”110好熟悉啊,褚老侧头想了一下,大惊失色,“坏事了,他报衙门了,我们在这里朝中无人,快走。”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9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