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撅起来扒开H|小奶头流奶水(H)

所以,进来的时候,苏卿卿推着一个车子,让小家伙坐在车里,她推着。
  顾西洲在后面跟着。
  小家伙表现得极为高兴欢喜,“妈妈,要吃这个,还有这个。”
  一进超市卖吃的地方,小家伙便一副都想要买回家的模样。
  也是顾西洲不允许他吃一些垃圾食品的,念念有些时候带他进超市给他买,也得偷偷的。
  “好。”
  小家伙说要吃东西,苏卿卿便将那些都拿着放进了车里。
  也不管是什么食品,其实她自己也吃的,只是吃的少而已。
  顾西洲跟在后面,看着她拿那些食品,皱了皱眉,忍不住出声提醒,“苏苏,不要买这个,小东西吃了这个就不会想吃饭了。还有这个,他现在长身体,这个不好,可以给他买些牛奶,一些饼干坚果,水果都可以。”
  “爸爸讨厌,宁宁不会的。”小家伙在一旁不高兴了,然后又眼巴巴看着自己妈妈,“妈妈,这个这个,宁宁想吃。”
  苏卿卿起身把顾西洲的话听进去了,她也知道刚刚拿的那些东西就是一些没有什么营养的,吃多了还不好,而且顾西洲刚刚的话也说得对。
  苏卿卿只放了几样在推车里,其他的没要。
  小家伙噘着嘴,不高兴了。
  苏卿卿摸了摸小家伙脑袋,哄,“妈妈再给你买其他的,晚上给你蒸排骨,还有给你做鸡腿,好不好?妈妈做的水果沙拉也不错哦,你想不想尝尝?”
  这小家伙也是一个好哄的,听到那些吃的,那些零食买不买也没有那么重要的,他乖巧的点头,“好。”
  买完了零食后,便到了蔬菜区。
  苏卿卿也不知道小家伙爱吃什么,但刚刚说过要做的那些,她倒是买了。
  拿了那些后,又问小家伙,“还想吃什么?”
  小家伙也是嘴甜,“妈妈做的都喜欢。”
  苏卿卿也只是笑了笑。
  推车里东西已经很多了,小家伙也不好一直坐在里面,苏卿卿把他抱着放了下来。
  正好她还要挑点其他的东西,顾西洲就在一旁,可以看着小家伙。
  买水果那边的人挺多,苏卿卿怕等会她挑水果的时候不能顾及到小家伙,更怕等会人多了会碰到小家伙,“宝贝,你乖乖在这里别跑,妈妈去买水果。”
  顾西洲听到她对小家伙的称呼,心里特别的不平衡,很嫉妒。
  这小东西就仗着自己小,就在她面前撒娇卖萌的。
  “好,妈妈去吧。”
  苏卿卿过去了。
  顾西洲也不能把小家伙一个人放下跟着过去,必须得看着这小东西。
  “顾清宁。”
  “啊?”小家伙抬头看去,奶声奶气问,“爸爸,你叫我名字做什么呀?”
  “不许跟妈妈撒娇。”
  小家伙噘着嘴,“爸爸,你好讨厌哦。”
  “你说什么?”
  “爸爸讨厌。”
  说完了后,小家伙哼哼走开了。
  然后,看到生鲜区卖鱼的,他看着浴缸里那些鱼儿,来了兴趣,自己跑到鱼缸前看着。
  顾西洲有点想要揍崽崽。
  “想吃鱼吗?”苏卿卿正好挑完了水果过来。
  “妈妈,它们在喝水呢。”
  苏卿卿浅笑,“恩。”
  “妈妈,你买好了呀。”
  苏卿卿见小家伙盯着鱼缸里的鱼,以为他是想吃,问,“恩,想吃鱼吗?”
  小家伙可爱的模样,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苏卿卿也不问了,挑了一条鱼,让工作人员给宰杀了。
  该买的东西也全部都买了,排队买单,顾西洲站在前面。
  全程,苏卿卿就没有多看顾西洲一眼,跟他也是全无任何的交流。
  到他们的时候,顾西洲要付钱,苏卿卿先他一步,一把将他推开,自己付。
  碍于公共场合,顾西洲忍下,不和她争吵。
  把东西拿到车上了后,顾西洲是真的忍不住了,幽怨的抱怨声,“你要这样吗?吃饭你跟我抢着付钱,买东西还抢着付,就这么想跟我撇清关系?可是苏苏,你觉得我们撇得清关系吗?”
  苏卿卿又把刚刚买的东西从后备箱拿了下来,全部都放回到了推车里。
  随着,冷冷地看着他,“三年前,我们就已经离婚了,没有任何关系!你非要拿宁宁来和我扯关系的话,我只能说,你犯贱!顾先生,你,没有任何资格来跟我说什么,更没有任何资格来指责我怎么做事!”
  “你现在要想把宁宁带走来威胁我,随便!还有,我家不欢迎你,我希望你以后别以宁宁的名声,跑我家来,跟我纠缠不清!现在,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说完了后,苏卿卿又从包里拿出了一百块钱丢到了顾西洲脸上,“这是刚刚的车费!”
  顾西洲何时被人这般羞辱过。
  此刻,尊严被丢到了地上践踏着。
  如果是别人的话,他早就动手了,可这个人是她,他只感觉到心脏那处密密麻麻地疼着,一点一点撕扯着他,让他呼吸困难,快要窒息。
  小家伙看爸爸妈妈又吵了起来,话都不敢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苏卿卿则是冷冷地看着顾西洲,又说:“我现在回答你之前的话,我不信你的真心,就算我信了又如何?我也不需要你的真心,你的真心对于我来说,就像这地上的垃圾一样,让我感到无比恶心!”
  “顾西洲,都离婚了,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点脸吧,别做些让人恶心的事情!看在宁宁的份上,我不想对你动手,但我也警告你,你不要来挑战我的忍耐度!”
  把她逼急了,她绝不会客气。
  如今还可以和他这样和和气气站在一起,真的是因为宁宁。
  说完了后,苏卿卿一边推着推车,一只手拉着宁宁的手,往出口走去。
  顾西洲痛苦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她的话,像是一把刀,一点一点割着他的心,最后,遍体鳞伤,痛到失去知觉。

 文学

“妈妈。”出来后,小家伙,声音里都带着丝丝哭腔。
  苏卿卿低下头看着小家伙,“妈妈刚刚是不是太凶吓到你了?”
  小家伙摇摇头。
  苏卿卿蹲了下来,摸着小家伙的脑袋,“宝贝,妈妈不想骗你,妈妈和爸爸已经不在一起了,以后也不会在一起。但你,你不是野孩子,你永远都有爸爸妈妈,只是不像别的孩子一样,能够与爸爸妈妈一起住而已。”
  “妈妈,你为什么不能和爸爸在一起了呀?”
  苏卿卿无法对小家伙说那些事情,不想破坏小家伙心里父亲的形象。
  虽然,她是那样恨顾西洲的。
  “因为妈妈已经不喜欢爸爸了,所以,就得分开了。宝贝,你现在还小,不会明白,这个世间不是所有夫妻都会白头偕老走过一生的,有些人,半路上就走散了,而我和爸爸,就是半路上走散的。宝贝,你别怕,妈妈不会不要你,无论我和爸爸之间如何,你都是妈妈的小宝贝,明白吗?”
  听着这话,小家伙心里很是难过,就很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能在一起了?
  “妈妈,你真的不能和爸爸在一起了吗?”
  她不会再和顾西洲在一起了。
  无论顾西洲做什么,她都不会和顾西洲在一起。
  对顾西洲的爱,早就死了。
  她也不想欺骗小家伙,虽然他现在还很小,但她觉得,小家伙会明白的。
  “恩,妈妈不会和爸爸在一起了。”
  小家伙也很懂事,不再问这个,而是牵紧了自己妈妈的手,随着露出他甜甜的笑容,“妈妈,宁宁在你身边。”
  “恩。妈妈也会在小宝贝的身边,以后,会陪着你长大的。”
  顾西洲从车库开车过来的时候,便见她们母子俩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去。
  他也只能驱车跟上。
  从超市到她住的小区也很近,开车过来不到十分钟。
  顾西洲追上来的时候,她们俩也正好从出租车上下来,正准备要进楼。
  苏卿卿也看到他了,对于他追来,并不意外,因为宁宁还跟着她,她知道顾西洲不会让宁宁跟自己单独待在一起的。
  或许此刻,他就是要来把宁宁带走。
  “爸爸。”小家伙小声地喊了声。
  顾西洲则是走过来,去接她手里的几个袋子。
  苏卿卿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手,看他的眼神也是冷冰冰的。
  “东西很重,我帮你提,我说过,今晚我可以让宁宁跟你住,前提是,我吃完晚饭。”
  刚刚地下车库那些话,他可以当做没有听见,也可以当做她没有说过。
  就当她也需要发泄,把心里的恨意发泄出来了就好了。
  他想,有宁宁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如今她只是还在气头上而已,过了这段,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卿卿。”这时,一道温润的男声自身后响起。
  苏卿卿顺着声音望去。
  男人穿着黑色衣服,简简单单,模样俊美,气质清雅温润,他朝着她走过来,停在了她面前,“去超市了。”
  男人很自然的从苏卿卿的手里接过了袋子。
  苏卿卿恩了声,也没有拒绝,很自然地就给了他。
  顾西洲盯着喊她的男人,看他们这小小的很自然的动作,眼神不善,充满了防备之心,但心中也有被刺痛。
  “这是?”男人温润的笑容看着顾西洲以及小家伙。
  苏卿卿冷淡淡地回:“前夫,我的孩子,顾清宁。”
  男人依旧笑得温润,“原来是顾先生,你好,我是陆夜白。”
  “顾西洲!”看陆夜白的眼神充满了防备,他很不喜欢这个人。
  陆夜白倒也没有在意,又看着小家伙,“清宁小朋友,你好呀。”
  小家伙十分有礼貌,“叔叔好。”
  “好。”陆夜白笑,没有在意顾西洲在场,更没有询问顾西洲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卿卿带着小家伙朝大楼走去。
  气氛也是一度的诡异,和一度的和谐。
  进了电梯后。
  “你怎么来了?”苏卿卿问。
  “我给你店里打了电话,才知道出事了,给你打,你手机关机了,正好我在这边,就过来看看。”
  苏卿卿淡淡道:“手机没电了。”
  刚刚在超市付完钱后,就没电了,刚刚打车钱,都是给的现金。
  “卿卿,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陆夜白指店里发生的事情。
  “事情发生太突然了,我还以为你在兰城出差没回来,对了,你兰城的事情办完了?”
  两人在电梯里聊得很随意,完全就无视了顾西洲的存在。
  陆夜白笑,“想着你,就赶紧办完回来了。”
  苏卿卿:“正好,晚上留下来吃饭。”
  果然,听到这暧昧的话,顾西洲脸色都变了,特别是听到她留他吃饭,这让顾西洲更是难受,他们俩是什么关系?认识多久了?到哪一步了?
  “好啊,我可是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这几天在兰城,天天吃兰城的菜,我都腻了。”
  苏卿卿只是轻呵了声。
  正好,电梯到16楼。
  苏卿卿带着小家伙先出来,陆夜白跟在后面,顾西洲就完全像是一个外人一般,而他们,看起来才像是一家三口似的。
  苏卿卿带着小家伙先去开了门,打开门后,让小家伙先进屋,她则帮忙去接陆夜白手里的袋子。
  “不用,有些重,我怎么舍得让你提。”男人的声音温润,最后一句有些暧昧,“你这双手啊,我可宝贵心疼着。”
  对于他的话,苏卿卿似乎是习惯了,“那你把东西该放冰箱的放冰箱,不放冰箱的,你看着放柜子里。”
  “知道。”说着,他已经提着东西进屋了,那动作熟练的,不是第一次来她这里。
  苏卿卿也正要进屋关门,在后面的顾西洲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压低了声音,悲伤的眼神看着她,质问,“他是谁?你们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
  “你爱他,是吗?”
  他想知道,她是不是爱上这个陆夜白了。
  所以,面对着他道歉和恳求,丝毫不接受,也不愿原谅自己。
  苏卿卿冷冷地看着他,“与你无关!放手!”
  顾西洲像是明白了,自嘲地说:“你果真爱上他了,是吧?”
  陆夜白这个名字,他是听说过的,再看着他这张脸,他便更加确定了。
  陆夜白,二十九岁,南城人,陆家当今的掌权人。
  凭着他那张脸,他的身价,是许多女人想嫁的对象。
  苏卿卿如果爱上了他,一点也不意外。
  “顾西洲,我爱上谁,用不着和你说,不过你既然问了,那么我也明确告诉你,他是可以在我家过夜的男人,所以,听懂了吗?现在,可以放手,滚了吗!”
  苏卿卿这话也没有说假的,陆夜白的确可以在她家过夜的那种。
  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很亲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9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