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巨茎VIDE抽搐(紫黑巨粗强破瓜)最新章节列表

这边博物馆内除了展览区,还有仓库,提供专业人士的研究区,工作人员的办公区、文物修复区等等,大型博物馆该有的这里基本都有。

  就缺了什么历史民俗展示,这不是张楠的私人博物馆职责,本就是本地文化、文管、旅游部门该去操心的事。

  再说对于剡县传统民俗的展示,崇仁古镇那边就做得很好,还是活灵活现的,比博物馆展厅内布置出来、冷冰冰的展示要好的多。

  少了不少博物馆内即占地方,也为填充场面,免得展出区域太小而设的民俗区,这家单名一个“辰”字的博物馆内就都是满满的“干货”!

  为什么那么多专家喜欢来这研究,就因为这真的珍品多,且包罗万象,东方西方皆有,堪称藏品超级豪华丰富,很多藏品连国家博物都想着能借展。

  另类博物馆名,当然是张楠这个取名没创意的家伙定的,谁让他所有孩子的名字中都有这个字。

  这是他的私人地盘,除了地皮所有权归属国家,连房子加里边的东西,全是张楠个人所有!

  我想怎么取就怎么取,咋滴?

  一走进宽敞的大厅,能看到这非常高,三层打通,三面墙上是几幅巨大的地图壁画。

  让人将剡县自古以来最有代表性的几幅地图都绘制在上头,加上地图上的说明大字,参观者一眼就能对这片土地的历史变迁有个笼统的概念。

  藏品绝大多数与剡县无关,但作为一名剡县人,这个还是要宣传一下的。

  两套双排自动扶梯一左一右,参观者可上二楼,也可在一楼先参观,每一层都排出去长长一排的展厅,各凭喜好。

  通往二层的扶梯、楼梯、电梯还有不少,站大厅这边看不到而已。

  大门对面那堵墙前有块高出地板三十几公分的矮台子,上头罩了个结实的透明大玻璃罩,一边还有块不锈钢铭牌。

  张楠没急着进距离这最近的的青铜展厅,而是走到那个透明大玻璃柜前,看到里边是座钱山!

  货真价实的钱山,姜汶几人看了看铭牌上的说明,发现这堆钱山是在剡县本地出土的,基本上宋钱,基本上就是不怎么值钱的代名词。

  不值钱,连文管会都不会来说这些铜钱该归属国家。

  这会文管会下属的本地文物商店还在卖这类小玩意呢,就在越剧之家边上。

  张楠看了看这堆钱山,对边上人道:“这是在我们这北边一点,仙岩镇强口村一座小学旧址下挖出来的,放这还是王德贵的主意,那位是我们建筑集团下属的一名经理,德彪同志的哥哥。

  当时我就在现场,基本上都是宋钱,最晚是南宋末年,算上那些混着的泥巴有两吨多。

  生灵涂炭,它当时的主人估计死得惨呀,还全家族应该都死绝了!”

  宋代经济发达,而南宋末年生灵涂炭,大批带不走的钱财被逃难者临时埋于地下,希望将来有机会能回到家乡取出来。

  可惜,异族凶残,他们没机会了,不可能再回来,所以之后的历朝历代,这发现的宋代钱币窖藏特别多。

  前一段知识写在铭牌上,其中的体会,就看参观者们个人的理解能力了。

  刚才第一眼看到这座钱山时,姜汶几个还以为这一大堆放在这是有什么讲究,是不是聚财啥的。

  结果一看铭牌上的说明…

  好家伙,这位张先生还真是有个性!

  将钱山摆在大厅内就是张楠的决定,这样最显眼。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博物馆,可不能是只让参观者看稀奇、看文物的地方,还得有点教育功能不是。

  咱得有公益心。

  往左边走,第一个厅就是重器青铜厅,里边按照时间分,从夏商周器物至宋代时的仿制精品皆有,还都有出处说明。

  出处嘛,反正张楠不会说任何一样是自己挖的,重要那些全海外回流。

  这点真不是瞎说,真海外运回来的,张楠可以拍着胸口打包票!

  都让人花了不少心思,像从西秦省杨家村挖出来的那批西周青铜器窖藏,整整27件青铜器在展柜内一字排开,蔚为壮观!

  件件有铭文,加起来总共4022字,单一个逨盘上就有铭文372字,是解放以来华夏出土的西周青铜器中,铭文数量最多的,这就是一部青铜史书!

  为啥说解放后出土,不编成解放前出土、流落海外?

  如果这么干,那就如今华夏的法律就管不着了。

  这么干当然没多大问题,只要全华夏的文物专家集体眼瞎就成!

  生坑、熟坑,别人眼睛不瞎,睁眼说瞎话大多数时候并不妥当。

  一个逨盘,记载了那个神秘单氏家族8代祖先在西周时期的历史和贡献,还有从周文王到周宣王共12代王的世系及其政绩,盘子上都有记载。

  国之重器!

  张楠看布置的情况,很满意,保护得很不错,所有器物都经过了最专业的去锈处理与维护。

  至于客人们嘛,就是看个稀奇了。

  许琴看着这批青铜重器,对葛尤道:“以前在电视里看到过,这一整批文物不得了,能回到华夏,不容易!”

  “是呀,不容易!”

  张楠听到这话,跟着叹了句,而这会在身后的李攀峰脸上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能容易嘛?!

  当年跑个几千里,三更半夜到了地方,放哨的放哨,挖土的挖土,当搬运工得当苦力,连打仗时的反侦查手段都用上了。

  一堆东西在老板山庄的地下弹药库里放了好几年,为了能公开,又被迫当了次超级走私犯!

  那次就是自己带人回来负责行动,最后为了安全,都灭口了个别集团外的知情人!

  真不是容易的事呀!

  大量的青铜器与瓷器被妥善打包,装入一只只集装箱内,通过货运码头以出口货物的名义,海运出口至北美。

  到了那边,摇身一变洗白白,分门别类、分批成为“从走私集团和匿名私人藏家手里搞回来的宝贝”。

  之后就是再次光明正大的打包后,堂而皇之又通过海运、空运回到华夏。

  回流文物,上头都盖着海关的印鉴呢。

  别人搞走私,无论运进还是运出,那都是想着发财。

  老板这是自个贴了路费,还自己运出去,又完好无损得给搬回来!

  不容易呀!

  这么干的除了自家老板,估计那帮香烟走私犯有时候也玩这一套:中华烟运进又运出,只不过出去时是正规渠道出口,进来时悄悄走私。

  这会海外那些个超市的不少自动售烟机内,所有香烟零售价都是一美元,骆驼、三五、万宝路这些一个样,中华当然不可能搞特殊。

  你特殊,谁要?

  这就导致往华夏国内走私中华,居然很有钱赚!

  零售价一美元,到港价才多少?

  老板倒是好,正好倒过来玩,香烟走私犯拿回来那一道赚钱,而老板是在两头贴钱。

  上头一句话,下边人跑断腿,还得保证万无一失,说的就是这种。

  至于展柜内那些说明展牌上,为什么说这一大批珍贵的青铜重器是西秦出土?

  简单,这批青铜器可是“从文物走私集团手里搞来的”,这个出处是美国那边的一位神秘中间人说的。

  结果东西刚运回来,过了海关、回到剡县几天内,一帮子华夏顶级的青铜器专家们,就通过各种渠道来联系,想着到剡县展开相关研究。

  欢迎,只要是国内有名号的那些青铜器专家,来了都可以研究。

  咱这边还管三天的食宿,你跑过来自付来回的交通费就成,博物馆的所有人不差钱!

  什么,三天时间不够?

  没事,咱这边不赶人,也不会你进一次博物馆就收你一次门票钱,附近入住的酒店你自己负责消费就成,还是内部优惠价,不来贵你的。

  如果在馆内吃饭,食堂管中、晚饭,每餐一荤两素不收钱,饭和汤还管够!

  我这是博物馆,不是善堂,更不是冤大头,合作的酒店总得把成本费保住吧!

  当然,甬城博物馆的馆长,还留他的那几位学生除外,想住多久都成。

  如果只是农馆长一个人,或者带着其爱人来,都可以去南边庄园内的客楼住。

  主人家不在时,包括大观园内的整个院子都随便逛,就包括主楼、悬崖别墅在内的少数几座建筑不能进去罢了。

  专家前前后后来了不少,有几位还是曾经同张楠一起在蒙古高原并肩挖过坟、超远程遥控分析破大案的朋友。

  对这些老板的老朋友,博物馆接待处有份秘密名单,庄园是不让进的,但只要一道来的人别太多,三、四个的话,在剡县住上十天半月,还是会热情招待的。

  都是高手,滥竽充数的还真没,凑一块这一顿研究下来…

  神了!包括农博升在内的高人们,最后大胆给出分析推测,认为这批重器十有八九出自眉县杨家村!

  只是有对照资料、实物依据的,多年前,那个杨家村附近出现过不少类似的器物,还不止一次。

  对照、分析、研究、判断,真是帮高人。

  推测出的就是真相,一个张楠永远不会吐露出来的真相。

  可也因为是推测,只能说距离真相八九不离十,完全确定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不大可能抓到境内挖了这些重器,还能找到路子将它们运出海外的那帮盗墓贼。

  中间的走私犯你都查不出是谁,更别说抓获!

  至于国外的购买商,北美那边的中间人是不会告诉你的,而联邦调查局也不会管这事。

  至于通过张楠?

  你搞笑呢!

  通过中间人买回国之重器,买卖是绝对不可能将中间人卖了的,你问都别问,问就是自讨没趣。

  张楠那是有身份的,讲究人!

  除了自己掏钱搞“出口转内销”来的青铜重器,从香江花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也不少,比如同一展厅内的那个春秋早期子仲姜盘。

  巨大的盘子内,除了32字铭文,那11个能在盘底作360度旋转的小动物才叫经典!

  这么些年从香江买回来,至少能评个二级以上文物的青铜器,博物馆内就有一两百件。

  展厅里只是放了其中一部分,更多的是在这的仓库与山庄的地下室内。

  这些都可以正大光明说明来路,花钱买的,只不过没当冤大头而已。

  还有不少来自美国,通过《寻宝美利坚》节目搞来的,那档节目这会都还收视率不错,估计还能火个两三年。

  大范围搜罗,效率堪称联合收割机,只要是张楠看上的,基本就没搞不来的!

  从小鬼子那搞回来的也不少,像两面工艺精湛的金银错铜镜,真正的国内罕见,还是人家送的。

  但这青铜展厅一圈转下来,张楠脑子里有个比较郁闷的想法,苦笑着对姜汶三人道:“这些年从香江都买了估计能有两三百件青铜器,很多都还是那边的代理人帮着弄的,我自己事先都不怎么了解。

  那的青铜文物大部分都是改开后走私过去,我这是只要好东西基本都会买,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在保护华夏文物,还是在刺激走私和盗墓。”

  是呀,这问题有时候想起来,张楠自己都有些别扭。

  这话…

  别人不大好接。

  博物馆青铜展厅面积巨大,很多展品真是另全华夏的其它博物馆眼红!

  别的不说,单单春秋战国时期保存比较玩好的王剑,自家博物馆内的收藏数量,就超过其它任何一家博物馆!

  坟墓里挖出来的东西还是在博物馆放着比较好,除了些实在见不得人的,这一类器物,就让世人多看看吧。

 文学

青铜器有个好处,那就是只要处理保护得当,加上展出的环境过得去,可以真品布展。

  巨大的青铜第一展厅内所有展品皆为先秦,包括少数秦朝时期的物件,且没一件是复制品。

  青铜耐时间,两三千年都撑下来了,这会见见光问题不大。

  别去想这些加起来能值多少钱,就是个无价、没价格。再说既然会将它们放在这供人参观,张楠就没打算卖过!

  自己挖出来的那些于情于理不能卖,至于用真金白银买回来的,有部分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这些个出土没多少年的,也不会卖。

  虽是回流,过过海关,可都出自盗墓贼之手不是?

  解放前就流落海外,不管是强盗们抢走,还是商人们买走,在外都流传有序,又被自己搞回来的那些也不卖!

  不差钱,八辈子都不会差钱,我就摆着让大伙看。

  普通参观者基本是走马观花,张楠一帮人这会是看看,说说,这个厅就逛了能有个把小时。

  懂行的人逛博物馆,那还是得要有点体力的。

  青铜器第二展厅就在隔壁,这里边陈列的是汉代以后的青铜精品,规模比第一展厅小一截。

  规模不等是必然,青铜器具从汉代开始虽然还在用,但使用规模、范围在缩小,工艺也渐渐简化。

  对这些,张楠是珍品才会收藏,二厅的规模当然比不上隔壁第一厅。

  这个厅是没多久就转了一圈,张楠是看陈设的方式,三个客人是看热闹,至于其他人就是个陪同。

  这个里边有几样也是当初张楠亲手从土里取出来的,来自西川,宋仿精品。

  再隔壁是个专厅,门头上的字很有特色:光影。

  客人们好奇这里边是个啥,怎么起了个类似时髦照相馆的名字。

  查理兹-塞隆今儿个起得有些晚,这会倒是已经跑过来,正和许琴说着话。

  进门前,看到后者带着点疑惑的眼神瞄了眼门头,之前就清楚里边有什么的查莉笑着道:“这个厅听说刚布置好没多久,其实里边的还是青铜,进去就知道了。”

  一走进,好家伙,这里边就是个青铜镜的世界!

  各式各样的青铜镜,这年月还能在古玩圈子里大肆交易的物件,除非是金银错一类的极稀有品种,高档货也就千把人民币到头。

  这或许能算整个博物馆内最“廉价”的一个展区,可挡不住量大还精!

  “为了布置这个厅,博物馆的收购部门发动关系,扫荡了几个省的文物市场。

  在外头也是让人搜罗,这才凑了这个展厅需要的整5000面精品镜子…”

  张楠边走边看,侃侃而谈。

  布展就用了5000面,当初搜集的当然不止这个数,多出来的那些都分门别类,妥善存放在仓库内。

  这最早的一面铜镜是差不多能有4000年历史的七角星纹铜镜,就是看着一点不显眼,讲的是文物价值。

  商代的平行线纹、叶脉纹铜镜也各有一面,同样不显眼;

  至于西周时期铜镜,放了两面素面镜凑数。

  打头这五面镜子都不起眼,甚至还有点难看,可真费了外联、采购人员们不少力气。

  不起眼,丢在文物市场上估计不仅卖不上价,甚至还会无人问津。

  少,还要确定确切时代,那帮子文物贩子们可不大能看出它们的确切年代。

  为了避免展出后被来参观、研究的大佬们笑话,为这四面镜子,都有农馆长的一帮北方朋友的帮忙,不然还真凑不齐。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9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