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说的夹一下是什么意思:进入岳的黑森林

“喂,你刚刚不是好了吗,怎么又气起来了!”何樱感觉他又生气了,无语的很。
  也就是在她将全身的重量靠在门上思考他为什么生气的时候,门,从里面开了!
  “嗯。”叶奕闷哼了一声。
  因为何樱整个人直接砸到了他的身上,头还在他的胸口锤了一下!
  “啊!”何樱也捂着头,疼的在他的胸口拍了两下,怎么这么硬!
  叶奕抓住她拍打的手,扭头不理她。
  何樱见状想哄哄算了,就像自己,哄一下好像会高兴一点,于是就想把他的头扳正来。
  她想,但叶奕不想啊!于是就抵抗着。
  但是她手下的力道没控制好,卡擦一声,叶奕只是觉得眼前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赶紧松开了手,看着昏昏沉沉歪着脖子的叶奕,何樱欲哭无泪,她好像错得更大了!
  完了,不会扯到神经直接瘫了吧。
  她趁着还有点理智,立马查探了一下,还好,只是不小心将脖子扳歪了。
  于是她重新将手放回去,手上微微使力,又是卡擦一声,叶奕脖子是回来了,可是人直接晕了过去!
  “叶奕啊,你放心,我一直定会治好你的。”她又查了一遍没事之后,直接将叶奕抱到了床上。
  然后开始自我麻痹“叶奕啊,不是我的问题,谁叫你不依着我啊,睡一觉就好了,对吧。”
  但是她心下却是在想要不要直接用安眠药让他睡着好了,要不然醒过来她就完了!
  ……
  何樱一直忐忐忑忑的等到了晚上,他还是没醒,不放心的过去看了看,还好没断气!
  也就是这时国伟打电话来了。
  “喂,国伟老师,什么事情?”
  “韩益,你弟,晕过去了,快来看看吧,估计压迫到脑神经了!”
  “好,我马上来!”何樱挂掉电话,压下心中的担忧,又看了一眼叶奕的房间,沉着眼神出门了。
  “他在哪。”何樱一下车急奔急诊科,果然国伟在那里等着。
  “已经进手术室了。”国伟讲着带着何樱到了三楼。
  上午那个女孩子一直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踱步,脸上带着担忧,看样子应该无害。
  那个女孩想着当时的场景,觉得多少有点自己的原因,却不知道韩益这病迟早是要发作的。
  自己本来是在装病的,谁知道后面韩益突然反应过来了,很是气愤的拉了她一把。
  她是站起来了,但是叶奕倒在了地上!
  “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进手术室了?”何樱还是要吓一吓这个戏精的,敢骗她弟弟!
  “你!你!”她看着何樱的脸,眼睛更是大了几分。
  她前段时间不明原因昏迷了好多天的时候,梦见的可一直都是她!她!就是一个修罗!
  “你什么你,打我弟弟的主意,等我出来再找你算账!”何樱很是严肃的板着一张脸跟着国伟进了手术准备区。
  洗手的时候看着自己在镜子中的眼睛,瞭望台上的大眼睛跃然出现在脑海中,并与外面的女孩子重叠!
  她,是第一杀手:茶菊!
  “有意思!”何樱拿出在酒精里泡好的手臂,忍不住满含兴味的低声道。
  “何樱,讲啥呢,泡好了没有,走,穿手术服,老李他们已经在里面就位了!”国伟纳闷的很,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好!”何樱闻言立马沉下心来,心无杂物是一个持刀者的基本素养。
  当一切都准备好,手术室入口的门开启的时候,何樱只是看到了手术台上被层层手术单覆盖着的突起,根本看不到韩益的人。
  走近的时候,韩益的手术区域已经暴露好了。
  他一动不动的,看样子麻药的药效也已经发挥出来了。
  影像师,麻醉师,护士,国伟这个主刀医生,以及李超等加起来不下十人,全都围着这个手术台。
  谢崇也是里面的一个,他是来观摩学习的。
  “都让开,让何樱来!”
  国伟一声令下,所有人在保护手术清洁区域的同时变换了位置,给了何樱跟李超一个最合适的角度,现在就要靠何樱指导老李施针了。
  这次李超倒是默不作声了,何樱每讲一个穴道都快狠准的只顾着下针,一手针法很是了得,何樱看着隐隐兴奋起来,穴位报的也愈发快了些。
  整整一百多针,不到十分钟!还是隔着手术单!何樱看李超就跟看宝物一般!
  李超看着何樱那要吃了他的眼神,赶紧退居到了一边,很是不习惯这个手术衣,捂着身体热不说,还不是很合身,他忍不住抖了抖身体。
  舒服了点之后开始关注着手术的进度,他下完针的时候,国伟已经将脑实质暴露好了。
  何樱看着也要退到旁边的时候被国伟叫住了“小樱啊,你来。”
  他的声音很是正经,让何樱反倒不是很确定“我吗?”
  “就是你,赶紧过来。”说着他已经移到了助手位,也就是谢崇的位置,谢崇只能从助一移到了助二的位置。
  心下想着,这个何樱会不会上来呢,这可是真人,跟小白鼠可不一样啊,而且还是她弟弟!
  “我试试吧。”何樱开始走向主刀位置,她的内心也是十分忐忑的,这可是她人生第一次真正的站在手术台前,也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她竟然敢去!所有人都忍不住惊讶于何樱的勇气,谢崇更是隐隐佩服!
  主任好多次叫他上手简单的手术他都有点慌,这可是神外的手术啊!也就国伟这个外科变态可以做到了!
  然而,何樱看着暴露的脑实质时才知道想跟做完全是两回事,躺在台上的不是别人,那是韩益啊,他曾说:你永远是我的家人!
  但凡她出一点差错,她终将会悔恨终生的!
  她的犹豫让众人看热闹的心提了起来,手术可不是能犹豫的事情啊,果然还是经验太少了,胆子也不够。
  何樱几番挣扎,最后闭上了眼睛,告诉自己,他不是韩益,他只是一个病人,即便再亲的人,生死之际,想的应该是如何采取最佳方案,而不是瞻前顾后延误病情!
  而且,你不能让国伟老师以及李超老师失望,要不然以后如何做他们的徒弟!
  ……
  在所有人都以为何樱不行的时候。
  她睁开了眼睛,此时她的眼前只剩下了脑实质下面的瘤体,尽管她还没有将脑实质分开!
  但是,这就是她的优势!也是,她的外挂!
  快速的找到瘤体,沉着冷静的分离,包括压迫神经、血管的地方也处理的非常的到位。
  操作考试的时候谢崇跟几个本院医生也是在的,他看着竟是比之前操作考试的时候还要流畅一些!而且都进行到一半了,韩益并没有任何的不适感,她下手的速度也如李超老师下针的速度一般,流畅而迅速。
  她的目光坚定不移,仿佛整个手术室只有她一人一般!
  谢崇只能在心里咆哮,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可以这么的大!
  国伟看着暗暗点头,何樱的心里素质以及技术操作都是上等,假以时日必定会超过所有人!
  他见时机差不多,将一把镊子递过去,何樱却是半天都没有接!他忍不住提醒“小樱?小樱?”
  而何樱没有回应,终止在一个画面,仿佛被冻结在了那里。
  同一时间,整个手术室也被冻结了!

 文学

“你为什么躺在这里呢,起来吧,起来吧,外面有个姑娘在等你呢,起来吧。”
  何樱此时浑身不能动弹,但是可以听到一个魅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可是声音的聚焦点不是她!
  而是韩益!
  因为她看到韩益的手动了!而且在剧烈的抖动!
  何樱急得额头冒出了细汗,可是她不能动,只能看着!
  看着韩益瘤体旁边的大脑中动脉慢慢的渗出红色的液体来,然后将瘤体淹没,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不知道是何樱看的太过入神,还是血的颜色太红,她的眼睛变成了红色!随即手中的瘤体分离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根黑色的长鞭!
  手动,长鞭划过手术室的空旷区,与空气摩擦,空间撕裂的感觉传来,场上只剩下了何樱,韩益,还有一个穿着火辣的紫衣女鬼!
  女鬼身穿黑色开衩长裙,雪白的长腿裸露在空气中,裙子是抹胸的,领口很低,双边的锁骨突显,线条流畅无比,樱桃小嘴上很是艳丽的红色,眼睛画着暗黑风格的眼妆,有点偏向于干枯玫瑰。
  她从地上爬起来“呵呵”的笑了两声,将纤细的胳膊抬起,食指在自己的嘴唇上点了两下,看着旁边的韩益眼寒秋波。
  眼前的女鬼性感艳丽无比!俨然就是一个艳鬼!
  她还记得衣蓝臣说过,百年无貌,千年的虽有容,但是面目狰狞,这个艳鬼容貌如此的精致,难不成是万年的不成!
  该死的衣蓝臣,话不讲完!
  再一看。
  韩益靠她极近,飘在空中,可见根本不是韩益的实体,这,是艳鬼制造的空间!
  接送到艳鬼的信号,他便徐徐的向何樱靠近,何樱直接躲开了,然后看见韩益手中拿着一根长棍!
  那棍子是灰白色的,以白调为主,可能用了很久了,隐隐泛着些光泽,远端有着一大一小两个突起,至于长度嘛,让何樱不自觉的想到了艳鬼修长的美腿。
  再一细看,是的,那棍子便是一截人的腿骨!股骨!
  骨头,何樱最是熟悉不过了。
  那截骨头为什么会拿在韩益的手上就不知道了。
  “嗯哼,呵呵呵…..”艳鬼在旁边摇曳了一下身姿,如风过柳絮一般,柔弱无骨的很。
  她的樱桃小嘴里面又发出了魅惑的声音,韩益的身子一顿,速度明显的快了很多,这次,那根骨棍直冲着何樱。
  何樱只能躲避,因为她根本不懂得如何压制,如何反手为攻。
  她尝试着绕到他的后面,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同时靠近韩益,必须先将他控制住才能对付那个艳鬼!
  眼看手就要摸到韩益的肩膀了,他却如背后长了眼睛一般,迅速的转过了身,那截腿骨直接打在了何樱的小腹之上。
  她后退了几步,只是觉得自己的小肠在痉挛着,然后那感觉通过神经传达到皮肤,跟上次西祈攻击她的时候,一样的痛楚!
  低头,小腹上隐隐泛着黑气。
  “就你,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重生的小鬼,万年了,将这个人吃掉我就可以成人了!”
  韩益一副男人的身躯,传出来了非常魅惑的声音。
  何樱忍者疼痛仔细看了一下那边的艳鬼,依旧飘在空中气定神闲,风姿优雅。
  只是眼神无神了些。
  “卑鄙!鬼终究是鬼,恶鬼永远无法超度!”何樱转头看着眼前已经被艳鬼附身的韩益。
  她没想到竟然连别人的魂魄也能被附体!
  如此,她接下来也会变得异常的艰难,想要伤了艳鬼,就必须对韩益下手,那韩裔的魂魄……
  “卑鄙!比起万年前那些人对我做的,我已经够仁慈了。”说着艳鬼想到了什么,眼睛中的留白都少了些,黑色的眼球迸发出无边的怒火。
  那种眼神出现在韩益的身上,何樱看着膈应!
  “你为什么不找他们,韩益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何樱将手上的东西抓紧了点。
  心下却是错愕,她手上为什么会有东西!
  余光查视之后,心下了然,原来她可以召唤出冥鞭!
  估计这是一个突破口!
  “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何必浪费时间。”艳鬼觉得万年来她太过于孤寂了,她想成为一个人,去交朋友,去拥有一段真正的爱情!
  万年前,阎王,也就是那个大能,说她怨念太深,必须留在冥池净化!
  所以她逃了,她来到了阳间,她吸干了所有人的阳气。
  其中就包括那些猥亵她,囚禁她,甚至将她剥皮拆骨的达官贵人!
  仇报了,可是她一丝的释怀感都没有,她看着自己被丢在深坑的四肢,凌乱无比,已经辨认不出是自己身体的哪一个部分了。
  她的仇恨不但没有因此消减,反而成了汪洋大海,绵延不绝!
  万年来,她追着那些人的投胎之处,将他们永远扼杀在了命运的开始处!
  后来她发现鬼也会衰老,法力得不到补充,便会消散,甚至被别的恶鬼吞食!
  怎么可以!那些人的惩罚还不够,她要让他们生生世世都无法做人!
  所以她开始吸食年轻俊美的人的魂魄,尤其是男子的,简直对她大有裨益。
  于是在无数的人命之下,成就了今天的艳鬼!
  “这就是你做恶阳间的理由?”看着眼前不断闪过的画面,何樱闭上了眼睛。
  果然是在她制造的空间里!
  艳鬼也许一开始是因为不甘心,但是后来她已经有了贪念了!
  她的心已经变得跟她的仇人一样了!
  不过,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心下一紧,右手四指收拢,冥鞭顺势甩出,只是方向不是朝着叶奕的,而是艳鬼本驱!
  艳鬼见状脸上平静的神色产生了波动,手中的骨棍直接飞扔出去,直接将冥鞭打偏了!
  她质疑道“你手上的到底是什么鞭子?”
  此时也才注意到何樱手中的鞭子。
  “这是鬼帝的冥鞭?为什么会在你的手里!”
  何樱没有回她,因为韩益耽误不起时间。
  不得已再次出手,使动冥鞭向韩益袭去,冥鞭也很是给力,仿佛能洞察何樱的想法。
  位于韩益身体里面的艳鬼下意识的躲避,结果冥鞭却是半路回旋,再次对着艳鬼的本躯!
  艳鬼咬牙,看着何樱的眼神变了,好一招声东击西!
  她不得已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然后才得以躲过何樱的一鞭。
  韩益又回到了空灵状态,安安静静的漂于空中。
  用冥鞭将韩益拉扯回来,何樱这才松了一口气。
  趁着艳鬼还没有完全回体,何樱快速跃起左手一掌打去。
  艳鬼迫不得已以掌迎接,她后退了几步,嘴角流出了黑血!
  但是还没有完,何樱右手的冥鞭此时虽然是折着的,长度只有伸展时的一半,可是威力一样的巨大!
  只见折着的冥鞭直接朝她的头打过来,她直接跪在了地上,全身的法力也有一些外溢。
  这一下,散去了她三成的功力!
  抬手将骨棍召回,直奔何樱的面门而去!
  趁着何樱闪躲的时候逃走了。
  虚空散去,还带着一些女性无比魅惑的声音的回响。
  何樱回到了手术室,所有人也有了细微的动作,看着手术野中不断冒出来的血珠,全是惊恐的神色。
  国伟快速的递过一把止血钳,将血吸尽,何樱则是用止血钳快速止血后进行缝合。
  忍着小腹的疼痛将最后一点瘤体剥离,何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他打算关颅的时候脚下晃了晃。
  “我来吧。”国伟看她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便与何樱换了位置。
  何樱也知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出来脱了手术服后便在外面的长凳子上等着。
  凳子很凉,但是却可以分散一点疼痛!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9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