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长春45老熟女|全是肉的高H短篇

王野温柔地坐在床边,抚摸着她精致的面容,思绪百转,似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时,她也仅是个小女孩,却甘愿承受记忆消泯的痛,化作乞儿,刻意接近王腾。

  她成功了,王腾甘愿为他付出一切。

  他亦快成功了,可她却遇到变故,意识接近于无。

  “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救醒,也一定会将你带入上层世界。”王野轻声自语,言辞格外坚定。

  王腾这边亦未闲着,受某种特殊力量的影响,他虽在归途中遇到部分之前散布出去的护卫,却无法带入此间。

  幸好,吞噬了沐婉云大部分记忆的护卫早先便被其收入域中,得以带了进来。

  此刻,他正仔细翻看零碎的记忆碎片,祈求能够获得蛛丝马迹的讯息。

  沐婉云的记忆很奇怪,十四岁前全是一片空白,十四岁后的记忆亦断断续续,大多与他有联系。

  其中的关键点——沐婉云是否参与了害他,他没能找到半点讯息。

  不过,从沐婉云之前的表现,他猜测其大概率参与了此事。

  “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王腾自语。

  在被押入囚牢途中,他见到众多和自己一样的受害者,他已来到敌人的大本营。

  从这里获知谁才是罪魁祸首并不是困难的事,最困难的是如何死境求生。

  脑中的莫名精神链接越来越弱,他仰头看着天空,期盼着将军没有出事。

  外界,巴克斯与奥尔一行亦抵达翠和街与如意巷的交叉口。

  双方彼此戒备着。

  弥忒斯上前介绍,双方才放开警戒。

  “巴克斯导师,你能定位到王腾的具体位置吗?”

  经过最开始的痛苦与悲伤,弥忒斯渐渐缓和过来,神色中多了些许坚定:

  “我怀疑他们出城了,我看见丝缕未来碎片,那里迷雾浓重,有无形的诡异之物在丛林尖啸;寒鸦在远处徘徊,似有越不过的屏障,巨大的峡谷将世界分成两半,一边诡异而绯红,一边是从未见过的清澈蔚蓝。”

  “王腾此时,怕已身处迷雾之森中。”

  她说着,眼眶又慢慢泛红,伊芙琳温柔地将他拥入怀中,轻敲她的后背,小声安慰着。

  “我虽无法定位他的具体位置,但可以确定,他还在城中。”巴克斯将围拢在周围的寒鸦散去,巡逻四周,继续道:

  “况且城门紧闭,他们也出不去。”

  “城门紧闭。”奥尔重复。

  他的血脉阵法无法具体锚定王腾,似乎出了如意巷,王腾的位置便被某种能量彻底抹去了一般,没有丝毫痕迹,唯一能确定的是,他还活着。

  “那神秘人,会不会带着奥格威等人出城而去?”

  “我曾和王腾一同跟踪过几个黑衣人,并从其手中救下一个叫罗伯特的人。”弥忒斯啜泣着开口:“王腾和我说过,无论那个人所进行的是否是狼巫仪式,其目的地,很大可能会在迷雾之森中。”

  “明天城门会短暂开放,城外的人要进来,城内的许多人也要出去。”巴克斯咀嚼着这个情报,跟奥尔等人共享了他所知道的一些东西:“圣教的守夜人、均衡教派的见证者及部分十字军会出城。”

  “王腾作过假设,幕后主使绝不会是圣教的人。”

  “庞贝家族与十字军有些渊源,这行人也不会是十字军的人。”阿尔弥特斯自语。

  之前的几人已经死亡,她手下的庞贝小队虽然搜集了部分灵魂碎片,却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她清冷的面庞上,不自觉地带了些焦急之意。

  “在琥珀街,围攻屋子的那几人中,有一人似乎便是均衡教派的见证者。”奥尔沉思片刻,又道:“或许,我们要再召集些人手,待明日城门开放,着重注意均衡教派的队伍。”

  语毕,一行人纷纷散去,阿尔弥特斯带了部分关于无根之火的线索回内城复命,同时,也想通过家族的力量,为明日的围捕再添些保障。

  巴克斯去了巫师之塔,他决定动用自己的家族力量—一直充当巫师之塔信标的寒鸦作侦查。

  奥尔则回了丁香街,临到门口,又让伊芙琳带着弥忒斯先回家,他则转身走向琥珀街。

  此刻,夜已极深,道旁的巨大树影随风微动,张牙舞爪的枝条如同某种魅影。

  这条路他熟悉,王汉中没死——王汉中没假死脱身之前,他们时常从这条路经过。

  他依旧记得王汉中的话:

  “任何一个正常人,见到徘徊地带科技与魔法并存,秩序与诡异共生的场景,都会生出怪异感和割裂感。”

  “这里并非久存之地。”

  “旧日的能量潮汐丰富了主世界的空间等级,无数次空间由此而生,对蓝星本身而言,这本是件好事。”

  “可,宇宙本是一片森林,一片黑暗寂静的森林。”

  “蓝星的能量潮汐如同一个火炬、一片归墟,将全宇宙的目光聚集于此,无数神祇、诡异以及旧日遗种蜂拥而至,侵蚀、占据着蓝星。”

  “历经旷日持久的大战,蓝星勉强守住主空间,可却再无余力向次级空间扫荡,在双方心照不宣的默契下,徘徊地带得以成形。”

  “你需知道,如此程度的能量潮汐,数个宇宙纪都难出现一次,不会轻易停歇,蓝星的主空间在生长,次空间亦渐渐无穷无尽。”

  “作为最初的过度空间,徘徊地带的空间在被无限压缩,而随着各自空间的规则逐渐完善,徘徊地带终将消失殆尽。”

  “便如你我,我们这一代人,尚从父辈口中听过高楼大厦、数字网络、生物氧气等这一类的词汇。”

  “可若你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很多新生儿,已经不需要氧气了,甚至,氧气对他们而言,宛若毒气。”

  “你可以想象,若等各个空间彻底成型,这些被主空间抛弃,又没能融入次空间的徘徊地带的人们,将会有怎样的下场。”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奥尔在心中默念了几遍。

  他来自巨锤家族,一个在蓝星能量潮汐初期便沟通未知存在,觉醒血脉之力的家族。

  他运气尚可。

  他的祖辈,在与诡异战斗时,不慎跌落至此,先祖多年来一直寻找归去的途径,近期更是召回各方家族成员,似是已经有了眉目。

  如同十字军、巫师之塔、机械先锋、圣教……很多大家族与大势力都在准备离开,也都能离开。

  可如奥格威、洛克这一类的平凡人,他们的未来又在哪?

  每思及此,奥尔的心中总会阵阵刺痛,很多人会死,很多人会被新生的世界淹没。

  他甚至会抱怨,王汉中怎么能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三个尚未成年孩子留在这毫无希望的地方。

  街上的树木渐少,钢筋水泥与铆钉、钢板混合而成的、如同垃圾堆般的建筑渐渐多了起来。

  琥珀街到了。

  “或许,他早就猜到了,用淬体决将我拴在这,用无根之火的原本,绑架庞贝家族救他的孩子。”

  奥尔深吸了一口气,步入街道,缓缓敲开那扇许久没敲,但之前经常会敲的门。

  开门的洛克,脸上像涂了煤灰般邋遢而肮脏,头发如同鸡窝般,一坨一坨的。

  他的面色极不好,即便见到奥尔,亦是强颜欢笑。

  “奥尔叔叔,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你出来一趟。”奥尔面色严肃,站在门口,没有进屋。

  “好……好的。”洛克朝屋里看了一眼,轻轻合上门,跟着奥尔下楼。

  来到街上,奥尔见洛克有些心神不宁,遂尽量让自己的面色不是那么严肃,轻声开口:

  “洛克,我看你面色不好,是在倾倒场遇到什么事吗?”

  “没……没有。”洛克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复着,少顷,又道:“洛克叔叔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他的心在噗通狂跳,他虽叫奥尔叔叔,实际上,奥尔算是他工作的直系上司。

  王腾需要换房子的要求给了他很大的压力,然而单纯倾倒场的工作并不能完全满足这种需求,他必须有更多的赚钱途径。

  他新找了一个副业,而这个副业,与倾倒场的工作有些关系。

  他害怕奥尔察觉这件事,好在奥尔接下来的话打消了他的疑虑。

  “今年是暮月五十八年,再过八天,便是狂欢日,狂欢日后,便是暮月五十九年了。”

  奥尔没有直接回答洛克的话,兀自坐在街边长椅上,示意洛克坐下。

  “洛克啊,你知道暮月城的来历吗?”

  “听闻暮月城最开始时是一座上古遗留下来的破碎之城”洛克屡微思索:“先辈们在这个废墟上建立了暮月城的雏形,几代人共同建设,暮月城才有了今天这个局面。”

  “那你可知道,那座被遗留的破碎之城又是从何而来?”

  “抱歉,奥尔叔叔,我没有阅读过任何有关那座城的书本史料。”洛克的声音有些敷衍,神情稍显不安,似在质疑奥尔,为何深夜寻他,竟说这些无聊的东西。

  他此刻迫切的想要回家,才回家几天的王腾今夜又不见了踪影,况且此时是深夜时分,他明日还要上班。

  他曾经当然也是个历史爱好者,可此时,他负担着一整个家庭的生计与未来,实在没时间为这种无聊的事通宵达旦。

  “洛克,你知道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奥尔看出他的浮躁,索性不再兜圈子。

  “我父亲啊。”洛克突然抬起头,看了奥尔一眼,又道:“我父亲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曾去过一个玄黑色的、富丽堂皇的城堡,再大一些,似乎也呆过某个亭台楼阁、曲径水榭的的院落,而后,才在琥珀街生活。”

  “虽然很多记忆模糊不清,但我想,我父亲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言及于此,洛克稍稍提起了兴趣:

  “曾经,我父亲似乎与奥尔叔叔交往甚密,奥尔叔叔今晚找我,是想和我说我父亲的事吗?”

  “洛克,你相信吗?你父亲或许没死。”

  “怎么可能!”洛克咻地站起身来,神情微微有些激动。

  “我记得清清楚楚,那时我在杜郎文学院上课,焦急地赶回家中,他已经没气了。”

  “他的脑袋有个巨大的洞,猩红伴着乳白不停流淌,奥格威和海拉哭得死去活来,是我用草席卷着他,半拖半扛地将他带到城外的红枫林里,是我亲手埋的他!”

  “你先别激动,你不了解你父亲的过去。”奥尔试图安抚洛克的情绪:“你父亲来自华国,他们传承的超凡能力中,有许多不可思议之能。”

  “这只是一个猜测,我个人的一种猜测,你完全可以不必在意。”奥尔深吸一口气,又道:“今年的绯月,或许也将是暮月城的最后一个绯月。”

  “过了今年,暮月城或许便不复存在了,很多人在逃亡,洛克,我这次前来,是想看看你的选择。”

  “我的选择?”洛克尽量平复情绪,颇有些疑惑:“奥尔叔叔,我不太清楚,没了绯月,虽然超凡能力会随着消失,可相应的,亦少了未知诡异的入侵,对我这样的人来说,这本是件好事,我为什么要逃呢,我又要选择什么呢?”

  “洛克,你不知道,与绯月一同消失的,或许还有这片我们赖以生存的徘徊地带。“

  “你的选择很简单,你父亲给你留了两条路,一是跟随你大伯,我不太清楚他会有什么逃亡途径。”

  “二是选择跟随你母亲的家族—他们是德克鲁帝国的贵族,有极大可能前往天际线内,也有可能直接前往上层世界。”

  “上层世界?就是倾倒场之上的那个上层世界吗?”洛克开始思索奥尔所说的话,他能察觉,这是一件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

  可很多事情他没理清,一时不知如何抉择。

  “那里并非上层世界,而是一座被夹在次空间中的、一座相对晚上的上层世界旧城。”

  “这些你之后都会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作出决定,要跟谁?”

  “奥尔叔叔,这些事,我之前从未接触过。”洛克斟酌着开口:“我需要些时间,我想和海拉、奥格威他们商量下,明后天再给您答复可以吗?”

  “嗯。”奥尔应声,起身离去。

  他本想跟洛克说些关于奥格威的事,又不想再给他压力,遂没有开口。

  离开街巷,他直接回返内城,却是向巨锤家族走去。

  却说洛克,回了屋内,海拉还在坐着,情绪有些低落,眼周微微可见淡淡的黑眼圈,见洛克回屋,没头没尾地道了一句。

  “洛克,我们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吧?”

  “不用多想,奥……腾或许是有事情耽搁了。”他细声安慰海拉,想了想,还是挑了些奥尔讲述的重点,跟海拉复述了一遍。

  海拉听了,也没有快速做出决策,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却都在想等着王腾一起再作决定。

  而后又各自睡去,却也只是躺在床上,彻夜未眠。

  与他们一同彻夜未眠的,还有王腾。

  地下室的幽暗环境有种天然的压抑氛围。

  王腾的生命力已经不多了。

  域中极其黯淡的迷雾之体在缓慢恢复,他身上巨大而狰狞的伤口也在缓慢恢复。

  但能量是守恒的,这种恢复力并非凭空而起,两者都在吞噬他的生命力。

  此刻,王腾只觉睁眼亦是一件困难的事。

  他在默数着时间,生怕自己睡着,他怕自己一睡着,便真的彻底成了一具尸体。

  “五点三十二……”

  “五点三十三……”

  ……

  时间滴滴答答,每分钟都是煎熬。

  六点时,地下室有了动静,三个穿着粗布麻衣的人打开地牢大门,找了个半鼓的麻袋,将王腾装了进去。

  王腾看清了几人的脸,一个欧布里白人,两个亚细亚汉人。

  进了口袋,借着微弱的光芒,他看清袋子之中装的,是不足半袋麦麸。

  “这是要干什么?”他尚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人用破布堵住了嘴,又拿了一个带着管子的未知装置堵在他的鼻子上。

  而后,便是永恒无尽的黑暗,隔了一会,他感觉自己被抬起,放在了一辆马车上,颠颠簸簸地前往未知的方向。

 文学

暮月城的昼夜并不分明,白昼没有那么亮,夜也没有那么黑。

  机械大厦的钟声嗡嗡,早晨六点的天色依旧晦暗。

  怀特·克鲁尔早早起身,在侍从的服侍下整理好仪容,乘着马车来到暮月城唯一的城门塔楼上。

  作为暮月城的主要缔造者和实际拥有者,他是个胸怀大志的人。

  他当然也想离开徘徊地带,却与其他人的想法不太一致。

  上层世界与次级维度之间的壁垒作为主空间壁垒,穿行代价巨大无比,而且注定只有少数精英能够通行。

  可即便进入上层世界,又能怎么样呢?

  有句话说,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作为一个久居上位者,他不愿返回上层世界,从头开始。

  如此看来,天际线内便是个很好的选择。

  作为不断生长的次级空间,天际线以内本质上与徘徊地带这个过渡之地没有太多区别。

  甚至,天际线外的巨大钢铁城墙与不息巡逻的巨型机械守卫、飞行器本身便是在堵两个空间之间的次元壁缺口,防止徘徊地带的诡异物进入。

  那里极尽广袤,拥有大片的空地,听闻其空间深处,更能偶尔连通无数纪元之前的未知维度,拥有无限可能。

  而他治下,不算周边城镇,仅暮月城,便有近四十余万人,加上周围的村镇,约摸有六十余万人。

  待那些不服管教、危险无比的‘门阀’们离去,这些人便全是他的基业,是他在新世界一展野望的基业。

  所以,他很积极。

  今日更是极早起来,亲自前来城门口,迎接城外的人入城。

  天色还在晦涩难明,眼前的环境却更明亮些。

  一束束火把、魔能浮灯沿着道路,由城门口一直衍生到无限远的地方,形成一条炙白夹杂暗黄的灯光长龙。

  无数马匹、人力车及机械车辆装载着大袋大袋的谷物粮食缓缓行来。

  随行的孩子们活泼好动,叽叽喳喳,有机敏者老早就做好糖果点心等物,沿街售卖……

  大人们也在相互攀谈,或是一阵唏嘘,或是表达对暮月城的向往与怀念,或是就地交易货物,准备在暮月城中安家落户……整个城门显得热情而喧嚣。

  怀特·克鲁尔依照惯例在墙头致辞,大抵表达了对这些外城人的感恩及赞许,又憧憬了些未来的美好,遂命令城防官打开城门,登记放行。

  积攒了一年的粮食短时间内无法快速消耗,进城的外城人们,便纷纷在城门口的凯旋大道上就地叫卖自己的粮食作物。

  城里人也见怪不怪,很快有人围拢上去谈价。

  王野的人亦来了,转挑大宗农产品下手,商量妥当,便带着马车出城运货。

  即便有心人仔细观察,也难以察觉,他们运的货物与一般货物有何区别。

  这些有心人,便包含了巴克斯的寒鸦、奥尔的‘老鼠’、阿尔弥特斯的庞贝卫队及答应帮忙的十字军小队。

  他们的重心更多放在了均衡教派的出城队伍上,理所当然地一无所获。

  如此怪异场景,甚至引起了怀特·克鲁尔的注意,他令人问询,第一次听闻了王腾的名字。

  藏在阴影下的偷天换日,王腾一行被顺利运出城去,沿着暮月大道,向木林克斯村进发。

  行至中途,浩浩汤汤的大队伍又分散开来,走上不同的岔道。

  王腾等人随着其中一个小队,顺着山野小道往暮月城方向回返了一段路程,岔入迷雾之森的方向。

  暮月城门,巴克斯生出某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他稍稍思索,决定将目光放远。

  运用先祖留存的信物,沟通暮月城外,盘旋于山林旷野上空的寒鸦群监视地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八点多,呆在城门外的巴克斯得到寒鸦传讯,在猎鹰峡谷旁的隘口处,见到可疑行迹,进了迷雾之森。

  巴克斯猜测这行人大概率是王腾等人,可若此刻再前往追击,已经来不及了。

  他遂离了城门口,与奥尔等人交换了情报,回城寻找对策。

  却说猎鹰峡谷旁,王腾总算重见天日。

  从大麻袋中钻了出来,嘴上用以呼吸的特殊装置被人暴力拆除,一麻袋一麻袋用以伪装的谷物麦麸被从悬崖掀了下去,沿着瀑布,沉入深不见底的水潭。

  王腾看见周围多了许多人,其中许多似曾相识,他似乎见过,人群中,还有罗布特、达尔斯特等人。

  护卫拿来新的刑具,类似于古早传说中的锁链手铐脚铐,将众人锁了起来。

  被锁住的人无不面色阴沉,对未来无望。

  这本是个绝望的场景,王腾却有种获救感。

  他联系上将军了。

  弥漫迷雾森林的绯红薄雾似是某种介质,极大强化了无法言知的精神连接。

  他得知,将军与其护卫被困在某个极远的地方,无法迅速赶来,但远远不断的、积累良久的信仰之力却依托这种精神连接飞速传了过来。

  域中,之前被他主动散去的、由迷雾组成的绯红之体在飞速恢复,古朴石台在缓缓变大,多余的信仰之力在石台中心凝聚,形成个半透明的、五彩斑斓的棱形晶体。

  他那神乎其神的恢复力亦得到极大提升,他身上的巨大伤痕在飞速愈合。

  罗布特朝这边看了一眼,王腾目光与其对视,示意其靠近自己,并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也不知罗伯特能否看懂。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9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