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深粗大紧舒服岳

“比如我……我是男的吧?”

    “嗯,怎么?”

    “但实际上我是个心理跨性别者,你得把我当女的看。”

    “那你怎么还穿男装?”

    “我异装癖!”

    “那你怎么还有女朋友?”

    “我蕾丝边啊!”

    他拍拍胸脯,道:“我还是个男的,还穿男装,还交女朋友,什么都没变但叠加了三层BUFF,这就叫因势利导、民意代表。”

    “哇!”

    几个小伙伴情不自禁的拍起手来,捏脚的技师听不懂,也很给面子的表示仰慕。

    洒洒水啦!

    庄周吹完牛逼,翻个身,摸出手机开始刷抖音。

    他以前不玩抖音的,工作需要才下载了一个,虽然现在不工作了,习惯却保留下来,真的能打发时间。

    在这个“潘嘎遍地走,爽子不如狗”的年代,短视频、直播和自媒体就是风口浪尖上的猪,谁都可以起飞。

    正刷着,另几人捏完脚,招呼道:“老庄,上楼啊?”

    “我不去了,一会回去。”

    “别啊,晚上还有活动呢!”

    “真有事,相亲的约看电影,你们去吧。”

    “靠,你年纪轻轻的可别英年早婚啊!”

    几人都是庄周的狐朋狗友,小有家财,游手好闲,都有一个共同点:学习不好,又不想去大城市打拼,甘愿留在家乡生活。

    庄周是从大城市回来的,但打死不承认和他们一样。

    他在京城念的大学,传媒专业,听说老师姓许。

    毕业后进了一家网络公司当策划,专门给那些明星、影视剧、企业等做营销和公关的。不是水军,是在水军的上游。

    这种活,越干越没良心。他混了几年赶上老爸老妈离婚,留给自己三套房子、一个生鲜超市,遂辞职回乡。

    他认真想过,如果事业顺风顺水,大概30岁就会攒够首付,在河北边上买一套房,每月苦逼的还贷款,被相亲角的大妈嘲讽,牟足了劲才能结婚,生了只十二脚吞金兽,为学区发愁,和老婆吵架,一晃人到中年,没头发,最大的愿望就是这月多买一包烟……

    想想就太刺激了!

    在大城市,自己内卷;在家乡,可以躺成咸鱼。

    所以庄周又躺了好一会,才爬起来闪人。

    到楼下不用结账,外面哗哗哗大雨倾盆,从白天一直下到现在,把夏天的暑气冲散不少。他猫着腰,一溜小跑钻进自己车里。

    车子不贵,落地十几万的SUV。

    晚上六点,正是晚高峰,但在这座小县城畅通无阻,水雾茫茫。车子冲破雨幕,碾过湿漉漉的街道和两侧霓虹,车内的潮气已被呼吸焐热。

    他当然没有去相亲,而是往家返,停在了一座老小区外面。

    一楼门市,挂着牌子:万兴生鲜!

    超市200平左右,不用交房租,辐射周边多座住宅区,每天的流水相当不错。

    两个售货员小姑娘正在聊天,估摸又白赚了0.0000001爽,见了老板非常尴尬,想装作忙工作,却不知忙什么。

    “行了,我又不是什么资本家。”

    庄周转了一圈,问:“熟食卖的怎么样?”

    “鸡架、香肠、猪耳朵都可以,烧鸡买的少。”

    “豆腐呢?”

    “豆腐行的,每天一板刚好。”

    “烧鸡以后不用上了,今儿下大雨顾客少,提前一小时下班。”

    “谢谢老板!”

    庄周的一套房子就在本小区,另两套在城东,平时在这边住。

    他转了转超市,又跑到马路对面,进门就喊:“大份板面,加个鸡蛋多放辣!”

    “好嘞!”

    四张桌的小铺,水气和烟火味混在一起,酝酿出一种奇妙的安全感。邻桌坐着几个老哥,一人一碗面,一盘凉菜,一盘拌鸡架,几瓶啤酒吵吵嚷嚷。

    墙上贴着大红纸,写着“板面的由来”。

    大概与那位桃园结义的张飞相关,张将军嫌弃面条太软,咬着没劲,厨子便反复研制,研究出这种“板面条”。张飞吃后哈哈大笑,连声叫好云云……

    庄周喜欢看这种东西。

    中国五千年,美食太多,名人也太多,几乎能给每一道菜都搭配一个名人,也不管人家乐不乐意。

    不多时板面上桌,面条劲道,几根青菜几块肉,一只鸡蛋窝在里面,汤水浮着辣子的红油。

    这里是他的常驻食堂,每礼拜要吃三四次。他一边吃着,一边刷微博热搜,只见排名前十的有一条新闻:

    #AI换脸#

    “前有杨天宝8000万抠图自赏,今有小鲜肉1亿AI换脸!”

    “某顶流古偶新剧开播,到目前为止,已经被网友扒出至少有10场戏是AI换脸!据说他在拍摄途中撂挑子,出去玩了一个月,回来又不愿意补戏,导演得罪不起,只能用替身拍,然后AI换脸。”

    “娱乐圈太神奇了!这就是顶流的实力嘛?爱了爱了!”

    “AI换脸?那不是国产区才能看的嘛?”

    “楼上私聊!”

    作为一名专业吃瓜的猹,他反应平平。

    AI换脸不新鲜,像网剧《三千鸦杀》,里面有个演员叫刘露,携带易燃易爆物品大闹火车站被行拘,导致她的角色全被AI换脸,那叫一惨不忍睹!

    面部扭曲,表情生硬,还有忽明忽暗的色块……

    再如《光荣时代》的赵立新,这货凉了之后,就AI换脸换成了黄志忠。

    “反正他们拍戏都是替身,台词都是配音,明星出张脸就OK。只不过以前是抠图,现在是换脸,技术升级了,说不定再过几年,真人化的虚拟明星就出现了!”

    庄周发了条评论,端起碗,连汤带水吃一干净。

    “老板结账!”

    吃完出来,雨好像更大了,还特么打雷。

    深一脚浅一脚的躲着水坑,小跑着上楼,洗洗涮涮,换了内衣裤,瘫在床上刷手机到深夜,算结束了咸鱼的一天。

    平时睡觉,他习惯设置开关机时间,然后用手机放白噪音。

    白噪音,有点像雨,像风,能营造出适合睡眠的自然气氛。当然今天不用,天然的大雨声中,他很快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轰隆隆”滚雷,屋子震动起来,墙壁地板也在颤,一股名叫“量子力学”的神秘力量在室内乱窜。

    庄周迷迷糊糊,似梦非梦。

    这一觉就到了天亮。

 文学

庄周一睁眼,就觉得不对劲。

    这卧室坐北朝南,床靠东,对着西墙。西墙那边是空的,因为屋子刚好把边。

    他趿拉着鞋,跑到西墙跟前,瞅了半天又摸了摸,奇道:“怎么感觉这墙动了?我在做梦么?”

    说不出哪里不对,反正就是不对劲。研究半天没头绪,暂且压在心里,洗漱下楼。

    楼下有“杭州小笼包”早点铺。杭州到底有没有这东西,不清楚,反正北方满大街都是,味道还凑合。

    一眨眼,两屉包子就下去了。

    庄周开上自己的小破车,奔80公里外的沈城——这座县叫凌水,是沈城的下辖县。

    车子进市区,去涌泉路。

    那边有一个花鸟市场,人气极旺,进门先是两排花市,卖鱼、虫、奇石的也有。他径直往里走,走到头,在花市后面有一栋楼。

    珍奇楼!

    号称东北潘家园,一楼是邮币玉石蝈蝈,二楼是民间老物件,三楼是地摊。今天是集,中午就收摊。

    俗话说:一个中年男人丧失欲望的标志,就是开始鼓捣一些没什么用却很费钱的东西,比如钓鱼、摄影、盘珠子。

    庄周未到中年,但正在慢慢的丧失欲望。

    自从他回来继承家业,就给自己找了好多兴趣爱好,没一个能坚持仨月的。最近他又沉迷上一项新鲜玩意,今儿来淘货的。

    进去人头攒动,喧如鼎沸,一个个地摊整齐排列,中间留出过道。

    故宫同款的青花瓷随意扔着,初音手办坐在《茅盾选集》上,上海牌的手表,大革命的搪瓷缸子,二手乐器、玩具、青铜钱币、肯德基相机等等应有尽有。

    庄周逛了逛,停在一个摊子前。

    老板坐着小马扎,一边盘珠子一边刷抖音,大隐于市之风骨,见有人来,随手递过一只马扎。

    他垫在屁股底下,扒着箱子开始挑,全是旧磁带、旧CD。

    《张国荣告别乐坛演唱会》《苏永康-爱一个人好难》《内地乐坛新势力》《情困男人心绝版》《荷东的士高串烧1》《新凤霞评剧》……

    封皮保存完好,里面还有歌词单,甚至磁带上的贴纸都很完整,看起来很旧,满是那个年代的气息。

    庄周补过一些课,磁带有使用年限的,一盘八九十年代的磁带到现在还能放,不是说不可能,但一定要精心保存。

    他不觉得摊主有这份心,应该都是用空白带自己录的。

    “这还能放么?”

    老板瞄了一眼,没言语。庄周又问:“多少钱一盘?”

    “3毛(30块)!”

    “5块钱俩。”

    “最少1毛!”

    “那算了。”

    他扭头就走,果然是自己录的,10块钱俩都觉得亏。

    又转了转,感觉都不咋地,遂从花鸟市场出来。

    看看时间,他驱车到一家快餐店,里面坐着个三十多岁的半秃男人,俩人一对眼,男人伸出手:“你好你好,老庄是吧?”

    “对,和你聊的那个,你来的还挺早。”

    “嗯,在附近上班。”

    没营养的说了几句,男人捧上一台机器,银色,很多操纵钮,有点像功放机。但不是连音响的,是放磁带的。

    这东西叫“卡式磁带录音座”,简称卡座。

    简单说跟录音机差不多,可以放磁带、录磁带,但品质是专业级的。在八九十年代,国外尤其是RB出了一大批卡座,如今都是藏品。

    “雅马哈K6,原产电压100,原装磁头,磁头很新没有磨损,皮带换过,录放功能都正常……”

    男人视若珍宝的讲解,可惜庄周完全不懂,他只是在网上看见,还是同城,所以就买了。

    “2千是吧?”

    “呃,对!”

    “磁带带了吗?”

    男人又拎出一兜磁带,看就能看出来,真的是精心保存,道:“都是原版带,全能放,一盘20。”

    “20?我听说有卖到上万的呢?”

    “那些都是港台正版带的稀缺货,或者成套的专辑。我有一张BEYOND签名白片的磁带,当初就花了11000。”

    嗯,是个有故事的蓝银!

    庄周点点头,划拉着满桌磁带。

    “熊天平、无印良品、苏慧伦、江美琪、许美静……好家伙,我要不是热衷点旧文化,都不知道这帮人是谁。”

    “是啊,现在连孙燕姿都成冷门歌手了。”男人感慨。

    “哇哦,本多RURU《美丽心情》?会唱这个的就很有共同语言了,哎你听《大风吹》么?”

    “那特么叫什么玩意儿,音乐裁缝,HE……TUI!”

    男人鄙视。

    “哈哈,咱俩就有共同语言!”

    庄周张开双臂,把这些磁带往怀里一搂:“我全要了!”

    噗!

    男人一秒钟前还觉得此人可交,下一秒却变成了狗大户。他拿来30盒磁带,就是600,加上卡座是2600。

    对很多人不算什么,同样,对很多人却可能是救命钱。

    他反反复复的,给讲一些卡座、磁带的保养方法,顺便普及了基本常识。比如啥叫四类带,啥叫金属带,自己如何翻录等等。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099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