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多岁辽宁老熟女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而这幕场景在那穿着一身简陋衣装的黄面青年眼里,不过是一眼云烟。

    “起来吧!我不在,你们都给我好好做人,记住,出来后报效祖国,别再去干坏事了!”

    “是,谨遵大哥吩咐。”

    几分钟后,青年在监狱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来到大门口。

    马路边上,五辆军用吉普车停靠在于枫面前。

    车上走下来一名肩抗“二毛三”的中年男人,神情严肃地走来,接着敬了个标准的军姿。

    于枫立马立正,全身绷直!

    “恭喜你出狱,整整五年了,狼牙总算等到你这位狼王出狱,怎么样,回队伍继续带那帮小兔崽子吧!”中年男人率先邀请道。

    于枫沉声道:“不了,像我这种进过监狱的,还是不给狼牙抹黑比较好。”

    “抹黑?”

    中年男人眼睛一瞪:“你说屁话呢!狼牙以你为骄傲,我也以你为骄傲,进过监狱怎么了,你是替兄弟报仇,又不是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老大!”

    中年男人话没说话,于枫打断了。

    “谢谢你老大,狼牙是我的故乡,我就算离开,也会记在心里,这几年承蒙你托关系在监狱里照顾我,我感激不尽,但我意已决,您就让我去过自己的生活吧!”于枫语气无比诚恳。

    中年男人皱起眉头:“可那两位圣人怎么办?他们一位是武道宗师,一位是医道大国手,眼下他们都在闭关,如果出关后发现你退伍,我怎么交代?”

    “师傅那我到时候自己会去解释。”于枫不想麻烦,主动说道。

    “行吧,你都这样说了,那就由着你,对了,你是准备去江城是吧!那里我有几个老朋友,你顺便去替[16k小说网 www.16kxs.biz]我拜访一下,这里有几份信你带上。”

    说罢,中年男人从怀中拿出几张准备好的信封直接塞进于枫的行李包里。

    于枫心微微一颤。

    他明白,这几张信绝不仅仅是拜访那么简单。

    他的这位老大人,是在动用自己的私下关系,给自己介绍江城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给他几个好去处选择。

    “谢谢老大!”

    “上路吧!别提什么谢不谢的,当初若不是你付出上法庭的代价越境杀掉那些王八蛋,狼牙的威名早就丢光了,该是我感谢你才对。”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转身走上车。

    这岁月匆匆,各有前路。

    于枫在原地感慨许久,随即去往火车站,准备前往故乡江城市!

    ……

    ……

    三个小时过后,位于江城市市中心的中心街道上,一辆白色宝马五系飞驰行驶着,车里传来一名三十多岁男子热情的声音。

    “弟弟,你可算是出狱了,别有心里负担,到了哥家就跟自己家一样,你虽说是爸妈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但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亲弟弟,不用见外。”

    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于枫的大哥,于山。

    从小于枫就是孤儿,六岁被农村出身的于家收养长大,不管是父母还是大哥,都待他如亲人。

    对此,于枫也把他们当作亲人一样看待,只可惜自己在当兵的前一年,养父母……去世了。

    只留下一个大哥!

    “谢谢你大哥。”

    “谢什么,咱们是兄弟,等会到家之后带你见见你的侄女,那可是个可爱的小精灵鬼!”于山一脸溺爱的说道。

    “侄女?原来……大哥都结婚生子了啊,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什么礼物也没准备……”

    “不用准备,马上就到家了,没事的。”

    说话间,两人就驶进一处豪华小区。

    没过一会儿,车子就挺在一栋外观看上去无比高贵洋气的别墅外。

    “来来来,进家门,大哥出来前就准备好饭菜了!”于山迫不及待地下车帮于枫收拾好行李,带着他往家门里走去。

    他拿出钥匙,打开门。

    “咔嚓!”

    轻轻将门推开,一双柳叶吊梢眉配合那丹凤眼里的锐利目光立刻印入于枫的视线里。

    饭桌前,一名双手抱胸,相貌美丽,身材高挑却穿着职业西装的女子翘着二郎腿,正经危坐在饭桌前。

    “额……”

    于山表情一愣,没想到这时候老婆会在家。

    “雨……雨霜,你怎么……”

    “这是嫂子吧!”于枫当即识别出这名女子就是嫂子,赶紧弯腰问好道:“嫂子好,我是于枫!”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一个作奸犯科吃牢饭的人渣,你们于家那点破事我早就知道了。”高雨霜冷不丁地说道。

    “雨霜,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弟弟第一次到家,你这样说太不近人情了吧!”于山瞪起眼睛,斥责道。

    “啪!”

    不料下一秒,高雨霜顿时炸毛,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吓得沙发上那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浑身都紧绷起来。

    “我不近人情?于山,我看是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你别忘了你只是我们高家的上门女婿,你能开豪车,住别墅,在大公司里当经理,都是我高家给你的!”

    “这栋房子的名字上也没写你的名字,没经过我同意你有资格擅自带人回家吗?是不是我今天中午不回来,你都打算把你这个人渣弟弟安在家里住下?”

    “是吗?”

    什么?

    上门女婿?

    于枫心里一怔。

    于山被说得脸立马涨红起来,在弟弟面前一点面子也不给,还当着他的面说于枫是人渣!

    “高雨霜,你太过分了,他可是我弟弟,你可以不把我当人,但是你要尊重我弟弟!”于山气得双臂颤抖。

    “滚,那是你弟弟,一个被捡回来的弟弟,你当我不知道?我这个家不欢迎进过监狱的人渣,要么他走,要么你和他一起滚蛋。”

    高雨霜丝毫不留情面,指着大门就开始赶人。

    这可把于山气的!

    上门女婿怎么了,上门女婿连在自己家招待弟弟歇息一晚的权利都没有是吗?

    “高雨霜,我跟你……”

    但就在于山刚想冲进去真正当一回男人的时候,沙发上,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年仅五岁的高羽若吐出一口黑血。

    “妈妈……妈妈……”

    高雨霜转头看去,顿时大变脸色。

    “若若!”

    紧接着,高羽若两眼一黑,昏倒在沙发上。

    “不好。”于枫皱起眉头,立刻冲进去!

 文学

几步间,于枫赶在高雨霜前面就来到沙发前。

    他轻轻打开小女孩的眼皮,查看到那眼眶中满是血丝,这是——异毒!

    “你干什么!滚开,人渣!”

    高雨霜哪里知道于枫是在为自己的女儿看病,见他动手动脚,当即怒色上涌,一个巴掌狠狠扇在于枫的后脑勺!

    “啪!”

    接着,于枫被推倒在地。

    “老弟!”

    于山快步赶来,扬起脸色:“高雨霜,你太过分了,你凭什么打他。”

    “打他怎么了?你没看到你这个人渣弟弟对若若动手动脚吗?若若都昏倒了,你不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骂我?于山,你脑子进水了是吗?”

    高雨霜更加泼妇,转头双手叉腰指着于山的脑袋就骂道。

    那口气,仿佛平常的日子里都是这般似的。

    于山握紧拳头,他欲要爆发,不想于枫摆摆手,揉了揉后脑山笑着说道:“没事哥。”

    继而就见他对高雨霜说道:“嫂子,我是在给侄女看病,若若这是中毒的表现,必须马上医治,我可以行针逼毒,能给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吗?”

    “你?”

    高雨霜居高临下地打量于枫几眼,瞧这一身破烂的穿着,还行针逼毒?

    “得了吧!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刚出狱的人渣也会医术?别等会把我女儿治坏了,于山你愣着干嘛?快点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不行,现在打电话来不及,等救护车到了侄女都快没气了。”于枫紧张地提醒道,一边从背包中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

    作为华国享受最高礼遇的医道大国手唯一的关门弟子,于枫看面色就能推断出病情。

    时间,刻不容缓!

    “你乌鸦嘴是吗?再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马上给我滚……”

    “雨霜,快……快看,若若……若若的脸……”

    就当高雨霜还想把于枫赶出家门时,于山像是见了鬼一般指着高羽若的小脸蛋。

    顺着手指看去。

    只见沙发上,若若的小脸呈现出一种异样紫色,好像窒息一般,从脖子根一直蔓延到额头,恐怖极了!

    “不好!”

    大事不妙。

    于枫管不了那么多,这可是自己的侄女,就算大嫂再怎么对他,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医者传承,悬壶济世!

    他连忙双膝跪在沙发前,把高羽若平翻在沙发上,解开胸前的纽扣。

    “若若!于枫你个人渣,你要干什么,给我滚开!”

    高雨霜伸手又要去打,却在下一秒,于枫侧头看来,急切地吼道。

    “住嘴,你要是不想若若窒息,给我闭嘴!”

    那一声,洪亮无比,充满霸道!

    霎那间,高雨霜全身一震,犹如面对一头孤狼,顿时呆滞在原地。

    “雨霜,你就让老弟试试,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一手,咱们若若都这样子,叫救护车哪里来得及!”

    于山也连忙劝解道,他了解于枫,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你……你……”

    面对两个大男人,高雨霜气得无话可说,她狠声道:“于山,你可真是好样的,我警告你,如果若若出了什么事情,我就让你和你弟弟去坐牢,一辈子都毁在监狱里!”

    “不用,假若侄女出了事,我以命偿还!”

    于枫语气坚定地回答道后,马上捻起一根细若发丝的银针在点燃的酒精灯上晃了几下,然后插进若若胸前一道天官穴上。

    七针逼毒!

    于枫屏住呼吸,按照此针法的步骤将其余六个穴位占满,继而丹田运气,一股劲力顺着他的手指从银针涌入若若的身体。

    这对于早已步入暗劲后期的于枫来说算不了什么。

    只希望,若若能承受住这股劲力。

    “有没有用啊,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别耽误时间,我马上叫救护车!”高雨霜催促道。

    她话音刚落,高羽若突然睁开眼睛。

    “醒了,醒了!”于山喜出望外。

    “快,拿盆子!”

    于枫喊道。

    “我去,我去。”于山迈开步子就跑到厨房把脸盆拿出来。

    回到沙发前时,于枫把若若抱在自己的双腿上:“若若乖,等会叔叔把银针取出来,你就吐,能吐多少吐多少,知道吗?”

    若若点点头。

    说完,于枫把脸盆放在若若身前,手如雷电,迅疾取下七根银针。

    “呕……”

    银针取下的瞬间,若若只觉一股呕吐感如瀑布般翻江倒海而来。

    她吐出一滩黑血。

    其中还伴随着一些消化到一半的食物,而这些食物甚至散发着腐烂的味道,呈现出吓人的紫黑色!

    大约持续了三分钟。

    若若的脸色终于恢复正常。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0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