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被罚让别人玩一个月清清 娇妻的名器玉蚌含珠

躺在床上的女孩倏地睁开眼。

    苍白无血色的脸配上这双诡异森黑的眼,有种说不出来的瘆人。

    屋里的人并没有发现女孩已经醒了,仍旧在拿扫帚拍打蹿来蹿去的黑猫。

    “噼啪!”

    外面电闪雷鸣,乌云翻涌。

    女孩皱了皱眉,精致的五官跟着微微动了下,添了几分灵气。

    一团黑影嗖的一下从上跃到了女孩的肚子上。

    这下,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小羽!”还没等女孩回神,一个女人扑了过来,“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晦气的黑猫,快把它打出去,”这时另一个尖利的声音恼怒的传来。

    “奶奶,用钳子夹它脖子。”

    “快去拿来。”

    一个少年跑出去拿了钳子进来就戳向黑猫,还将扑到女孩床前的女人推开。

    一只苍白的手先一步捏起了黑猫。

    少年往后退,看向屋里的老人。

    老太太恼怒道:“把这晦气的东西拿去烫死。”

    “小羽,你把它放下,这东西突然跑出来,不吉利。”女人柔声的劝着。

    “被赶回来吃家里的,住家里的,还给家里找了这么多麻烦事,没死就好好躺着。把它给鑫鑫,不吉利的东西,烫死了才干净。”老太太没靠近,指挥着屋里的少年拿猫。

    黑猫伏在女孩的手心间,轻轻蹭着毛茸茸的脑袋。

    女孩慢慢的坐了起来,将黑猫放回了自己的怀里,黑猫转过脑袋,一紫一黑的眼睛诡异的闪过光芒。

    床上女孩怀抱不吉利的黑猫,让人乍一看觉得瘆人可怕!

    “奶奶,她脑子不好使,连这种不吉利的东西也跟她亲近。都说她智障,果然没错。”少年往老太太的身后站,指着床上的女孩厌恶的说道。

    “鑫鑫,她是你表妹,怎么能这样说她。”外人说她女儿脑子秀逗也就算了,连自家人也这样看待她女儿,作为母亲忍受不了。

    老太太怒道:“你吼什么吼,鑫鑫又没说错,要不是她脑子不好使,怎么会被赶回来。学习倒数第一,做的事也奇奇怪怪。给家里找了多少麻烦,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快把这脏东西拿出去,医生刚说完要准备身后事她就醒了,这脏东西又突然出现,肯定是黄泉路上跟着跑出来了。”

    “妈,小羽根本就没有咽气,您怎么也说这种话,”年轻女人坐了过来,护着床上的女孩,眼眶湿润,还有些红肿,看上去像是刚哭过了一场。

    司羽被这个女人的气息包围,有些不适的皱皱鼻子。

    她飘荡了百年,在百年之前她已修行不知多少个年头了,这家子,曾经是看守灵地的。

    她抬起纤细的手腕看了眼,手背上还有擦伤。

    今天在学校遭遇了校园暴力,被带回家就一直昏迷不醒。

    司羽滑下了床,黑猫紧跟在后跃下床,一丁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小羽你还不能下地,医生说……”

    “快把这脏东西捉起来。”老太太立即指着黑猫叫道。

    少年赶紧拿套绳过来。

    纤长苍白的手拧上了少年的手腕,力度很轻。

    “痛痛痛……奶奶。”

    “你干什么,还不快放开鑫鑫,”重男轻女的老太太气得拿起立在墙边的钳子打向司羽。

    “别动它,”司羽的嗓音有些沙哑,刚醒来的她感觉自己真的跟个废物一样难受,所以也没什么耐心。

    纤白的手指轻轻一抬,黑猫喵了声,突然冲出漆黑的雨夜,远远的消失成一缕黑烟。

    黑猫跑了,家里的叫嚣声停了。

    外面传来脚步声。

    一家之主傅倬回来了。

    陪傅倬一起出门的还有司羽的舅舅。

    “吵什么。”

    老太太还举着钳子,傅倬看到眼前这一幕,脸沉了沉。

    少年立即上前告状:“爷爷,司羽她打我,奶奶替我出气。”

    傅倬眼神一冷,“小羽刚醒,哪里来的力气打人。小羽,你怎么下地了。快回床上躺着。”

    “你们就宠着她吧,鑫鑫,我们回楼上睡觉。”老太太丢下钳子不管了,拽着少年出门,还把刚进门的男子叫走。

    “爸。”

    年轻女人红着眼看向傅倬。

    “小羽什么时候醒的?有让医生过来看过了吗。”

    “看过了,医生刚走小羽就醒了。”

    “小羽,你感觉怎么样。”傅倬打量不言语的司羽。

    司羽看向傅倬,眼神清冷,直直瞧着你时还有些瘆人的森寒,傅倬觉得外孙女有些怪,暗想着会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们傅家世世代代都在守着老家的一处灵地,外孙女危难,他这个做外公的大半夜急匆匆往老家里赶,就是为了求祖师神救救他的外孙女。

    “无事。”

    司羽收回视线,坐回床上。

    姿势端正。

    傅元钰求助的看向傅倬,“爸。”

    “我看小羽也没事了,回去睡吧。明天早上再带人到县医院检查一下。”

    傅倬细瞧司羽一会,催着女儿回房睡。

    安抚司羽躺下,傅元钰守了一会才出了房间。

    ……

    “噼啪!”

    雷电交加,雨水拍打玻璃窗发出哒哒的声响。

    “喵~”

    黑猫从一缕黑烟中化成形,轻盈盈的落在床尾,卷缩着自己安静的窝着。

    司羽坐了起来,打坐的姿势极端正。

    她试图尝试运气。

    发现自己只余一缕真气,身体凉得像掉进冰窖一样。

    一睁眼。

    外面天放晴,门外也有人等着了。

    上下楼的动静也很大,是家里小孩急着上学。

    傅家以前住在村里,后来傅元钰嫁到了司家,傅家也跟着水涨船高的搬到了县城起了一栋五层的楼房。

    县城很大,学生也多。

    司羽推开窗,能看见小学生,中学生从马路边朝着一个方向前行。

    小学和中学都是同一个位置建校区。

    抬眼看过去,还能看见医院的高楼。

    “小羽,”推门声传来,傅元钰进来叫人,“你醒了,吃早餐我们再带你到医院做个检查。”

    ……

    县医院。

    “小羽,别怕,妈在这陪着你呢,就是去扎个针取点血。”

    进到医院,傅元钰也很担心。

    她女儿几岁开始就被判定智商比同龄人低,学什么东西都慢,做事也和正常孩子会有些不同。

    司羽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傅元钰一眼。

    陪同一起来的还有傅倬。

    “小羽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开口和医生说,知道了吗。”

    受不了他们用看弱智的眼神看待自己,司羽淡淡回了句:“我知道。”

    原来的司羽确实是有些弱智,这是真的。

    现在的司羽可不是。

    在她眼里,傅倬和傅元钰就是没长大的小孩子。

    输了血后再拍片,做完检查还得等结果。

    司羽自己很清楚,自己除了虚弱外,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

    检查的结果出来了,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接过检查结果的医生姓顾,不巧的是,顾医生的儿子和司羽同年级。

    还是司羽偷偷喜欢着的校草。

    这次被校园暴力,其中就有这位校草的原因。

    顾医生认识司羽,去接他儿子时见过这个女生偷偷跟在身后。

    听儿子说,全年级倒数第一,智力方面也有点问题,老师怎么教都不会,有时候还交白卷。

    顾医生翻看了一遍检查报告,发现少了一样。

    “尿检了吗?”

    傅倬愣道:“我外孙女就是摔着了,不用尿检了吧。”

    “去做个尿检。”顾医生坚持尿检。

    ……

    三分钟后。

    司羽拿着尿检的东西走进公用厕所。

    抬头往里看了眼。

    司羽愣了,里面的人也愣了。

    槽前,男人赤着胳膊,在解决根本问题,他刀刻般俊美的脸有瞬间闪过一抹惊讶。

    男人很高,身形修长。

    邪肆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长得确实是妖孽,可这笑容再加上他在做的事,总有一种碰上邪恶变态的错觉。

    晦气!

    司羽欲转身退出去。

    “韩少!”

    外面的人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冲撞上来。

    司羽疾步后退。

    韩穆凛不得不极快的收住,手下意识的扶上倒退过来的女孩。

    两只大手很精准的握上她的纤腰。

    好细的腰!

    司羽手肘一抬,击在韩穆凛的胸膛上。

    韩穆凛下意识松开了手,避开她后撤的攻击。

    进来的人把嘴张成了O字形。

    合上嘴,卧槽了一句,“韩少,你这得有多饥渴啊,连路边的小姑娘也不放过。”

    被迫憋回去的韩少咬牙切齿的盯着进来的人,转身看向站在边上的司羽。

    司羽嫌弃的微微皱着眉。

    韩穆凛嘴角微抽,勾起一抹邪气危险的笑,“小姑娘,看清楚了吗。”

    司羽盯着他又浮起微笑的俊脸,男人长得跟只妖媚精怪一样,实在晦气。

    淡漠的声音传开,“可观。”

    “……”

    冲进来的人反应过来,强忍着笑。

    “韩少,衣服,先穿衣服,在小姑娘面前耍流氓实在太不像话了。”

    韩穆凛扯过他递来的衣服套上。

    略长的发在他眼前晃荡了几下,遮了他狭长的凤眼。

    司羽迈着优雅的步伐出门,左拐进了女厕。

    “韩少,这小姑娘可以啊,进错了厕所还能面不改色的改道。被看光光的感觉如何?”

    “啧,小姑娘有点意思。”搓了搓有些发麻的手指,微眯起狭长黑眸,“就是小了点。

 文学

厕所门口。

    司羽收拾好自己走出来,看到一脸坏笑的男人,微微皱眉。

    仇西元上下打量她,浓浓的眉毛挑了挑,“长得不错就是有些瘦了,小妹妹,你叫什么。”

    “让开。”

    司羽语气很淡,和她这个人一样。

    走廊的灯光照在女孩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色泽,衬得她皮肤更是冷白,连淡紫的血管都看得很清楚。

    感觉肩上一重,仇西元扭头看到韩穆凛已经穿得人模狗样出来了。

    “我们该走了,”韩穆凛薄艳的唇微勾,狭长黑眸染了几分危险的笑意,“小姑娘不好好读书跑到男厕偷窥可不是个好习惯。”

    司羽静静的看着他。

    落在别人眼中,有些呆呆傻傻。

    仇西元笑道:“韩少,小姑娘看傻了!小姑娘这是韩少的号码,私人的哦,有空找韩少玩儿!”

    说着就从身上掏出皱巴巴的名片放到她的衣领里。

    韩穆凛手掌拍在仇西元的脑门上,邪魅的凤眼微挑,看了眼没反应的司羽。

    想拿回那皱巴巴的名片又收住,都进小姑娘的领口了。

    “走,别耽误正事。”

    韩穆凛的视线从小姑娘的脸落到腰上,还有那笔直的长腿,从上到下打量过后,转身迈着优雅豪气的步伐走掉了。

    仇西元笑眯眯的凑过来,“韩少的身材棒吧!馋吗?馋就对了!馋了就打这个号码,保证你会有惊喜!”

    两手插兜,吹着口哨走出公共厕所的走廊。

    神经病!

    司羽冷着脸将钻进衣服里的名片抖了出来。

    上面是韩穆凛的字眼以及一串字数。

    那男人叫韩穆凛?

    她记住了。

    妖里妖气,和古时那些接客的有什么区别。

    实在晦气。

    踩了一脚名片,司羽拍了拍之前被碰到的地方,拿着尿液去做检测。

    ……

    “小羽,你怎么去那么久!”

    傅元钰小跑过来,眼里全是担忧。

    傅倬年纪有些大了,跟在身后有些气喘。

    “元钰,小羽年纪也不小了,一点小事就可以放手让她去做了……”傅倬是想让傅元钰放手让司羽自己做自己的事,担心哪天他们都不在身边,小羽都不懂得照顾自己。

    “爸,小羽以前在医院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现在能不进医院就不要进,”她担心司羽病发。

    傅元钰怎么也不承认女儿脑子有问题的事实,在她眼里,女儿也是个正常人。

    不过是比别人反应慢了些。

    司羽从窗口拿了结果,递给傅元钰。

    傅元钰一愣,接过来同时看向傅倬。

    傅倬笑道:“我就说小羽可以了!”

    傅元钰看着司羽,红了眼眶,“小羽长大了。”

    司羽挑挑眉,就算断线了百年,也不必拿她当智障人士来看待。

    ……

    顾医生看过了尿检的报告后,点点头,“没什么大事,就是身体太虚了,擦伤的地方回家用药膏涂几天,身体也要用营养品补回来。”

    顾医生打开电脑,打下一串药名让他们去支寸药费拿药就可以回家了。

    看着被两人带着出门的司羽,顾医生摇了摇头。

    孩子长得好,就是脑子有些不灵光,可惜了。

    出了县医院,他们就去买高营养的菜回家。

    进门就听到在一楼里的叨唠。

    “不是去医院吗?怎么跑菜市场买这么多菜?家里开支本来就大,她来的这一两年,吃家里的,住家里的,她那个有钱爸也没见来看一回,只送了几千块钱过来能顶什么用?”

    拎着菜进门的傅元钰一阵尴尬,转身对司羽道:“小羽,你先上楼休息。妈给你做好吃的,煮熟了再叫你。”

    “元钰,你别一天就只知道宠着她,要还住在村里,她这时候也得去帮忙干农活了。”老太太不满傅元钰对司羽这么宠着。

    傅元钰陪着笑,“妈,小羽刚受伤。”

    “小羽,上楼去,”傅倬也催司羽上楼。

    老太太心里不爽快,话说得更难听,“就是破点皮,学校也不去了,去医院一趟花不少钱了吧。”

    “够了,”傅倬眉头都皱成了川字,催着司羽上楼。

    司羽淡淡看了老太太一眼,越过她上楼。

    老太太被司羽这一眼看得浑身不舒服,不由得恼怒,“看她什么态度。”

    “你是孩子的外婆,就不能有外婆的样子,”傅倬心烦气躁的吼了句。

    老太太眼睛都瞪大了,被吼得委屈不已。

    傅倬对傅元钰道:“你进去给孩子做吃的,顾医生说了要多给孩子吃营养的,女婿给了不少钱回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老太太瞬间就想要反驳,被傅倬瞪了眼。

    “好,”傅元钰知道自己的母亲从小就重男轻女,要不是当初自己嫁得好,早就将自己当成筹码来嫁给那些老男人换取利益了。

    ……

    司羽坐在床上打坐,能听见楼下传来的说话声。

    “喵。”

    黑猫无声无息的从角落里跃了出来,安静的窝到了司羽的身边。

    午饭傅元钰直接端到了她房间里,还被老太太说了一顿。

    为了女儿,傅元钰假装不在意这些。

    吃好了午饭,司羽看着收拾碗筷的纤弱女人,问:“为什么不搬出去住?”

    傅元钰一愣,扬起了一丝笑容,“怎么了?小羽是不是想出去自己住了?”

    “这个家,嫌弃我们。”所以为什么还要继续住在这。

    “小羽,我一个人带着你,会过得更辛苦。你要是想搬出去住,妈也可以努力挣钱再搬出去……”

    “司家不是定期打钱给你。”

    “那个钱,我们不动好不好?”傅元钰几乎哀求的道。

    司羽皱眉,到底没再问为什么不能动。

    傅元钰拿着碗筷靠在门外,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擦了擦眼泪又装作坚强的下楼。

    工作回家吃饭的孙优,也就是司羽的大舅妈看到傅元钰红着眼睛,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有些不耐烦。

    “大嫂。”

    “嗯。”

    孙优淡淡应了句就进饭厅不理人。

    晚上傅林鑫他们放学回来,家里的大人们也回来了,整个家热热闹闹的,只有司羽屋里静得出奇,身边还盘着一只黑猫,不时的抬起如玻璃般漂亮的眼睛看窗外。

    司羽睁开眼,走到窗边推开窗突然一个起跃,轻飘飘的落到了后面的巷子。

    黑猫的脚步跟着落下,迈着猫步跟随在司羽身侧。

    夜下,少女与黑猫的组合格外的诡异!

    ……

    “韩队,人跑了。”

    县城外围的山坡上,一道身影极快的奔到了男人的身边,喘着气汇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0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