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的秘密1V2:肚子里装满了同学

  有着天域基金强大资金支持的港交所,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势在必得的决心。不过在策略上他们并没有表现出这一点,反倒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出价最高的对手后面,始终都没有展示出自己的锋芒。只是到了报价最后一轮,他们才后来居上,一举将其他对手击溃。
  
      港交所收购LME的消息,最为吃惊的是英国本国人士。继李家诚财团拿下英国本土水气电供应之后,有着上百年历史之久的LME易手也成了英国被外国企业入侵的一个里程碑事件。报纸、电视、网络纷纷对此进行成篇累牍的报道,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对于这种议论,李小甲事先通过媒体明确地表示,这只是一桩简单的商业收购,未来关于LME的发展都将着眼于商业利益,希望大家不要对此过多解读。
  
      不过这样的声明,到底有多大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签约结束之后,李小甲等人在铺天盖地的“长枪短炮”前侃侃而谈的时候,幕后最大的功臣钟石却没有出现在现场。
  
      事实上他的确在现场,不过并不在签约仪式的现场,而是在这间酒店最顶层的一间总统套房内,和一位不速来客进行非常正式的交谈。
  
      这名不速之客,是这家酒店的主人。
  
      而这家酒店,叫做“川普酒店”。
  
      “川普先生,你好。”
  
      钟石端着一杯红酒,笑眯眯地伸出手来,对来者说道,“真是没有想到,能够在你名下的酒店里见到你,这真是一种缘分。”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唐纳德.川普已经七十岁了,但身体非常硬朗,也没有太多的发福走样。他有着一双和普通白种人不太一样的小眼睛,一头金发总是乱糟糟的,以至于经常被外界认为是假发。
  
      这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地产商人,旗下企业专营酒店和住宅。不过和普通地产商人不同的是,唐纳德.川普非常喜欢暴露在镁光灯下,再加上他时不时爆出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使得他很容易就成为舆论的焦点。对此他不以为然,甚至洋洋自得,甚至他还和电视台合作,一起推出了一档叫做“如何成为百万富翁”的综艺节目。
  
      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同样也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
  
      钟石对川普有所耳闻,但也仅仅是有所耳闻,并没有过任何形式的交流。所以当川普通过中间人,传达想要和他见一面的想法之后,他心中就一直有这样的疑问,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不知道川普先生想要见我,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吗?”
  
      双方坐定之后,钟石沉吟片刻,开口问道,“川普先生的主业是地产市场,难道说现在也想进军金融业吗?”
  
      双方不管是私人交情,还是公司业务,都没有一点沾边的地方,自然难怪钟石朝着这方面去想。
  
      “不,不,我有自己私人的理财公司,不会进军什么金融业。”
  
      川普摇摇头,双唇紧抿,半晌之后才郑重其事地说道,“我打算竞选美国总统。”
  
      “什么?”
  
      正在品酒的钟石大吃一惊,一口酒差点呛在嗓子里,好不容易咽下去之后,他剧烈地咳嗽起来,半晌之后才勉强平缓下来,“我没有听错吧,川普先生要参选美国总统?”
  
      “对,是参选美国总统。”
  
      面对着钟石的反应,川普并没有太过惊讶,因为当他将这个说法告诉周围人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几乎都和钟石差不多,对此他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再次用低沉的语气强调了一遍,“我已经坚定了这个想法,很快就将着手相关的准备工作。等到党内初选的时候,我就会昭告天下。”
  
      “这么看来,你是认真的了。”
  
      看着川普郑重的表情,钟石的脸色变了,缓缓地放下酒杯,严肃地说道,“川普先生,你真要竞选总统的话,不知道我能够帮到什么忙?”
  
      他这一回说话的态度,和先前有了天壤之别。
  
      美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只要是出生在美国的公民,理论上都有成为这个国家总统的可能性。在美国历史上,除了传统的律师、法官出身的总统,也曾有演员、商人、记者、教师、工程师这样的人成功当选过总统。
  
      这个国家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有着无限的可能。今天的地产商人,明天未必就不是领导着全球最强大国家的领导人。出乎这一点考虑,钟石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面前这个家伙。
  
      他可不敢认为,眼前这个人是在妄言。
  
      如果想要竞选总统的话,那就需要各种开销,包括在电视上打广告,雇佣数目庞大的竞选团队等。每一次总统竞选,双方的花费都是天文数字。这些资金则来自于支持一方的募集,这是法律所赋予的权力。当然,这些开支的详细数目和用途,都将受到严格的监控,并要公开出来。
  
      所以钟石的第一反应,是眼前这个叫川普的家伙,打算“讹诈”自己一部分资金。
  
      甚至他心里已经想好,该怎么回绝他了。因为钟石并不是美国人身份,所以他如果想要支持川普的话,是违反美国现行法律的。如果这个参选人在这一点犯错的话,恐怕他连党内提名都获取不了。
  
      “我想得到你朋友们的支持!”
  
      出乎钟石意料的是,川普并没有开口要资金上的支持,而是沉吟了片刻,迟疑地说道,“我说的是华尔街的那些朋友。”
  
      “我的朋友?”
  
      对于川普所说的话,钟石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并没有回答,而是陷入到沉思当中。
  
      美国建国两百年以来,已经逐渐形成了完整的政治体系,全国最大的两个政党轮流执政,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其中川普所属的共和党,主要的政治理念是小政府大市场,主张用市场的自发行动来解决问题,减轻税负来刺激经济的增长。

 文学

而作为共和党最主要竞争对手的民主党,则在这方面和共和党截然相反,他们主要的政治理念是增加税负和福利,来削减不同人群之间的贫富差距,通过大政府的干预来刺激经济的增长。
  
      从双方的政治主张来看,共和党无疑是站在富人阶层的这一边,事实也是如此。每一次总统竞选,共和党的候选人总能够得到来自烟草、汽车、钢铁、金融等行业捐赠来的大额政治献金。
  
      不过民主党这边也丝毫不逊色,他们同样得到了互联网、银行等大型财团的支持,可以说在对富豪阶层的拉拢上,双方平分秋色,不分胜负。
  
      川普开口就要金融业的支持,这说明他预计到他的政策一实施,很有可能会丧失部分财团的支持。钟石犹豫的也正是这一点,毕竟他不能够帮这些人做决定。
  
      “我的政治政策将主打平民牌!”
  
      似乎看出了钟石的犹豫,川普接着解释道,“我将在汇率、贸易以及制造业等方面实施革命性的改革,简单来说就是引导美国制造业的回流,为美国人民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对外实施强硬的贸易政策,让美国不再继续目前逆差的局面,同时改变外债不断增加的状况。”
  
      听到这里,钟石总算是听明白了。
  
      川普的政治观念,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就是暂停或者延缓全球化的进程,进而为目前的美国获取更大的利益。要知道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美国是获利最大的国家,没有之一。但是这种全球化的竞争,也给中下层的美国人民带来了伤害,加上其他重重因素,使得一部分民众开始反思全球化进程的利弊。
  
      但是这种对全球化的遏制行动,真正伤害的却是那些跨国公司的利益,他们在全世界的布局因此都会受到影响。川普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有今天“未雨绸缪”的行动。
  
      钟石不知道这种口号是否能够帮助对方赢下大选,但是他内心却是很清楚,这种政治理念非常具有诱惑力。
  
      “作为回报,我的朋友们会得到什么?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总体来说,美国是一个商业国家,投资讲究平等的回报,即便是对总统候选人来说也是如此。所以钟石在沉思片刻之后,就果断地向对方提出了条件,而对方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诧异。
  
      同时,他也很好奇,为什么川普会认为自己是个关键人物,甚至不惜远赴千里,来到伦敦直接和自己交谈。
  
      “如果我当选总统的话,我的政府里有不少的位置,我想对于钟先生的朋友来说,应该不会放过这个为国家服务的机会。”
  
      川普自然没有想过能彻底说服钟石,不过此时的对话已经有了几分成功的希望,钟石的口风明显放松了,这让他大为兴奋,“同时我将大规模地减税,将目前35%的税负减低到只有15%的水平,让企业真正成为在全球具有竞争力的公司。对于金融业,我将放宽目前对对冲基金行业的监管,在复苏制造业的同时,也能够让金融业真正地为经济服务。”
  
      他这话一出,钟石就知道面前这个人的决心有多大了,他想说不都不行了。
  
      一直以来,对冲基金业虽然处于整个生态链的最上端,但并没有掌握太多的话语权。每一次出现大型危机的时候,舆论的矛头一致指向对冲基金,好像是他们搞乱了经济一般。这种对待非常不公平,也使得对冲基金业一直想要扭转这种局面。
  
      而眼前的川普,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开出了一个即便是钟石都不能轻易说不的条件。
  
      “至于你的存在,我想在美国精英阶层当中,这并不是一个秘密。”
  
      川普话锋一转,又说起钟石来,“你做过的那些事情,虽然比较隐秘,但是也难逃有心人的眼睛。不过话说回来,我对你非常仰慕。或许你也知道,我并不是白手起家,自己在做生意的时候也曾破产过数次,而像钟先生你这样的人,不止没有出现过重大的失败,而且每次都能够敏锐地察觉到重大变化,就冲着这一点来说,你真是连上帝都眷顾的宠儿。”
  
      “川普先生客气了,我只是运气明显好罢了。”
  
      对于川普的恭维,钟石并没有表示出太多的得意,毕竟对方在知道自己背景的情况下,还胆敢找上门来,肯定做了万全的准备。他沉吟了片刻,就果断地说道,“关于这件事,我可以安排川普先生和我的朋友们谈一谈,至于结果是什么样的,这我就不知道了。”
  
      “这样最好,非常感谢钟先生。”
  
      能得到钟石这样的保证,川普自然是心满意足,当即笑着说道,“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他一脸信誓旦旦地保证,但偏偏却开的是空头支票。因为他如果最终不能当选的话,那今天谈的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这般说来,钟石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一场赌博。
  
      但是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赌博?
  
      “对了,川普先生,你现在想好了你的竞选口号了吗?”
  
      说定了正事之后,双方表情都放松了下来,这时钟石突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开口问道,“关于这个口号,你应该好好构思构思,毕竟代表了你的政治主张。”
  
      “让美国重新伟大!”
  
      川普先是一愣,随即不假思索地说道,“对,就是让美国重新伟大。”
  
      “让美国重新伟大?”
  
      钟石反复咀嚼这几个单词,渐渐地他脸色就变了,从这几个单词当中他能够感受到眼前川普的雄心大略,而这种转变最终对华夏是利是弊,就不清楚了。
  
      他想起一件事,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美国在中东打响了海湾战争。当时有几个伤员因为空运的问题没办法及时回国,当时只是普通商人的川普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二话不说就派出了自己的私人飞机,悄无声息地将几个伤员接回了美国。
  
      类似的事情,川普还干过不少,但是并没有大肆曝光出来。毕竟当时的他只是个普通商人,并没有太多的新闻价值。但如果他真的要竞选总统的话,这些事情必然会被挖掘出来,到时候对他来说将是极大的增光行为。
  
      说不定眼前这个家伙真有可能当选美国总统。
  
      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一定要尽快地反馈回国内,让专门负责美国方面的专业人员关注起来。
  
      “川普先生,很高兴能够和你会面。”
   脱欧的当天,英镑兑美元的汇率一度暴跌超过10,创下英镑有史以来单日最大跌幅。不止是对美元,在对日元、欧元、人民币、瑞士法郎等货币上,英镑下跌都超过了5。而且根据后续的估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英镑还有持续下跌的可能。
  
      因为经过实地民意考察,所以天域基金在英镑上大肆做空,仅仅在英镑下跌的那一天,就赚取了超过上百亿美元的利润,而且这些利润还会随着时间慢慢增长。
  
      这一桩交易也成为天域基金当年最赚钱的交易之一。
  
      不过这一切钟石都无暇关注,此时的他正在忙着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结婚。
  
      一个月前,洛馨儿发现自己怀孕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惊慌不已。在和钟石商量了之后,她决定永久地退出演艺圈。那个甜美清纯又演技精湛的玉女明星,在演了两部电影之后,就如彗星一般地消失,只留在影迷的记忆当中。
  
      面对着这个从天而降的新生命,钟石欣喜若狂,当场下跪向洛馨儿求婚。同样毫无心理准备的洛馨儿,更是当场洒下了热泪。
  
      婚礼定在了一个月后的今天,在钟家的豪宅内秘密举行,所有被邀请的人都是钟石的密友,来宾只有区区几十人。
  
      虽然举办的是小规模、不对外开放的婚礼,但还是有不少人闻讯赶了过来。
  
      “特首?”
  
      作为新郎的代表,钟意在门口接待客人。面对着许多不请自来的富豪,他不得不堆起笑脸来对待,就在他感觉腮边两块肌肉都要僵硬的时候,门前突然停下数辆车,几名黑衣男子簇拥着一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对方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钟意一开始没认出来,直到对方走到面前,摘下墨镜,他才愕然地发现,来者竟然是梁特首。
  
      在曾特首之后,就是这位梁特首了。
  
      说起来这位梁特首,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早年间出身苦寒,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往上走,先是成为全港最有名的建筑师,后来进入政界发展,凭借着巨大的人望,一举当上了香港的特首。
  
      看到这位特首不请自来,钟意相当惊讶。因为这位特首和钟石家族并没有太多联系,平日里相见都是因为公事,大家客客气气,除此之外就没有太多的联系。此时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背后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钟意这般想着,客客气气地将他迎进了大宅内。
  
      特首的出现让每一个人都很惊讶。不过他人很随和,很客气地和见到的每一个人打招呼,同时还给钟石夫妇送上了利是(红包),这让洛馨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于他的来意,钟石可是很清楚,这段时间这位特首干的工作可谓是十分糟糕,不止是香港,就连燕京对他也颇有微词。此时的梁特首,就像一个深度溺水的人,拼命地想要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
  
      这就是他不请自来的目的。
  
      “抱歉,梁生,我不认为我能帮助到你了。”
  
      两人避开他人,找了一间安静的房间。关上门后,钟石主动对特首说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根本帮不上你什么忙。”
  
      “你是小小的商人?”
  
      特首讪笑道,“看看今天都来了谁,李家,霍家,何家,郑家,叶家,不止全港的名门望族,就连大陆的某些家族也来人了。如果能够转换身份的话,我都想和钟生你换换了。”
  
      “我在商业上或许有点成就,但我的能力也就到这里了。”
  
      钟石毫不客气地打断对方的话,“自助者天助。想想你这几年都干过些什么,难道你觉得留在这个位置上还合适吗?”
  
      特首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0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