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领导粗又大又硬|暗卫双腿张打开春药

“就是这儿,目标很可能就在里面。”孔水香仍旧用独特的说话方式给夏天传达他的意思,“我不确定拉开之后会遇到什么,所以不敢擅自动手。”
  夏天显然没有这种顾虑,想也不想,直接上了手,轻而易举在扯断了那些捆在门上的锁链。
  再抓上那对门环,猛然用力一拉,那扇门就露出了一丝缝隙。
  “嗯?”孔水香很快就发现了异常之处,这道门被打开了,外面的水居然没有半点波动,也没有直接泄进门里。“夏先生,这门里肯定有异乎寻常的东西。”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夏天随口说道。
  说完,直接闪身进了门里。
  孔水香犹豫了一下,从贴身的包里取出一样东西,扣在了门环上,然后才跟了进去。
  越过这道铁门,她才发现了一丝奥妙,门口有一道气膜,隔绝了外面的湖水。
  门后,是一段幽暗的长廊,没什么光亮。
  不过她的视力并没有受到什么限制,她的身体早被改造过了,各方面的素质都远超普通人。
  “夏先生?”孔水香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了夏天的踪迹,不免有些慌张,小声呼喊了起来。
  四周静悄悄地,既感觉这里很空阔,又好像很狭窄。
  最奇怪的是这里没有半点声音,无论是水声,回音,还是别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就连她的呼吸声也在出嘴之后,就感觉不到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收掉了一样。
  “夏先生?夏天?”
  孔水香又叫了两声,还是没有得到夏天的回应,估计他多半是已经到前面去了。
  她只好缓了缓气息,只得沿着这段长廊缓缓向前走去。
  她没有夏天那般本事,当然要小心翼翼,在这种陌生又诡异的东西,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丢掉小命,之前被绑架的经历,让她学会了谨慎。
  “你走得也太慢了!”夏天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孔水香愣了一下,笑了起来:“夏先生,你在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哎?”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接着便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掠行。
  短短几秒钟就穿过了这段长廊,来到了一处灯火通明的大堂。
  “咻!”
  刚一落地就有两道寒光瞬斩而至。
  速度之快,完全没有给人半点反应时间。
  只不过,夏天早就不是普通人了,而是修仙者。
  这点速度,在他面前完全不够看的。
  夏天随意地一抬手就把那两道寒光给拍掉了。
  那两道寒光,像是两条蚯蚓大小的银鱼,身体上泛着凛凛寒光。
  “那是什么?”孔水香看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这两样东西,发现竟然是活物,不免惊愕出声。
  夏天撇了撇嘴:“管它是什么。”
  “咻、咻!”那两道寒光在地上扭动了几下,忽然又飞了起来,分别冲向夏天和孔水香的面门。
  “没完了是吧!”夏天觉得有些不爽,直接亮出银针,对着那两道寒光刺了过去。
  “啪!啪!”
  接着,便是两声脆响,只见那两道寒光立时炸裂开来。
  只是炸开的那些碎屑沾到地面后,竟然溶出了几个不浅的坑洞。
  过了一会儿,那些坑洞里又长出了同样长短的寒光怪鱼,不过它们好像飞不起来了,只在地上蠕动着。
  “咻、咻、咻!”
  这时候,又有几道寒光从不同的方向冲夏天飞掠了过来。
  “啪、啪、啪!”
  夏天随手又把这几条给扎爆了。
  如此循环往复,不一会儿,满地都是那些蠕动的寒光怪鱼。
  孔水香看着这场面,感觉头皮发麻,立时从贴身的包里摸出来一个小瓶子,冲地上那一大片的东西丢了过去。
  “蓬!”
  一声爆响,火苗乱窜,瞬间把地上的那些寒光怪鱼给点燃了,烧起了一片火海。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常诡异的怪味,还有无数的细碎的寒光在四处爆溅,反而显得更恐怖了。
  “你在干什么?”夏天瞥了一眼,随口问道。
  孔水香发觉自己做错事了,只得小声解释起来:“我就是想解决这些东西,没想到反而给你添了麻烦……夏先生,我错了。”
  “算了。”夏天撇了撇嘴:“看在你加入了暗影团的份上,就不揍你了。”
  “咔啦啦——”
  天花板忽然裂开一道缝隙,接着便有一道人影从里面跳了下来。
  这人影却像是壁虎一样,四肢牢牢地粘在天花板上,张嘴便吐出来一道寒光,直奔夏天的面门。
  “找死是吧。”夏天有些不爽,身影一闪就到了那壁虎的跟前,“那就成全你。”

 文学

“嗯?”孔水香吓了一跳,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立时找了一个遮档物,暂时躲了一下。
  果然,夏天直接一拳砸向那只壁虎。
  那壁虎显然是吃不住这一拳的,立时身化寒光,直接闪身离开。
  只不过它的速度也不够快,至少没有夏天的拳头快。
  “啪!”
  一声爆响,那只壁虎瞬间爆碎,细碎的寒光溅得到处都是。
  “呼,就猜到是这样,还好我躲得早。”孔水香拍着胸脯暗自庆幸。
  只不过,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天花板上的裂隙越来越多,无数的带着光点的壁虎、蜘蛛都涌了出来,密密麻麻的,令人一看就犯密集恐慎症。
  更恐怖的是,满地的寒光忽然一个一个地连接了起来,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把夏天和孔水香都包裹在了起来。
  “没完了是吧!”夏天撇了撇嘴,身形如同鬼魅般掠动。
  “嘭、嘭、嘭!”
  夏天直接一拳一个把天花板上的那些裂隙全部轰爆了。
  接着,又捏紧拳头,提高了几分力气,对着整个天花板就是一记重拳!
  “轰!”
  刹那间,地动山摇,天花板也轰然塌陷。
  ……
  “哼!”
  周公子冷笑不已,指着蓝伊人道:“砸我的场子?你以为你是谁,你有这个实力吗?”
  “有没有这个实力,你呆会儿就知道了。”蓝伊人神情淡然地说道。
  “我知道你倚仗的是谁。”周公子嘴角勾起,满脸轻蔑,“不就是觉得有夏天给你撑腰嘛,所以才如此有恃无恐。但是,我要告诉你,这里是天海,不是江海。”
  蓝伊人微微耸肩:“我知道这是哪儿,不用你提醒。”
  “既然知道,那就老实一点。”周公子还以为蓝伊人识相了,笑着说道:“在天海市,我周某人说了算,给你发请柬,是看得起你。就算你们是龙,那也得盘着,是虎那也得卧着,否则的话别怪我周某人不客气了。”
  蓝伊人淡淡一笑:“对,你给我发请柬,确实是给我面子。我和我老公能来,也是给足了你面子。但是,你针对神医集团做的那些勾当,还设下陷阱想杀我和夏天,这些事儿总得解决一下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既然说到这儿了,那周某人就陪你聊聊。”周公子并没有接这些茬,只是挥了挥手。
  很快,就有保镖来请那些客人去别的厅室。
  蓝伊人也没有害怕,仍旧一脸淡然地站着,脸上带着嘲讽的表情。
  “蓝伊人,周某人也懒得跟你废话了。”周公子不自觉地神情傲慢了起来,“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转换门庭投靠我,要么我现在杀了你,尸体直接沉进湖里。”
  “呵呵,这倒是真的直截了当。”蓝伊人美眸亮起了一丝戏谑:“那我也干脆地回答你,你这两个选择,我都不选。我选择杀了你,然后把你和你背后的势力连根拔起。”
  周公子对蓝伊人的话,简直嗤之以鼻:“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夏天那种男人有什么好的,你竟然对他死心塌地,简直不可理喻!”
  “你当然无法理解,也不配理解。”蓝伊人俏脸泛起淡淡地笑容。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周公子杀气渐盛,缓缓抬起了双手:“给蓝小姐一份终生难忘的大礼吧,让她知道拒绝我的下场。”
  说话间,周公子的脚底下忽然伸出了一个高台,将他抬到了高处。
  地板忽然变得透明了起来,居然是薄薄的一层玻璃,底下却是一个黑漆漆的坑洞。
  最诡异的是,那看似深不见底的坑洞中,好像还有无数星星点点的寒光在闪动着。
  “那是什么东西?”蓝伊人倒是不怕这坑洞,但是对洞里那些不明寒光,略微有些忌惮。
  “呵呵,不妨告诉你,那些是寒光噬声虫。”周公子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要被他们沾上,你就会失语失声失明失聪,然后陷入无尽的空洞之中,最后化成一滩血水,跟他们融为一体。
  这些小东西可是非常恐怖的,昔年曾经灭绝过十几个仙域,仙神都难挡,更别说你这种凡人了。”
  蓝伊人倒是没有慌乱,只是淡淡地说道:“真要这么厉害,你早拿它们去征服世界了吧。”
  “你很聪明,可惜不能为周某人所用。”周公子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蓝伊人,周某人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从了我,我保证你得到的好处,比你在夏天那里要多得多得多!”
  蓝伊人啐骂了一句:“有空多照照镜子,别老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
  “那就去死吧!”周公子忽然打了个响指。
  只见地面轰隆隆作响,接着蓝伊人站着的地面倏地塌陷。
  蓝伊人瞬间坠了下去。
  “哼,顺我者昌,逆我者……呃?”
  周公子刚要发表一番感言,结果话还没说完,他站着的那个高台居然也倒塌了,他也掉了下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不——”

蓝伊人下坠期间,运起缥缈步,本来想再次纵身掠上去。
  但是刚一用力,忽然腰间一紧,居然被人给抱住了。
  “谁?”
  蓝伊人心中一凛,反手就是一记手刀劈了过去。
  “小伊伊老婆,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啊。”夏天笑嘻嘻的声音在蓝伊人身后响了起来。
  “老公,你怎么会在这儿?”蓝伊人扭头一看,还真是夏天,不禁有些纳闷,“你刚才去哪儿了。”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刚才帮别人办事去了。”
  “办什么事?”蓝伊人一脸不解。
  夏天搂着蓝伊人,避开那些石块碎屑,落到了底下。
  “夏先生,你没事吧?”边上的孔水香立即凑了过来,关切地问道。
  蓝伊人移目瞥了孔水香一眼,笑意盈盈向夏天说道:“这就是你新找的绝世美女吗?”
  夏天有些不爽地打了蓝伊人某处一下。
  “啊,你打我干嘛。”蓝伊人娇哼一声,不满地横了夏天一眼。
  “小伊伊老婆,你这是在怀疑自己老公的品味,当然该打。”夏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孔水香这时候笑了起来:“你是蓝伊人蓝小姐吧,你误会了,我可没那个福份,我就是个暗影团的团员,过来执行任务的,刚才碰到了夏先生,所以就找他帮忙了。”
  “是我冒犯了,实在不好意思。”蓝伊人刚才只是在调侃夏天而已,这会儿就直接道歉了。
  孔水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
  “那你们是怎么到这儿来的?”蓝伊人又问道。
  “从那个湖底过来的。”孔水香指了指一个方向,然后也忍不住问道:“那蓝小姐你怎么会从上面掉下来?”
  蓝伊人没好气地笑了一下:“为什么掉下来?这个得问你们才对啊。”
  “也对。”孔水香哑然失笑,确实是因为夏天在底下把天花板给轰塌了,才让上面的人直接掉下来了。
  夏天问道:“小伊伊老婆,你刚才在上面做什么?”
  这么一说,蓝伊人忽然回过神来:“除了我,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另一个人掉下来?”
  “看到了。”孔水香随手一指,“在那儿呢,头着地,已经死了。”
  “死了?”蓝伊人心里一惊,露出疑惑的神情,随即美眸轻移看向孔水香指着的方向,那里果然躺着一个人。
  这人从上面摔下来,直接是头着地,然后脑袋碎了个稀巴烂,显然是活不成了。
  “小伊伊老婆,这白痴谁啊?”夏天一脸随意地问道。
  蓝伊人定定地看着这具尸体,心中略微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他就是那位周公子。”
  “他就是周自横?”孔水香愣了一下,凑近了仔细端祥了好一会儿,勉强认出来了:“好像真是他,不过……他就这么死了?”
  蓝伊人也感觉有些不大对劲:“确实有些奇怪。”
  于是看向夏天:“老公,你看看他,会不会是冒牌货?”
  “小伊伊老婆,你为什么认为我看得出来?”夏天眼中闪过一丝无语。
  “以前,不管别人怎么伪装,你不都是一眼就能看穿嘛。”蓝伊人有些疑惑了,“老公,难道你现在虚了?”
  夏天又打了蓝伊人一下,神情相不满:“你才虚了呢!等睡觉的时候我让你看看我虚不虚。”
  “既然不虚,怎么看不出来?”蓝伊人很是不解。
  “小伊伊老婆,你什么时候变得跟小长腿妹一样大了。”夏天摇了摇头,不免有些感叹地说道:“我又没见过这白痴,我怎么知道眼前这个是真是假?”
  蓝伊人愣了愣,随即“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咯咯咯,这倒也是,你平时太厉害了,都让我以为你无所不能了呢。”
  “我本来就无所不能。”夏天一本正经地强调道:“只不过辨别这种白痴是真是假,完全没有意义。”
  孔水香倒是认同夏天的话,点头道:“夏先生说得对,不管这个周公子是真是假都已经死了,再讨论也没有意义。但这个地方肯定是非常危险的,幕后的人没那么快就露头的。”
  蓝伊人不无赞赏地看着孔水香:“你很冷静啊,这种品质相当难得。”
  “啊,也没有啦。”孔水香听到表扬倒是非常开心,不过没有飘飘然,“只是以前吃过不冷静的亏罢了。”
  蓝伊人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女人显然也是有故事的人,只是她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癖好,并没有继续追问。
  “蓝小姐,夏先生,这里有一个通道,刚才那些没死的虫子,好像就是从这里溜走的。”孔水香倒是不以为意,立即开始四下探察,走到了一处角落,然后冲夏天和蓝伊人招手。
  夏天和蓝伊人走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条弯延向下的阶梯通道。
  这个通道倒是光亮充足,四壁都有炽亮的灯,辉映如白天。
  “要下去看看吗?”孔水香向夏天和蓝伊人征求着意见。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0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