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抽打白嫩的乳球

余飞直接不加理会,双手捡起地上的匕首,再一次开工,一阵疯狂的切割之后,终于将巨蟒从中间给彻底切断了。

  巨蟒的脑袋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身体,无奈的嘴巴张一张一合,却再也对余飞造不成任何威胁了。

  余飞看了看巨蟒的腹部,也没有理会巨蟒的脑袋,就在巨蟒身躯来回扭动,做最后垂死挣扎的时候,余飞就开始对巨蟒进行解剖。

  那些特战队员看到余飞竟然如此快速的利用肉搏战术将一条巨蟒干掉,他们也急忙冲了过来,哪怕是给余飞帮不上大忙,在这四周警戒,帮余飞解决潜在的危险,那也是他们现在力所能及的事情。

  余飞放心的将周围的警戒任务交给了这些人,双手握着刀就对巨蟒开始解剖,虽然巨蟒的身躯扭动会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余飞却想到了一个十分有效的办法,反正巨蟒已经无法有规律的对自己发起攻击,所以余飞相隔一两米就对准巨蟒身躯,看准机会,狠狠的一刀捅下去,将脊椎之中的神经切断。

  余飞的特殊技巧之下,直接将巨蟒身躯扭动的阻碍因素彻底给解决掉了,巨蟒的身躯只有微微的肌肉抽搐,可是对余飞的解剖已经无法造成影响了。

  余飞迅速找到巨蟒腹部最为粗壮的部位开始下刀,迅速将巨蟒的腹部抛开了一个大洞。

  然后顺着这个洞口迅速用刀划过去,本来被撑开的巨蟒的腹部就迅速裂开了。

  余飞伸手一把将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定睛一看,果然是和这些特战队员穿着同样衣服的一个人。

  余飞急忙探查此人的脉搏和呼吸,发现此人的呼吸已经彻底消失,脉搏也已经没有了。

  甚至将此人从巨蟒腹中脱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此人浑身多处骨骼断裂,应该是被巨蟒用身体缠住之后,将大多数的骨头压碎,以便于巨蟒吞下。

  按照常规的方法来判断的话,这个人其实已经可以判定死亡了。

  但是余飞还想争取一下,毕竟他并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自认为会法术的神仙。

  此人现在这个情况显然做人工呼吸或者胸部按压都不会有任何的效果,所以余飞趁着其他人赶到之前,用手抓着此人的手臂,直接心中开始默念,想要救活此人。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体内大量的法力开始涌出,进入了此人的体内。

  整个速度很快,在特战队长赶到余飞身边的时候,他已经感觉自己有大量的法力涌入了这位被巨蟒吞入腹中的特战队员的体内。

  “怎么样?还活着没?”

  队长着急的对余飞问道,因为他将余飞抓着队员手臂的动作,以为是余飞正在帮此人号脉。

  “应该是受了重伤,能不能救过来这我就不知道了。”

  余飞也不敢给保证,只能模棱两可的说道,他已经将乏力传入了此人体内,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天意了。

  特战队长查看了一下,发现他们的队员没

  有呼吸和脉搏之后,脸色十分难看,但也没有多说,招招手,迅速过来了两位队员开始帮忙。

  他们随身携带着可折叠的简易支架,十几秒的时间就被组装完成,将这位从蟒蛇腹部取出来的队员放在了上面。

  “走,兄弟,我们带你回家!”

  特战队长抹了一把眼泪之后,对着生死不明的队员说完,整个队伍终于要开始撤退了。

  余飞也没有多说,他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也非常的不舒服,毕竟这仿佛是蟒蛇的世界,并不属于人类,余飞之所以跟随这些特战队员进来,也只是为了救人,现在到了他们应该离开的时候了。

  不过余飞依旧主动走到前面带路,左手拿着枪,右手捏着一把高爆,接下来遇到的所有巨蟒便不需要留手,所以高爆用起来当然比贴身肉搏要好用的多。

  他们折返的时候运气还是比较好的,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巨蟒拦路,从这个天然山洞进入那个似乎是人工挖掘的洞穴之中,这个过程中什么都没有遇到,就这样一路直接来到了出口,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在外面等待的特战队员看到他们回来了,一个个激动坏了,急忙用绳子将他们全都拉了上去。

  所有人重新来到地面之上,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看着天蓝蓝的天空,一个个都感觉仿佛去鬼门关转了一圈,重新再活一世一般。

  大家在这山洞之中见到第一条巨蟒的时候,其实内心都以为自己无法活着回来了。

  谁都没有想到,他们所有人竟然可以安然无恙的退出来,甚至将失踪的兄弟也给找到。

  大家都来不及仔细查看那位被从蟒蛇腹中救出来的兄弟是什么情况,急忙就抬着往回去赶,毕竟他们随身并没有携带多少有用的物资,所以要赶回去寻找急救物资,看是否能够挽救一下他们的兄弟。

  不过在这些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余飞却拦住了他们的队长。

  “我有个提议,咱们给他将这个洞口堵住,怎么样?”

  余飞对特战队长说道。

  “这么巨大的山洞,我们也没法堵呀。”

  特战队长十分无奈的说道,这又不是老鼠洞,想堵就能堵起来,这山洞太大了,虽然这周围也有不少的石头,可是他们想要将这里堵起来,没有几天的时间可能都无法做到,但是几天的时间,里面的巨蟒一旦出来,他们又会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把你们所有的手雷集中在一起给他丢进去,我就不信炸不塌这里给,咱们最好不要让这些恐怖巨兽再次出来,否则普通人遇到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

  余飞指了指这些特战队员身上的手雷,反正在余飞看来这些巨蟒绝对不能让他们出来在外面活动,否则现在要前来处理堰塞湖的人员众多,到时候简直就是巨蟒的饕餮盛宴。

  特战队长觉得余飞的这个主意非常可行,便迅速将所有人身上的手雷集中在一起之后,捆绑起来,丢入了山洞之中。

  随着一声地动山摇的恐怖爆炸,山洞果然被炸塌了,周围的地面一阵摇晃,当爆炸结束之后,他们爬到洞口附近查看,发现无数的石头滚落下去,彻底堵死了洞口。

  巨蟒虽然体型庞大,但是因为没有生长四肢,所以并没有自己挖掘洞穴的能力,洞口一旦被炸,他们将会被彻底堵死在里面

  ,无法出来,他们那么巨大的体型,要是再没有食物,那只能在洞穴-里面等死。

  特战队员们看到洞口被彻底炸塌了,一个个放心了下来,认为危机解除了,迅速呼叫,在周围掩护他们的直升机,直升机降落下来一个旋梯,将那位被从巨蟒腹中解救出来的特战队员给吊了上去,急忙往回赶。

  等余飞他们步行赶回到堰塞湖附近的时候,看到两位身穿白大褂的人员正在对那位被从巨蟒腹中抛出来的特战队员进行急救。

  余飞这个时候才再次从特战队员的口中听到这位差点被巨蟒消化了的特战队员,被他们称为三娃。

  两位医护人员应该是他们在山洞之中和巨蟒大战的时候,就被另外一架直升机接了过来。

  两位医生迅速对三娃展开了急救,可是他们判断的和余飞一样,三娃呼吸和脉搏都停止了,身体损伤严重,他们也有些束手无策,都打算宣布三娃已经死亡。

  可是就在他们两个讨论一番,要宣布这个结果的时候,三娃突然发出来了一声咳嗽,嘴里吐出来了一口黑血。

  这让所有的人都激动了起来,因为他们已经做好了接受三娃殉职的准备,三娃竟然看还没有死,这显然是一个好消息,所以哪怕是他吐出来的黑血,大家都十分开心。

  特战队员们都激动的往三娃跟前挤了过去,却被两名医生恶狠狠的拦住,告知他们不要靠近伤者,以免造成空气污染,让先三娃丧命。

  一架直升机急忙起飞,直接带着三娃赶往了附近的医院前去急救,显然三娃好像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大家肯定不能放弃,不过大多数的特战队员都被留在了这里,因为他们要留在这里保护其他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员,可惜只有这些特战队员知道,他们根本不是那些巨蟒的对手,要是真有巨蟒再次出现,还是要依靠余飞。

  当然了,他们已经将洞口彻底给炸塌了,那些巨蟒看起来已经没有能力再次离开那个地底洞穴,所以大家已经不会再有危险。

  三娃被送走之后,大家的情绪才稍微放松了一些,他们带来的专家挤到了特战队长的面前。

  “我们要的研究数据呢,你们怎么空着手回来了?”

  一位专家扶了扶眼镜,对着特战队长问道。

  特战队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当时连命都保不住,还真的没有人去做这件事,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带出来专家想要的东西。

  “我这里有!我这里有!”

  一个特战队员急忙走了过来,在兜里一摸,拿出来了一片他撕下来的蟒蛇蜕皮之后留下来的蛇皮。

  “就这?”

  专家看了看那片巴掌大的蛇皮,愣了一会儿之后,满脸愤怒的抬头问道。

  “这是我们兄弟拼了命才带出来的东西,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特战队长十分不爽的对这位专家说道,当时那情况他们能够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个专家简直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要是他当时也进入了山洞之中的话,估计早就被吓尿了,绝对不可能用这样的语气对特战队员说话了。

  可是那位专家却完全不这样想,在他看来,这些特战队员说不上根本就没有深入蟒蛇的巢穴之中,或许那位受伤的特战队员就是自己摔伤了而已。

 文学

  “咱们只是革命分工不同而已,我们搞研究也是为了科技的发展和人民的福祉,你们的职业就是战斗,既然你们说自己战胜了不少巨蟒,将你们的战友都救了回来,为什么连一点蟒蛇的活体都无法给我们带出来呢?”

  戴眼镜的专家十分不爽的对特战队长说道,他一点都不觉得这些特战队员之前所面临的危险有多么可怕,只是认为这些人没有带回来他们所要研究的东西,所以有些愤怒和失望。

  “革命分工不同,但是也不意味着让我们不顾性命,你在这里安安全全,想说什么张嘴就来,我们可是要用命去换取你想要的东西。”

  特战队长十分生气的对那位专家说道,有些事情远不是没有经历之人张嘴就可以来评论的。

  “反正你们不可理喻,还把蛇窝的唯一入口给炸掉了,现在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用来研究的,这或许就是整个人类的巨大损失,你们知道吗?”

  专家根本听不进去,特战队长的话,反而给他们扣了一个巨大的帽子。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知道那蟒蛇万一从里面逃出来一条之后,要是被普通人遇到会是什么结果吗?难道在你们看来,你们想要的科研素材比其他人的生命还要重要吗?”

  特战队长十分不理解的说道,虽然他们在前面出生入死也是心甘情愿,可是他们更不希望被他们保护的很安全的那些人指手画脚,那些人根本不理解他们也有老婆,孩子也有亲人,朋友他们也想活着。

  “或许我们的研究又能救很多的人命呢?”

  专家继续坚持自己的理论和观点。

  “那要不要我们将那蛇窝给挖出来,你自己进去搜索你想要的科研资料呢?”

  特战队长十分愤怒的说道。

  “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我们要是有这个能力,还要你们干什么?”

  专家听到特战队长这话根本没有一丝丝的考虑和犹豫,果断的拒绝了不说,还反口讽刺了特战队长一番。

  “反正我不可能用我兄弟的命,去换你这样冷血之人想要的东西,有本事就自己去取,没有本事就闭上你的臭嘴!”

  特战队长觉得和这样的人争执,不会有任何的结果,直接结束了谈话,转身带着自己的兄弟迅速离开了这里。

  余飞也撇撇嘴,跟着这些特战队员离开了,他也觉得这个专家真的过于扯淡了,这种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人就应该将他也丢到蛇窝里面,让他自己去感受一番,就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来了。

  现实生活之中往往不缺的就是这种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人,一切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根本不在乎别人的安危。

  甚至余飞深刻的怀疑这位专家嘴中含着各种大义,实际上他就是为了自己扬名立万。

  跟随那些特战队员走到一边之后,余飞发现这些特战队员一个个还在生气,爹也没有说什么,和他们都坐在一边,观看起来了,这些施工人员。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赶到这里准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进行,已经有大量的工人正在周围平整土地,只有这样才方便于直升机的降落,甚至将一些重型设备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从大山外面吊运进来。

  这些特战队员一个个也需要好好修整一下,之前毫无准备的在蛇窝之中展开的战斗,让他们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这会儿安全了下来,一个个看起来都

  十分的疲惫。

  虽然大家认为那些蟒蛇已经再也不可能重见天日,可是回忆起来总是感觉背后仿佛永远有一条巨蟒,要张开血盆大口对他们发起偷袭。

  说句实话,今天给他们所留下来的心理阴影,或许足够他们做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了。

  不过幸好他们这里已经搭建起来了简易的信号塔,并且开放了其中的一些频道,可以让他们这些普通人使用手机便于和外界联络。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2G信号,只能够允许他们打电话,可是在余飞看来,这已经让自己很满意了。

  余飞给丁桃桃打过去了电话,一直守在手机旁的丁桃桃第一时间接听了电话。

  余飞并没有告诉丁桃桃关于巨蟒的事情,只是告诉他这边现在很需要人手,自己决定留在这里,帮忙出一份力。

  丁桃桃也十分支持余飞这个决定,毕竟这里能不能做好,关系着下游无数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所以丁桃桃告诉余飞,只需要注意他自己的安全就好。

  并且丁桃桃向余飞承诺,余飞不在的时候,她依旧可以将合作社给打理好,保证谷辉那边的蔬菜供货。

  只是余飞长久的不回去,水果收购那边朱成就没有了主心骨,幸好司机一直往返于两地,知晓仓库和那些果农所在。

  最后,余飞只好又拜托丁桃桃代替自己去水果收购的现场帮忙监督和督促一下进度,以防止卜强到时候所要水果的时候,自己这边爽约。

  最重要的是水果入库余飞无法回去,那丁桃桃就要帮他将仓库那边打理好,确保所有的水果被放置在仓库里面很好的保存,这样余飞就可以卡着时间赶回去一趟,将水果全部催生完成,保证他们赚到这一笔快钱。

  丁桃桃全都答应了下来,虽然有余飞的时候,她很少操心这些事情,但余飞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丁桃桃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帮余飞将这些事情做好,保证余飞可以全力在深山之中挽救更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余飞最后又给朱成和谷辉分别打过去了电话,将自己暂时无法回去,将手里最重要的事情全部交托给丁桃桃这件事告知两人,希望两人可以很好的配合。

  谷辉和朱成都十分理解,并且一再向余飞保证虽然余飞不在,他们也会尽可能将所有的事情做好,绝对不会欺负女同志。

  安排完这些事情,余飞便可以继续安心的待在这深山之中,看有没有自己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

  余飞打完电话不久,便看到几架直升机从空中飞了过来,甚至直升机的下面调用着一些大型机械设备,宛如铲车和挖掘机等一类的设备。

  将这些设备放在已经人工挖掘好的核实地点之后,他们又迅速飞了回去,看起来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要运送进来。

  挖掘机和铲车立马开始了行动,现在余飞已经不知道上面要怎么处理这个堰塞湖了,但是观察了一会儿铲车和挖掘机的动向之后,余飞似乎又明白了。

  因为余飞发现铲车和挖掘机竟然从各处将山石泥土给运送了过来,不断堆积在了导致堰塞湖产生的巨大塌方两侧。

  很明显,上面应该是做出了决定,认为这个堰塞湖既然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要是将其炸开,或者使其绝口下游的人民无法承受这的损失,所以应该是决定将这里加固之后,让堰塞湖不可能出现决口的情况,这样下

  游的人民就安全了。

  可是余飞不仅又开始思考,随着上游不断的有水流注入,要是只是堵而不疏,水平面必然会不断的上升,难道他们就永远这样加固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09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