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裙子扶着巨物坐下去|把肚兜推上去h

“能算出来你他娘的不早说!林辉,姑奶奶我上辈子就是欠你的!”

  九儿握着手中的马刀径直刺进了他冒着血光的盔甲之中,马刀所过之处蹦出了刺眼的火光,连带着一节铠甲被从这鬼魂的身上掀了下来。

  可这灵魂也不是吃醋的,他手里的那把东洋刀被弄得虎虎生风,直接将九儿砸飞了出去。

  林辉目光冷冽,眉头紧蹙。

  这些东西是倭国战神,在所有鬼王当中都是排的上号的。

  只是随着打斗的时间不断的往后推迟,林辉突然察觉这个雾隐雷藏的灵魂有些不大对头,根本就没有发挥出一个鬼王该有的实力。

  “这东西不对劲!应该是被献祭之后召唤出来的分身!”

  他大吼了一声,把推演出来的结果说了个大概。

  这东西不是真正的鬼王!

  不过是有人将他的分身召唤出来了!

  光是这私人医院死伤的人,是根本不足以召唤鬼王的。

  再一个就是要是真的鬼王出动,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各个势力,怎么可能不眼热?

  还会呆的这么安稳?!

  “一群就知道吃等食的废物!真他娘的晦气!”

  林辉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

  盘算将所剩无几的符咒尽数扔了出去。

  鬼王一时间也是疲于应付,也算是分身乏术。

  林辉找准时机,天罡剑金光大圣,玄妙的步伐再次使出,整个人拔地而起,一步踩在了那把挥舞起来的东洋刀的刀背上。

  随即,径直一个翻身,天罡剑顺着刚才被九儿翘掉的铠甲的位置,直接插入了这东西的左肩下三寸的位置。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玻璃碎裂的声音传到了几人的耳中不远处一个花瓶应声而裂。

  紧跟着地上那个不断扩大的漩涡戛然而止,已经变得比刚才出来的时候大的数倍不止的灵魂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眨眼间变成了正常大小。

  就连被林辉踩了一把的东洋刀,也出现了裂痕。

  很快,雾隐雷藏的灵魂彻底消散,地上只有一具七窍流血的尸体。

  看着花瓶当中蹦出来的八卦命盘,九儿和林辉对视了一眼。

  这些东西也不算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只不过可以远程操控附身的灵魂 通过灵魂的夺舍献祭,能够传唤出一些远古战死之人的灵魂。

  所发挥出来的威力,甚至不及灵魂本身的1/10!

  因为这些被召唤出来的灵魂本身也拥有巨大的战斗能力,所以很难被完全操控。

  一旦在献祭过程中出了意外,这些被召唤出来的灵魂就极有可能反噬召唤者,轻则重伤,重则五脏俱焚,灵魂消无!

  而且在使用这东西的时候是有一定范围限制的,最远也不会超过三千米。

  只要在这个范围内寻找,不愁找不到罪魁祸首!

  林辉打定了主意,灵力瞬间喷涌而出,分成一股股不易,让人察觉的细线,在三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搜查。

  九儿这时打电话汇报着自己这边的工作进展,她趁着林辉正在调查周边活动的空档,将一个特殊的仪器扣在了那具尸体上。

  仪器上的开关打开,一阵电波声传来,那句被鬼王分身附身过的尸体凭空消失了。

  林辉瞬间收手,看着挂着一脸假笑半边身子已经进入空间裂缝的某人,咬碎了满嘴钢牙。

  “你耍我?”

  “我也是逼不得已。”

  女人苦笑,却还是告知了一部分内情。

  “林辉,在你们还没赶来之前,我们就已经得到了线报,这家私人医院的所有人,早在昨天上午的时候就离奇死亡了,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把周围的现场进行了全面封锁,进行了消杀和排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等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他们的灵魂已经不见了,除了你之前见过的薇薇安以外,这里连个活苍蝇都没有。”

  这家私人医院的地理位置,靠近滨海市的西郊外滩。

  从地图上来看,和之前那个硅胶厂所在的位置,正好形成了一个夹角。

  按照八卦方位推演,两个位置所对应的方位正是巽木乾金!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林辉低声问着,看着大半个身子进入空间裂缝的九儿,眼中已经没有半点温情了。

  “我只是奉命行事,林辉,听我一句劝,这一次走了之后就不要再回滨海了,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九儿在留下这番话之后,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林辉一拳早在了身后的柱子上,精雕细琢的罗马柱瞬间开裂,碎片落了一地。

  一直没有开口的小七此时已经走到了那个花瓶前头,将里头的八卦盘拿了出来。

  “四象八卦盘,这东西街边捡破烂的老头都看不上,还有人拿这东西出来害人。林大哥,你说这些人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

  小七已经变回了正常模样。

  虽说瞳孔还带着一点灰蓝色,声音却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她摸出一个开过光的鹿皮袋子,把这东西扔了进去。

  “林大哥,九儿姐姐说的没错,此地不宜久留,那个姓韩的老头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更别说你还把阁老拐带出来了,他们要留你一命才是见了鬼。”

  林辉看了她一眼,蹲下身在地上,那些黑色的粘稠液体上抓了一把,食指和拇指轻轻地捻了一下,砰的一下冒起了一簇小火苗。

  “他们都想让老子走,老子就偏偏不如他的愿!小七,你回去转告你奶奶,等过段时间我一定亲自登门拜访,感谢他老人家,只不过现在,你哥我还不能走。”

  林辉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人就消失了。

  几天之后,私人医院全员死亡的消息被有心之人埋了个严严实实,一点苗头都没露出来。

 文学

反倒张赫这个瓜怂在得知薇薇安不治身亡的时候,特地搞了个一人多高的花圈,拎到了她的葬礼现场。

  林辉沉着一张脸,跟在他的身后,这一辈子都没觉得这么丢人过!

  “灵魂都已经被带到地府去了,你就算是半座金山来,这人也活不了了,你过来凑什么热闹?”

  张赫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

  “你懂什么?这好歹也是个大明星,人家对外举行葬礼,连粉丝都能到现场去凑个热闹,咱不去,合适吗?这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咱就得捧个人场!”

  这些天,林辉把自己关在家里头画符,一批批的朱砂和特制的墨块被送进了房间里,可是这里头的人就是不出来。

  张赫是生怕自己的好大哥被憋出个好歹,这才打着自己的朋友去世,想让他帮忙过去看看风水的由头,把人从屋子里骗了出来。

  林辉是怎么都没想到,这死胖子所说的朋友,居然就是那个媒体上对外同志不治身亡的薇薇安。

  他到现在都记得这位大姐,整个人像是一只倒吊着的蜘蛛,趴在房顶上的画面。

  和面前这个安安静静的躺在棺材里的女人真是大相径庭。

  等等……

  不对吧?

  林辉皱起了眉,摘下了墨镜。

  她可清楚的记得,薇薇安的身体已经快被附在她身上的食人鬼撅成八百块了,身上的很多骨头刺破皮肉,往外凸出着,就连额头上也有个三寸多长的骨头刺了出来。

  可为什么现在躺在棺材里的这个人,脸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眼看着林辉恨不得直接趴在棺材里,张赫看不下去了,拽着他的衣裳,小声低估了起来。

  “辉哥,哎呀,辉哥过分了啊,你刚才还说不要让我过来凑热闹呢,你自己怎么上赶着趴上去啦,这人都死了哈,你,你别太过分啊,这么多家属都看着呢,一会儿挨揍了,我不管你啊!”

  林辉不为所动。

  甚至当着在场这些家属的面揪下来一根头发。

  “喂,你干嘛呢!”

  一个保安当即冲了过来。

  林辉这时则是擦了一把眼眶,摇头叹了口气。

  “我不过是想让薇薇安小姐在走的时候体面些,我刚才发现,她多了一根白头发,这女孩子都爱美,要是带着一根白头发,到了底下,估计心里也不好受。”

  林辉说的情真意切,一旁的张胖子都有点信了。

  那保安满脸狐疑的打量着他,生怕这小子生事,还是把人赶了出去。

  “吊唁完了,你们要没什么事就走吧,这后面还有好多人要来呢,别在这耽误大家时间!”

  林辉街坡下驴,打着哈哈,拽着张胖子快步离开了殡仪馆。

  “是是是,耽误你们工作了,不好意思!”

  回到车上,林辉将那根头发放在了掌心,一道蓝光闪过后,那根头发上隐约升起了一丝橘黄色的火苗,很快就烧了个干干净净。

  “辉哥,看不出来呀,你还有这嗜好呢?”

  林辉斜了他一眼。

  “什么嗜好?难不成你对一个整容过度,全身上下都是硅胶假体的人造美女也感兴趣?”

  林辉甩掉了手上的东西,烦躁的按着太阳穴。

  “这人不是薇薇安。”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1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