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别含我忍不住了H

 大少倏地失笑。

  笑的眉眼都绽了开来。

  双手抱着她,连着抱着她腰身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茗茗,你这张嘴,真能叭叭,为夫说不过你,输了输了。”

  一句输了,今晚这事就能带过吗。

  她冷哼一声,从鼻腔里出气。

  “你真不打算解释解释,你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这里跟安冉和你那个盛气凌人的表妹在一起喝酒?”

  容兆南收了笑,拿额头抵着她的额头。

  眼里俱是浓浓的情意,还在打哈哈,“不是还没喝呢嘛。”

  “你。”

  她才说不过他好吗。

  推开了他的手臂,才不要跟他抵额头。

  “那你去喝吧,大少尽管浪,晚上最好也不要回家,我去谈合作了,失陪。”

  人才退开了一步,就被他拉住,搂在怀里。

  拿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生什么气,谈什么合作,都几点了,回家。”

  “不回,老公这么晚还在外面浪,我回什么回。”

  真跟他犟上了。

  “你看你这个话说的,只准你晚上出门应酬,不准我应酬,若不是看你不在家,我天天独守空闺,哪里还会这个点出门找乐子,这都要怪你,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晚不着家。”

  不得了。

  他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容兆南,你非跟我杠是吗。”

  大少抱住了她,抱着她进客厅。

  “不跟你杠,回家再杠,走了,老婆,趁着还有时间,回家亲近亲近。”

  就这么被她带进了客厅。

  客厅里施落还在,安冉也在品着酒。

  看他二人走了出来,安冉还问了一声。

  “这就走了?”

  在容兆南面前,和他打打闹闹,发些小脾气没什么,在外人面前,她沈茗,又是一副显于人前的清冷模样。

  尤其是安冉这般说话熟稔的语气。

  她和容兆南的关系真的好。

  肉眼能看出来的那种。

  就这样一个女人,硬是和她大哥斗了那么多年。

  施落在旁看戏,看着她,也看看沙发上坐着的安冉。

  容兆南忽然cue到她。

  “小落,跟你嫂子合作的事,明天派人到她公司去谈。”

  施落一口气喝完手中的酒。

  “嗯,没问题。”

  容兆南将人带走,屋里只剩下她和安冉,她给自己又倒了杯酒,走到安冉身边,踢了踢她的高跟鞋。

  “哎,怎么回事,和我那个嫂子有过节啊,你看她刚刚看你的眼神。”

  安冉深思飘远,不知道想到什么,从沙发上起身。

  “有没有过节,也不是你过问的事。记住我的话,别触容大的逆鳞,他对他家那个,这回是认真的。”

  切。

  上回那个苏家妹妹,大家也说是稳的。

  她可没瞧见什么好来。

  是不是认真的,她一试便知。

  这晚的事情就这么过去。

  容兆南也没叫沈茗挑出什么错,主要是他态度诚恳,加上她又格外的忙,便没空去计较他为什么那么晚还在跟安冉联系。

  第二天,施落那边果然派人来洽谈合作的事。

  不过,沈茗却被临时叫走了,没亲自去对接这桩合作。

  因为,江添出事了。

  不光他出事,整个事务所都出了事。

  就在昨晚凌晨2点多的时刻,一辆大卡车顶着门窗玻璃直接开进了办公楼。

  对方过于明目张胆,冲着电脑主机来的。

  撞翻了江添那台主办公的电脑和主机,原地碾压了个粉碎。

  满事务所熬夜加班的人,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惊骇到,有个别员工躲避不及,被撞伤了,却不算严重。

  唯有江添,他出了严重的事故,当时为了护住那台电脑,硬是从卡车正面擦过。

  虽然最后也没能护住电脑。

  她赶到医院时,看到这情形,听护士说,江添受了重伤,心肺被撞的严重出血,正在急救室抢救。

  生平头一次。

  沈茗觉得有股冲到脑门的杀意。

  看到江添出事,比自己受伤还要难接受。

  只会拿她手底下的人出气,这样的人,她会亲手送他下十八层地狱。

  “报警了没有,那边怎么说的。”

  江添的助理被吓的还没缓过神,此刻站在她面前,手上吊着绷带,打着石膏。

  “报了,还没出消息,沈总,江总他……现在可怎么办。”

  众人俱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比起愁苦,江添身边最得力的设计师,气的拿手猛捶了两下墙壁,手背瞬间出了血。

  “这帮狗日的!一定是他们!”

  沈茗紧抿着唇瓣,没有擅自发言论断。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从走廊那处忽然走来一帮人。

  为首的是曲家那个大小姐。

  几乎是哭着跑来的。

  “江添他到底怎么样了,我在新闻上看到消息,你们快说啊!”

  江添的助理认识这位曲小姐。

  “曲小姐,我们江总,现在情况很不好。”助理连连叹气。

  曲茶听到他这个话,险些腿软,被她身边的保镖及时扶住了。

  “很不好是什么意思,你们是吃干饭的,为什么只有他受了这么重的伤——”

  眸线好像这才看到同站在一边的沈茗。

  她对她的恨意一直都在,之前拿她没有办法,现在再看见她。

  几乎是找到了发泄口,将全部的气都发在了她身上。

  猛的走了过来,二话没说,一脸的恨意。

  上来就是一巴掌。

  沈茗被这巴掌打的,整个人歪到了一边,脸上瞬间出现红血丝。

  口腔内部出血了。

  打一巴掌不够,曲茶还想再来第二巴掌。

  手已经伸了下来,“都是你,要不是你——”

  隔空被沈茗身后的小吴牢牢抓住手。

  将她向后一推。

  她身后的一溜串的保镖看见这一幕,一股脑的涌了过来。

  小吴护着沈茗,言辞警告着她。

  “曲小姐,蓄意伤人,这是犯法的,我们要不要警局见。”

  沈茗揉了揉发疼的脸颊,将小吴从身前推开。

  “算了,”看了眼眼睛都哭肿了的曲茶,又怎么能怪她冲动,要换成是她遇到这个事,估计也会发疯,“候在这里没用,我们走。”

  曲茶却拉住她的手臂,不打算放过她的样子。

  “你去哪,你将我们家阿添害成这个样子,你还想跑。”

  沈茗被她拽的,手臂那处火辣辣的疼。

  她手劲真不轻。

  都这个时候了,她可没有心思去应对她。

  周身快杀人的戾气怎么也掩不住,只冷冷说了一句。

  “曲茶,不让我走,是想自己去将谋害江添的凶手找到,你有这个本事?”

  也不知是被她通天的逼人气势吓到,还是因为其实心里知道,害江添的凶手另有其人。

  人已经失心疯了,像丢了魂一般,最终还是松开了她的手臂。

  手臂被松开,沈茗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挡在她前面的保镖,看这个架势,依次排成两排,给她让出了一条道。

  江添出事的事传得飞快,容氏集团自然也知道了消息。

  卓航收到消息时,他们容总正在接见几位跨国合作公司的高管。

  刚从球场上散开,即将奔赴饭局。

  今天这顿饭局尤为重要,能不能将业务开拓到欧美地区,就全靠今天这顿。

  他们容总为了今天这样的局面,潜心蛰伏了将近两个月。

  私下一权衡,卓航决定还是暂时压下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卓航抬表看了看时间,太阳接近落山,这顿饭局结束,他们容总分批次将人送了出来。

  卓航等在他们容总身边,看见他们容总已是精疲力尽的模样。

  “容总,你二叔那边,一定不知道你暗中捣了他的产业。”

  容兆南轻笑一声。

  “有容二在前面顶着,他现在哪还有精力查我在做什么。”

  解决了个小麻烦,大麻烦还在后头,容兆南捋起袖子。

  “我二叔是个重利的人,他不好对付,他那个夫人,这个女人,才是最阴狠的,你去查查,她捣鼓的那批文物修复,到哪一步了。”

  容二夫人可是个地道的商人,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骗了他们容总的亲妈,那个从不管公司事物的小老太太跟她合伙修复什么文物,就怕这里面的水深不可测,小老太太到时候会吃亏。

  “晚上就派人过去探看情况。”卓航道。

  容兆南捏了捏眉根,叫卓航备车。

  卓航问,“容总,您现在打算去哪,回公司吗。”

  这个点回什么公司。

  “去问问你家夫人晚上在哪吃饭,我直接过去。”

  “容,容总……”

  卓航面色为难,忍了一天,这才讲了出来。

  “夫人那边出事了。”

  容兆南猛的回过头来。

  “出事?”

  “也不是夫人出事,是夫人手下的江添出了事,你这会儿过去,应该能赶上夫人从警局出来。”

  这么大的事,卓航可真能憋。

  大少拿手指着他,气从中来,而后,还是挥了挥手。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将车开过来。”

 文学

沈茗的面子不够大,城区的警局也不是不做事,实在是对方的人安排的太巧妙,一整天的搜集证据,愣是没查到伤人的人是谁派来的。

  那司机只一口咬定,是刹车失灵,无意撞进了一楼的办公楼。

  他还说,他要请律师。

  处处做的滴水不漏。

  沈茗从警局出来,眉头皱的有三层高。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请私人侦探探查。

  光这一点还不够,对方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在海市做这种事,上头一定有人庇佑。

  有些关系,她也要疏通。

  “走,去集团总部,找大苏总去。”

  “好。”

  忙了一天,连饭都没吃,小吴到停车场开车去了,沈茗捏着眉头,站在警局门口,心烦意乱。

  一抬眼,从门口玻璃一样的墙壁上反光看见个人影,立马转过了头来。

  容兆南。

  小跑着,下了台阶。

  见着了神色略显疲惫的容兆南,她重重地叹了声气。

  “你都听说了?”

  容兆南点头,“来的路上听卓航说了,江添现在情况怎么样。”

  沈茗心情糟糕的要死,提起他,心都是沉的。

  “才从手术室推出来,保不齐,以后会有后遗症,他的右腿……”

  大少见不得她苦丧着一张脸,将她抱进了怀里,拍了拍她的背。

  沈茗憋了一天的气,总算发了出来。

  又恼又气。

  “这帮畜生,别让我查到是谁。”

  说着话,嗓音现出了哭腔。

  大少抱紧了她,眉头也是紧蹙着的,转头,对卓航道。

  “去给我舅舅捎句话,明天,我登门过去拜访他。”

  他舅舅。

  沈茗回想了下。

  他舅舅是临省的省长,从前,是武装部队出来的。

  他要去找他舅舅。

  直接从他肩膀上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他。

  大少看着她眼泪汪汪的,迷糊地看着他,心中怜爱,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

  “看什么,不知道我还有个舅舅。”

  “知道。”声音闷闷的,有些搞不明白,“大少,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他将她扶正。

  像是不高兴了。

  “没关系?躲在暗处里的人,今天能随随便便卸你手下的人一条腿,明天,是不是要卸你一只胳膊才罢休,我容兆南的夫人出了事,你觉得我能坐得住。躲在暗处里害人我不会,摆在明面上的抓人我还能不会?”

  他说的有道理。

  沈茗把心一横。

  “明天你去见你舅舅,我也去。”

  便没去苏氏集团大楼去找她哥。

  容兆南带她去餐厅吃晚饭,都这档口了,她虽然一整天没吃东西,但现在哪有胃口吃东西。

  喝了两口清汤,就什么也都吃不下了。

  容兆南胃口可以,他一贯饭量大,看他吃饭,她都觉得香。

  “茗茗,要是发愁能解决事情,事情早解决了,晚上就是再怎么减肥,饭还是要吃两口的,你这是想让我心疼是吗。”

  大少好像去哪里上了语言进修班,现在这种哄人的话,说的一次比一次溜。

  她拿起面前的三明治,刮了他一眼,还是啃了一口。

  也就纳闷了。

  她不过就是才开个小公司,江添那边只等她发展完善,再让他去接手她的微投公司,一切百废待兴,正是用人的时候,就是这么个关口,他忽然便出了事。

  到底是谁非要跟她过不去。

  最恨不得她过好的人,也只有日前的那个顾枫。

  她是记挂着她从她手上将容兆南带走了,殊不知,容兆南对她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心思。

  她坑了她一手,她看她也有可怜的地方,也放了她一码。

  难不成,她会有这个本事,还能再杀回海市,重新想与她作对不成。

  那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些。

  这么快就元气复苏了?

  “在想什么,想得都出了神。”大少打了个响指,唤回了她的思绪。

  她埋头,又咬了一口三明治,忽然,放在桌边的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来电。

  尾号如此连贯,不像是骚扰电话。

  思了思,当着容兆南的面,她接起了电话。

  “你好。”

  “沈茗,是我。”

  宁致谦。

  沈茗顿时眯了眼,放下了手中的三明治,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手。

  “宁总,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和他说话的语气,颇有些不善。

  宁总。

  容兆南逡巡的视线淡淡撇来。

  沈茗正厌恶着,没注意到对面她男人的视线打量。

  宁致谦在电话里好好的突然说,“你现在说话方不方便,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

  沈茗这才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容兆南。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1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