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按摩器高H上课 隔着她的内裤揉弄

文咏诗认为自己的运气并没有变好,和张合欢签约之后,先是右臂骨折,因为这个意外丢掉了角色,自己这段时间仿佛中了邪,稀里糊涂地跟他签了约,甚至相信他什么所谓的祖传秘方。

  文咏诗甚至怀疑是不是这货给自己下了蛊,自己被他控制了。

  张合欢对片花表示满意,他拷贝了一份,传到了工作群里面。一来让孙台和罗培红赏鉴品评一下,二来证明自己非常敬业,这种时候还在忙着工作。

  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张合欢表示要请几位同事吃饭,慰劳一下他们最近的辛苦工作。

  几位剧组同事都答应了下来,周乃文提议就在电影制片厂的食堂,口味不错而且不对外部开放,非常清净。

  周乃文打电话订了房间,几个人一起过去。

  进入食堂的时候,刚好遇到一群人经过,文咏诗听到那群人中有人用粤语交谈,说话的那人走在人群中头发花白,双目深邃,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

  文咏诗认出那人竟然是大导演徐柯,陪着徐柯的几人有电影制片厂的领导,文咏诗过去在酒会上见过有老怪之称的徐导,迎面遇上赶紧招呼道:“徐导好。”

  徐老怪听到乡音,举目望去,看到文咏诗,觉得这小姑娘面目有些熟悉,第一反应她是港圈的艺人,只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

  文咏诗这就尴尬了,俏脸羞得通红,等于当众热脸贴了冷屁股,人家徐大导演根本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这就是小演员的悲哀。

  张合欢看在眼里,心中暗自感叹,文咏诗在圈子里混了十年还是没存在感,难怪她现在一心想成名。

  周乃文问道:“刚才那是徐柯导演吧?”

  张合欢点了点头道:“是他,我也是第一次见,应该找他签个名的,我是他影迷。”他其实是故意这样说,主要的用意是帮助文咏诗化解尴尬。

  电梯只有一部,他们等徐柯一行走了之后,才上了电梯,准备关门的时候,有人跑了过来,张合欢好心摁下开门键。

  那人冲进电梯之后,所有人都认出来了,白白净净贼眉鼠眼的洋仔,这货这两年正当红,进来之后,也没说谢谢,可能是觉得几人都在看着他,明显有些不悦,眼皮一翻,向上看,大明星的派头十足。

  剪辑师赵广平是他的粉丝,凑上去赔着笑道:“洋仔老师,您好,我是您的粉丝。”

  “嗯!”洋仔脸高高昂起,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赵广平也是犯贱,人家不想搭理他还非得凑上去:“洋仔老师,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洋仔咧开嘴冷笑了一声:“我真是搞不懂,现在的人为什么不能给别人一点私人空间?”眼睛瞥了赵广平一眼,本想用小眼神将他逼退,看到了文咏诗,眼睛一亮,心说这姑娘漂亮。

  他向文咏诗笑了笑,一副自命潇洒的样子。

  电梯到了,张合欢伸手往前一拦把洋仔给挡到了一边:“文小姐请!”

  洋仔瞪着张合欢,这厮什么意思?不知道我是谁吗?居然让我给别人让路,冷冷道:“起开!”

  张合欢道:“女士先请的道理你不懂啊?什么素质?”

  洋仔也不是个好脾气,这两年因为春节晚会大火,又接连主演了几部电影,正飘着呢,恶狠狠望着张合欢道:“你说谁呢?”

  张合欢笑道:“说你呢,怎么着?我还说错了?”

  赵广平生怕他们发生冲突,赶紧过来拉他,洋仔指着张合欢道:“损色!你不认识我是谁?”

  张合欢摇了摇头:“不认识。”

  洋仔火冒三丈,现在不认识他师父的有,不认识他的几乎没有,在东三省,现在谁不给他几分面子,这小子谁啊?居然敢跟自己耍横。

  张合欢也不是想挑事,主要是过去就烦他,尤其是当红的这两年,一幅天下老子最牛逼的小人嘴脸,他师父赵老根这么大腕做事都低调谦和,真不知这货有啥可牛逼的,其实根本原因是过去新星域跟这货签过两部电影,耍大牌不说,两部电影都是血亏,张合欢想起来恨得牙痒痒。

  洋仔准备发火,这时候有人出来迎他:“洋仔,你怎么才来,徐导他们都到了。”

  他这才恨恨瞪了张合欢一眼,跟着那人走了。

  周乃文感慨道:“当红炸子鸡,有范儿。”

  张合欢笑道:“傻逼一个,素质撑不起名气的典范,这货长不了。”

  赵广平道:“我过去挺喜欢他的。”刚才洋仔的表现实在是让粉丝心寒。

  张合欢道:“喜欢错人了,这种人自身修养不够,一夜爆红都不知道自个姓啥了,现实会慢慢教育他做人。”

  几个人来到房间,周乃文点了菜,张合欢收到了工作群的回馈,大家对粗剪的片花都表示满意,也提出了几点不足,张合欢把意见反馈给了周乃文。

  周乃文表示今天连夜修改一下,争取春节前将片花的正式版拿出来。

  张合欢对他们的工作态度表示欣赏,谁都喜欢工作认真的人。

  文咏诗不敢喝酒,今天陪着张合欢过来倒不是因为她对片花好奇,而是担心自己的身体,不过现在也没什么感觉,估计已经好了。心中琢磨着太阳互娱的事情,回头应不应该跟张合欢提起收回影视经纪约的事情?他该不会觉得自己出尔反尔吧?

  张合欢跟周乃文聊天的时候听说他过去是拍广告和mv出身,马上来了兴趣,询问了一下周乃文的作品,看看有无合作的可能。

  文咏诗不喝酒,对他们的话题也不感兴趣,拿出手机搜索着跟自己相关的新闻,除了八卦几乎看不到什么作品,她这十年其实一直都很努力的,难道所有人都忽视了她的努力?一则新闻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则关于安吉拉的新闻,曾经的闺蜜,一起嫩模出道的安吉拉,现在她因为恋上了内地当红小生黄潇铭,发展重心已经转向了内地。

  新闻中透露安吉拉主演的《太极》三部曲将在今年上映,明年的档期也排得很满,其中就包括徐柯导演的《神都龙王》,文章的最后特地拿她和安吉拉做了一个对比。

  文咏诗心中暗叹,几乎同时出道,现在的境遇天地之别,论条件自己不次于她,可运气实在是太坏了,现在又和张合欢签约,活该自己不红,总是在关键时刻选错。

  她感到内心烦躁,借口去洗手间出去透透气。

  出门的时候遇到了洋仔,洋仔向她笑了笑,发现她一个人,眯缝着小眼睛走了过来,主动搭讪道:“你好,我总觉得咱们之前见过。”

  文咏诗点了点头道:“见过,刚才在电梯里。”

  洋仔道:“你应该认识我吧。”随着走红,他现在自信心爆棚,认为全国人民百分之九十都得认识自己。

  文咏诗正想回答,身后传来张合欢的声音:“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凭什么要认识你?”

  洋仔望着张合欢,张合欢望着洋仔:“看什么看?老婆没来是不?长本事了。”

  洋仔指着张合欢:“你知不知道……”

  “知道你是个大傻逼,滚犊子,再敢在我面前恶心我,小心抽你丫的。”张合欢看到这货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年可害自己损失了不少钱。

  洋仔道:“你……你这人素质实在是太差了。”

  张合欢道:“我特么就这样,赶紧给我滚远远的,也不看看你贼眉鼠眼的熊样,还骚扰我公司艺人,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自己有家啊?”

  洋仔气得小眼睛都红了:“你污蔑我!”他也闹不清楚这货这么就专门跟自己作对,他怎么都想不到是因为过去自己让张合欢赔了两个多亿。

  这时候徐柯从洗手间出来了,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文咏诗脸上,文咏诗因为之前跟他打招呼没有得到回应,所以现在也不敢开口说话了。

  徐柯道:“我记得你啊,你演过《变节》对不对?”

  文咏诗笑靥如花道:“是的徐导,我叫文咏诗。”虽然都是港圈中人,但是平时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两人都用粤语交流。

  张合欢主动向徐柯伸出手去:“徐导您好,我是她的经纪人张合欢。”

  文咏诗恼得恨不能一头碰死在墙上,他以为自己是谁?徐大导演怎么可能会把他放在眼里,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徐柯有些诧异地望着张合欢,不过还是跟他握了握手:“你好!”

  洋仔走过来:“徐导,咱们回去吧,大家都在等着您呢。”他也是心存报复,认为张合欢是想跟徐大导演套近乎。

  张合欢微笑道:“两位一起的,看来有意向合作了,徐导准备跨界导演小品吗?”

  徐柯愣了一下,洋仔是制片方向他推荐的,主要是因为这两年洋仔太火了,好像加上他就有了票房保障,徐柯也看过有关资料,洋仔作为一个小品演员的确够火,可是他主演的电影好像没有几部卖座的,之前章一谋导演用过他拍了一部三枪,结果不但被人扣上了庸俗的帽子,据说电影公司还赔了不少。

  今天的这场局也是制片方牵线,用不用洋仔还得由徐柯最终拍板定案。

  洋仔一听就火了,他脾气本来就不好,之前跟张合欢发生冲突,张合欢现在分明是在诋毁自己,当着徐大导演的面揶揄自己是个小品演员,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猛然转过身去,指着张合欢的鼻子道:“你再说一遍?你敢再说一遍!”

  张合欢笑道:“怎么?你还想咬我不成?”举步向前走去。

  洋仔急火攻心,也往前冲,这两年他人气飙升,脾气也飙升。

  徐柯赶紧拉住洋仔,那边文咏诗抓住张合欢,都是文化人,真要打起来就难看了,好在是在电影制片厂内部,如果换成外面的公众场合,肯定要上新闻了。

  洋仔这会儿有点李小龙附体,指着张合欢道:“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可以侮辱我们小品演员,更不可以侮辱徐导,徐导是我最尊重的人。”

  张合欢笑道:“拉倒吧你,你最尊重的人不是你师父吗?要是让他听到不得大耳刮子扇你。”

  文咏诗真是无语了,过去怎么没发现这货这么能挑事,本来还想趁着这个机会跟徐导套套近乎,这下完了,全被他给搅和了。

  洋仔道:“徐导,您别拉着我,我今天非得争这口气不可。”

  张合欢道:“你过来啊,我不抽你个满地找牙我跟你姓。”

  两边房间的人都闻声出来了,都是圈里的人,徐柯那边还有一位北方电影厂的副厂长钟玉涛,他和周乃文认识,这么多人一出来肯定是打不成了。

  周乃文问了一句:“张主任,什么情况?”

  张合欢指着洋仔道:“那家伙骚扰文小姐。”

  文咏诗彻底凌乱了,张合欢怎么谎话张口就来了,洋仔虽然主动搭讪,可没有骚扰她,大家都是公众人物,说话是要负责的。

  洋仔被气疯了,这货是谁?我跟他有仇吗?为什么今天就盯上了我?他指着张合欢就骂上了:“你特么作死,我什么时候骚扰她了?我什么身份,我会看上她?”他被气得口不择言了。

  文咏诗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你红就看不起人?你凭什么看不上我?就你那贼眉鼠眼的熊样我还看不上你呢,她也火了:“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我都懒得搭理你。”

  张合欢道:“这种无德小人,再红也不能用。”

  “我弄死你!”洋仔往前冲,又被周围几个人给拉住了。

  徐柯皱了皱眉头,他本来对洋仔的印象不怎么样,现在就更差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可不能坏在这种人手里,国师都玩不转的人,自己估计也够呛。

  其实今天洋仔没招惹张合欢,但是张合欢就是看他不顺眼,谁让丫上辈子让老子赔钱了,我就是要恶心你,活该!

  双方各自把自己的人给劝回房间,周乃文叹了口气道:“张主任,您惹他干什么?他师父是谁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合欢道:“我就看不惯他小人得志的样子。”

  周乃文担心回头洋仔再来报复,提议尽早结束,劝张合欢早点回去,在他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洋仔在东三省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张合欢年轻气盛,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容易吃亏。

  张合欢喝了酒让文咏诗开车,文咏诗一上车就火了:“你什么意思,为什么非得要凭空捏造?你知不知道这种事可能会对我的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张合欢把安全带给系上,不慌不忙道:“你不用担心,在这里没几个人认识你,而且你的形象也够负面了,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嗬!你真是不可理喻,张合欢,我后悔跟你签约了。”

  张合欢道:“想解约,好啊!我不缺艺人。”

  文咏诗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痛快,一时间有点不敢相信了:“真的?”

  张合欢点了点头道:“强扭的瓜不甜,我们的合同还没有开始执行,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间小工作室,这阵子回香江应该接触了不少公司吧?”

  “没有,我是有契约精神的。”文咏诗有些心虚了。

  张合欢道:“别把你自个儿说得那么高尚,如果不是因为你身体的问题,可能早就向我提出来解约了对不对,让我猜猜,太阳互娱对不对?周作化的公司?”

  文咏诗傻眼了,他怎么知道,这件事进行得非常隐秘,自己跟任何人都没有讲过。

  张合欢当然知道,文咏诗和百仕活解约之后签约了太阳互娱,后来得到了力捧,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才渐渐在影坛闯出了一番天地,但是距离大红始终差那么一口气。

  如果人生还是按照原来的剧本那该多没意思,文咏诗踩下刹车,张合欢被晃了一下,她望着张合欢很认真地说道:“我感觉你在影视资源上给不了我任何的帮助,所以我想抽出影视经纪约,唱片约还是交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张合欢摇了摇头道:“我还是那句话,去留自便,咱们现在合同生效日还没到,你后悔还来得及,我绝不为难你。”

  文咏诗小声道:“真的?”

  张合欢点了点头道:“不过我不可能让你将影视经纪约单独抽出去,你身上最大的价值也就是影视经纪约,恕我直言,你在乐坛不会有太大发展,所以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将合约全都还给你。”

  张合欢这么痛快地答应解约搞得文咏诗有些犹豫了,她咬了咬嘴唇道:“谢谢!”

  张合欢道:“走吧。”

  文咏诗道:“按照合同,我应该对你做出赔偿。”

  张合欢摇了摇头道:“不用,我又没什么损失。”

  文咏诗愣了一下,什么意思?难道他是说遭遇损失的是自己?

  张合欢其实就是这么看,本来已经决定为文咏诗打造单曲《暧昧》,交由飞雪唱片国粤语两版同步发行,可是文咏诗在这种时候生出离开的心思,张合欢有一点为她可惜,文咏诗不红是有原因的,她总是在人生关键的路口选错,有点为她可惜,再次错过了一次机会。

  回到酒店,文咏诗告诉张合欢,她明天一早就回香江了。

  张合欢明白她的意思,当即写了一份解约协议,在上面签了字,表示不会追究文咏诗的麻烦。

  在解约这件事上张合欢越是痛快,文咏诗越是内疚,此时不禁念起张合欢的好来,首先张合欢是有才华的,他作词作曲的那首《傻女》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他制作的三首歌都登顶内地新歌风云榜第一,自己选择跟他解约是不是错了?

  张合欢将签好字的解约协议交给了文咏诗:“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以后还是朋友,作为朋友我给你提个醒,周作化开赌城起家,加入他的公司还是要慎重。”

  文咏诗道:“我知道。”

  张合欢道:“你在圈里打拼了十年,这里面水有多深,你应该有亲身体会,港圈的市场越来越小,机会都在内地。”

  文咏诗道:“我再签公司的话一定会慎重。”说完又觉得自己这话无形中又伤害了张合欢,赶紧解释道:“你挺好的,只是我感觉你制定的路线不适合我。”

  想起张合欢还是帮自己做了不少事的,本来她在《寻秦记》中扮演纪嫣然,可张合欢认为琴清更适合她,所以动用他的影响力从陈妍西手里夺来了这个角色,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意外摔倒骨折,这部戏很有可能成为她的转折点。

  文咏诗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我一早就走,就不跟你道别了。”

  张合欢道:“好吧!”

  文咏诗一早离开房间,去前台办理退房手续的时候,有人来到她身边将房卡放下:“一起!”

  文咏诗这才意识到是张合欢,她向张合欢笑了笑:“早!”

  张合欢点了点头:“早!”

  文咏诗道:“我去机场。”

  “我回辽城。”

 文学

张合欢把手续办完,主动帮文咏诗拿了箱子,文咏诗快步跟上他的脚步:“我自己来吧。”

  张合欢道:“刚好顺路送你去机场。”

  “不用麻烦了。”

  张合欢已经将后备箱打开,把文咏诗的两只行李箱都塞了进去。

  文咏诗只好接受,她发现张合欢做事还是很霸道的,面对他的霸道,自己唯有服从,拉开车门来到副驾,看到副驾上放着一束玫瑰花,文咏诗愣了,很快就意识到这花应该是送给自己的,犹豫了一下准备去后面坐。

  张合欢道:“上来吧,花送给你的,这段时间给你造成了不少的困扰,我这个人也不怎么会说话,送你一束花就算是弥补一下。”

  文咏诗来到副驾坐好,捧着那束花,心中有些感动,张合欢人还是不错的,换成别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说不定还会向她提出高额索赔。

  张合欢开车前往机场的途中打开了音乐,里面传来一首歌。

  ……

  眉目里似哭不似哭

  还祈求甚么说不出

  ……文咏诗听得入神,这首粤语歌如此好听,可是她之前并未听过,整首歌唱完,车内陷入一片寂静,文咏诗望着张合欢,张合欢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记忆中他很少有这么深沉的时候,难道是因为自己解约的事情影响到了他的情绪?

  文咏诗鼓足勇气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张合欢道:“《暧昧》”

  “你的词曲?”

  张合欢很自然地点了点头,其实是林夕的词,陈晓霞的曲,谎话说多了连自己都认为是真的,张合欢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创作者了,反正在这个位面自己就是原创,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抄袭者,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文化的推广者,普及另外一个位面的文化我光荣!另外一个位面的原创者反而应该对自己表示感谢,不要脸是无敌的第一步。

  文咏诗道:“好棒!”

  张合欢道:“这一版是让秦虹试录的,她的嗓音并不适合,而且这首歌我也不是为她准备的。”

  文咏诗一颗芳心怦怦直跳,她意识到了什么,其实她本来是想留下唱片约的,可是张合欢昨天的态度也非常明确,如果解约就全部解约,他根本看不上文咏诗的唱片约。

  文咏诗的内心陷入激烈的交战中,投身太阳互娱,参予一流大制作的机会肯定很多,合作得也都是影坛重量级的人物,可是以她的咖位,又能确定受到力捧吗?文咏诗无法确定,而且周作化那个人花名在外,想让他力捧自己,必须有所付出。

  签约新星域,自己是唯一的艺人,想起这段时间张合欢对她的点点滴滴,文咏诗的内心居然开始松动,有一点她能够确定,张合欢没有敷衍自己,而且张合欢这个人有才华,有胆色,面对洋仔那种红得发紫的明星,他照怼不误,在徐柯导演面前也不怯场,文咏诗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人或许无所不能。

  没有了音乐,车内显得格外寂静,尴尬的气氛在寂静中孕育成形。

  可能是错觉,文咏诗认为张合欢比往日严肃了许多,这让她心中感到不安,提议道:“可不可以再听一遍?”

  张合欢点开音乐,这次放得仍然是《暧昧》,不过是国语版。

  美梦里有怎样气候

  你终于回过头看我

  ……

  文咏诗很想问张合欢这首歌究竟是为谁准备的,可是话到唇边却难以启齿,她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没资格这样问,默默沉浸在音乐的氛围中,前往机场的路上,国粤语版的《暧昧》循环播放着,文咏诗眼角的余光悄悄观察着张合欢,张合欢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从头到尾没有看她一眼,她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生气了?

  文咏诗戴上墨镜闭上双眼,默默听着音乐,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他们在一起的情景,尴尬的感觉变成了暧昧。

  张合欢将车停在了机场的停车场,下车帮文咏诗取下了行李。

  文咏诗拿着那束花,再应对两个行李箱可不容易,张合欢道:“我送你进去。”

  文咏诗道:“不麻烦了。”

  张合欢笑道:“都送到这里了也不差这点距离。”

  推着行李箱随同文咏诗一起进了安检,文咏诗捧着鲜花跟在他的身后,心中越来越过意不去了。

  张合欢将她送到地方,向她道:“就到这里吧,祝你一路平安,以后前程似锦。”

  文咏诗点了点头,主动向他伸出手去,两人握了握手。

  “谢谢”

  张合欢向她笑了笑,转身离去。

  文咏诗忽然开口叫住了他:“嗳!”

  张合欢停下脚步,有些诧异地转过身:“有事?”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12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