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楚我是怎么在你身上驰骋:守寡多年的妇岳给了我

“你们也别光听我的话,我说啥时啥。你们也得想一想,到底真实的想法是啥样的。这个事还不是定局,主任也没跟院长去说呢。”

  “刘老师,您纠结这个干啥啊?这个也不是啥事啊?”刘依清反问了一句。

  “咋不是事呢?也可能会影响到你们若干年之后的升职加薪啊。”刘半夏说道。

  “刘老师,我觉得您想多了,就算是有影响也会非常小。”苗瑞反倒安慰了他一句。

  “不是,你们真的不在意吗?”刘半夏纳闷的问道。

  刘依清和许一诺齐齐点头。

  “那另外那三个呢?他们也不在意?跟他们说了,就这么接受了?”刘半夏追问了一句。

  “是啊,我们其实都没觉得有什么啊。刘老师,会不会是您想得太复杂了呢?”刘依清说道。

  刘半夏咧了咧嘴,“可能吧,可能是我想得太复杂了。我就是担心啥呢,现在人们都夸你们,然后你们就看不清自己的位置,对自己同样抱有更高的期待。”

  “这时候要是再经历一些事情啥的呢,恐怕会对你们的心理上有一些影响。不像别的主治医师,都是经过了好久才拿到的合同,经历得更多一些。”

  “咱们急救中心略微有些特殊,建设得比较匆忙,发展的更匆忙。在人员的配置上呢,资源倾斜得也有些不像话。”

  “而现在你们的成长速度也是非常快的,我不知道有一天达到了你们的瓶颈之后,你们心理上是否能够接受。”

  “而且在你们的其余配套资源跟不上的情况下,是否会对你们的工作有影响。因为我就是这么过来的,我很怕这些事情在你们身上发生。”

  “刘老师,要我说我们根本都没咋想这些,您信不信?”许一诺问道。

  “一点都没想啊?毕竟上主治也算是行医的第一个门槛了。”刘半夏说道。

  “对于我们来讲,无非就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啊。反正也没差几个月,着啥急。”许一诺说道。

  “刚开始听的时候,确实是有点不开心,毕竟差点小钱钱,我现在可是房奴,得努力赚钱啊。”

  “但是吧,您不管做啥决定,肯定是为我们考虑的。那就没关系了呗,还想那么多干啥?”

  边上的刘依清也是猛点头,顺便又给嘴里塞了一个雪棉豆沙。里边的豆沙馅略微有些热,有些烫嘴。

  刘半夏看得都好无奈,知道的是这丫头实诚,不知道的还以为很敷衍呢。

  不过他的心里边还是很感动的,六小只没有多余的想法,这是源于对自己的信任。

  这就够了,想那么多杂七杂八的干啥?就跟做手术一样,跟着感觉走就完了呗。你一犹豫,反倒可能会给患者造成更多的侵害。

  想到了这些,刘半夏也化身干饭人。

  虽然今天加的菜是以刘依清和许一诺的口味为主,但是他跟苗瑞也不是善茬,该吃也跟着吃。

  吃饱之后,刘半夏又端起了自己的汤,来了个一口闷。

  心情好了,胃口就好嘛。本来就是大饭量,现在吃起来就更香。

  回到了急救中心,他也留意了一下李浩他们的表情。跟刘依清他们差不多,基本上就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或者说呢,有影响也是小波动,现在已经消化掉了。

  “咋样、咋样?”王超凑了过来。

  “还能咋样啊,他们接受得都很快,超乎我预料的快。”刘半夏说道。

  “反正就这样了,谁也没有前后眼。我认为这样做是对的,是对他们好的,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这也就可以了。”

  王超竖起了大拇指,“他们对你是真够认可的,不得了啊。”

  “说心里话,我都没有想到。还以为他们会有些小脾气呢,实际上啥事没有。”刘半夏说道。

  “对我这么信任,接下来还得给他们好好制定学习计划。要在年底之前,让他们成为合格的主治医师。”

  “好家伙,你又在琢磨啥啊?”王超吃惊的问道。

  “没琢磨啥啊,就是普外科的手术拉出来练一遍呗。哪怕去住院部那边要,我也得让他们都感受一下。”刘半夏说道。

  “在咱们急救中心,大多是以创伤和急腹痛患者为主,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来的患者也并不一定都是这样的,有可能我们在诊断别的疾病是,又发现了新的问题。”

  “让他们整个都见识一遍,这样的话,遇到了问题也不会慌,能够轻松处理掉。就像我们昨天做的那个食管裂孔疝修补手术一样,我还是第一次做呢。”

  “这家伙,这也是个大工程啊。不过这样来上一轮的话,对于他们来讲肯定是很充实的。”王超点了点头。

  “我就是从住院部那边实习过来的,虽然说我现在没有他们做半肝手术和NOSES手术那么霸道,但是基本上普外科的所有手术我参与的台数都不低于两台。”

  “这个确实是有一些帮助的,很多手术真的就需要上手实操。并不是说非得把那个手术做得多漂亮,参与过了、操作过了,心里就有底了。”

  “所以说啊,有半肝手术,你就得来上一轮了。”刘半夏说道。

  王超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不是说六小只的事吗,咋还拐我身上来了啊。”

  “你是领头羊,到时候我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啊,你擅长的手术,就得带着他们做。他们擅长的手术,也可以带着你来做。”刘半夏说道。

  王超就更无奈了,哪里想到自己也是这货大计划中的一员啊。

  不过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两家合作医院,还有一个小儿外科,这三项凑到一起,就得占去刘半夏多少的时间啊?

  别看小儿外科现在还没有正经操持起来,凭着这个货的实力,恐怕也就是两三个月的事情。

  就像现在的NOSES手术一样,刚推广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求着患者做,还得给优惠。现在呢?都是奔着这里来。

  这才多少时间啊?

  基本上就属于啥呢?千万别给这货机会,给了他就会灿烂。

  “你不会是想打退堂鼓吧?”看到王超的表情,刘半夏问了一句。

  “不退,赶着来吧,谁让我上了你的贼船呢。”王超摇了摇头。

  “这就是入错行的代价啊,也不知道当初脑袋怎么就抽风了,没有选更轻省的工作去。所以现在也得努力啊,要不然也不成。”

  “对了,我跟张晓打听了一下,他们那位今天清醒的患者身体指标还是很不错的。打算后天做一次深度评估,看看脑功能的情况咋样。”

  “不过他觉得肯定是有某方面会受到影响,毕竟当初脑组织的水肿太严重了,那样的情况下多少都会有一些损伤。”

  “还有啊,她的男朋友对她可是不离不弃。我听说住院费也给张罗了十来万呢,这一点上来讲,就很不容易。”

  “毕竟那时候根本没有醒转的迹象,反正我不知道换成别人会咋样,我问我自己可能都够呛。”

  “看来你也是真没闲着,这些东西你是咋打听来的呢?”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也是真好奇,王超的消息绝对是最前沿的。但是平时也没看他干啥啊,然后他就有了消息渠道。

  “嘿嘿,跟护士们聊几句,这不就清楚了嘛。”王超笑着说道。

  “她们每天都是在接触这些患者,其实很多时候比咱们这些管床医生了解得都多。工作还很无聊,偶尔也得放松一下心情啊。”

  “许一诺,过来吧,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的刘老师又在酝酿大计划,你们可是有福了。”

  听到他这么说,许一诺的脸一下子苦了起来,比听到要延迟升主治还要别扭。

  “干啥啊?要命了是咋地。”刘半夏说道。

  “刘老师,您的大计划,真的能要命啊。越对我们好,越要命。”许一诺苦笑着说道。

  王超乐呵呵的,这话说得也不差。

  “其实也没啥,就是想要用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除了重点抓一下NOSES手术,也要推一下普外科其余的手术项目。”刘半夏说道。

  “咱们这里没有的,我会跟住院部那边去要。然后让王超领着你们过去,反正他在那边人头也很熟。”

  “啥玩意?直接就让我去啊?”王超不淡定了。

  这就纯属于看热闹的,被蹦了一身血啊。

  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你们研究吧,看看有什么手术比较生疏的,跟王超汇报,然后我去要。”

  说完之后,刘半夏就溜达到了一边去。

  许一诺看了苦着脸的王超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跟大魔王斗,道行还不够啊。

 文学

许一诺把刘半夏的计划稍稍扩散了一下,六小只一瞬间就再次感受到了刘半夏爱的沉重。

  刘半夏忙,他们也忙啊。为了赚小钱钱,到时候也得经常往金水区医院跑呢。

  平时的时候也是接诊,跟着见习手术,真心没啥休息的时间。

  毕竟他们学习的范围还是很广泛的,可不仅仅是刘半夏的手术,周书文的、魏远的、石磊的,他们也都会跟着学习。

  “有啥感想?”许一诺问道。

  “能有啥感想,刘老师咋安排就咋来呗。回头得琢磨一下,该见习啥手术。”刘依清说道。

  “是啊,普外科手术其实蛮多的,但是咱们一些二级的手术好像还真没有正经接触过吧?得研究一下。”黄波说道。

  “也挺好,这个应该是刘老师给咱们的补偿。”苏文豪也来了一句。

  许一诺翻了个白眼,“兄弟们啊,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点的反抗之心吗?就任由大魔王摆布?”

  “诺啊,你可以试一下,我们看好你。”李浩笑着说道。

  “对,我还可以给你加餐,红烧排骨呗。”苗瑞也开始加码。

  许一诺却泄了气,“团战PK他一个都干不动呢,我单打独斗的不是去送死吗?我并不是说这样的安排不好,但是吧,咱们也应该拿出咱们自己的态度。”

  “现在想一想,真的有好多低级别的手术都没有上过啊。你说咱们以前咋就没想到呢?难道眼睛就盯着NOSES和肝脏相关手术了?”

  “所以说啊,信刘老师的准没错。”苗瑞说道。

  “咱们的起步阶段太高了。还没正经入行呢,就跟刘老师学习小切口阑尾切除。倒是也做了一些胆囊切除、腹股沟疝等手术的处理,可是咱们这里相对来讲还是差点意思。”

  “其实要不是你刚刚回来说一下,我觉得就算是老苏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该说不说啊,本来我还想等着上了主治回家里显摆一下的。”

  “现在想想我都有些害羞了,真的上了主治,到时候连经皮动、静脉球囊扩张术都做不好,是不是也挺尴尬的?”

  “也是这么个事,不过这不怪咱们,怪刘老师。”许一诺绷着脸说道。

  “谁让他的技术那么好,一玩就是高端的手术啊。咱们看到的就是这个,就很容易忽略脚下的小手术。是这么个事吧?”

  “那个啥,好久没有做甲状腺的相关手术了,毕竟来咱们这里的患者不是很多,我得把这个给添上。”

  其余的几个乐了起来,现在想想,心中是真的很感激,感激于刘半夏踩的这一脚刹车。

  人的记忆是有限的,他们又不会像刘半夏那样有梦境空间,每一种术式都是千锤百炼出来的。

  他们只能靠有限的参与来增强这种记忆,但是有些手术的参与真的是有限。

  目前也就是刘半夏带他们上得多的手术能够记忆深刻一些,比如说小切口阑尾切除、腹腔镜胆囊切除,还有一些肝部相关手术、胃肠创伤性手术等等。

  前边的两个是急诊接诊的急腹痛患者最容易获得的病症,后边的这些是在创伤急救中最长遇到的情况。

  就比如说甲状腺的相关病症,虽然说也有来急诊看的,但是很多都是以内科调节为主,纠正体内电解质平衡。

  真正需要他们上台操作的患者呢?并不是很多。

  因为这些人没有得到急诊标准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反应,所以他们会去住院部那边去看专科门诊。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1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