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进出刘雪:撩到你底下湿的文章片段

孙天仁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道“我回去一下。”

  “你回去干什么?”杨无敌问道。

  “拿狗。”

  那条二哈早上有苏醒的迹象,被孙天仁再次搞晕过去,这才能放心的将它丢在帐篷里。

  现在这也是他最头疼的地方,二哈不能离身,得随时带着,不然它苏醒的话那就是大问题了。

  “怎么突然想起要回去拿狗呢?”张雅疑惑的看着孙天仁。

  “我要进山。”

  现在既然有了方向,孙天仁也没必要再在这里耗着,得赶紧完事回家。

  “但是公司那边还没有收到消息,”杨无敌面露担忧“你上去的话,可能会有危险的。”

  “没事,”孙天仁转身直接往回走“不用担心。”

  留下杨无敌与张雅面面相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回到帐篷,将二哈继续扛到肩上,孙天仁就直接走了出来,所有的东西都在他的戒指里,也就没什么好准备的,说走就走。

  走出营区,就见到杨无敌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我们刚刚碰到一个人,”杨无敌跑到孙天仁身前,焦急的说道“张雅说是有点像是昨天树林那事的真正主导者,她就直接追了上去,让我回来报信。”

  “到什么方向去了?”孙天仁问道。

  杨无敌指着远处的那连绵的山脉“应该也是上山去了。”

  孙天仁点头“你快去报信,我先去看看。”

  说完,不等杨无敌,便直接脚下生风跑了出去。

  ……

  张雅飞驰在秀丽的草原上,耳边是呼呼而过的风声,艰难的追逐着前方那个模糊的身影。

  究竟是实力差距,即便她已经拼尽全力,但与那道背影的距离还是越拉越远。

  刚刚在散修的营区旁,忽然在走过去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她回忆了很久,才想起那个背影与昨天自己在树林遇到的一个男人很像。

  当时她正带着两个同伴在树林里搜寻那些落单的人,无意中发现了三个男人,当时她没有警惕,正要上前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其中一个身穿灰袍的男人似乎可以控制那些野兽。

  这个发现让她瞠目结舌,这里这么多的野兽,要是能人为控制的话,那得是多大的一股势力啊。

  而就在张雅想入非非的时候,那三个男人也发现了他们。

  旋即,没有解释与试探,领头的那个国字脸男人毫不犹豫的直接向其他两人下命令,要杀掉他们。

  随后,几只凶猛的野兽就猛的扑了过来,仅一个照面,自己的两名同伴就葬身兽口。

  而自己虽然抵挡了几下,但也很快就被一个卫衣男给制服了。

  就在卫衣男刚要下手杀掉自己的时候,那个国字脸男人忽然很意外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似乎认识自己。

  国字脸男人想一会儿,然后示意卫衣男不要下手杀人,要将自己带回去,似乎还要审问什么。

  然后自己就失去了知觉,对之后发生的事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直到在医疗队的帐篷里醒来,她才从别人的嘴里的知道了后面发生了什么。

  不过从已知的消息来看,最后那个国字脸的男人似乎不见了踪影,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他。

  所以她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虽然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是为那两个已经葬身兽口的同伴报不了仇,但至少要找到他的位置,让公司的人来处理。

  没多久,她周围的草原渐渐被树林所替代,道路也变得崎岖不平起来,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前面那个国字脸的男人终于停了下来。

  张雅也跟着停下脚步,站在视野的最远方,小心的观察着。

  男人停下脚步后,在周围观察了一会,随后他走到一块大石头旁,似乎在上面发现了什么,然后他又继续往前走,又在一颗大树傍边逗留了片刻,再继续向前。

  张雅小心的远远跟在后面,在经过最开始的那个大石头旁的时候,她在石头的下方看到了一副小狗样的简笔画,随后又在那颗树的树干上同样看到了这样一副简笔画。

  狗?张雅有些疑惑,画的那狗的样子看着很熟悉,难道是小狗网的记号?

  之后,男人每次停留的地方,张雅都发现了这样一种记号,似乎是在引路一般。

  如此,男人走走停停,大概有一刻钟的样子,他顺着那些记号,来到一处山脚下的杂草堆旁,四下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扒开杂草,里面黑乎乎的,似乎是一个山洞,随后他便径直走了进去。

  男人消失在杂草堆之后,张雅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洞口一直没什么动静,她就壮着胆子走近洞口,小心的扒开那堆杂草往里看,但却只看到一团黑夜,山洞很深,一直延伸到光线遥不可及的地方。

  站在洞口,此时的张雅犹豫了,到底进不进去?

  进去的话,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容易被人发现,到时候以自己的修为境界,肯定会是瓮中之鳖的下场。

  但是不进去的话有怎么能搞清楚那个男人的动向呢?怎么能为死去的同伴报仇?

  就在她挣扎踟蹰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怎么不进去?”

  张雅猛然转头,看见了孙天仁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以及他肩膀上那颗沉睡中的狗头。

  她长舒一口气,安心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幸亏是自己人,这要是敌人,无声无息的跑到自己身边,估计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怎么来了?”张雅问道。

  “杨无敌慌慌张张的跑来搬救兵,我能不来吗?”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看到我留下的记号了?”

  孙天仁想了想,然后点头道“可以是。”

  “可以是?”

  “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来了就行,至于是怎么找来的,重要吗?”

  然后他站在山洞口,往里张望一下“里面是什么情况?”

  张雅摇摇头“不知道,我一路跟到这里,看到那个男人从这里走了进去,然后你就来了。”

  随后张雅伸手指了指旁边的一颗树干“你看上面的那个图案,熟不熟悉?”

  孙天仁走近看了一眼“小狗网?”

  张雅点点头“可能是,但也不能肯定。”

  孙天仁沉思了片刻“应该是。”

  随后他从戒指里拿出了一个U盘,对张雅说道“这是从那个灰袍男人身上搜出来的。”

  张雅看着U盘,再看了一眼树干上的图案“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这么多年小狗网也一直不曾踏入过华夏的地盘,这次怎么来了?而且好像还有什么阴谋一样,他们想干什么?”

  孙天仁收起U盘,看向山洞“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虽然张雅还是有些犹豫,但看着孙天仁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她也就只能跟着了。

  山洞里面很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不过在孙天仁与张雅他们这种修行者来说,这样的视线条件根本不算什么,几乎影响不了什么。

  而洞口虽然不大,但里面却异常的宽敞,并排走四五个人都没什么问题。

  而且看这洞穴四周的岩壁,光滑整齐,明显是人工开凿出来的,或是直接用法力早就的。

  难道是一个洞府?孙天仁疑惑的想着。

  但是看洞口的样子,那么简陋,也不像是什么洞府啊。

  两人一直前行了很久,走着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了岔口,而且是通往三个不同的方向,这下就让他们犯了难。

  孙天仁放出神识,但仅仅几十米的距离,什么都发现不了,也根本无法去指引方向。

  “走哪条?”张雅看着孙天仁,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问道。

  孙天仁想了想,然后闭上眼,利用自己的第六感去感应。

  随后,他睁开眼,指着中间那条道“这里。”

  从进到这秘境之后,他就一直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在指引着他,但这种感觉却非常微弱,似有似无,搞的他老以为是自己产生了什么幻觉。

  而就在杨无敌说山的那边可能有什么东西的时候,孙天仁其实也早就感觉到了,那微弱的呼唤就是从山那边传来的,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打算翻山越岭过去一探究竟。

  现在,就在自己正为走那条道而犯难的时候,那种呼唤再次袭来,并且在仔细的感知之下,似乎还真的在为自己指引道路一样。

  难道我也有小付玲那样逆天的气运了?

  虽然不知道靠不靠谱,但现在的情况,走哪条道似乎都没什么差别,反正都是猜,玄学有时候也不是没有道理,跟着感觉走,好像也没什么错。

 文学

“确定吗?”张雅茫然的看着孙天仁,就这么随手一指,就决定了?

  “难道你有什么建议?”

  张雅赶紧摇头“没有。”

  “那不就得了,”孙天仁白了一眼“走吧。”

  两人又继续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来到一个拐角处,就听见前面有声音传来。

  “强哥,对不起,这次的事搞砸了,不仅没有完成计划,现在连小风也失踪了,我对不起组织,望组织责罚。”

  “小风已经死了,我们找到了他的尸体。”

  “死了?”

  “是的,死了,而且他身上的U盘也被人拿走了,身份估计已经暴露,现在应该已经有人在怀疑我们了。”

  “那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该做点准备?”

  “不需要,他们要怀疑就让他们怀疑去,完成老板的任务,才是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

  “知道了。”

  “你的伤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幸亏了老板给的传送法宝,不然我也会像小风一样早死了。”

  “竟然遇上了元景天,那也没办法……本来想拖延一下龙潭安保那边的节奏,才让小风去控制野兽,给他们找点麻烦。现在计划出了变故,龙潭安保那边应该很快就能察觉这座山的问题,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是的,谁能想到这座山其实就是一座隔绝阵法,将山的两边隔绝开来,无法通行。现在只要我们能找到这座大阵的阵眼,关掉它,就能去到山的那一边,去拿老板想要的东西。”

  “所以得赶快,要赶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关掉阵法,然后抢先一步过去,拿到东西,咱们就能回家了。”

  “明白,所有人手都已经撒出去了,应该很快就能找到阵眼,可惜了这次出门没有带上一个阵法师,不然这件事就好办了。”

  听到这里,孙天仁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身处在一座巨大的阵法之中,难怪刚刚进山的时候会有一中遍体生寒的感觉。

  然后他给了张雅一个撤退的眼神,两人悄悄的退了出去。

  “我得回去,将刚刚听到的情况报告给公司。”

  走出山洞,张雅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孙天仁点点头“你先回去,我在这里盯着。”

  张雅犹豫了一下,本想让孙天仁与她一起回去,但既然他要留在这里,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提醒他要小心,然后就马不停蹄的往山下跑去。

  张雅走后,孙天仁也犹豫了一番到底要不要回去,刚才那个地方肯定是有蹊跷的,不然自己也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但稍稍思考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暂时在洞外等着,等那两人出来再说。

  虽说那两人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威胁,但也得考虑他们身上还有传送法宝,一旦不小心让他们逃走了,那就是节外生枝,与自己现阶段要低调的原则相违背,那就不好了。

  而这次所面对的是那个非常神秘的小狗网,而且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也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势力,就更得小心。

  还是那句话,虽然他孙天仁不怕这些所谓的牛鬼蛇神,但他怕刘芸馨与刘仁理出问题,否则悔之晚矣。

  孙天仁在洞口外面一个隐蔽的角落,等了一会儿,卫衣男与一个国字脸的男人才走了出来。

  随后他们两分道扬镳,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

  再等了一会儿,在确认他两确实离开之后,孙天仁才慢慢的从角落走出来,往洞口走去。

  而就在他刚要走近洞口的时候,在神识的探测范围里,忽然走进来了一个人。

  孙天仁捂着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英魂不散啊他。”

  杨无敌走在树林里,小心翼翼的对照着张雅留下的记号往孙天仁的方向走来。

  本来以他胆小的性子,这样的场合实在是不想来参合的,但孙天仁给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他对孙天仁的好奇已经达到了能让他忘却害怕的程度,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这个能让他完全看不透的神秘少年。

  在这样一个好奇与猎奇的心态下,他这才将张雅的发现上报给公司之后,不等公司安排,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而在来的半路上,遇到了着急赶回去报告情况的张雅,在说明了大致方位与她留下的记号后,才找到了这里。

  “你怎么来了?”看着满头大汗的杨无敌,孙天仁实在无语了,照这情况看,他这一路应该是以他最快的速度赶来的,不然不会出这么多汗。

  “我……”杨无敌一边喘着气,一边对孙天仁说道“我来找你啊。”

  这一刻,孙天仁不再对他这个金主爸爸和颜悦色了,寒着脸问道“你想干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杨无敌的胆小不像是装出来的,而就是这么胆小的一个人,竟然会屡次三番的非要跟着自己去往危险的境地,到底是什么用心?

  杨无敌坐在地上稍稍缓了口气,看着孙天仁,一脸正色的回答“我想了解你。”

  “了解我?”孙天仁冷笑一声,带着轻慢的口吻说道“了解我干什么?要对付我?”

  “不不不,”杨无敌赶紧摆手否认“我就是单纯的想要了解你。”

  “为什么?”

  杨无敌犹豫了一下,随后像作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看着孙天仁认真的说道“我有一个秘密,谁都不知道,包括我爸妈。”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1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