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下的蹂躏:办公室出轨秘书高H

阿祥接过香烟抹着眼泪,嘴上说:“我们老太爷人很好的,对我们下人也好!从来不打不骂!他去世我好伤心的!呜呜呜!”

  大傻不懂这些,咬着甘蔗啃了一口,递给阿祥道:“要不啃口我的甘蔗,很甜的!”

  阿祥摆摆手:“多谢!我还是食烟好啦!”

  ……

  当石志坚来到酒店徐世勋经常下榻的VIP客房时,思忖见了面该用什么话来安慰他。

  想了想,还是走心吧,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看着办。

  想到这里,石志坚就上前轻轻敲了敲房门。

  嘎吱,房门打开。

  一个靓丽的面孔瞅着石志坚,问:“你找边个?”

  “我找徐世勋徐三少!”

  女孩就回头喊道:“三少,有人找你!”

  “边个找我呀,让他进来!呵呵!”看样子似乎他人很高兴。

  ……

  VIP病房间内—

  茶几上摆满了各种美食小吃,蜜饯,葡萄干,香脆饼,牛肉干,以及葡萄,苹果,大鸭梨等等。

  徐世勋和三个女郎席地而坐,正在对着女郎们侃侃而谈:“你不知啦,有一次我在外面听小曲,回去晚了,你们猜怎么着?我家老爷子就在客厅里等着我!”

  “凌晨三点钟啊,他竟然不睡觉硬是看着书籍等我回到家,然后呢,就让我跪低!我那时候已经十八九岁了,好要面子的,怎么跪低?被下人看见好糗的!所以我就顶撞他,话他是清朝余孽,被封建思想毒害的老佛爷!”

  “哇,三少你这么威风啊?”

  “是啊,连老爷子都敢顶撞!”

  三个美女凑在徐世勋面前,捧着脸颊,托着香腮一脸崇拜地望着他。

  徐世勋让一名美女捏起一粒葡萄送到他嘴里,这才得意洋洋道:“那是当然了!在徐家我虽然没有我大哥和二哥有出息,却敢与反抗压迫,敢与反抗家长制!”

  徐世勋吃着葡萄继续吹嘘:“我话你知,还有一次我把自己钟意的粤伶带回家偷偷藏在卧室里。你们猜怎么着,那天老爷子不知道犯了什么癔症竟然去我房里找东西,结果呢,我金屋藏娇计划就被他识破!然后对着我就是一通大骂,骂得我狗血淋头,还差点拿扫帚打断我的腿!”

  “那次他对我讲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玩归玩,但不要轻易把女孩子带回家,因为能带回家的都是要娶了做老婆的人!这是你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你未来妻子的尊重!你们说,他土不土啊,都什么年代了,还讲这些臭规矩!哈哈哈!”

  徐世勋放浪形骸地大笑起来,三个女郎也陪他一起咯咯地笑。

  “挑,想起那些糗事我眼泪都快笑出来!”徐世勋擦了擦眼睛,又笑着对那些女郎说:“不同你们讲了,来饮酒!刚才边个罚了一杯?”

  “咳咳,徐少,你还好吗?”石志坚见此,不得不开口说了一句。

  徐世勋这才扭头像是刚看到石志坚一样,惊喜道:“是你啊,阿坚!来来,快些请坐!你这家伙,去国外那么久也不联系我!知不知我好想你的!对了,我们家波波也好想你!自从我听了你的话把它阉了之后,它就老惦记着咬你裤腿!哈哈哈!这狗也会记仇!”

  一名女郎给石志坚让出一个位子。

  石志坚顺势坐下,徐世勋亲自拿起轩尼诗XO咕嘟嘟给石志坚倒了一满杯道:“来,罚你一杯先!”

  石志坚笑了笑,也不吭声,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

  如此豪情,把那三个女郎看呆。

  “哇,好酒量!”

  “哇,好厉害!”

  女郎们又一脸崇拜地望着石志坚。

  徐世勋呷醋道:“你们这些丫头见异思迁,到底是他酒量厉害,还是长得比我靓仔?看你们一个个花痴模样!”

  徐世勋说完又冲石志坚说:“你就不该回来,抢了我风头!”

  石志坚笑了笑,没说话而是拿起酒亲自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举起来对徐世勋说:“来,我们碰一杯!”

  “哇,你还敢和我斗酒?”徐世勋夸张地做了一个撸袖子的动作,“看你左手废了,还裹着绷带份上,我让你三杯先!”

  “三少好样的!”

  “三少我顶你!”

  女郎们再次叛变,成了徐三少的铁粉。

  “你们这帮丫头,只会嘴巴上说说!怎么顶啊,也不来点实际行动!搞到最后还不是我们大床一躺,我一人顶仨?!”

  “三少你好坏哦!”

  “是啊,简直坏透!”

  “呵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来,边个亲我一下!”徐世勋指了指脸颊。

  “我来!”岁数较小的女郎主动凑上去,啵!用红唇给徐世勋脸颊上盖了一个唇印。

  “哈哈哈!还是你机灵!赏你的!”徐世勋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数了几张丢给小女郎。

  “不嘛,我也要!”

  “是啊,三少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另外两个女郎嗔怒道。

  “哈哈哈,好好好!你们统统有份!”徐世勋直接把那沓钞票往上一撒!

  钞票雨漫天落下!

  女郎们疯抢起来。

  徐世勋看着他们,笑得眼泪快出来。

  石志坚举起自己的酒杯,再端起徐世勋那杯递给他。

  徐世勋笑着和石志坚碰杯!

  一杯!

  两杯!

  三杯!

  “阿坚,你去了一趟国外酒量见长啊!我怕是快要赢不过你了!”徐世勋饮完酒,龇着牙笑着说。

  石志坚饮完酒,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这才望向徐世勋说了句:“节哀顺变!”

  徐世勋神色突然变得古怪,脸上笑容渐渐收敛,慢慢地他眼泪从眼眶流了下来!

  眼泪越来越多,他想要用手去擦,去拦,去阻挡!

  那眼泪却犹如喷泉一个劲儿地狂涌!

  “怎么会这样?呵呵,我怎么会哭了?呵呵,好糗啊!”徐世勋一个劲儿地擦拭着眼泪,那眼泪却止也止不住!

  那些女郎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徐世勋。

  石志坚朝她们挥挥手,“你们出去先!”

  女郎们互相看了一眼,各自起身揣好钱拿起外套和坤包。

  她们轻轻出去,关好门,脸上还带着一丝诧异。

  “人走了,你可以哭出来了!”石志坚说。

  徐世勋再也忍不住了!

  “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他使劲儿地捶打胸膛,对石志坚说:“阿坚,你知不知,我这里好痛啊!真的好痛!”

  徐世勋,痛哭流涕!

  ……

  徐家老佛爷去世的讣告很快就刊登在了香港各大报刊的显眼处!

  一代船王就此离世,瞬时卷起香江千层浪!

  先不说徐家三位少爷对遗产的争夺将会变得白热化,只说徐大佬的离世更给了无数野心家踏足航运业,掌管港口的机会。

  ……

  此刻,维多利亚港湾,浩瀚的海面上,一艘豪华游轮停靠在海岸附近。

  豪华的大厅内,置办着私人酒席,丰盛的晚餐,还有名贵的洋酒应有尽有。

  大亨利兆天,汇丰银行副总沈璧,还有长江实业总裁李佳诚分别坐在宴席两侧。

  除此之外,还有三名身穿洋装的时髦女郎在一旁作陪,其中赫然有当今红头透半边天的女明星白晓曼。

  白晓曼如今是邵氏头牌女星之一,不过演技被人诟病,常被人说是靠色上位。

  实际上这个今年才十七岁的女明星出身极苦,父亲早逝母亲把她还有几个兄妹拉扯大。

  白晓曼上学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小太妹,平时出入的地方都是舞厅夜总会,因此名声出道的时候就不怎么好,也被很多正统的演员,还有出身好的演员瞧不起。

  实际上,包括白晓曼在内,这些美女都是利兆天花了重金招来陪酒陪玩的,一人一晚五千块,在这个年代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数目。

  当然,被招来陪酒的这些美女也不是个个都好说话,有一些自称“卖艺不卖身”,不过在利兆天拿钱砸下去之后,这些标榜“卖艺不卖身”的美女们,就都好说话了,并且在有了第一次之后,之后还主动打电话约利兆天,希望找时间能够一起饮酒,喝咖啡。

  “哈哈!简直天助我也!”利兆天显得很兴奋,将那报纸上面的讣告看了又看。

  沈璧抿着茶水,默不作声。

  李佳诚一副悲天悯人模样,摇了摇头说道:“利先生,徐老先生仙逝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事儿!他老人家为了香港船运事业呕心沥血,还为这一行当培养了很多优秀人才,他老人家值得敬重啊!”

  利兆天放下手中报纸,拿眼乜斜了李佳诚一眼,意味深长道:“李老板,做人呢,戴面具做慈善装善良可以!那也要看时间和场合,有时候装得太过分,就会显得很虚伪!”

  李佳诚生气了,扶扶眼镜道:“利先生,你这样讲是几个意思?我做人一向都是表里如一!你莫要看轻我!”

  沈璧开口道:“两位莫要争执,其实这里又没有外人,利生有什么话尽管讲出来,我想李老板也会理解和支持你的!”

  见沈璧这样的大人物打圆场,利兆天就笑了笑,举起酒杯对李佳诚说道:“唔好意思,李老板,可能我刚才言语有所唐突,自罚一杯!”

  利兆天说完,一饮而尽。

  换做平时,利兆天端不会对李佳诚这般客气,可是现在他需要李佳诚出手帮忙,当然要客气三分。

  李佳诚见利兆天道歉了,就也忙举起酒杯借坡下驴道:“我也有所不对,也自罚一杯!”

  沈璧在一旁朝陪酒女郎使个眼色,坐在利兆天身边的女郎和坐在李佳诚身边的女郎当即忙把酒水重新给两人倒上。

  利兆天用大拇指擦了一下嘴角,这才神情倨傲道:“李老板,实际上这次我和沈大班已经商议好了,想要拿下九龙仓!”

  李佳诚闻言心里猛地一跳,表面却不动声色。

  “众所周知,徐家持有九龙仓一部分股权,现在徐老太爷仙逝,对于我来说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李佳诚心里飞快算计,九龙仓隶属怡和洋行,按照洋行规矩是不会让华资控股的,可是这家洋行经营不善,以至于前两年对外出售了一部分股权,这部分股权被徐氏航运,霍氏航运,还有包船王三大家族瓜分。

  即使如此,他们所持有的股权依旧不能撼动洋资对怡和的掌控,这利兆天想要拿下九龙仓,凭什么?

  “你一定很好奇,我凭什么拿下九龙仓!我话你知,就凭我利兆天三个字!”利兆天豪情万丈道。

  李佳诚不动声色,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放下,拿起筷子吃菜。

  利兆天见李佳诚还在装,就冷笑一声道:“我计算过的,现在市面上九龙仓的股权大约有半分之三十,徐氏,霍氏,还有包氏分别占有百分之十,如果我能够在吞下百分之二十就拥有了九龙仓的控股权!”

  “至于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沈大班会帮我的!”利兆天看向汇丰银行大班沈璧。

  沈璧笑了笑说道:“很简单,怡和洋行在我们汇丰有百分之二十的股权抵押,现在快要到期,如果他们不赎回的话,我们就有权处置,可以公开拍卖,或者—-”看向利兆天,“转让!”

  李佳诚笑了,伸筷子夹了一粒花生米丢入嘴中,抬头望向利兆天:“我很好奇,你怎么拿到徐氏,霍氏和包氏受中股权?”

  利兆天也笑了,“这就需要你帮忙了!”

  “让我帮忙,怎么帮?”

  “很简单,拿钱出来!”

  “呃?”

  “我准备筹资五千万拿下他们三家百分之三十的股权!所以你拿两千万出来!”

  李佳诚一听这话,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回答“我没有钱”!

  开玩笑,做生意有几个有现钱的?!何况两千万这么多!

  这年头做生意想要滚雪球般把生意做大都是靠从银行贷款!

  他李佳诚也贷款不少,利兆天想要从他嘴里抠钱,门都没有!

 文学

利兆天伸手拿起湿巾擦了擦,盯着李佳诚问道:“怎么样,李老板,你的回答是—-”

  李佳诚再次夹起一粒花生米丢入嘴中:“钱是小事儿,不过我好奇的是三大家族九龙仓的股权为咩要卖给你?”

  利兆天端起酒杯轻抿一口,眼神桀骜道:“因为他们不卖给我的话,就会变成一堆废纸!”

  “此话何解?”

  “我收了一条狗,那条狗刚好是九龙仓码头大佬,手下都是靠九龙仓搵饭!如果我命令那些人罢工的话,你猜九龙仓能坚持多久?”

  李佳诚笑不出来了,忽然起身道:“我想要去一趟洗手间!”

  利兆天笑了,起身指着那个女明星白晓曼道:“你还坐着做咩?没听到吗,李老板要去洗手间,你扶着他!”

  李佳诚忙摆手道:“不用了,我又没醉!”

  白晓曼犹犹豫豫也不肯站起来,怎么说她也是明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配客人去洗手间撒尿,这种低级的事情她可不愿意做!

  利兆天一看白晓曼坐着不动弹,他笑了,走过去一把采住白晓曼头发!

  啪!

  直接甩了她一巴掌!

  白晓曼被打懵了,脸颊血红,眼睛惊恐地望着突然发飙的利兆天。

  啪!

  利兆天反手又是一巴掌下去!

  白晓曼嘴角直接被打出血!

  利兆天盯着她,再次举起巴掌。

  白晓曼已经惊恐地蹲在了地上。

  旁边沈璧和李佳诚都看傻了。

  沈璧是大英帝国的高级“绅士”,从未动手打过女人!

  李佳诚自认是“老实人”,是继承了中华优良传统的“文明人”,也从不打女人!

  利兆天的发飙已经超出了两人认知,尤其超出了李佳诚的认知,不知道为什么,利兆天的嘴巴打在女人脸上,李佳诚却感觉自己脸颊火辣辣的疼!

  打完白晓曼,利兆天再次拿起湿巾擦了擦手,笑眯眯对李佳诚说道:“唔好意思啊,失礼了!这丫头自认自己是什么狗屁明星,端着架子,认不清楚状况,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扑你个街,我利兆天是那种随便人的吗?”

  李佳诚脸皮子抽搐了几下。

  利兆天丢掉手中湿巾,再次笑眯眯地望向李佳诚:“李老板,还去不去洗手间?”

  李佳诚一个哆嗦,重新坐下道:“咦,好神奇哦!我突然觉得不需要了!”

  “是吗?那就重新坐好谈事咯!”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1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