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老熟妇露脸双飞|他低吼着在她体内释放精华

以前叶兆平不愿意做的事情,她都要在这段时间解决掉。

  江城时间掐的很好,在叶微吃完早餐准备出门的时候就已经到庄园,而艾拉也刚好给叶兆平送早餐回来。

  叶微笑盈盈的走过去,“江城,这段时间麻烦你跟着我啦。”

  江城站在车边微微颔首,“应该的,夫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叶微点点头,又看向艾拉,“我爸早餐已经送到了吧,除了我送过去的,他没有吃别的东西吧?”

  “没有,夫人。”

  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叶微就准备启程去梓染,这段时间江城都跟着叶微,所以傅景霆自己开车去公司,也安排了别的助理办事。

  梓染和傅氏是两个方向,两人道别以后就各自上车从庄园离开。

  叶微在车上还在看着梓染的资料,顺便递给了江城,让他了解了一下大致情况。

  江城很早就开始做傅景霆的助理,甚至在傅景霆接手公司以前做过一年多傅长恒的助理,年纪不算特别大,但是傅景霆接手公司以后都没有将他换掉,个中能力是不需要质疑的。

  而此刻梓染里,叶兆平生病住院的消息已经扩散开,董事会一群人忧心忡忡的,不知道叶兆平什么时候才能回公司,就算是短时间的,公司里也需要一个人主持大局。

  更何况现在梓染还有一个火烧眉毛的项目,给周氏的设计稿涉及抄袭,还已经被媒体爆出,梓染和周氏是老合作对象了,要是断了这份合作,损失是不可估的。

  所以一大早,就召开了董事会,这场董事会,是梁美茹召开的。

  而梁美茹表面上是召开董事会想要解决公司的事情,实际就是想借此当上这个临时的总裁,好把鸡毛当令箭。

  董事会里的人也是各持己见,分成了两派,年轻一些的那一派并不看好梁美茹,且不说她不是设计行业的,也更不是做领导的料,她和叶兆平也不过是夫妻,手里有一些股份,但是还没到能坐稳总裁位置或是号召董事会的地步。

  召开这场董事会,本就让一群人有些不悦了。

  就算要有一个人来主持大局,也不该是梁美茹这个什么都不会做,靠吃梓染的红利来获利的米虫。

  而看好梁美茹的都是在梓染待了很久老一辈,甚至非常的支持梁美茹,同意让她来当临时总裁,原因无他,只是当初叶兆平考虑让这群人退休时,是梁美茹及时劝住,所以这群人对她倒是感激。

  不过这群人在公司也和梁美茹一样是不做实事的米虫,却又舍不得退休,两边的态度都不一样,简直就是剑弩拔张的气氛。

  也不知道是谁提议以投票的方式来决定,现下叶兆平的位置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代替,一番讨论下来,只好妥协于投票。

  偌大的会议室里,停下了讨论声,倒是认真的投起票,十几分钟后,最后的结果赫然于白板上,同意梁美茹当代理总裁的人数比不同意的多了一位。

  梁美茹看着结果,嘴咧开了笑,“投票结果出来了,既然这样的话,没有异议了吧?”

  会议室里喜忧参半,一半人沉默不悦,一半却是高高兴兴的喝彩,“没有没有,恭喜梁董。”

  梁美茹眼睛弯成了月牙,笑得很开心,脸上俨然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就要站起来宣布结果之际,会议室的门却被推开,众人纷纷投去了目光,只见门推开以后,走进来一个衣着还算华丽的女人,面容精致,浑身都带着一股浑然而生的艺术感。

  “既然是董事会,怎么少得了我?”肖静勾唇笑了笑,将偌大的墨镜从脸上取下来,露出那张随着时光老去却依旧不变的样貌,嗓音清清凉凉,“梁董怕是忘了,我在梓染也持有大部分股份,我应该有来开会的权利?”

  肖静今天也是专门打扮过的,毕竟是做了许多年设计的人,不论是身上的穿着还是打扮,都自然而然的彰显着极其自然和吸引眼球的设计感。

  她在梓染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很少那么张扬的出现过,偶然的出现一次,还是来打压梁美茹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毕竟她就算以前不了解梁美茹的为人,在公司打了两次交道,就凭她那些不入流的作为,也完全可以被肖静列为讨厌的人了。

  肖静笑着,没有去看梁美茹不太好看的脸色,反而是看向了写着投票记录的白板,将自己的墨镜拿在手中把玩,肖静再次轻轻柔柔的开腔,“既然是投票,那也自然要算上我那一份。”

  说着,她就踩着步子走过去,拿起笔在不同意的哪一行划下漂亮的一笔,动作行云流水,顺畅得让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是呆呆的看着,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肖静的从天而降。

  投完自己这一票以后,肖静放下笔,转身看着梁美茹,脸上绽开着温和却有些犀利的笑,“现在投票打成平手了。”

  梁美茹看了眼肖静,又看了眼背后的白板,脸又黑了一个度,几度气得咬牙切齿,这个肖静……

  其实她和肖静的年龄相差不大,但也不知是不是气质上的不同,肖静站在那里,不论是样貌还是精神,仿佛要压梁美茹一头。

 文学

忍了半响,梁美茹还是咬着牙质问,偏偏脸上还得带着一丝笑,“肖董,你不是已经被升职到分部的副总位置上了吗,总部这边的问题,应该也不需要你出面了。”

  表面升职,实则降职,还让珠玉蒙尘。

  言下之意,此刻的董事会和肖静没有关系,也不需要她的投票。

  肖静是世界级的设计师,拨到一个分部去当副总,几乎就跟设计不沾关系了,梓染最引以为傲的设计师,但凡是个正常的领导人,都不会做出调岗这种事情,而这个升职的决定还是梁美茹借着叶兆平的身份来做的。

  肖静就站在梁美茹的对立面,背脊挺直,整个人都自带了一股气场,闻言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但就在昨天,我已经被调回岗位了,而且我依旧是梓染的首席设计师,手里也有梓染的股份。”

  她说着,转头看了眼写着投票信息的白板,莞尔一笑,“所以这个投票,我应该参与,而且以我的认知来看,是绝对不能同意梁小姐坐上临时总裁的位置的。”

  “肖董,这话怎么说的?现在叶总住院,公司总得有个人主权大局。”

  “就是,梁董作为叶总的妻子,对公司的情况都清楚,做这个临时总裁再合适不过了。”

  董事会中有几个老人看不下去,开始七嘴八舌起来。

  如今的梓染不比当年,且不说近几年的作品已经拿不出当年的水准,连着公司内部的情况都濒临瓦解,选临时总裁这么重要的事情,却被当作儿戏一般。

  年轻一些的人是后来进入梓染且有一番作为的,但处处被这群老人压一头,有能力却没有话语权。

  肖静进梓染的时间也很久了,几乎从叶微出生那会就已经在梓染工作,也算是梓染的老员工,但她是设计师,一心扑在设计上,手握股份也很少会参加董事会的决策,章梓柔死后和叶家的往来也变得稀疏。

  久而久之,不少人都忘了她是梓染最早的那一批人,也是手握股份,在董事会有一席之地的人。

  对着这群倚老卖老,觉得自己在梓染很多年的人,肖静依旧端着最高的教养和礼貌,脸上挂着浅笑,“要这么说的话,叶总还有两个女儿,岂不是更合适?怎么也轮不到梁小姐来做这个临时总裁。”

  几个出头的人听肖静这么说,顿时哑了声,而肖静轻轻眯起眼,眼中是一派讽刺和冷漠,“何况梓染以设计起家,在业内有无数的优秀作品,一个对设计毫无概念的人,怎么能带领梓染?”

  “梓染如今面临的危机是抄袭,一个对设计一窍不通的人,能懂什么是抄袭,能解决如今的抄袭事件吗?”

  肖静这番话说到了那群年轻人的心坎上,他们当初进入梓染,就是凭着业内数一数二的设计作品,可进来以后一直被梓染的老员工,董事会的一群老人压了一头,始终没有话语权,而恰好梁美茹又和这群人相处很好。

  一个两个还好,一群群的完全就是在吸梓染的血。

  “是啊,就算是临时总裁,也得是个懂设计的人吧?不然现在的抄袭危机怎么解决?”

  “我们和周氏还有合作,要是不快解决抄袭的事情,合作断了可不是小事。”

  会议室里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起来,特别是那群年轻人,本来就不同意梁美茹,如今更是有不能同意的理由,几个董事会的老人也没话说,所有对梁美茹不利的言论都一一显露,她气得握紧了拳头,

  双眼血红的盯着站在对面的肖静,咬着牙怒骂道,“肖静,你是存心来找麻烦的是不是?”

  肖静抬手把玩着自己手中的墨镜,一张温和漂亮的脸上全是嘲弄和讽刺,嗤笑道,“梁小姐言重了,你还不值得我专门回到总部找麻烦,我不过是来行我应有的权利。”

  “到底是谁把你调回总部的!你调去分部是叶总的意思,难道还有比叶总更高的人?!”

  “权利高不高并不重要,但你能用叶总的名头将我调离总部,自然有人将我调回来。”

  梁美茹瞪着一双眼睛,“是谁?!”

  会议室门外,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嗒嗒声由远而近,伴随着这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温温淡淡的女声,“是我。”

  这个声音……

  梁美茹的背脊猛地僵硬住,连着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住了,而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会议室就像是被按下了静止键一样,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门口看去。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所发出的清脆声戛然而止,而一个俏丽的女人已然立在门口,美丽的脸庞映入所有人的眼帘。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11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