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穿内裤办公室h: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视频

“我不知道还在等什么?等三号舰队全军覆没吗?现在必须对官岛基地展开进攻,解放四号舰队!要不然三号舰队孤舰一支怎么在太平洋上怎么逃避星门两支舰队的追杀?”

  “现在默认战斗局限在里世界,攻击官岛那意义完全不一样了。近在咫尺的横虚赫和新洲基地要不要打?天竺迦絺吉夜还在西南虎视眈眈,我们要不要和三个甚至四个组织同时开战?”

  “当年十五个组织都干过,现在这么瞻前顾后,这仗怎么打?”

  “我就问你,当年和现在情况一样吗?”

  …………..

  谢继礼对周围的争执听而不闻,举着廉价的大前门,在淡淡的烟雾中全神贯注的凝视着全息地图,仿佛能够看到在那一片广袤大洋上正在发生的战事。

  烟雾涌入鼻腔,闻着那大前门熟悉的梅子味道,他又想起了谢广令,两个人都是在西南地区的那场战斗中染上的烟瘾,那个时候能抽到最好的烟就是大前门了,三毛二分一包,有一包那玩意比什么吃的都好使。后来回京城也试过别的烟,但一抽就吐,奇怪的是抽大前门就不吐,很神奇。谢广令也是一样。虽然说谢广令有些刚愎自用,却是值得信任的将领。可惜的是四年前在欧罗巴的那场大战,太极龙损失了太多的精锐,以至于战力受损严重,却不得不打更硬的仗。这又不得不提到陈少华…….发现脑子里负面思绪堆积过多,他马上停止了思考,将注意力转回到地图之上。

  在争吵声中白宁挥了下手大声说道:“我们的卫星查到了星门福特号的位置,距离三号舰队大约七百公里的地方,但还没有查到尼米兹的位置,估计应该在夏维夷方向距三号舰队一千二百公里的位置,和福特号互为犄角…..”

  随着白宁的叙述全息地图上跳出了两支舰队大致的位置和兵力。

  “你觉得他们只有两支舰队布置在附近?”谢继礼问。

  “欧宇的舰队很远,神风的舰队也是在第二防御线附近巡弋,主战场上目前只发现星门的两支舰队。如果他们只是想要消灭三号舰队的话,有关岛基地和夏维夷基地的支援,绰绰有余。”白宁反问道,“您觉得他们不止是两支舰队布置在西太平洋海域?”

  谢继礼注视着全息地图上的两支舰队,沉思了好一会才说道:“你不觉得他们的双航母编队距离的太远了吗?”

  智囊们议论了起来,普遍认为星门肯定还有舰队,但应该是盯防在伊甸园附近。

  白宁凝视着全息地图,沉声说:“现在不管星门有多少舰队在太平洋,当务之急是我们应该如何援救三号舰队,能救下来,这仗还有得打,没救下来,能守住南方海域就算没有输太多…..”

  一众人停止了争吵,无言叹息,全都忧心忡忡的盯着全息地图,看着四号舰队在预定路线上龟速移动。

  “不能犹豫了,必须攻击官岛。”有人说,“必须解放四号舰队和一号舰队,要不然我们只能越来越被动。”

  这一次没有人反驳。

  谢继礼夹着大前门在全息地图边来回踱步,隔了好一会他才表情严峻的说:“你们觉得他们一直放任三号舰队逃窜是为了什么?二号舰队他们说打了就打了,难道说三号舰队上的陈康诱惑力还不够?别说是为了谈判,把三号舰队一起端了,星门更好谈。除非三号舰队还满足不了约翰·克里斯·摩根的胃口…..”他走到全息地图边,在南方海域画了个圈,“约翰·克里斯·摩根一只眼睛盯着三号舰队,另外一支眼睛盯着我们的南方海域基地。如果说我们倾巢出动攻击官岛基地,那么约翰·克里斯·摩根一定会放弃攻击三号舰队,杀个回马枪,和躲藏在身后的舰队直扑南方海域,打我们一个声东击西。换成尼米兹继续追击三号舰队,这样太平洋战役就将变成南方海域战役,他们可以理直气壮拔掉我们的南方海域好不容易才攒下的基地……”

  “关键是星门在太平洋上藏了几支舰队。”白宁说,“太平洋区域禁航以后,我们连一点情报都获取不到。”

  “是啊!几支舰队?”谢继礼抽了口烟,“要我猜,如果他们想要的是南方海域,那就最少六到七支……这还不包括欧宇和神风的….”

  众人沉默,如果星门真在太平洋囤积了六支甚至七支舰队,那将具备巨大的兵力优势,确实有多种选择。

  白宁迟疑了一下说:“进入南方海域,也进入了我们火力覆盖范围,他们不怕有去无回吗?”

  谢继礼低声说:“盎格鲁撒克逊帝国唯一不可让步的就是海洋权利。因为制海权才是星门独霸全球的基础,所以海洋权利就显得格外重要,超过了其真正的重要性。封锁权和搜索中立国船舶的权利被认为是终结拿破仑霸权的主要因素,而卡斯尔雷在写给红狮驻恩诺思特使卡斯卡特的信中只是陈述了红狮政策的常理:‘红狮帝国或许可能被赶出某场欧宇会议,但不可能放弃自身独特的海洋权利,若大陆国家明白它们自身利益就不会冒此风险。’”他坚定的说,“我们要按照他们的思维来思考问题,对他们来说,只要能打掉南方海域的太极龙基地,再大的代价也值得付出。”

  偌大的作战总指挥部鸦雀无声,如同冰窖。每个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几乎就是死局,没有一丝赢得希望。

  “您的意思是我们不能主动攻击官岛?”

  谢继礼盯着地图点头。

  白宁叹息了一声说:“那三号舰队怎么救?”

  谢继礼将已经烧到烟屁股的大前门塞进了烟灰缸,“你们的误区是只从军事角度考虑问题,不要钻进一定要救三号舰队的思维中出不来…..”想到成默已经到达了皇帝海山,他从容了一些,“我们应该站在更高的位置去看这局棋,得想办法把这死局的棋给盘活。”

  “放弃三号舰队??”白宁蹙着眉头说,“可陈康神将还在上面啊!要是三号舰队完了,局势很可能就此糜烂。”

  谢继礼沉默了一瞬,有关成默那边的消息,他暂时不想透露给任何人,于是他斩钉截铁的说:“他们只能靠自己!他们必须靠自己!”他的目光落在皇帝海山的位置,轻轻的说,“我们要相信他们!”

  —————————————————————

  2024年12月28日,下午5时许。

  太极龙三号舰队还没有能抵达皇帝海山的边缘就已经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天空中激光和子弹火链组成了一张凌乱的网,无人机和载体像是乱舞的蝙蝠。还剩下的十三艘舰船像是被吸血蝙蝠袭击的野牛群,它们在茫茫草原上逃窜。只是这牛群显得有些精疲力竭,姿态尽显颓然,而混乱的吸血蝙蝠们却越来越密集,快要布满天空。

  阳光已斜,血与火在蔚蓝之上流淌。

  “不能在等了!院长!”李源凯看到又一艘护卫舰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燃起了熊熊大火,悲哀的说,“不会在有转机了!”

  陈康睁开了眼睛,他注视着屏幕,沉默了须臾,刚想要说话,就听见通讯兵大喊道:“我们……我们收到了……四号舰队发来的讯号…….”

  作战指挥室里发出了喜悦的惊呼。

  陈康稍稍松了口气,佯装淡定的说:“念!”

  “我方…..我方目前以抵达西北太平洋,坐标东经172.181,北纬33.882,但遭遇敌方攻击,预计抵达皇帝海山的时间在京城时间……京城时间晚间十时左右……”顿了一下,一直中气十足的通讯员寸头丧气的说,“还有总部的急令,无法给予更多的支援,令陈康神将谨慎出战,我部一切以保存战力为主,务必坚持到皇帝海山…….”

  “晚上十一点?晚上十一点?”李源凯怒道,“晚上十一点黄花菜都凉了!”

  陈康深深吸了一口气,“至少现在有个确切的时间了。还有六个小时……”

  李源凯沉重的说:“可我们现在根本抗不到晚上十一点啊!还能不能到达皇帝海山都是个问题。”

  就在这时,屏幕上又爆发出一阵亮光,满头金发一身银光的亨利·斯宾塞·摩根突破了重围,进入了三号舰队的内圈,除了还有最后一道防御的三号航母,其他所有的舰船都在攻击范围之内。

  张左庸追了上来,却连亨利·斯宾塞·摩根的尾巴都没有摸到。

  银光闪过,亨利·斯宾塞·摩根已经停滞在距离他最近的羊城号的舰岛面前,高清屏幕将一切呈现得清晰极了。被打的全是窟窿的红色旗帜,铁灰色的舰岛上火控雷达和相控阵雷达模块,一排装着防弹玻璃的观察窗,以及浮在观察窗前的亨利·斯宾塞·摩根,他的金发在海风中飘扬,嘴角勾起了一抹愉快的笑容,在他的对面是毫无惧色的羊城号大副和水手。

  亨利·斯宾塞·摩根观察了十多秒,没有看见令他愉悦的恐惧,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于是他抬手,射出了遮蔽了夕阳的惨白光柱。

  战斗指挥室的人们全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只有陈康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那道光芒膨胀,收缩,洞穿了试图用自己挡住死光的太极龙重装战士,接着洞穿了舰岛,接着整艘船剧烈的摇晃了几下,顿时哑了火。

  李源凯痛表情苦了一霎,就转头看向了陈康神将,“院长,您还不出手吗?你还不出手,也许我们真坚持不住了……”

  陈康比李源凯更清楚这一点,可他也更清楚自己只要动手,那么卑鄙无耻的星门肯定会指责他破坏《圆桌协议》,然后肆无忌惮将神将投入战场,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的被动。更何况本身他的实力也比不上第四神将约翰·克里斯·摩根,在没有进入太极龙控制的范围之前,轻举妄动,只会带来更快的覆灭。他现在必须得压抑住这种冲动,能够不出手,就绝不能出手。

  “再等等。”陈康冷声说。

  李源凯咬了咬牙,低声说:“我们现在有了四号舰队的坐标,可以把战机派出去了。”他顿了一下,“等他们冲进来的时候,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陈康缄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屏幕上,羊城号正有不怕死的士兵向着满是烧焦骷髅的驾驶室增援,他们不顾一切的握住滚烫的船舵和操纵杆,让偏离了航向的船只回正,可就在几个呼吸间,又是一发白光灌了进来,烧焦的尸体烟雾白茫茫的从破碎的窗户里飘了出来。

  太极龙的天选者们不要命的扑了上来,亨利·斯宾塞·摩根在战圈内辗转腾挪,用尽了技巧和花招戏耍太极龙的天选者,他们不断的合围,试图歼灭或者将他困住,却力有未逮。他始终有余力向着一波又一波前赴后继试图控制羊城号的士兵发射致命的白光,就像是在玩一个愚蠢的塔防游戏。

  终于,又有星门的天选者和无人机突入了内圈,一发炸弹丢在已经伤痕累累的羊城号上,这艘牺牲了无数人护卫舰,还是没有逃过劫难燃起了熊熊火光,于是它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刚刚还奋力还击的舰炮也偃旗息鼓。

  一切都如同自己所料,亨利·斯宾塞·摩根心想战斗应该快要结束了,太极龙的天选者们已经是强弩之末,此时还没有载体能够增援上来,说明他们已经投入了所有的后备力量。只要把航母周围的舰支一支一支消灭,三号航母和陈康神将不过就是瓮中之鳖。

  “伙计们!加把劲!也许我们能赶上晚餐。”亨利·斯宾塞·摩根在通讯频道里大喊,得到了懒散的回应后,他低头看了眼如同漂流灯般的羊城号,却看到令人震撼的一幕。

  那些穿着单薄衣物的太极龙战士竟然没有逃跑,子弹和技能在海风中朝着他们漫卷,他们穿着件防弹衣,就拿着灭火器和消防笼头竟然试图灭掉熊熊的火焰,要知道舰支一旦烧起来就算能扑灭大火,很可能也会丧失动力,再说万一烧到了弹药库或者油库,就会直接爆炸。这个时候还不逃命,迟一点想要逃都逃不掉了。可那些士兵像是疯了一样在灭火,没有一个人跳海,甚至还有人试图重新进入燃烧着的舰岛,想要启动什么设备。

  亨利·斯宾塞·摩根亲眼看见一溜子弹将一个太极龙战士打成了筛子,血花四溅,接着又一个跟了上来,捡起消防栓继续灭火……..

  片刻之后,羊城号上已经停止射击的舰炮又重新转动了起来,猛烈的火光点燃了焚烧一切的晚霞。

  亨利·斯宾塞·摩根放眼望去,已经有三艘太极龙的舰支陷入这种状况,可没有一艘舰支放弃,完全在用血肉之躯在驱动战舰。不仅如此,远处的三号航母上,太极龙战机正一架接着一架顶着炮火和技能在起飞。就在他观察的瞬间,就有一架FC35在刚刚弹出航母的时候,被击成了庆典中的盛大礼花。但下一架丝毫没有犹豫,冲过了漫天的火光,急速拉升。

  腥咸的海风吹过来,他甚至能闻到浓浓的肉烤糊的焦香味道,想起昨天吃的烧烤,他抽动了一下嘴角,想起了叔叔告诫过他的话“绝境的野兽最危险”,他打开指挥联络频道,冷冰冰的说道:“通知福特号,再派两队战机和两队天选者过来。”

  ——————————————————

  “现在起飞?”

  “现在怎么起飞?”

  “不要说密密麻麻的子弹和技能了,起飞航道都没有清出来,我们怎么起飞?那不是送死吗?”

  …………….

 文学

  301航空团的飞行员们在机库中面面相觑。舷侧升降机已经缓缓打开,硝烟跟随着海风一拥而入,冲淡了机油味。爆炸声、引擎的轰鸣,以及子弹发射的声音陡然间大了起来,地勤工作人员们却充耳不闻,仿佛不清楚外面凶险的战况,每个人都在旁若无人的工作,呐喊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是命令。”航空团指挥官袁时龙的声音有些干哑,“我只能很难,但任务必须完成。我会请太极龙战队的人帮忙清空起飞航道。”他微笑了一下,“我先给大家打个样。”

  说着袁时龙转身向着自己心爱的座机走了过去,背后响起了脚步声,他回头就看见团里的金盔飞行员刘同追了上来,他的脸上和所有人一样苍白,只是可能因为面相成熟,稍显得镇定一些。对了,刘同的老乡他的好哥们邵一凡就在昨天,好像……是今天牺牲了。一整支船都没有活一个人。感觉好遥远…….

  “让我先。”刘同低声说。

  “刘同……”

  “论飞行技术,你比不过我,让我先!”刘同说,“再说了,那有指挥官先上的?万一你挂了,那对士气的打击多大?”

  “艹!你别咒我,我还想……我还想……”袁时龙泄了气,轻声说,“别一起飞就死,好歹拖一两个下水。”

  刘同笑了一下,笑得很难看,他和袁时龙握了下手,大步的向着自己的座机走去。

  很快刘同的351号就被移动了舷侧升降机,他爬上了飞机,戴好了头盔。

  此时,斜阳晚照中的西北太平洋,远近皆是一片火红。这红色在燃烧,仿佛钢铁铸就的舰船都是滚烫的,原本应该凉爽的晚上显得灼热异常,四面八方都是火雨,场景犹如末日。其他舰船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攻击,面貌惨不忍睹。穿着飞行服的刘同感觉浑身滚烫,手掌上全是汗水。他微颤着身体在地面引导员手势的引导下,缓缓地滑到起飞区。

  “351号飞机准备起飞。”

  “351号飞机准备起飞。”

  “351号飞机准备起飞。”

  广播声穿过了连串的爆炸声和机枪声,像是出征的号角。对正、抵住止动轮挡、升起偏流板、检查油量…….舰载机飞行需要舰、机充分配合,仅一个架次的起飞训练,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就需要完成65个流程,每一个流程都容不得一丝差错。他已经完成过无数次这些流程,在这艘他引以为豪的航母上成功起降过一千多次。

  他是王牌飞行员。

  他不应该感到害怕,可眼前射线不仅凌乱还密密麻麻,无人机在空中乱窜,射出镰刀般的红色子弹线。导弹和技能在海面绽放,水柱冲天而起,而这些水花还没有能落回大海,就在燃烧着的战舰上蒸发。

  刘同心惊肉跳,他知道很大概率这是他最后一次起飞。

  可在地勤人员挥舞手势时,他还是下意识的开始加油、加速……发动机的轰鸣声超过了爆炸声,他的头靠向了座椅后枕。心脏也在轰鸣声中加速到了极致,他闭了下眼睛,抬起右手行礼,示意起飞助理可以起飞。

  “砰!”止动轮挡迅即放下,飞机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迅速在电磁弹射帮助下冲出了飞行甲板,发动机功率在几秒间达到最大,推动着战机向着遍地死亡的战场飞驰。

  这一秒,他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眼前五光十色,闪耀着夕照的太极龙天选者正在为他护航,但他清楚速度升空才是最大的保障。他打开加力,猛拉操纵杆,FC31的两台太行引擎爆发出更为强劲的推力,如一条仰起的眼镜蛇直刺斜上方的天空。很快头盔里就识别出了密密麻麻的星门天选者,并且发出了警示声,观察到有星门天选者从右后方向他快速逼近,他灵魂出窍,直冒冷汗,千钧一发的关头,刻苦的训练起了作用,他的意识还没有决定之前,身体就操纵战机做出了紧急规避动作。机身急速扭转,做出了匪夷所思的向上S形机动飞行,在千钧一发之际和敌方拉开了一点距离,并且与一道差点捅穿他机翼的粗大激光擦肩而过。

  他正庆幸之际规避掉了伤害,暂时的安全了。就看见标号“301”的战机在空中解体,“301”是袁时龙的座机。一道激光将它直接劈成两截,在袁时龙弹射出来的瞬间,又是一道激光跟上,战机发生了爆炸,弹出来的袁时龙直接变成了一道火光,奇迹的是袁时龙的伞竟然在空中打开了。红白色的降落伞吊着一团火焰,慢悠悠的在四散如烟花的零件中下坠,像是孔明灯。

  刘同失神了一瞬,他想也许不和袁时龙交换顺序,袁时龙就不会死。

  转念他又觉得无关紧要了。

  反正迟早的事。

  只要能把袁时龙的那份战绩一起完成,他愿意付出生命为代价。

  如果这辈子的不够,下辈子的也算上。

  “兰金号也烧起来了,有没有人能去管一管?”张左庸在切换到与指挥中心联络的通讯频道,大吼道,“指挥中心,还在等个JIBA!把所有人都派出来。”

  这一次通讯频道里响起的不是李源凯的声音,而是陈康神将的声音,他沉声说道:“李源凯自己都已经上了。”

  张左庸愣了一下,苦笑着问:“院长,您的意思是连轮换的都已经全上了?”

  “是的。”陈康神将回答道,“再过三个小时,绝大多数战斗人员的载体都会进入冷却状态。”

  “报告!西南方向检测到大量的天选者。”

  张左庸沉默了下去,想到他们还有压箱底的牌,他又淡定了一些,苦笑着说道:“最后可能还是需要您出战。”

  陈康神将冷冷的说道:“我不会,也不能出手。”

  张左庸知道陈康的决定是正确的,这却尤其叫人绝望。他抬眼看了看战斗头盔上的显示,他的载体剩余时间还剩下三十七分钟。他不知道这三十七分钟过后,有多少人和他一样只能返回本体,不过好像已经影响不了战局了,星门的增援再次到达之时,就是他们走向毁灭的倒计时。

  如今每一艘战舰都是他们的阵地,当航母周围所有的阵地的失守,那么三号舰队唯一的选择就是沉尸大海。

  残酷的是不过是短短的一天时,战争的血肉磨盘就碾碎了千百个鲜活的生命,顽强的羊城号,此时已经不是火舰,而是血舰。已经被熏黑的羊城号虽然已经落到了舰队的最后方,却还能顽强的游动,虽然大部分主武器都不能利用计算机操控了,但还可以手动。穿着单薄防弹衣的水兵们在横满尸体和血水的甲板上对星门的天选者进行反击。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21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