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在树林里揉我的乳:纯情校花私下的yin荡生活

成默低头俯瞰,它微张着鱼嘴,眼睛却炯炯有神,似乎是活物,实际上这条鱼在停止运动的那一刻就已经死去。他麻利的用“七罪宗”沿着鱼鳃的位置斜着切了进去,空气中响着“嗤啦、嗤啦”的细细声响,像是拉链在滑动。须臾之后,悬空在桌子外的头颅就被成默剥离了鱼身。他双手抱起三角形的鱼头,那黑宝石般的眼珠也滚动了一下,在一片深沉的黑暗中,他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这个瞬间,叫成默觉得自己正身处某部日系惊悚片。

  成默转身把切下来的鱼头放在了铺着塑料布的床板上,回头看见坐在床板上的雅典娜正用热力烘干湿漉漉的衣服,氤氲的水气在蒸腾,如同笼罩在她曼妙身躯的白雾,即便她正身处一间布满机械部件的老旧房间,也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圣洁的神秘感,像是屹立于幽暗森林中的高洁精灵。

  “怎么了?”

  “没什么。”成默摇头,在雅典娜的注视中,他着手切掉了尾巴,“以前在书上看到说秋冬季节正是食用金枪鱼的最佳季节,尤其是野生的蓝鳍金枪鱼,更是绝顶的美食,不过我从来没有吃过……”

  “我刚才将潜艇托出了液体断崖,恰好看见了洄游的金枪鱼群,就顺手抓了一尾最大的回来。”

  “附近就是世界四大渔场之一的北海道渔场……”成默心不在焉的回应,他站在桌子前凝视着圆柱体般的银色鱼身,心想:“应该怎么找到三号舰队?即便我知道三号舰队距离不会特别远,可要在大海之上找到他们失之毫厘就会谬以千里……继续等待?守株待兔必须得浮到海面,自己被发现的几率也大大增加,并不是好办法…….”

  成默呆立在灯光下,思考到头疼欲裂也找不到答案,他的思维开始发散,金枪鱼身散发出来的海味和腥甜的血味直接刺激着鼻孔,他觉得并不难闻,反而有种莫名的爽感,这味道深入肺里,仿佛让人置身于大海之中。

  “不会剖鱼吗?”雅典娜问。

  成默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用‘七罪宗’切鱼时,会不会影响到它的口感…..”

  “需要刀具?”雅典娜随手便召唤出她的柏修斯之剑,递给了成默。

  成默看了眼快要比鱼还要长的长刀,笑着说道:“夸张了,夸张了,杀鱼焉用神器?”他抬手利用“急冻射线”凝出了一把半米长的冰刀,轻松的从背脊处切入了鱼身。冰刀的锋刃划过鱼身像是滑过厚厚的油脂,没有受到一丝的阻碍,只是发出了细细的声响。

  雅典娜收起了“柏修斯之剑”,看着成默用冰刀解鱼,看上去这一切都很普通,但没有极高的熟练度,根本不可能用一个二D技能凝结出如此坚硬锐利的冰刀。雅典娜当然看得懂其中的难度,赞赏道:“你的‘热力学’类的技能掌握的挺好的。”

  “以前做酒保的时候,经常自己做冰块,为了让鸡尾酒的口感更好,让冰块达到老冰的程度,不得不下功夫钻研。”

  说到“鸡尾酒”,成默就想起了白秀秀那张宜喜宜嗔的面孔,手中的动作便慢了下来。担忧于事无补,成默抛开杂念,脑袋里全力思考着对策,同时快速的把金枪鱼圆滚滚的鱼身切成了四条,两条腹肉,两条背肉,被彻底解开的金枪鱼就像是一头没有四肢的牛犊。腹肉颜色是粉白色,而背肉则是是深红色,看上和牛肉像极了,尤其是腹肉,就和雪花牛肉一模一样,一看就肥厚多脂,是绝顶的食材。

  鱼全部解开后,空气中反而没了一丝鱼腥味,充盈着淡淡的清香。

  啧啧称奇之际成默在手中凝出了一个冰盘,放在一块鱼背肉上,随后逆着纹理从金枪鱼腹肉上切了好几大块上好的鱼腹肉,放在冰盘上。接着又从鱼背肉上切了几块,在冰盘上堆好,才走向了雅典娜。

  “和牛肉不同的部位有不同名称一样,金枪鱼这种顶级食材,不同的部位名称也不相同。腹部脂肪最多的肉叫‘大肥’,一般分布在金枪鱼的前腹部和中腹部。大肥又分为两种:蛇腹和霜降…….”成默指了指几块有着白色脂肪纹理的鱼肉说,“这就是‘霜降’,属于金枪鱼最肥美的部位。”

  雅典娜却没有将晶莹剔透的宛若水晶盘的冰盘接过来,“我知道这是最好吃的部位。至于它叫什么无关紧要。”她顿了一下说,“我是抓过来给你吃的。”

  “给我吃的?”举着盘子的成默有些意外。

  “我以前遇到什么难题,就想要去大海里游泳,在海里我能感受到一种陆地上没有的寂静和安全,像是进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其实大海和陆地就是两个世界,不仅有着迥然不同的生态,有着色彩更为丰富的万事万物,同时它与陆地上的空气、声音、温度、风雨和阳光全部是隔绝的。我在海下能听到很多平时根本听不到的声音,能感觉到水流包围着自己,以及水温的变化。这些感官体验不仅直接还很敏锐,对我而言就像是在梦中畅游一样。我享受那种感觉,尤其是在你看到海豚驱赶着风暴一样的鱼群,像是飞机一样在海底掠过的魔鬼鱼,成群结队的发光水母如同灯笼般在深蓝中漂浮,你看见海底火山在水下喷发,你遇见长满海藻的沉船,听着鲸歌在风浪间遨游……大脑也会变得清晰和敏捷。”雅典娜顿了一下说,“我看你最近神经有点紧绷,也不知道怎么帮助你,就给你抓了条鱼,我以前在海里饿了就喜欢找各种各样的东西吃,像是鮟鱇鱼的肝脏,比鹅肝还甜美。还有一种半透明的镜鱼,肉质也很鲜甜,鹅颈藤壶不用说啦,是很棒的甜点……蓝鳍金枪鱼也很好,现吃是最美味的…..”

  “谢谢。刚好这些天也吃腻了罐头和面包了。”成默抬手,冰刀就变成了冰筷,他夹了块纹理漂亮的金枪鱼腹肉放进嘴里,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不得不说新鲜的蓝旗金枪鱼肉是顶级的食材,入口即化,脂肪细腻的鲜甜感在舌尖爆炸,像是冰淇淋。他也是第一次吃如此新鲜的蓝鳍金枪鱼,有点被惊艳到了,连连点头,“确实不错,确实不错。”

  雅典娜唇角勾了一下,像是在微笑。

  成默夹了一块送到了雅典娜的嘴边,她很乖的张开了绛唇,一口就将鱼肉吸溜了进去。

  “这么大只的蓝鳍金枪鱼我也很少看到,口感丰富,也很有层次,就是吃多了会腻。”

  成默叹息了一声说道:“所以少了点山葵和酱油。”说着他又夹了一块递给雅典娜。

  雅典娜却摇头拒绝,“可能是我以前吃这种东西吃得太多了,如今又已经喜欢上了重口味的熟食,所以现在没有那么喜欢刺身了。”

  成默笑了一下,自己将鱼肉吃掉,“你都是在海里现抓现吃?”

  雅典娜点头,“海鲜当然要新鲜的才好吃。”

  “在海德拉屋顶修那么大一个水族馆不会就是为了吃口新鲜的吧?”

  “也是为了随时可以下海游泳。”

  成默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可真是史上最昂贵的冰箱和泳池了……”

  雅典娜不置可否。

  “难道那头海王龙也是你的食物?”

  “不。”雅典娜摇头,“它是宠物。”

  成默想起那头海王龙因为没有吃掉他所遭遇的凄惨下场,缄默了几秒,耸了耸肩膀,又夹了块金枪鱼背被称之为“中肥”的鱼肉品尝了一下,相比肥美的鱼腹,颜色更红,脂肪更少,因此中肥没有那么腻,甘甜柔美中带着一丝丝微酸,口感也别有一番风味。

  雅典娜像是没有注意成默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把海德拉从伊甸园带回海德拉大厦的时候,它只比一条海豚大一点,后来越长越大,即便是再大的池子也容纳不下它了,它生活在哪里很痛苦,可悲哀的是如今的海洋环境也容纳不下它,把它放归大海,它同样生存不了…..”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成默转移话题说,“你最长在海里游了多久?”

  “半个多月吧。不过也不是一直在海里,经常也会在鲸鱼的背上睡一会,遇到了游船和岛屿偶尔也会上去,拿点水和点心。”

  “啊?”成默没有想到雅典娜还会做这样的像是灵异故事般的情节,他已经能够想象到船员或者游客们看到她的震撼表情了,“那一定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

  “应该没有人看见过我,也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雅典娜说,“反正我就是想游到哪里就游到哪里,没有什么目标。海洋和陆地对我来说区别不大,在海里反而会是一种很轻松的生活方式。”

  成默想起雅典娜从拿破仑的戴高乐号上逃走,就是乘坐的鲸鱼,情不自禁的微笑了一下,忽然间潜艇微微晃动了起来,如同遭遇了巨大的风浪,整个休息舱都在颤动,灯光在摇晃,就连搁在塑料膜上的鱼头也在震颤中移动。

  “怎么回事?”

  雅典娜从床上站了起来,抓着吊着床板的铁质拉索说道:“也许是海底火山爆发,也许是有巨大的爆炸。”

  “爆炸?”成默蹙着眉头问,“你能听到声音吗?”

  “没能听到。”雅典娜说,“所以这是一次非常大的爆炸。”

  成默先是失望,随后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能在继续耽误下去了。”他放下手中的冰盘,沉声说,“必须得想办法找到三号舰队。”

  渐渐潜艇重新平静了下来,走廊那边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是敲门声和关博君的喊叫,“成默!成默!查寝了!查寝了!别和你老婆卿卿我我了,快开门……”

  成默转身走到舱门边,拉开厚重的铁门,就看见关博君和顾非凡站在门外。

  “感觉到了吗?”顾非凡面色严肃的问。

  “废话。”成默回答道。

  “怎么回事?”顾非凡又问。

  关博君却在探头探脑的朝着休息舱里面望,当他看见成默身后桌子上那条被剖开的金枪鱼,立刻就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好哇!成默,过分了啊!背着我们偷偷的吃独食……”

  成默让开了位置,“雅典娜刚刚才抓上来的。”

  顾非凡跟着关博君进了休息舱,打量了一下已经被劈开的鱼身,又看了看床上的鱼头,眼睛也闪烁了起来,“蓝鳍金枪鱼?”

  成默点头,“嗯。”

  “卧槽!好东西。”顾非凡连忙走到了桌子边,笃定的说,“这条得有两百斤以上了,至少得上百万了。”

  “上百万?”关博君双眼放光,转头问成默,“工具呢?快点,快点,就要上战场了,好歹给顿断头饭……”

  成默无奈,又虚空凝出了两把冰刀、两副盘子和筷子,给了顾非凡和关博君,“只有这个。”

  关博君拿过冰盘和冰筷子,毫不客气的说:“这个也行。”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就是有点冰……”

  两个人暂时忘记了来的目的,不管不顾的吃了起来,一边大快朵颐还一边赞叹连连。

  吃了好几块“大肥”,顾非凡才想起了正事,“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也不像是海啸啊?”

  “应该是爆炸。”成默说。

  顾非凡忽然变了脸色,他停下了筷子,呆滞了好几秒,才一脸震惊的说道:“我刚才收到了系统发来的信息,陈康院长死了!白教官继承了神将之位……”

  “什么?”关博君满脸惊讶,他也抬起手腕,点开了乌洛波洛斯的系统屏。

  成默和雅典娜都没有“乌洛波洛斯”,无法收到消息。不过雅典娜对这个消息不以为意,面色没有一点变化。成默心中反倒稍稍松了口气,他不在乎陈康的死活,在他看来陈康属于咎由自取,反倒是白秀秀成为了神将,对他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当然,福兮祸之所伏,这也说明了三号舰队到了最危险的关头。他冷冷的说:“我们必须得想办法快点找到三号舰队的位置,再迟也许就来不及了。”

  “问题是怎么找啊?”顾非凡忧心忡忡的说,“这破潜艇连信号都发送不出去,只能靠声呐。”

  成默也不好说原来冬宫的潜艇是能够通过卫星发送信号的,只是被颜亦童给他放的核弹大烟花给炸成了太空垃圾。他苦笑着心想:“难道运气真不在我们这边?”

  关博君只是感叹了一小会这惊人的人事变动,就重新开始胡吃海塞,他手中不停,“只能用声呐,这真就是大海捞针了。不会比在海里抓到一条这么大的蓝鳍金枪鱼的难度要小啊!”在又吃了一大块腹肉之后,他摇头晃脑的说,“听说海豚往往会在金枪鱼上方30米左右的位置游动,渔民捕捉金枪鱼总会先找海豚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海豚?海豚?”成默喃喃自语两声,脑子里突然有灵光闪过。

  关博君很是莫名其妙的问道:“海豚怎么了?”

  成默没有理会关博君,转头看向了雅典娜,沉声快速问道:“你说这么大的爆炸,像是海豚、鲸鱼这样智商高一些的动物能够理解吗?”

  雅典娜迟疑了一霎,回答道:“应该可以,它们能够分辨出异常的噪声。”

  成默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就麻烦你去问问看了,问问看附近的海豚和鲸鱼,爆炸发生在哪里!或者问看看它们能不能帮我们找到舰队!”

  (BGM—《guardian dance》林ゆうき)

  毁灭世界的亮光过后,满布着云朵的天空形成了一个硕大无朋的圆形空洞,像是刚刚被激光洞穿过一般,干净澄澈,似乎一丝杂质都没有,只有零星的DNA螺旋剩下的尾光以及肉眼难以察觉的无人机和战机灰烬,这些灰烬附着在膨胀的气体之上和尘埃构成的壳状结构,如同透镜。

  世界进入了短暂的静默。

  亨利·斯宾塞·摩根站在随浪晃动的三号舰上,虚着眼睛仰望漫天星空,世界清晰极了,像是透过巨型望远镜窥探宇宙,他从未欣赏过如此壮丽的爆炸,不论任何技能都比不上神将的自爆来得猛烈和壮丽,像是黑暗中的超新星用电磁辐射照亮了其所在的整个星系。

  “这就是神与人之间的差距啊!”亨利·斯宾塞·摩根在汹涌的海风中轻声说,“神的死亡能够美丽整个夜晚。”

  “大人……”一个穿着星门作战服的男子跑了过来,他摘下了作战头盔,摇晃了一下脑袋说,“现在所有的通讯都中断了,就连‘天选者系统’的通话系统都受到了干扰,神将榜单显示正在更新中,幸运的是并没有要求强制下线,但问题是所有的空中支援都没有了,我们该怎么办?”

  “汉斯,为什么你会问出这样的蠢问题?被太极龙不怕死的攻击吓到了吗?告诉大家,任何一个踏上这支舰队的成员都能够获得一枚勋章以及足够多的奖赏。这场战斗确实很残酷,但越是残酷就越是体现出我们的英勇,这场战斗极其昂贵,因为我们亚美丽加人为之付出了宝贵的鲜血。”亨利·斯宾塞·摩根微笑了一下,他耸了耸肩膀朝着舰岛的方向走去,“现在,是时候品尝胜利的喜悦了!”

  “白神将!”张左庸大喊道,“你这样的决定极其不负责任!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太极龙的事情!”

 文学

  “对!白神将!请三思而后行!”

  “我们可以留下,您必须走!”

  ……….

  轰鸣过后,每个人都不得不提高音量说话,战斗指挥室里每个人都神情焦躁的扯着嗓子在喊,如同在吵架。

  白秀秀环顾了一圈,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等战斗指挥室重归宁静,她淡然的说道:“我这样做并不是意气用事,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来的选择。想要逃走我们只能乘坐潜艇,你们觉得星门会让我们这样轻易的逃走吗?更何况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能激活载体了,十二个小时漫长的窗口期,只要被发现了,就完全无力反抗。我可以告诉大家,星门完全清楚‘行者’的全部数据,不要觉得还有行者能够保底……..”

  众人全都沉默了,表情也陷入了绝望。

  “可……”张左庸苦笑了一声说,“至少乘坐潜艇还有一丝逃走的机会……”

  “不……”白秀秀摇了摇头,“我知道我的决定看上去像是一种自我放弃,但我想说,作为太极龙的一员,我绝不会放弃,我和你们一样想要活着回去,但越是这样,就越要清醒,怎么选择才能为我们增添哪怕百分之一的生机。我认为留在三号舰上是比乘坐潜艇逃走更好的选择。”

  “您的意思是坚持到四号舰队来援吗?”李源凯抬起手腕上乌洛波洛斯看了一眼,声音沉重,“现在才七点十六分,距离十一点还有三小时四十四分钟……您觉得我们能够撑到那个时候吗?”

  听到又有这么多四,众人的面孔更加沉郁,有人低声说:“MD,又是该死的四!艹~~”

  白秀秀沉默了须臾,轻声说道:“除了四号舰队,我还在等另外一个人到来,就是他告诉我陈少华背叛了组织,我们有遭遇的袭击的可能。也是他告诉我往白令海的方向走…..”她微笑了一下,坚定的说,“我相信他会来。我坚信…….”

  ——————————————————————

  2024年12月28日,东京时间晚上7时。

  千岛群岛海域。一队数量庞大的潜艇破开了密集的鱼群,顺着阿拉斯加暖流直下北海道海域。

  “我们已经过了北方四岛,你看你准备走那条路线?”

  “成默确定神风不会管我们?”

  “这个你应该问成默。”

  “那就不管了,我就大摇大摆的走津轻海峡。”

  “会不会太嚣张了点?”

  “怕什么?津轻海峡属于公海通道又不是我划定的。”

  “有种啊!杜冷。”

  “不过,颜复宁你只给我七艘潜艇是不是太少了?”

  “揍棒子,七艘都多了……”

  “你说的也对。那我们就在此分道扬镳吧!”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217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