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流出来了高CBL:宝宝喜欢我这样弄你吗视频

“师傅……你果然不是个普通人。”

  “……你这个小崽子,我就早觉得你有问题!”

  鱼鼐棠被陈诺抓在手里,奋力挣扎了一下,尖叫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话?什么师傅?”

  “跟你没关系。”陈诺语气有点无奈,又飞速问道:“鹿细细呢?孩子呢?”

  “在后排。”

  陈诺放下了鱼鼐棠,立刻拉开了后排座位。

  黑漆漆的车内,陈诺先是看见了放在后排座位上的双肩包,和双肩包里了出来的婴儿的轮廓,心中忍不住就一阵激动。

  两世为人……

  自己,这就是……当爹了?

  只是后排上,靠在座椅上,被毛毯裹得言严严实实的鹿细细,又是怎么回事?

  陈诺试图伸手去扒拉,口中低呼了一句:“……老婆!”

  前面的老蒋听见这个称呼,就瞪大了眼睛一挑眉。

  老婆?

  这狗崽子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老婆?

  那老孙家的那个又算什么?

  卧槽!

  陈诺此刻也顾不得老蒋的反应了,眼看被毛毯裹的严严实实的鹿细细毫无回应。

  陈诺下意识的,一丝精神力就探了过去,然而一探之下,顿时让陈诺心中一沉!

  鹿细细的意识波动几乎为静止状态,毫无精神力的反应,就如同一个活死人一般。

  “她怎么了?”

  陈诺转身看着站在车边的鱼鼐棠:“受伤了?是谁伤的她?”

  鱼鼐棠抿着嘴,脸上满是委屈:“师尊最近几个月一直都这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也不用到处逃窜躲藏了。”

  陈诺还要问什么,毕竟老蒋江湖经验丰富,低声道:“有什么话也别在这里说了,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落脚才是正经!

  我们正在被追杀呢!”

  “追杀?”陈诺深吸了口气,点头:“好!师父你说的有道理。”

  (我特么才不是你师父!)

  老蒋翻了个白眼。

  虽然不明白老蒋怎么会和鱼鼐棠在一起,但……

  陈诺对老蒋却是绝对信任的,具体的故事可以晚点再问,正如老蒋说的,先找个安全地方落脚。

  陈诺立刻看向鱼鼐棠。

  白发萝莉咬了咬嘴唇:“我在这个城市的安全屋都被那些人找到了……没有别的地方了。”

  “就算有也不能用。”陈诺摇头:“既然你的安全屋已经被泄露,那么别的安全屋可能也被对手掌握了,都去不得。”

  鱼鼐棠想了一下:“……我有个主意,也许能躲过他们。”

  陈诺看了这个家伙一眼,心中一动,面色古怪起来:“你……是想回去?”

  毕竟上辈子一起并肩作战过,对这个小牛头的行事风格,陈诺还是很熟悉的。

  鱼鼐棠智商超高,做事风格花样百出,但归根结底其实就脱不出八个字:

  声东击西,出其不意!

  其实从今晚鱼鼐棠一路从安全屋跑出来,再到树林里木屋的激战,这个小女孩的行事风格都是如此。

  陈诺略一沉吟:“好,这些人多半是想不到,你们从安全屋跑掉后,还会回去。不过……终究还是有点不妥当,毕竟今天出了事故,本地的警方可能还会上门调查勘测现场什么的。”

  “没事,我有备用计划。”鱼鼐棠对陈诺飞快道:“……隔壁的屋子被我打通了,隔壁的住户今天还收了我的钱。我们过去躲藏一下,应该没问题。

  实在不行的话,就先制服他们,临走的时候给些钱补偿就是了。”

  陈诺点头:“好!”

  说着,就过去把后排座位里坐着的鹿细细给抱了出来。

  此刻爆出来,鹿细细虽然裹在层层毯子里,但是那张苍白的脸庞终于夜晚的星空之下看的真切了一些。

  陈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古怪,总觉得鹿细细看起来有些不妥。

  那眉眼,那鼻子,那脸上轮廓,虽然皮肤苍白的过分,但总体轮廓却自然是自己记忆中的鹿细细的样子。

  但是……

  略一疑惑后,陈诺忽然身子一震,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被自己双手抱着的鹿细细!

  扭头就瞪向鱼鼐棠:“这?

  这是我的鹿细细??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怀中的鹿细细,自然还是鹿细细。

  样貌轮廓也没变!

  但无论怎么看,都已经不再是陈诺最熟悉的那个样子了。

  眉眼轮廓,五官弧线,脸型……

  看起来,都要稚嫩了许多。

  原来的鹿细细,美艳动人,艳光四射,虽然也青春动人,但整体的脸型轮廓和气质,也还是会给人一种二十多岁的“御姐”的感觉。

  但此刻陈诺怀里的这个鹿细细……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看起来都是一个最多都不会超过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眉眼和脸型轮廓,都能明显看出稚嫩的感觉。

  如果要不是自己对鹿细细太过熟悉,能看见鹿细细耳垂下的一粒米粒大小的痣,陈诺简直就会以为这人是鹿细细的一个相貌酷似的小妹妹了。

  “这真是鹿细细?!”陈诺瞪大眼睛看鱼鼐棠。

  鱼鼐棠神色古怪:“老师……自从几个月前生完孩子后,就出了一些问题。”

 文学

  陈诺不说话了,心中震惊滔天,用力深吸了口气,横抱着鹿细细跑去放进了自己的车里,而鱼鼐棠也抱起了婴儿,然后又搀扶着老蒋过来。

  只是拉开车门后,陈诺却把鱼鼐棠拉到了驾驶座旁。

  “我出城来的路上很安全,一路没遇到什么意外,所以你们现在回城应该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

  “你们是在林场的木屋遇到袭击的对吧?现在袭击你们的人肯定还在那儿,我……去一趟!”

  鱼鼐棠瞪大了眼睛:“现在?”

  “不然呢,趁他们现在还没有汇合太多人,看看能不能抓到一个活口审出点有价值的消息。”

  陈诺胆大包天的想法,鱼鼐棠却犹豫一下就同意了:“好!那你小心!我们现在可就全指望你了啊,师尊的老公!”

  陈诺笑了笑,仿佛熟悉无比的样子,随手拍了拍鱼鼐棠的脸。

  这个上辈子做过无数次的举动,让鱼鼐棠有点意外和惊讶的样子,然后就看见陈诺从包里翻出了一个卫星电话来塞给了鱼鼐棠:“我去过你们在巴黎的安全屋了,这些装备都是我从哪里带出来的……你应该都会用,遇到紧急情况就用这个联系我。”

  “……好。”鱼鼐棠有些反应不过来:“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这些安全屋的?”

  “没时间说这些了,你们开我的车回去吧!我师父也交给你……他好像受伤挺重的。”

  “嗯,我处理过了,你放心吧。”

  鱼鼐棠的能力也是陈诺极为信任的,当下不再多说什么。

  他却走到后排去,看了一眼靠在那儿双目紧闭的“年少版鹿细细”,然后又看了看旁边的婴儿。

  小家伙此刻已经醒来了,只是瞪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陈诺。

  一大一小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小孩子口中发出含糊不明的喃喃之声:“咕……”

  陈诺心中一动,仿佛有种隐隐的不知道怎么描述的熟悉之感,就如同那种天然的血脉相连的感觉。

  下意识的,陈诺就弯腰付下身去,凑上去,在小家伙柔嫩的脸蛋上亲了一下。

  扭头看鱼鼐棠:“我听见你刚才说‘师弟’,所以,这个男孩子?我是有了一个儿子了?”

  “……是女孩子。”鱼鼐棠的回答让陈诺愣住了啊!

  “啥?女孩子?你不是说师弟么?!”

  “是女孩子。”鱼鼐棠无奈道:“当初知道了孩子的性别后,师尊说过,这个世界上做女人太苦了,生下这个孩子,以后要把她当男孩子养,让我以后都叫师弟……”

  “败家婆娘胡搞瞎搞!”陈诺直接骂了一句。

  简直就是乱来嘛!

  女孩子当男孩子养?万一将来养成个帅T咋办?!

  “以后不许叫师弟,叫师妹!”陈诺飞快做了决定,眼看鱼鼐棠要反驳,就一瞪眼:“我说的!我决定了!我的女儿我说了算!”

  说完,把车门关上,拍了拍车顶:“快走吧!这里不安全的!”

  鱼鼐棠发动了汽车,陈诺又对坐在车内的老蒋投去了一个眼神。

  老蒋叹了口气,还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好吧。虽然大家都社死了,但自己徒弟毕竟是自己徒弟,还是一家人。

  老蒋虽然受伤了,但是一辈子的江湖经验还在,配合人小鬼大花样百出的鱼鼐棠,只要不遇到追兵,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眼看汽车掉头往市区方向开了回去,陈诺这才转身。

  他先过去,检查了一下鱼鼐棠她开来的那辆皮卡。

  简单的发动了一下后,发动机嘎嘎嘎响。

  陈诺哼了一声,一掌拍在了车上,一股强大的精神念力渗透下去后,很快就汽车就发动了起来。

  陈诺跳上车,驾驶着皮卡,飞速的朝着树林的方向而去。

  ·

  树林的木屋里,黑风衣靠在火堆旁,静静的将一块木柴扔进了篝火里。

  房间里,女人的尸体已经被搬到了脚落,就和巨汉子的尸体摆在了一起。

  是那个手腕被捕兽夹弄伤的家伙负责搬运的。

  做完了这些,这个家伙又把房间里的乱七八糟的战斗痕迹大略收拾了一下。

  “那个,阁下,这些事情做完了,我们现在……”

  黑风衣叹了口气:“过来坐下,休息一下吧。”

  皮衣男犹豫了一下走过来坐下,却刻意的坐的距离黑风衣远了一些,低声道:“我们的任务算是失败了对么。”

  “嗯,失败了。”

  黑风衣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另外一组人还有十五分钟左右就会到这里。接下来的事情,就和我们无关了。”

  “好吧。”

  “很遗憾,你拿不到委托的报酬了。”黑风衣笑了笑。

  “这也没办法。”皮衣男子摇头:“任务失败,没有酬劳,天经地义的……嗯?你做什么!”

  就在他说了一半的时候,黑风衣居然一把摘掉了自己脸上的皮面具!

  皮衣男顿时警惕的跳了起来往后退了两步:“你……做什么!”

  “别担心,现在隐藏身份没有意义了。”黑风衣扯掉面具后,露出一张看起来三十多岁的脸庞,亚裔,黄皮肤黑头发,对着皮衣男扯了扯嘴角。

  皮衣男心中警惕起来。

  大家执行任务都蒙着脸,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而此刻这人居然对自己露了脸?这就不合规矩了。

  “既然拿不到报酬,事情也结束了,我留在这里没有意义。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告辞了!”

  皮衣男立刻就想离开。

  但是,才走了两步,忽然双腿一软,咕咚一下就跪坐在了地上,声音惶恐,失声道:“你……你做了什么?!”

  “哎……”

  黑风衣摇头,看着他淡淡道:“刚才你搬运尸体,我就在这里坐着烤火,加柴,然后呢……我也往柴火里偷偷放了点东西。”

  “…………”皮衣男身子抖了抖,他挣扎了几下,却没能站起来,却只能让自己的身体无力的软倒在了地上。

  黑风衣已经缓缓起身,走了过去,低声道:“我们一行五个人,任务失败了。

  我是领队。

  你想啊……若是回去,让我的老板知道了,是我带队的小组里,有人临阵叛变导致任务失败,那么我就要背负一个识人不明,甄选不利的责任。

  若是全组人都死光了……

  那么这个事情就变成了‘敌人太过凶残狡猾,我全组人拼尽全力,死战后全组覆灭……’

  这样一来,虽然任务也是失败,但至少也拼死尽力过了,也许,惩罚就会轻一些了啊……”

  听到“全组覆灭”的时候,皮衣男已经颤声道:“你……你要杀我灭口!”

  “嗯,自然的,我当然不想背一个‘手下人叛变’的黑锅。

  同时,你死了,也可以证明我这一组人尽力了啊。

  我告诉你一个诀窍吧,很多时候,哪怕是事情办砸了,但如果学会适当的对老板卖卖惨,没准惩罚就会少一点。

  这样会让老板觉得,事情虽然是办砸了,但那是能力问题,而不是态度问题。

  老板这种存在,历来更注重的是态度。

  能力稍稍不足,可以培养,或者以后让他去做难度稍微低一点的任务。

  但态度不对,这种手下就绝不会留着了。”

  皮衣男颤声道:“你……你灭口我是没用的……那个叛逃的家伙,他……”

  “他难道自己会往外说么?”黑风衣摇头道:“你们都是接受委托来赚好处的,真实现实中的身份无从查起。他难道自己会往外说,是接受这个任务然后临时叛逃?

  自然不会的。

  这人如果被抓住了,那么算我倒霉。

  但如果没被抓住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我就还有一线生机!

  所以,抱歉了,你必须要死的。”

  说着,黑风衣叹了口气,捡起一根被削尖的木柴,一点一点,缓缓的扎进了这人的心脏部位……

  皮衣男的面具之下,口鼻里都冒出了血,挣了几下后,彻底不动了。

  杀完了人,黑风衣看了看手里的这截木柴,随手扔掉,然后想了想站起来,深吸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哎……我是最怕疼的了……可是,没办法了。”

  他忽然疯狂的朝着木屋的墙壁跑了几步,整个人一头就装在了墙壁上!

  砰的一声,他倒在地上,半边肩膀都已经歪了下来,一条手臂已经不规则的弯曲了起来。

  疼的脸色惨白,额头的冷汗滴滴掉落。这人居然又在地上没起来,而是咬牙又在地上来回打了几个滚,甚至滚到了篝火旁,让篝火烧上了自己的风衣,再继续来回滚动,直到身上的火熄灭,黑风衣被烧出了好几个窟窿来。

  最后,他才缓缓挣扎爬了起来,踉跄捂着肩膀,歪歪斜斜走到了木屋内,把里面墙角本来摆放整齐的利刃骑士团的两个尸体,又一脚一个踢飞,散乱在木屋内。

  然后他自己才走到门口,往台阶上一靠。

  回头又看了一遍木屋内的场景,心中仔细的把酝酿的说辞,又重新过了一遍……

  应该……有机会瞒过去吧。

  自己不过是为了求生而已。

  想到这里,黑风衣紧张的拧了拧眉。

  就在此刻,忽然,林子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如果是装惨的话,你其实最好往脸上再抹点灰,不然看起来还不够狼狈。”

  黑风衣身子一僵!

  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年轻人缓缓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兜帽卫衣,双手插着兜,脸上带着满是煞气的冷笑,慢慢悠悠的走向了自己!

  黑风衣的心沉了下去!

  “你……不是老板的人!”

  “你怎么知道不是。”陈诺笑着站在这人的面前。

  “老板不会只派一个人来……”黑风衣声音在颤抖。

  陈诺点了点头:“嗯,你看的没错……不过,这又怎样?”

  说完,他抬起左手轻轻一挥。

  啪!

  黑风衣就感觉到凌空一道狂风,然后一股力量拍在了自己的脸上,把他整个人打飞了出去,身子撞断了木屋外的围栏,倒在地上的时候,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原本就自残撞断的手臂,已经彻底扭曲成了一团。

  而就在他的脸上,半边脸已经变形,满嘴牙齿已经吐出了小半来。

  陈诺轻轻跳起,然后落在了他的面前。

  “就是你……追杀我的老婆和孩子?”陈诺轻轻把这人提了起来,凑近看了看:“没见过你,生面孔……不过……

  我们聊聊吧。”

  温和的嗓音,脸上却带着毫不掩饰的煞气。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21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