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塞玩具无法走路|教授走一步撞一下小说笔趣阁

那么西河省的百姓,婚丧嫁娶,测字算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窥天门。

  即便他们不进窥天门,只要他们相信我窥天门,这份气运我就拿到手了。

  而雷家集并不是,雷家集直接把主意打到了神仙传说上面。

  哪个城市没有神庙?

  哪个城市没有香客和信众?

  这些信众上香的时候,是虔诚拜神的,而雷家集,假扮成神仙,窃取了这一部分气运。

  怪不得城隍说,他要迈入天师境,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好像六道轮回不太圆满似的。

  他差的,就是被雷家集偷走的气运。

  气运被雷家集偷走,我们再怎么在西河省拼命收集,还是会差一点。

  而六道轮回是气运组成的,自然就不会太圆满了。

  我对关二爷说道:“多谢老兄了。请问高姓大名?”

  关二爷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我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长到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你叫我关二爷就行。”

  我点了点头。

  我看着周围的神像,说道:“他们和你都一样吗?”

  关二爷点了点头。

  他感慨的说道:“神分大神小神,你看看周围的这些财神爷,佛爷,菩萨,他们是最忙的。”

  “世上不断的有人在参拜他们,他们就不得不一直去收集气运,忙得很。”

  “至于我,倒是可以忙里偷闲了。”

  我说道:“你不是武财神吗?按道理说,供奉你的人应该不少啊。”

  关二爷笑了笑,说道:“确实不少,但是和他们比起来,就要少一些了。所以我可以偷个懒。”

  我点了点头。

 文学

  我指着他脖子上的红绳说道:“你们就是通过这东西,来收集气运的吗?”

  关二爷说道:“没错,通过这跟红绳,我能感应到天下间所有的关帝庙。”

  “那些信众的气运,就汇总到这小小的红绳上面,传递到我身上来了。”

  我哦了一声,问关二爷:“那我应该怎么离开?直接把红绳砍断,然后找一条路溜走就行了?”

  关二爷顿时变色。

  他惊讶的看着我:“你要逃跑?”

  我嗯了一声,纳闷的说道:“当然了,难道要在这里被人困一辈子吗?逃跑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关二爷使劲摇头,说道:“使不得,使不得。逃走很危险。”

  我纳闷的说道:“很危险吗?”

  关二爷嗯了一声:“只要你一落地,看守地牢的狱卒就感应到了。到那时候,他大嘴一张,就会把你吞下去。”

  “逃跑?根本没有机会逃跑。如果真的那么容易逃走,我们早就走了,还在这里耗星星耗月亮的干什么?”

  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左城隍:“他不是就站在地上吗?好像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关二爷盯着左城隍看了一会,然后抬头看向我:“这人……是你带来的吧?”

  我点了点头。

  他又说道:“这人,是一具尸体吧?空壳尸体,被你操纵?”

  我点头说道:“是啊。”

  关二爷说道:“那就对了。那只怪兽感应到人,好像是通过魂魄。”

  “你带来的这具尸体,只是一个空壳,里面没有魂魄。这在那狱卒眼中,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他当然不会理会了。”

  我哦了一声:“这么说吧,如果我砍断了红绳,那狱卒没有发现我,我是不是就可以出去了?”

  关二爷说道:“不被狱卒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你真的能做到不被发现,那你确实可以出去了。”

  我笑了笑,又说道:“即便被发现了,如果我能杀了狱卒,那是不是也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关二爷叹了口气,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把狱卒杀了。当然了,如果你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那确实能出去。”

  我嗯了一声。

  然后把意识转移到了左城隍身上。

  当我开始控制左城隍之后,狱卒立刻过来了。

  当他走到这边的时候,那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立刻收回了意识,狱卒犹豫了一下,又回到了角落中。

  我对关二爷说道:“这狱卒什么实力?为什么给人的压迫感这么强?”

  关二爷说道:“大概是真人境吧。”

  我惊讶的说道:“真人境?不可能啊,我也是真人境,我不应该害怕啊。”

  关二爷说道:“你是真人境?这么年轻就到了真人境?可惜了,你这样的修炼天才也被抓了。”

  他感慨了一阵,对我说道:“你这个真人境,是呼吸吐纳,用阴阳二气增强实力,达到的真人境。”

  “但是这个狱卒不一样,他是靠吞噬气运达到的真人境。只要你的气运不如他,你就会感觉到压迫感。”

  “如果真的面对他的时候,你的实力会受到压制。气运的压制,到那时候,就算你自以为实力高强,也撑不了多久。”

  我哦了一声,然后又把意识灌注到了左城隍身上,把狱卒引过来了。

  每当狱卒靠近的时候,我就会收回意识,狱卒茫然的站一会,就又回去了。

  来来回回好几次,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趁机观察他。

  旁边的关二爷吓得心惊胆战:“这是在玩火啊。”

  我幽幽的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个狱卒的脑子不太灵光的样子呢?只要我收回意识,他就忘记攻击了。”

  关二爷说道:“也不一定啊,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你逗得多了,也许他就猜到了。”

  结果关二爷话音未落,狱卒忽然从黑暗中冲出来了,快的像是一道闪电,气势一下把我们两个包裹住了。

  我心中一凛:“对方是冲我们来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22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