颈腰挺过那层薄膜|老师你夹得真紧水真多

 吃过饭的下午时间,老太太肯定不会拘着他们。

  所以,到时候再一起玩嘛。

  夏汀说完,就松开了温宿年的手,带着宝青和宝绿一起往宴客厅那边走。

  小姐妹们一起吃饭,人有些多了,自然不可能在老太太那屋支张桌子就行。

  所以,得去宴客厅那边。

  夏汀离开的脚步轻巧中透着愉悦,温宿年目送着她离开,眉眼不自觉的就染上了笑意,唇角轻轻上扬,勾出了宠溺的意味。

  看着夏汀走远了,温宿年这才收回目光。

  想到中午要自己一个人吃午饭,温宿年的心情,又不是特别好。

  不过,想想夏汀说的,下午一起玩,温宿年又开始期待起了下午。

  温宿年带着长福和长禄回客院那边用餐了,之前的大厨也都带着跟着一起进了夏府,如今在客院那边临时布置的小厨房里随时待命。

  原本,温宿年还想着邀请夏汀去客院跟他一起吃呢,虽然夏老夫人大概率不能同意。

  但是,总得试试嘛。

  如今……

  算了,明天再说吧。

  夏汀回去的时候,小姐妹们已经过来了,包括世子夫人和林氏也都在。

  当然,除了这些小姐妹和少夫人们,还有一个人也过来了。

  夏庆淞。

  小少年这会儿正被老太太拘在身边,世子夫人在另一边陪着他说话。

  小少年被祖母和长嫂夹在中间,整个人拘谨到不行,就差直接僵在那里不动了。

  他平时也没什么机会外出,更多的时间还是待在自己的院子里看看书。

  他性子更内敛一些,这也跟夏二夫人的教育有关系。

  教出了一院软包子,夏庆淞的性子也很软,又因为并不怎么常出门,与人相处之时,处处都透着小心与拘谨。

  看到夏汀来了,夏庆淞的眼神都亮了起来!

  可算是来个人解救他了!

  夏庆淞自然是知道,夏汀过来了,老太太肯定是要将她叫到身边,到时候自己就解脱了。

  他是真的不适应这样被长辈夹在中间,各种关心。

  他明白长辈们的好意,但是他心里慌啊,而且也应付不来这样的情况。

  他不像是夏汀,小姑娘看着娇娇软软,没什么力气,病重的时候,还像是随时都可能要不行了似的。

  但是,人家就独有一手功夫,能把长辈们哄得眉开眼笑的。

 文学

  连自己的母亲都是,夏二夫人除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夏浅,对于府上其他姑娘,最喜欢的就是夏汀。

  她没事儿还喜欢在夏庆淞面前念叨,说是羡慕夏汀这样开阔的性格,也羡慕对方与人相处的手段与方法。

  因为对于夏汀的偏爱,所以当初老太太和侯夫人来问她,要将丁府的姑娘配给自己的长子之时,夏二夫人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点头同意了。

  只是因为,丁家是夏汀的外祖家里,她是相信夏汀的,所以对方的表姐应该也是极好的。

  虽然听说那位表姐喜欢舞刀弄枪的,性子还挺辣,不过他们房里少的就是这样的厉害媳妇,到时候过门了,还能帮着撑一撑门面,省得一门子老弱再被人欺负了去。

  “小六。”夏庆淞脑子里恍恍的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夏汀已经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伸手虚虚的摸了一下他的头,轻唤他一声。

  就在夏庆淞以为自己终于要得救,眼底都流露出了感激之时,夏汀……

  轻轻的坐到了老太太的另一边。

  夏庆淞:……!!!

  呜呜,请来救救孩子!

  此时的夏庆淞弱小可怜又无助,眼巴巴的看着夏汀,指望着对方来救自己。

  奈何夏汀坐下来之后,就乖巧的趴在老太太的膝上,根本不多说话,偶尔的目光放过来,还软乎乎的冲着夏庆淞笑了笑。

  夏庆淞:……!

  别光笑啊,姐姐,救救孩子!

  可惜,在夏庆淞眼里,一向聪明的夏汀,居然没读懂他求救的眼神,对于他的求救,视而不见!

  呜呜,残忍,无情!

  可怜的夏庆淞,最终也没逃得了,被两个长辈夹在中间,各种关怀啊,嘱咐的命运。

  对此,夏汀表示,她确实是故意的。

  从前夏庆淞身体不好,府上对于他也是各种放养,觉得他过得舒心快乐就行。

  但是如今有了养气丹,哪怕是割版的,但是他的身体也会恢复到不错的水平,至少日常出门,不成问题。

  不过度劳累,也是可以长长久久的活着,而且还可以像是正常人那样,参与各种活动啊,娱乐之类的。

  既然不再是瓷娃娃了,自然不好像是从前那样猫在院里不出来。

  如果夏庆淞是个小姑娘,夏汀也许会由着她,但是对方是男子,身体恢复了之后,以后还要娶妻生子,他如果不支棱起来,不立起自己的门户,日子怎么过?

  他这样的性子,夏汀也不好给他挑一个特别泼辣的媳妇啊。

  万一被欺负了……

  那画面,简直不敢想。

  所以,让夏庆淞慢慢适合人群,从府上的长辈们开始呗。

  夏汀的心思,老太太看得明白。

  就因为看得明白,所以顺着夏汀发梢的手,都跟着慈爱了不少。

  不愧是她最偏爱的孙女,心思最通透,同时也很想着念着府上的兄弟姐妹们。

  其他姐妹可能暂时还没考虑到这么远,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对于夏汀炼出来的丹药,并不了解。

  但是,夏汀显然已经在为夏庆淞的以后作打算了。

  夏庆淞如果恢复的好,甚至可以跟着去书院读书,以后还可以下场考功名呢。

  不过这一切,还需要等到之后,看他的恢复情况。

  而且夏汀炼的丹……

  咳咳。

  下一炉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所以一切还是未知。

  但是,对于夏庆淞的各种锻炼,也不妨提一提,先开始了。

  这孩子的性子,被夏二夫人教的还是太软了些。

  别管公子还是姑娘,这性子太软,就是太吃亏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6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