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给儿子上二次|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

  苏母也走了过来。

  “我和你爹也喜欢。你爹方才四处在找锄头,想上山跟着种树呢。他在寨子里转了一圈,看着梯田上稻秧泛起层层的波,高兴地笑,好像是他家的一样。还说要是我们早些来,他也能跟着下地插秧了。一直道遗憾。”

  苏青媖不由失笑。

  苏母又问:“青媖啊,我们要搬走啊。娘看这个寨子挺好的。”

  有山有山,有粮,寨民们也热情,天天都有人来陪她聊天。

  比起关在郴城里的日子,比起在桥头村的日子,还要开心。

  “住那边方便。离集镇也近,方便管理。还有两座山要种茶树种白蜡树,也要吩咐人做事。”

  “那我们收拾收拾就搬吧。”苏父走过来说道。

  听说还要在山里种东西,他都等不及了。

  苏青媖想了想:“行,那先收拾吧,那边缺的东西再慢慢置办好了。”

  苏青媖搬家那天,忠寨主从集镇赶了回来。

  拉着她:“青媖啊,你真要搬啊?不搬行不行?”

  忠寨主很舍不得她。

  苏青媖在柏家寨住了大半年,也很不舍。

  “您可以去看我啊。我在那边给您留一间房间,等秀儿嫁出去了,您就住过去,冬天里还可以来和我爹娘一起吃火锅。”

  柏家寨的人拉着苏青媖不舍。

  帮着搬东西,送了他们一家很多东西。

  一路把她一家人送出去好远。

  弄得苏父苏母都不想走了。

  寨民们真热情。这些天他俩口子跟寨民们都聊得熟了。

  有新更寨和柏家寨的人一起帮着搬,就用了一天就把家安置妥当了。

  和柏家寨的院子一样,有前庭后院,左右厢房,但地方比那边要大,多了一进。也留了一间议事堂出来。

  家具等东西也都准备妥当。

  一家人搬过来就安置妥当了。

  当天晚上在寨里空旷的地方设了大灶,一个寨子的人一起吃了个饭。

  苏父苏母很是开心,拉着别人一直聊天,说着地里的庄稼,说着一路逃难的事,引起所有人的共鸣。

  都是不堪回首的过去。

  万幸如今都安稳了。

  当天夜里,一家人都睡得香,没什么不适应的。

  次日,苏父一大早就起了,跟着韦福昌去隔壁山头种树去了。

  瞧着倒像是翁婿两个。

  而苏母也带着两个孙子去给郭氏帮忙做酱,把两个孙子喂得饱饱地才回来。

 文学

  新更寨小孩没有那么多,但小宝和丫丫自己就给自己找了乐子。

  天天跟在外婆身后,当个小尾巴,去哪都跟着,外婆高兴,孙子也高兴。

  有人管他俩,苏青媖苏青柳也少操了不少心。

  才安顿没两天,寨主们就传话让她到集镇去一趟。

  苏青媖带着思渊思源到了集镇。

  到了办公的小楼,发现除了值勤的四个寨主,还有好几个寨主。

  另外还有六七个陌生的男人。

  “会长来了。”

  那几个男人起身。

  “会长。”也跟着叫会长。

  “坐吧,你们是?”问完,眼神看向几个寨主。

  黑松寨主便说道:“他们是我带过来的。离我们寨不远,就隔了一座大山,听说我们这边有个联盟寨,也想加入。”

  苏青媖便问起他们的寨名。

  “我们没有寨名。”

  没有寨名?苏青媖想起在舆图上自己标的各个寨。

  黑松寨的隔壁的山?

  “那你们这都出仁州界了,再往西走一点,就到了泽州了……”

  “我们也不知道是哪个地界的。一直以来都住在大山里,都住了快十年了。”

  “那你们是想?”

  “我们听说大山里有个集镇,也想过来……”

  “我们没有限制不让联盟寨外边的人过来啊,大家都可以自由来买卖。”

  一个男人看了看黑松寨的寨主。

  黑松寨寨主便说道:“他们想搬出来。”

  “搬出来?想搬到哪里?”苏青媖有些不明白他们的意图。

  一个男人就说道:“我们其实去泽州比到这里更近。但我们平时不敢往泽州去,那里乱。我们几户人家凑的银子到泽州都买不到一斤盐,路上还要被抢。”

  真惨,几个寨主啧啧出声,还是他们好。盐他们都买得起,也不会被抢。

  好七个男人眼神黯然。

  “我们想搬到集镇这边来。我刚才在集镇里看过了,这里也有盐卖,**我们买的便宜多了。我听黑松寨主说他们都有投书的,如果你们愿意接收我们,我们也可以写投书。”

  “对,我们都可以写投书的。我听说你们联盟寨还开出了梯田,自己在大山里种粮吃,我们也想跟着你们种粮。我们不想饿肚子。”

  “我们那边连在门前屋后种点菜都不敢,经常有土匪光顾。”

  “你们不是住了十年了?”有土匪常光顾,还能住十年之久?

  “我们经常换地方的。有时候这个洞里住一年半载,有时候就到另一个山头的洞里住一年半载。我们想安定下来。自己种粮吃,也想住在有寨门有人值岗的寨里。”

  苏青媖打量这些人,心里思考起来。

  这二十九个寨,地广人稀,加些人并没有问题。

  问题是这些人值不值得信赖呢?

  那几个男人见苏青媖不说话,有些着急。

  “如果会长大人答应让我们住到你们的寨子里,我就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有寨主问道。

  “我们只告诉会长一个人。”

  苏青媖便跟着其中一个男人出了房间。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6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