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 宿舍娇喘连连

石晗玉让人赐座,坐下来后,语调特别柔和的问:“华熙姑娘是哪里人啊?”

  “回娘娘,华熙是住在小岛上的渔民,从小跟着父兄们在海上生活。”华熙看了眼牧政宣,垂眸:“宇初带人停靠在小岛上休息,民女喜欢宇初。”

  石晗玉:“……!!!”

  华熙顿了一下说:“当时宇初说自己是商人,刚巧了华熙的父兄们也是行商的,所以结伴去了陈国。”

  石晗玉点了点头,陈国就是牧政宣收的一个附属国,国家不大,百姓多靠渔猎为生,养蚌生珠,产黄金和钻石,但极度缺少粮食。

  牧政宣用了三年时间让陈国百姓能初步温饱,陈国心甘情愿递交了顺表,愿意世世代代奉大安国为主。

  “然后呢?”石晗玉问。

  华熙不好意思的红了脸:“本来父兄想要让宇初就留在岛上,宇初不得不表明了身份,父兄让华熙自己选择,华熙就跟着宇初来到了大安国。”

  是个勇敢的姑娘,这一点石晗玉还是挺满意的:“华熙的父兄们如今回去了小岛吗?”

  华熙摇头:“没有,宇初说那边得有人在,商、农这一块都需要有人照应着,再就是不管是珍珠还是黄金和钻石,这些不单单要依靠陈国进贡,也需要自己有人在那边开发,所以父兄们留在了陈国,成为了大安国的驻陈国的大使,也会继续发展往来的商队,再就是陈国之外还有一些国家在,父兄们也好保护陈国。”

  石晗玉嘴角一抽,华熙的父兄们要保护陈国?

  “华熙的父兄有多少人呢?”石晗玉觉得人少是绝对不可能的,自保都是问题,在异国他乡还要保护别人,不是个笑话吗?

  华熙紧张的捏了捏袖口:“我们原本住着的小岛不小,华家人世世代代都在小岛上繁衍生息,人口将近四千,宇初回来之前把华家人都接去了陈国的。”

  石晗玉险些没站起来,这是什么大户人家?

  将近四千口人?

  压下惊讶,准备回头好好教训医医,这丫头给自己的信息都是错的!

  这次见面之后,石晗玉和牧北宸叫来了牧政宣,仔仔细细的盘问之后,医医破天荒的被关进了小黑屋,罪名就是糊弄了石晗玉。

 文学

  “按照大安国的婚嫁习俗办,宇初想好了,一旦迎娶了华熙,就要好好过日子。”石晗玉郑重其事的对牧政宣说。

  牧政宣立刻跪倒在地:“谢父皇和母后成全,儿臣一定谨记母后教诲。”

  至于后宫之类的事情,石晗玉不愿意多说,她相信自己的儿子知道如何走自己的人生路。

  转过年春天,太子大婚。

  秋天登基为帝,华熙为后。

  大事完毕的石晗玉和牧北宸坐在马车里,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皇宫,一路回去了石郎庄,去了秀水山的山谷里,早一步过来的玉虚子正在钓鱼。

  “外公,囡囡来啦。”石晗玉一溜小跑的奔着玉虚子过来。

  玉虚子须发皆白,虎着脸:“你这孩子,就是不沉稳。”

  石晗玉拉着玉虚子的衣袖:“外公,我都和牧北宸说了,牧北宸还怪我瞒了那么多年呢,以后我们两个人陪着外公,就在这里生活。”

  “好,好啊。”玉虚子很开心,人老了,喜欢身边有亲人,这个时间自己的亲人就是石晗玉了。

  牧北宸过来和玉虚子行礼,两个人坐在河边钓鱼。

  石晗玉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开始做饭,山谷里炊烟袅袅,三个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只要得空玉虚子就和牧北宸说一些兵器,牧北宸最后都整理成册了。

  石晗玉最喜欢的莫过于提炼精油,牧政宣带回来的鲜花非常多,整个山谷里都是花香,提炼出来的精油会按时送出去,平日里并没有人来这边打扰他们的生活。

  日子过得轻松惬意,石晗玉觉得人都年轻了不少,山谷里的温泉被做成了五环池,分开之后最终汇成小河,功能性被开发的非常好。

  离开之前牧北宸和石晗玉就叮嘱了孩子们,除非遇到了大事否则都不准去打扰,就连宇清、宇晏和医医的事情都交给牧政宣去管了。

  一晃过去了六年。

  石晗玉坐在玉虚子的摇椅旁边,两个人回忆曾经的一切,玉虚子提到了自己的女儿,语调温柔的讲述着那些趣事儿。

  一边的石晗玉轻轻地听着,握着玉虚子的手。

  “囡囡,不要难过,人生又开始就有结束,外公能在这里看到囡囡就是最大的幸福了。”玉虚子看了眼石晗玉:“好好的,外公知道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石晗玉用力的点头:“外公,我懂。”

  生老病死是人必须要经历的,见惯了生死,看淡了生死,石晗玉知道这一切都是人生的一部分。

  在这个而午后温暖的阳光里,玉虚子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石晗玉陪在玉虚子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夕阳西下,牧北宸亲自给玉虚子下葬,两个人静默的站在坟前。

  “咱们回去吧。”牧北宸轻声说。

  石晗玉点了点头,想得开,可是舍不得,舍不得又能如何?隔了生和死就是两个世界了,石晗玉甚至想,也许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外公会活的更好。

  牧轩承的书信是半个月后来的。

  信里,牧轩承说了弟弟和妹妹的婚事,定在十月,三个人非要一起办婚礼,请父母亲回去主婚。

  收到书信后,牧北宸和石晗玉收拾了一下就启程回盛京了。

  一路上看繁花似锦,稻麦飘香,石晗玉靠在牧北宸的肩上,微微的眯起眼睛。

  自己的人生很完满了,到如今是简单的幸福,丈夫疼爱,儿孙争气,这一切都是曾经的自己没有想过的,回头去看,只觉得命运的亏馈赠是丰盛和美满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6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