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老是玩我的小兔子(芭蕾舞帮男舞伴h文)最新章节列表

  “但是里面吃起来还是普普通通的蜜枣凉糕,客人只会觉得上当受骗吧。”我捉摸着。

    “嗨,有王叔呢!王叔虽然不会搞你这种创意,但是改良还是可以的,咱们做枣泥呗!两层白色江米,中间一层厚一些的枣红,咱就叫这点心是‘雪里红’!”

    “雪里红不是咸菜嘛!”小荷在旁边叫开了。

    “那叫‘雪中红’!”王师傅挠挠头说。

    “你们叫什么‘红’都行,现在我们把这盘点心放到我后厢的空调下面去!晚上再吃,看看咱们的凉糕是否真能软糯可口。”

    快七点的时候,吴琛来了,他们年底事情不多,会议不少,天天都要这个事件才会疲惫不堪地过来。

    他现在在我这茶楼里算是坐稳了“老板娘”的地位,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关系,更是因为他总是隔三岔五的给这些丫头们带好吃的好玩的。加上年根这段时间他们单位又发了不少慰问品,他懒得拿回家,就放在了竹苑,还千叮咛万嘱咐都是绿色食品,都是他们兄弟单位提供的好东西,让王师傅只做给楼里的大家吃,千万别便宜了外人!

    吴琛闭着眼靠在了我的躺椅上,呼吸颇为沉重。

    我试图让他把外套脱了再靠着,他居然狠狠地“啧”了我一声。

    我一愣,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啊……看来只能归咎于吴琛今天的心情是大大的不好,索性不再惹他。

    身旁壶里的水发出了轻微的咕咕声,手里的一小碟铁观音已被清去了芽茎,只留下叶片。待沸水注入茶壶时,铁观音的香气像是放学的孩子一样,争着、抢着、一窝蜂地从壶口奔涌而出。似乎可以看到这茶香在房间里奔跑的路径,是如何跑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占满整个空间。

    吴琛自己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把外套脱下来,挂在了衣架上,又松了松衬衫,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得直直的,像是考砸了回家等着挨训的孩子。

    我笑着给他斟了杯茶,他静静地喝了。

    我笑着把吹了一下午空调的凉糕推到他面前,他静静地吃了。

    “吃点甜的心情好一点没有?”我问他。

    “我刚才有点烦,下午开了六个小时会,什么正经事都没有。然后房间里空调还开得特别大,热得厉害,还不敢多喝水,害得我头疼。”

    “现在好点吗?”

    “缓过来点了。”吴琛说着,又往嘴里放了块凉糕。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我说着。

    “这江米做得东西,不赶紧吃就干了!你还放空调下面,真亏得你还开茶楼,一点常识都没有。幸好我回来的及时……”吴琛刚咽下去上一块凉糕,急急忙忙说了一串话,又往嘴里塞了一块。

    “它都在这吹了一下午了。”我幽幽道。

 文学

    “什么?”

    “这盘凉糕我中午就做好了,在这吹一下午空调了。”

    “不会吧!你这么说的话,米吃起来倒是有一点硬,但我以为是蒸硬了。并没有放了一下午的那种干了的感觉。”

    “这就说明实验成功了!其实看你吃第一口都没什么反应,我就知道成功了。”我开心地说。

    “这,怎么做到的?真的不错。”

    “呦,居然还有吴处长不知道的,小女真是荣幸啊!”我眉飞色舞道,“这可是我竹苑的独家秘方,你想知道吗?拜我为师啊!”

    吴琛一把拦住我的腰,就好像抓住了一只正要飞上天的鸽子,还听见鸽子不情愿地“咕咕”了两声。

    吴琛贴近我的脸,用酥酥软软的声音说:“我不想知道,有你以后做给我吃就好了。”

    “有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我还没说完,他霸道的吻便抵上了我的唇,带着枣香的舌头滑入我的口腔。

    吴琛的手扶着我的后颈,指尖像是通了电一样。我呼吸急促起来,身体也向他瘫软去。

    “别闹了。”我用尽理智和气力挣脱他的怀抱,不用说,我的脸一定红透了……

    “我准备后天回家,正月初六回来,这十来天又要见不到你了。”吴琛坐到扶手椅里,让我坐在他腿上,他用臂膀环着我的身体,一双手握着我的小手,摩挲着。“晚上回我那边吧。”

    “嗯……”我在他怀里低头应了一声。

    吴琛说他今年打算开车回家,一早出发,说不定还能赶上在家吃午饭。我问他和家人是否爱吃凉糕,他回家总要带些点心的,不如就带我做得凉糕,如果太单调的话,我让王师傅再多点其他的搭配着来。吴琛笑着说我是人未到、点心先到,也算是有儿媳妇的态度。

    我虽然不赞同他的看法,但还是在他出发前的那个凌晨,赶到竹苑后厨蒸好凉糕,包好油纸,再装进点心盒里,清晨吴琛出发的时候,我将两提精美的点心盒放到了他吉普车的后备箱中。

    “那天我把它们放在空调底下吹了一下午都没干。现在这样层层保护着,晚上吃应该不会有问题。”我在车边嘱咐着吴琛。

    “辛苦你了。”吴琛捧着我的脸,我以为他要亲过来了,没想到他却接着说,“今年是个好年份,等到四五月份天气正好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吧。”

    “就因为我后半夜给你做了凉糕,你就想迫不及待地要娶我了?”我嘴里当玩笑说着,脸上当玩笑乐着,但左手拇指硌在了订婚戒指上,很疼。

    “你同意的话,春节回来就要开始筹备了。”吴琛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继续说着。

    “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要到你生日时我才需要做决定吗?”

    吴琛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我的话,只是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转身上了车。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6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