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没人把姐给睡了:抱着贵妇肥臀耸动

    “再挽救三位必死伤员,即可获得一次神级手术固化机会。”

    王磊立刻跑得更快了。

    王磊已经离开,一边的方主任兀自不敢相信,一把拉住雷主任:“雷主任,血管吻合完成了?”

    “完成了。”

    “肝左动脉和门静脉都做好了?”

    “做好了。”

    “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雷主任神情有一丢丢恍惚:“但他就在我眼前做好了。”

    雷主任困惑地抓了抓脑袋,这个动作看起来,跟他50多岁的年龄极不相称:

    “门静脉直径粗大,缝合相对简单。虽然他快得超乎想象,但还是可以理解的。”

    “但肝左动脉,我是真看不懂了。”

    方主任心痒难搔:“怎么个看不懂?”

    “术式看不懂。”

    术式?

    这可是外科医生最看重的东西。

    每一种外科手术的突破,都伴随着术式的改进。

    甚至可以说,绝大部分突破,都是由手术方式革新主导的。

    方主任心里更痒了,就像洞房之夜看着美丽的新娘一样,眼珠子里闪着热烈的光,炯炯有神地瞪着雷主任。

    “别卖关子,快具体说说。”

    雷主任依旧有些恍惚地答道:

    “正常吻合血管,至少都要用两根针,三四根线。”

    “比如血管只能先缝一半,还得分别从两边往中间缝,会合后,再翻过来缝另一半。”

    “再比如预先埋三根线……”

    方主任不耐烦了:“废话,这都是基础中的基础,还用你讲?快说他怎么做的。”

    “他就一根针,先做了个水平褥式缝合……”

    说到这里,雷主任有点犹豫:

    “好像是这个缝合,他动作太快了,我看不大清。”

    “然后就是连续缝合,一针到底,剪线收工。”

    一针到底?

    方主任连连摇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又不是缝皮缝胃那种糙活。

    咱们血管显微外科的,全都是精细得不能再精细的活计。

    就像战神用兵那样,必须得左右包抄三才六丁八门金锁十面埋伏,各种花活都用上。

    能象骨科普外胃肠外那帮糙汉一样,呼啦啦一通猛撸就完事?

    看出方主任的怀疑,雷主任反问道:“咱缝血管为啥要这么费事?为啥不能像普外糙汉一样拎起针乱缝?”

    方主任更不耐烦了,这种住院狗规培兽学的东西,你来问我?

    你个老东西平时就常抢我的病人,到处出风头想压我一头,现在还装起老师来了?

    但王磊干的很可能是颠覆常识的事,血管外科前所未闻的术式,为了这,我老方忍了。

    “避免‘收缩效应’。”

    “避免外膜进入管腔引起血栓。”

    “避免内膜漂浮形成夹层。”

    “避免……”

    方主任那可是江南省血管外科数一数二的人物,说起来滔滔不绝。

    雷主任赶紧打断:“没错,王磊这种缝法,我感觉你说的这些‘避免’,他全避免了。”

    “不可能!”

    “一针到底,它就不可能避免这些!”

    方主任声音猛地提高了三度:“我不信,你说为什么能避免,原理是什么?”

    雷主任摊了摊手:“我哪知道,我又没看清,他太快了。”

    “那你说个屁。你没看清还能知道效果?骗你大爷呢?”

    方主任气得出口成脏。

    雷主任毫不生气,淡定地说道:“感觉,那种水平到了一定境界的感觉你懂吗?”

    看看满脸暴躁的老方,雷主任脸露微笑:“名医和庸医的区别就在这,我能感觉到这种缝法的好处……当然了,有些水平不够的,可能就感觉不到了。”

    “你个○○××!”

    方主任气得险些跳起来。

    “老方,这个病人你来看下。”

    司马主任在十几米外招手。

    他恍然想起现在得救治大批伤员,没空跟姓雷的纠缠,只得瞪了雷主任一眼,慌忙跑向司马主任。

    “老方,”雷主任在他身后叫道:“这次完事,咱俩一起去请教王磊,一定要把这新术式问明白。”

    老方立刻忘了雷某人的可恶,大声答道:“好!”

    另一处,王磊在伤员群中游走,不时假装俯身检查,然后报出一个个诊断。

 文学

    他身后跟着两个“孩子”,一住院,一主治。

    俩孩子是李一山安排的,专职记录王磊说出的诊断。

    刚看了两个,一辆老式破推车轰隆隆地过来,直奔一个一动不动的年轻女子。

    二院的几个医生合力将她抬起来,放上推车,准备送手术室。

    司马主任抓着车边一个矮矮的医生郑重叮嘱:

    “休克明显,高度怀疑脾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从左上进腹,优先探查脾脏。”

    “胸部暂时别管,应该就是软组织挫伤,不打紧。”

    “下腹应该也是软组织挫伤,先别管。”

    王磊一听不对劲,赶紧上去查了一下,然后说道:

    “司马主任,休克主因可能是感染,不是失血。主要伤势可能是肠破裂,不是脾破裂。”

    二院医生们集体露出厌恶的表情。

    两家医院都派了孩子去CT室,但第一个病人分把钟前才刚刚查完。

    一院的孩子听了结果啥都不管,直接冲回来汇报;二院的则帮着抬病人,现在还没回来。

    所以李一山已经大力夸赞王磊,二院的医生们却还在鄙视王磊。

    矮医生嗤笑道:“这么短的时间,不考虑失血性休克,却考虑感染,你家老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能引起休克的众多因素里,大失血来势最为凶猛,能在短时间内导致休克,其他原因就要慢得多。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7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