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客人的那个太大了|趴在厨房掀开老师裙子

这其实是大多数犯罪分子的真实想法。

    如果有本事赚大钱,许多人就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可没本事,又想赚钱快,除了铤而走险,其实这些人没有其他选择。

    “你家里有几口人?”顾晨见船长愿意跟自己聊天,便开始打起了感情牌。

    在芙蓉分局,赵国志曾经教导过顾晨,在审讯犯人,或者在跟犯人沟通的时候,你往往很难从对方嘴里,挖到有用的线索。

    因为这个时候,犯罪分子往往有抵触情绪。

    但是如果你换个角度,从温情开始,打家庭牌,其实大多数人都是愿意接受的。

    许多人终其一生,努力赚钱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除非是那些丧心病狂的犯人,否则正常人都愿意跟你聊起家庭是事情。

    “4位老人健在,老婆在家带着两个孩子,最小的还不会走路,大的已经开始上学了。”

    “那你的家庭也挺幸福的,你可以算得上是家中的中流砥柱。”顾晨也是随意附和。

    船长则是咧嘴笑笑:“像我们这种人,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那都得靠运气。”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多干几年,然后拿着积蓄回老家,盖新房,做点小买卖。”

    “难道你不想赚大钱?”顾晨也是挑眉问道。

    船长摇摇脑袋:“要不是当初我好赌,输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一屁股债,被债主堵在家里,无处可逃,我真不会干这行。”

    “这东西害人不浅,可我当时自身难保,也是没有办法。”

    “后来从朋友那里打听道,坤哥需要一名有经验的船长,价格给得很高,所以我就想着搏一把。”

    “虽然知道坤哥是做哪行的,可我当时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向坤哥借钱。”

    “那坤哥怎么说?”顾晨问他。

    船长叹息一声,也是无奈说道:“坤哥倒是挺爽快的,一听我是个船长,当即把钱借给我,让我先把债还上,免得那帮债主找我家人的麻烦。”

    “随后,坤哥跟我说,我得最少给他开三年船,用来还债。”

    “三年后,坤哥会一次性给我一笔钱,如果继续跟着他干,他将再给我比之前还高的工资。”

    “而如果选择回家养老,那他也不拦着,也会给我一笔钱,但前提是必须要给他保守秘密。”

    “三年?”顾晨想着时间,突然又问:“那这么说,你已经跟着坤哥两年多时间,就快到三年期限了对吗?”

    “对。”船长默默点头。

    此时,那名躺靠在角落睡觉的大副,突然醒来。

    见船长还在这里跟何文军聊天,自己也是碎碎念道:“我去上个厕所。”

    “去吧。”船长似乎压根也没搭理。

    顾晨见状,问他:“这个大副是你待过来的人?”

    “并不是。”船长摇摇脑袋,也是否认着说:“这是坤哥自己人,也是亲信。”

    “想着拍过来给我当助手,在我需要协助的时候,也好帮忙。”

    “可这家伙脑子迟钝,愣是跟了我两年也没什么太大长进,又好吃懒做。”

    “真不知道我走之后,这家伙能不能扛起重任。”

    “等等。”就在船长话音刚落之际,顾晨问他:“大副尚且如此,你一走,坤哥乐意?”

    “那有什么办法?”船长说。

    “你觉得坤哥,真的会放你回去?”顾晨也是疯狂暗示。

    船长一愣,努力回想了一秒,似乎感觉这何文军说的有些道理。

    于是顾晨继续解释:“坤哥是个疑心很重的人,跟我大哥巴图做生意,尚且需要用人质抵押作为背书。”

    “而你又跟了坤哥快三年,如果这名坤哥的人,能够接替你的岗位,做好船长,那尚且最好。”

    “可一旦这个人替代不了你,而你又决意要回去,并且你又掌握着坤哥这几年的所有活动,你觉得,坤哥真的会让你活着回去这么简单?”

    顾晨的一句话,似乎醍醐灌顶。

    船长顿时茅塞顿开。

    这么一想,似乎也很有道理。

    跟着阮旭坤三年,已经足足掌握了阮旭坤三年的具体动向。

    一旦放自己回去,他能担保自己绝对不会将这里的事情说出去吗?

    还是说阮旭坤信得过自己?

    想到这里,船长突然紧张起来,目光中满是惊恐。

    “他会杀了你。”顾晨在一旁提醒着说。

    “不,我……我跟着坤哥,忠心耿耿,我不会将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的。”

    船长此刻也慌了,之前就想着赶紧干完这三年,然后拿着钱回家,过好日子,再也不用这么提心吊胆。

    可刚才这个何文军一提醒,也让船长此刻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在阮旭坤这种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他完全可以在杀掉自己之后,再去东南亚招募一名新的船长。

    而自己对于阮旭坤来说,终究是个外人,他会为了一个外人的口头承诺,而置这么多兄弟,和自己的基业安全不管不顾吗?

    显然不会。

    那么如此,自己的最终解决,那也只有死路一条。

    “这么说来,我终究还是难逃一死?”船长看着顾晨,眼神中也满是恐惧。

    见船长开始出现恐惧和动摇,这显然是顾晨乐意看到的结果。

    毕竟,从敌人内部进行分化,这绝对是一个赚钱买卖。

    于是顾晨假装替他担忧,点点头说:“或许你跟坤哥提出自己准备离开时,你也就离死期不远了。”

    “那怎么办?”船长顿时焦虑起来,似乎一时间也陷入到迷茫状态。

    而这种焦虑,也正是顾晨想要看到的。

    于是顾晨也装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单手拍拍船长肩膀,表示无能为力:“那也只能祝你好运了,要么,就一直给坤哥干下去,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如果你一直跟坤哥干下去,那你就很难见到家人。”

    想了想,顾晨赶紧追问:“对了,还不知道,你有多久没回去看望亲人了?”

    “多久时间?已经有两年多时间了,这两年多来,也只能通过卫星电话,在被人监督的情况下,跟家人交流,问问他们最近过得如何。”

    吸了吸鼻子,船长也是一脸委屈,道:“每次家人都盼着我早点回家,我也一直欺骗他们,说自己在国外开船,业务繁忙,很难有时间回来。”

    “总之,我还挺想念他们的,可就是没办法回去,因为这是坤哥的规矩,三年之内不准回家。”

    “那你可太可怜了。”顾晨不由摇摇脑袋,也是无奈说道:“三年期满,如果继续干下去,那又是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无穷尽也。”

    “可如果三年期满,你选择回家,那恐怕就是你生命终结的时候。”

    想了想,顾晨拍拍船长的肩膀,也是无奈摇头,替他感到惋惜道:

    “那也只能祝你好运了。”

    话音落下,顾晨将操作盘交给船长,转身就要离开的意思。

    他知道,此时的船长,已经在自己洗脑攻势下,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

    此刻也是愣愣发呆,似乎对于自己这几年的工作,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也就在顾晨准备离开驾驶舱时,却又忽然转身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我叫洛东。”船长呆滞的看向顾晨,愣愣说道。

    “你住在岛上的哪里?”顾晨又问。

    “十……十号房。”洛东眼神飘忽的说。

    顾晨则是默默点头:“我住六号房,回去之后,可以串串门,我在岛上也没什么朋友,你洛东算是一个。”

    话音落下,顾晨打开舱门,直接离开。

    从这一刻开始,顾晨已经非常清楚,这个洛东回去之后,一定会来找自己谈心。

    因为洛东知道,顾晨何文军的身份,是巴图那边的人质。

    在岛上也受到排挤。

    所以,总体来说,两人倒上有些同命相连的样子。

    而顾晨也非常清楚,有了洛东这个摇摆不定的人,自己或许在6日后,或者之后的逃离行动中,将有一定的胜算。

    与此同时,顾晨也需要更多的盟友帮助自己。

    就刚才跟船长洛东的谈话中也可以看出,其实阮旭坤的团队,看似团结一条心,其实许多人都有着自己的心事。

    只要自己善于发觉,并且利用赵国志和王警官教授的许多沟通技巧,或许真的可以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敌人搞得少少的。

    关键在于自己需要仔细发觉。

    走回船舱的同时,顾晨见到了那名从厕所出来的大副。

    这名大副对于顾晨而言,倒像个烟鬼,整天没精打采的样子。

    尤其是那深深的黑眼圈,看着都有些吓人。

    与顾晨擦肩而过,大副倒是没怎么关注。

    而回到船舱,顾晨也根据之前甘亭给自己安排的房间,进去休息。

    船舶在海面行驶了很久,顾晨也通过大师级记忆力,已经将航海图的大概数据牢记于心。

    就是现在让自己徒手绘出这副航海图,顾晨也有着绝对的信心。

    而至于之后的航海路线,是往哪走,顾晨感觉,只要找到洛东,向他询问便可。

    随着清晨的阳光照进船舱,顾晨也逐渐苏醒。

    由于自己身上没有任何通信工具,就连卢薇薇送给自己的那块手表也被人拿走。

    此刻的顾晨,也不清楚具体时间。

    但是根据自己的地理常识,以及日出时间进行推算,现在应该属于清晨8点到8点半之间。

    透过船舱的窗户,顾晨已经可以清楚看见,阮旭坤的秘密海岛就在眼前。

    等于说,从昨晚离开交易海域后,渔船又行驶了4个半小时的样子。

    等于是绕了一个大弯再返回海岛。

    此时此刻,顾晨也听见船舱走道上传来动静。

    似乎是要准备登岸。

    顾晨推开舱门,跟随这一些马仔,直接来到了渔船的公共洗手间。

    在这里,所有人简单洗漱之后,便开始去往夹板集合。

    由于昨晚深夜交易,导致许多人睡眠不足。

    因此即便现在是上午8点半的样子,但大家的精神却变得有些萎靡不振。

    此时此刻,阮旭坤单手扶着船舷,目视着前方岛屿,似乎是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回来。

    顾晨知道,阮旭坤的每一次交易,都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而那些财富和货物,就藏匿在岛上的那处秘密山洞,那是阮旭坤的命脉所在,并且有重兵把守。

    所以顾晨在思考自己如何逃离这座海岛的同时,也在想着如何捣毁这座山洞。

    此时此刻,一阵马达声响起。

    三艘快艇,正开始接近渔船,准备从渔船上将众人接送上岸。

    渔船选择在一个合适的海域停下之后,将船锚放下。

    大家开始依次沿着绳梯爬下,来到快艇之上。

    而顾晨和甘亭,依旧上了同一艘快艇。

    而身边两位两名武装人员,则提着四袋现金。

    可见这次交易的数额之大,令人咂舌。

    “走吧。”甘亭右手一挥,操作快艇的马仔,迅速驾驶快艇往岸滩冲去。

    在连续折返接人之后,阮旭坤这次所带领的人员,已经在岸滩处集合。

    在清点完毕之后,大家就地解散。

    而阮旭坤则带着那些手提现金的马仔,一起赶往了山洞方向。

    顾晨并没有被安排跟过去,只能暂时返回自己的六号房间。

    此时此刻,顾晨这才注意到,船长洛东的十号房,距离自己也不是很远,就在木屋群的边角位置。

    想着晚上可以不经意的,经过洛东的房间,顺便找他聊聊,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通过洛东,顾晨感觉,还可以向他打听一些岛上其他人的具体情况。

 文学

    这就好比你刚来一家陌生的公司,作为小白新人,你最起码得将公司的人员构成情况搞清楚。

    如果连人员关系网如何都不清楚,那么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难免会显得非常尴尬。

    就好比你可以对着天台小妹大喊大叫,却不知道前台小妹其实是老板的侄女。

    又或者你看某个公司领导不爽,跑去跟同事吐槽,却不知道这同事跟领导也是亲戚关系一样。

    换句话说,阮旭坤的社团,现在就如一家公司一样。

    这里面的人员错综复杂,如果自己稍有不慎,搞不清楚其中的缘由,很容易在跟人打交道中,被人出卖还不清楚。

    所以顾晨现在要做的,就是需要找一些背景稍微干净的马仔,通过他们的视角,去了解阮旭坤集团的具体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之间,已经夜幕降临。

    此时此刻,小岛周围又开始点起了火把,许多马仔又开始聚集在一起,各种打牌消遣。

    这是岛上消遣的不二法宝。

    只要能赌,对于这些人来说,在哪都一样。

    但是对于像洛东船长这样的人,他们来这,是为了还债赚钱,心里藏着都是家人。

    所以赌钱对他们而言,那只是一场奢侈的游戏。

    因为他们舍不得浪费自己这几年时间赚来的金钱。

    但对于那些头脑简单的年轻马仔来说,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们是不会考虑将来的样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除了跟随阮旭坤,忠心耿耿的替他卖命,然后赚大把钞票之外,这些马仔就没有太多理想。

    因为一座小岛,可以限制所有人的自由。

    在这里,不需要太多管理,就能控制人的思想。

    而对于顾晨而言,这就是一座囚禁岛。

    因为在这里,大家都没有太多追求,尤其是长期限制通信,让许多人渐渐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

    而受益人阮旭坤,则是通过自己的网络渠道,赚得盆满钵满。

    晚上7点,吃过晚饭的顾晨,躺靠在床上安静休息。

    此时此刻,却听见屋外有阵脚步声,正在缓缓靠近自己的屋子。

    顾晨睁开双眼,本能的警惕起来。

    “难道又是甘亭?”顾晨短暂回想了几秒,却果断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步伐不对,这种脚步,显然是一名男子。

    “笃笃!”似乎是推门无果,发现从内部锁住,房门突然想起两声敲门的动静。

    顾晨闻言,也直接坐立起身,朝着木门方向走了过去。

    将插销打开,房门一拉,洛东正提着两瓶酒和一代花生,站在门口咧嘴笑笑:

    “有时间吗?一起喝两杯?”船长洛东站在门口,也是笑脸盈盈。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7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