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少妇挑战三个黑人惨叫4P国语

是的,拜父亲的身份所赐,从小体弱多病的杜晓晓就有幸接触过一些武道高手和异能者,但是他们没有一个可以给她这样的感觉。

    她有着常人没有的异能力,这种能力被异能界称为“亲和探秘者”,除了他的生父,没有人知道。

    这种能力可以自动辨别和接近对于她特别有利的磁场和能量,以此滋养身心和精神域,达到某种目的。

    它能轻易的分辨出一个人磁场的好坏,做出规避或接近的自然反应,以此提醒身体本人,善良和邪恶在它面前几乎毫无遁形。

    所以,它往往又伴随着幸运。

    能拥有这样能力的人,几乎都是上天的宠儿,做事无往不利,它对别人无害,于自己却又非常有利,可谓是一种非常罕见,非常纯净的异能力了。

    她和墨羽的亲和力居然达到了百分之百!即便是父亲和她的亲和力也不过百分之八十五而已。

    难道墨羽也是一位异能者吗?

    杜晓晓不止一个失眠的深夜想过这个问题。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墨羽用手在杜晓晓眼前挥挥。

    “额,没有。”杜晓晓戴上墨镜,掩饰眼底的一抹羞涩。

    对自己的这种反应,杜晓晓有点气恼,她以前可是个脸皮厚厚的女人。

    脸红?羞涩?这些词语可是曾没有出现过的。但是,自从遇到这个小男人就变样了,越来越小女儿姿态!

    还好那个生父不在身边,否则一定大跌眼镜。

    “小男人!哼。”杜晓晓暗暗腹诽一句,从鼻子里重重冷哼一声,搞得墨羽有点莫名其妙,刚刚还笑呵呵的,这转眼谁又惹到她了?

    女人,真的是太可怕了!翻脸比翻书还快,虐死人不偿命。

    “那个,杜晓晓,时间不早了,我得找个地方捣鼓我的药。”墨羽还惦记着药材呢。

    “能不连名带姓吗?晓晓,本美女叫晓晓。”杜晓晓气呼呼的说。

    看着杜晓晓气恼的样子,墨羽挠挠头,往旁边站了站,距离她远点比较安全。

    “你能找什么地方!宿舍和酒店能让你随意在房间里熬药做药丸吗?还是去我家吧。”杜晓晓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出店门。

    无辜的被训斥一顿,墨羽傻愣愣的不知说啥好,也不敢轻易吭声,只有老实屁颠屁颠的跟在这个红衣辣妹子的身后。

    御都花园,杜晓晓家。

    男人眼里,女人在什么时候最有魅力?

    有人说是在刚沐浴后裹着浴巾出来的那一刻,发梢滴着水,脸蛋一片潮红,眼神迷离的样子让人血脉偾张。

    有人说是在撒娇的时候,那娇嗲的模样让人心里发酥。

    也有的说是在怀孕的时候,浑身散发母性圣洁的光辉,让人如沐爱河。

    可能还有人说是在做饭,或者MD L的时候……

    林林总总,可能每个男人眼里,女人都有最魅力的时刻。

    那么男人在女人眼里呢?

    自从进了家门,墨羽就一直留在厨房里不停的忙活,即使关上了门,仍然能闻到一股草药的香味。

    杜晓晓推开一条门缝,就站在门口抱着双臂,看他低头不停地忙活,可一丝上前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男人认真起来的样子,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成熟、稳重、踏实。

    杜晓晓以前曾来没有这样观察过一个男人,无疑厨房里这个忙碌不停的小男人已经成功吸引住她的目光,看到墨羽鼻头上渗出的微汗,她情不自禁走上前用干净洁白的毛巾帮他擦拭。

    墨羽抬起头,对她咧嘴一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那傻傻纯真的样子,让杜晓晓一恍惚,赶紧放下毛巾走了出去,留下墨羽傻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

    又咋了?不会是来大姨妈了吧?这情绪也太反复无常了。

    墨羽不明所以,眨眨眼又低头开始忙活。

    下午三点,忙活了小半天,墨羽终于扶着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这才想起午饭都没吃。

    杜晓晓换了一身休闲的家居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薯片咔嚓咔嚓的看电视剧,墨羽一看那画面就知道是现在最流行的爱情剧。

    扶着腰坐在她旁边,伸手就从杜晓晓抱着的薯片袋里拿了两片塞进嘴里,嗯,味道不错,又伸手过去。

 文学

    “噗。饿了吧?”杜晓晓笑眯眯的问,然后把袋子都塞给他。

    墨羽下意识想谦虚下,说还好,但是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只好笑嘻嘻的对杜晓晓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杜晓晓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起身走向厨房,然后惊异的说:“咦,你都搞好了?”

    “是的。等冷却后就可以包装了。”墨羽嘴里塞着薯片,边吃边说。

    “厉害了,羽羽。小女子对你的敬仰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绝啊。”杜晓晓夸张的说辞,逗得墨羽一口水差点喷到沙发上。

    厨房是没法做饭了,只有点外卖了,墨羽拿起手机,问杜晓晓要吃啥。

    杜晓晓坐回沙发上,不知从哪又翻出一袋零食说:“我已经点好了,一会就到。”

    “这么自觉啊,点了啥好吃的?”墨羽问。

    “那当然,伺候你这个未来的财神爷,可不得多上点心嘛。”杜晓晓故意说道:“金城酒店的大闸蟹、鲍鱼和百年花雕,芙蓉园的黄金肘子和仔排、溢香园的土鸡鲜菇盅和小笼包,水云间的太极醉虾和脆鳝,对了,还有小霸王烤猪蹄。”

    一口气报完菜名后,墨羽咬着手指不说话了,杜晓晓侧头看看他,只见这家伙张大嘴,一副憨大傻的样子,杜晓晓实在是憋不住了,啪啪啪拍着沙发笑得前俯后仰。

    “喂,你这可真是横扫三军啊,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都点上了,那什么小霸王烤猪蹄听着就让人胃口大开啊。”墨羽砸吧砸吧嘴,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咕叫唤。

    “哈哈哈,可不是嘛,绝对的天然油物,包你满意。”杜晓晓笑得弯着腰,已经直不起身子了。

    “你说清楚喽,是天然尤物?还是油物?”墨羽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呸,你想啥就是啥。哈哈哈……”杜晓晓直起身子,丢了个靠垫砸向墨羽,抹抹眼角笑出的泪水,往洗手间走去。

    不一会卫生间就传来了淋淋漓漓的声音,很轻,墨羽并没有刻意去听,但是声音却听的异常清楚。

    额,女人和男人撒尿的声音都不一样。

    女人的如春雨润物,男人的如夏雷洪水,这动静差异也忒大了。

    待杜晓晓出来后,墨羽吃着薯片,装作很认真的在看电视剧。

    “男生也喜欢看爱情剧?”杜晓晓不禁好奇的问。

    “啊,哈哈哈,反正开着,就随便看看喽,打发时间嘛。”墨羽没想到她这么问,随口瞎诌道。

    结果又换来杜晓晓一通嗤鼻。

    外卖并没有杜晓晓说的那么丰盛离谱,但也有荤有素,搭配适宜,味道也挺好,应该不是寻常小饭店的厨艺。

    饭后简单收拾下,药丸包装好后,把客厅和厨房的窗户全部打开,让室内的空气流动起来,冲淡房间里的味道。

    然后坐到沙发上,对杜晓晓招招手,再拍拍面前的沙发。

    杜晓晓狐疑的看着他,就是不坐过去,一副公子你别这样、别这样,奴家好怕怕。

    墨羽很无语,这女人脑袋里不知又想啥了,就不能纯洁点嘛,自己这个处男有那么好怕吗?

    “坐过来,我给你把把脉。”

    杜晓晓眸子一亮,赶紧乖巧的坐了下来,把手主动伸了过去。

    其实,之前的几次接触,通过药神所传“望闻问切”中的望,墨羽对杜晓晓的身体情况已经清楚了,只是隐隐觉得她的体内似乎还有一股说不清的力量,所以才会给她把脉,通过真气输入一探究竟。

    杜晓晓只觉一股暖流通过手腕处的脉搏,缓缓流传四肢内腹,痒痒的极为舒适,说不出的舒坦,不由自由的闭上眼睛享受着。

    一股极其细小的气息在触碰到墨羽的真气后,一触即退,慢慢缩到一个角落,像一朵花苞样的缓慢打开,似敞开怀抱想拥抱墨羽的真气,表现的极为友好亲善。

    经过几番试探后,墨羽嘴角轻轻翘起,原来是变异的异能力,还好是如此温和的探秘者,还伴随着幸运,对身体的主人不仅不会造成伤害,还有助益。

    否则,哼哼,墨羽冷哼了一声。

    那股气息似乎感受到了墨羽突然间散发的冷冽,不由颤抖了一下,闭合后慢慢又像花苞一样的打开,然后伸出一丝极为细小的触手试探的向墨羽的真气慢慢靠近,三叩九拜,像极了讨好大人的孩子。

    如此小心翼翼的试探几次后,终于获得了同意,慢慢融入到墨羽的真气中,被真气紧紧包裹,接受真气的滋养。

    一刻钟后,被真气滋养过的那股气息,显得更加的温和亲善,表面似隐隐有了丝丝缕缕的形,不再如之前那样透明。

    杜晓晓的异能力升级了。

    墨羽撤出真气,把手从杜晓晓的手腕上移开。抱起嘴角含笑,已经入睡的杜晓晓走向卧室,把她轻轻放到了床上。

    检查好门窗,然后到书房找到纸笔,写了张留言条摆在床头。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78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