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蜜汁喷在他脸上h

  这个家伙如此快速的变换立场,是因为他心中再是清楚不过。

    国家对枪支管控严格,更何况是京城这样的地方。

    在京城,没有持枪资格,别说真枪,你就是拿一柄仿真枪出来吓唬他人,被关进去再教育一段时间,那也是一定且肯定的。

    所以,罗诚见段羽听话的掏出家伙,他就不怀疑言非凡话语的真实性了。

    被中南海保镖贴身保护的家伙,肯定不是他这个酒吧老板能够招惹起的。

    识时务者乃为俊杰!

    罗诚一边让手下打电话报警,一边给身边手里还拿着赔偿清单的愣头青使眼色。

    那小子也不是真愣,只是一时被镇惊住了而已。

    他清醒过来看到老板挤眉弄眼的示意后,麻利的把手中清单塞进怀中之余,又拽出来了另一份清单……

    言非凡看到了他们你来我往的小动作,不过也没说什么,就假装没看到。

    等了几分钟,就有警察来到了酒吧。

    罗诚注意到几位警察跟着段羽走到一旁相对僻静之处,轻声交谈起来,心中再无一点怀疑。

    他靠近言非凡,嘿嘿的小声道:“言医生,严格来说,前来处理问题的警察,也归属那个人管辖。”

    “很可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啊。”

    言非凡听出他话中有话,直言道:“你也只是一面之词,没有证据就不好处理。”

    罗诚犹豫了片刻,小声说:“言医生,如果我有证据呢?”

    言非凡沉吟着说:“我只是一名医生,不过呢,我可以把证据交给更有权力之人,并跟进这件事的后续处理。”

    “其他的,我就做不到了。”

    罗诚明显陷入了挣扎之中。

    他看了看言非凡,又看到那几位和段羽交谈的警察也把目光投了过来,心中立时有了决断。

    罗诚咬着后槽牙说:“言医生,我说过,那个混蛋小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我这里对女孩子动手动脚了。”

    “只是以前没有像今晚这次闹得这么大,但也闹腾了几次。”

    “那人跟我谈过几次,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我帮着把事情给处理掉。”

    “言医生,我都有录音!”

    言非凡轻轻点点头,用眼神朝他示意了一下段羽,说:“等下你把证据交给她……”

    苏音等人做了简短的笔录,留下具体的联系地址和联系电话后,就被允许离开了。

    主要是他们的伤势都不重,都是一些皮肉伤,只需去诊所重新包扎一下就可。

    再者,酒吧有完整的多角度监控视频,可以供警方还原事件的整个过程。

    回去路上,余川柏开车。

    换好衣服,重新变成乖乖女,好学生的苏音,和他们挤在了同一辆车上。

    至于苏音的那几位同学,只能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文学

    坐在副驾驶位的段羽结束了手机通话,轻声汇报说:“言医生,那些证据已经交给了该交之人,会有人跟进调查情况的。”

    言非凡嗯了一声,又叮嘱说:“你替我盯着这件事,结果出来后,跟我说一声。”

    段羽点点头,又听言非凡问道:“段羽,超过一定时间没有消息,真的会有人冲进酒吧来救我们?”

    段羽解释说:“我这里,还有你的手机,都有一种小程序,会定时发送定位信息。”

    “这个信息突然中断一定的时间,接收信息的地方,就会发出警报。”

    “坚守那里的情报人员,会在短时间之内做出分析和判断,是让附近的警察或便衣上门查探,还是直接安排特警,或是特殊人员过来救我们。”

    言非凡哦了一声,示意自己明白了……

    他们一行人回到精诚苑小区,已经是近凌晨一点。

    苏音一走进家门,就发出了恐怖的喊声,然后围着言非凡、余苏叶的身体转圈圈,躲避来自暴怒父亲的抓捕。

    “爸,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

    这个小家伙一边求饶,一边还不忘控诉,“表姐,你答应了我不告发的。”

    余佑澎接过了话,说:“这件事,是我告诉你爸妈的。”

    “苏音,你这次错的厉害,必须接受教训。你看看你先前穿的那身衣服,脸上还画那么浓的妆,像话吗?”

    “这是一名高中生该有的装扮吗?”

    苏音最后还是被她父亲和她妈妈联手逮住,然后被拽进了主卧室。

    紧接着,待在客厅的言非凡、余苏叶几人就听到了哭声,哀求声,还有惨叫声……

    言非凡从沉睡中醒过来,已经是早上近九点,床上也不见了余苏叶的影子。

    按照计划,他们要乘坐下午三点多的直达高铁返回滨海。

    言非凡起了床,出了房间,就见苏茹、余苏叶、段羽和苏音几人正围站在餐厅的餐桌前,忙碌着包水饺。

    他洗漱完毕来到餐厅,发现已经包了不少,都有三四十个了。

    余苏叶语带跃然的说:“起脚饺子落脚面,中午我们离开的时候,要吃饺子的。”

    停顿一下,她又补充说:“这是等下煮着吃的早饭,三鲜虾仁馅的。”

    “我们中午吃大葱牛肉馅的。”

    言非凡哦了一声,随意瞄了默默干活的苏音一眼,发现她的眼皮还是红肿的。

    苏音注意到了言非凡的目光,小嘴一瘪,可怜兮兮的说:“屁股还肿着呢,晚上趴着睡得,都不敢翻身。”

    余苏叶白了她一眼,说:“好了,别装可怜了。犯了这么大的错,才把屁股打肿,已经够对你宽大了。”

    苏音哼哼了一声表达了些许不服,不过没敢出言辩解。

    余苏叶又对言非凡说:“嫂子一早开车送哥去了机场,应该快回来了。”

    “我爸和舅舅,舅妈也是一早出门,给我们去买回滨海的礼物了!”

    言非凡再次哦了一声,又客气表示,滨海那里什么都不缺,不必带礼物回去。

    苏茹轻笑道:“也没什么好礼物让你们带回去,就是一些京城所谓的特产而已……”

    话语之间,李欣玥回来了,只是她绷着嘴唇,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苏茹关心的问:“玥玥,怎么了?和川柏吵架了?他凶你了?”

    李欣玥摇了摇头,说:“不关川柏的事,还是我那几个不争气的堂兄,一心想着好事打川柏公司产品和技术的主意。”

    苏茹安慰道:“树大有枯枝,像我们余家,也有一些人整天不是吃喝玩乐,就是幻想赚大钱的巧事。”

    “别搭理他们就是了。”

    苏茹看向言非凡和余苏叶,说:“这两天,族里都在传非凡身家一二十亿。”

    “还说,苏叶你有不少非凡医疗科技的股份,身家也有好几个亿了。”

    余苏叶语带嘚瑟的道:“这倒是真的,让他们传就是,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去。”

    苏茹笑了笑,叮嘱说:“估计已经有人在惦记琢磨你这数亿的身家了。”

    “你自己要心中有些数,别稀里糊涂的就被人骗了。”

    余苏叶嘻嘻笑道:“妈,你说的我就像是只有三岁小孩智商似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7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