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被口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宿舍里的娇喘

“耀辉,好点了吧?来,我们先吃!”朗逸天摆着菜,分着米饭……

    兴许是中午没有吃好的缘故吧,这打包回来的饭菜风卷残云的就被消灭干净了。

    张耀辉却没有吃多少,始终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知是中午酒喝多了还没有恢复过来,还是有什么心事。

    “张老板,不知你找我是为了什么?”江昊辰跟他不熟,也不好问什么,不过想起他找自己,所以就开口问问。

    张耀辉又连续喝了两口茶水,然后盯着江昊辰道:“你还是叫我耀辉或者阿辉吧,另外我现在厂子里主要是组装生产交换机,但是最主要还是投入开发自己的产品,所以……我需要电子方面的人才。”

    “哦?我今年19岁,你至少比我大5岁吧?那我叫你辉哥吧。辉哥说的研发啊?那确实是耗钱,只是不知辉哥研发的情况如何?”

    江昊辰说完,扭头看了看陈燕忠还朗逸天,这俩正在客厅的一张大办公台前看着一些建筑设计图册。

    “哎,情况不容乐观,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张耀辉有些无奈。

    江昊辰想了想道:“我听老狼说你们研发团队还研发集成电路?”

    集成电路江昊辰多少听说过,研发这个就是个无底洞。再说了,国内目前如论是技术还是设备都落后得多。

    “不知道再过20来天后复制完毕会是什么情况。”江昊辰心里想着。

    张耀辉想了想道:“集成电路那不用提了,还是要先学习啊,多多掌握人家的技术再说。目前来说,我们就是集中精力研发出自己的交换机。”

    江昊辰听了张耀辉的话,本来不想掺和进来,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是他前阵子刚刚解锁的94年的一些大事历程。

    这人就是任**,93年大量资金投入,费劲全力开发出来的空分模拟局用交换机JK1000,刚一问世就面临技术被淘汰的窘境。继而转向研究数字程控交换机C*C08,这导致了走入了困境,不得不借高利贷来勉强度日。直到94年后期投产了C*C08A型机才得以缓了一口气。

    想到这里,江昊辰突然有了一些主意。

    “辉哥,咱们今天就先谈到这吧,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单位和自己手上有些活比较忙,我们一个月后再详谈如何?我觉得到时你一定会有惊喜的。”江昊辰一脸的诚恳。

    江昊辰突然觉得,认识这张耀辉其实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或许这正是他崛起的好时机,再过二十多天,他能够解锁所有技术,到时再来谈这件事,绝对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行,那到时我们再联系。我电话大哥大号码你也有,到时过来我们再详谈。”张耀辉开口道。

    他并没有因为江昊辰给他的承诺而带来多少喜悦,毕竟也是刚刚认识,连江昊辰有多大能耐都不知道,只是知道他刚刚毕业,懂技术,这是朗逸天含含糊糊的告诉他的。

 文学

    “老狼,行啊你!这是打算开公司的节奏吧?接了这么多单?你干的完吗?把你这给我匀几单做吧!”陈燕忠这会儿正死皮赖脸的跟朗逸天要单子。

    江昊辰走过来一看,确实,本子上记着密密麻麻足足有十几单设计的单子。

    “没问题,这几单比较赶,我这几天也忙,顾不上设计,你拿去做,回头把图送来,我们再一起去!”朗逸天干脆。

    他和陈燕忠关系极好,去年写信的时候,江昊辰就听陈燕忠说过,两人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一起接活做,只不过那时的时间有限,而且在学校不是多方便。

    这是几单电器厂的宣传画册设计,陈燕忠拿笔记下了设计要求和搭配的文字,然后将纸条收到了自己的包里。

    “卧靠,九点了,走,上酒吧去。”朗逸天看了看BB机,然后嚷了起来。

    几人也没啥可收拾的,直接出了门向着酒吧而去。

    朗逸天骑着一辆太子摩托带着张耀辉,那激昂的轰鸣声突突突,震的人心都发颤。

    陈燕忠带着江昊辰,嘉陵摩托刺啦啦的尖叫着猛追。

    10几分钟后,摩托车停了下来,一阵阵高亢震撼的迪斯科将他们带入了另一个世界。

    几人在大堂角落找到了空位坐了下来。忽明忽暗的灯光闪烁,震耳急促的声音直击心灵,疯狂的尖叫声不时吼着。男男女女释放着多余的力气,在场中扭动宣泄着。

    片刻后,灯光变得昏暗迷离,柔和的音乐响起,觥筹交错间暧昧的色调侵蚀着麻醉着人心。

    “五个四!”

    “五个六!”

    “六个六!”

    “开!”

    “哈哈,刚好六个六,昊辰,你喝!”陈燕忠露出狡诈之色,大叫道。

    “继续,五个五!”

    ……

    ……

    “老狼你输了,喝!”

    “四个一!”

    “开!”

    “老狼,你又输了,喝!”

    整整一晚上,江昊辰喝了7瓶,张耀辉喝了8瓶,朗逸天喝的最多,输的最惨,喝了16瓶,而陈燕忠只喝了2瓶,以至于最后觉得没酒喝自己拿起来跟江昊辰又对吹了起来。

    不过这种小瓶也就330ml,算下来也不是太多,所以江昊辰也只是多上了几次洗手间而已。

    出了酒吧已是凌晨两点了,江昊辰看着朗逸天摇头晃脑,走路东拐西扭的来到摩托车旁,扶着车把,一脚跨了上去。

    “老狼,行不行啊?不行我来开!”江昊辰皱了皱眉头说道。

    “男人家,哪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朗逸天大声一吼,随后太子摩托轰鸣声响起,猛地冲了出去。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80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