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老师为什么那么紧

  几个人停下交谈,倾听任纯的演唱。

    任当行听到女儿的歌声,满脸欣慰,在父亲的眼中自己的女儿就是全世界最出色的那个。

    潘凯也听出了任纯的进步,向张合欢昂了昂头,意思是自己给他推荐的这个新人不错吧?

    张合欢仔细听完任纯的这首歌,比起初次视唱的时候,当然进步很大,证明任纯这个小丫头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柔弱,在业务上还是肯下苦工的。

    张合欢掏出手机,打开百夫长APP,在商城道具栏上点开初级声带控制术,使用对象选择了任纯。

    任纯唱完第一首歌,又演唱了一首,目前比较流行的《画情》,可唱了一小段,就突然卡壳了,她并不知道是张合欢做了手脚,还以为自己突然失声,吓得脸色煞白,对一个歌手而言嗓子简直比生命还重要。

    任当行异常紧张,女儿今天正式签约第一天,该不会就这么倒霉嗓子出了问题,不过任纯说话并没有受到影响,认为是最近练声强度太大导致得疲惫,休息一下就好。

    张合欢趁机提出让他们先回去休息,合约已经签订,双方沟通顺利,也算得上皆大欢喜,以后他们父女两人肯定会感激自己的。

    任当行父女离去之后,张合欢端起酒杯跟潘凯碰了碰:“潘台,最近我一直都在北方跟组,还没有来得及恭喜您高升呢。”

    潘凯现如今已经成功从南江音像出版社调到了南疆广播电台担任台长,级别上并未变动,但是实权上却跃进了一大步。

    潘凯笑道:“我这叫什么高升,就是平调,组织上有需要,安排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他心中对张合欢是感激的,如果不是张合欢帮忙弄出点成绩,他这次真没那么容易挪窝,树挪死,人挪活,潘凯对自己未来的仕途充满了希望。

    张合欢道:“潘台长听起来比潘社长威风。”

    潘凯哈哈大笑,笑完之后,放下酒杯道:“我可听说你最近的麻烦了,张老弟,他们也针对工作室的事情找我了解过情况,我当然是维护你了,不过这件事背后应当是有人针对你,我和孙台都为你说话,可这件事还没能帮你化解,实在是遗憾啊。”

    这货的确是个官场老油子,当初张合欢开工作室还是在他的怂恿下,而且手续都是他一手包办,现在推了个干干净净,当然潘凯的身份地位和张合欢不一样,遇到这种敏感的事情当然要躲得越远越好。

    张合欢又跟他碰了下酒杯,喝了口酒道:“我自己的确有问题,怪不得别人举报。”

    “怎么?心灰意冷了?有没有考虑过来我们电台工作,你只要想来,我给你开绿灯。”

    张合欢摇了摇头,当初他连省交广网都看不上,更不用说潘凯的南江电台了,而且孙树立对他有伯乐之恩,暂时没有离开南江电视台的打算。

    潘凯道:“老孙为你这次的事情出力不小,也因为你背负了不少的压力,张老弟,说句不中听的话,你的性格脾气并不适合在体制内混,我要是再年轻几年,我也出去做点自己的事情。你的公司正在上升期,为什么不全力搞自己的事情?”

    张合欢心说你不懂我看重得是什么,笑了笑道:“我还是在体制内多学习学习,对我以后的发展有好处。”

    潘凯点了点头道:“志存高远啊。”

    “潘台,您对山水集团了解吗?”

    潘凯道:“不算了解,不过山水集团是在国内数得上的开发房企,只是最近负面新闻多了一些,实在是有些奇怪啊,这么大的房企,危机公关做得可不怎么样。”

    张合欢道:“潘台愿意报道一些山水集团的负面新闻吗?”

    潘凯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张合欢的意思,这小子是要跟山水集团作对,对张合欢最近的状况潘凯有所听说,但是了解不深,本身兴趣也不算大,他懒得介入别人的恩怨,微笑道:“只要是拥有社会价值的新闻真相,我们当然不排斥报道。”

    张合欢道:“潘台,我还真得请您帮个小忙。”

    潘凯道:“既然你开了这个口,我也不能不帮,可你真想造声势,就必须要从上头想办法。”

    张合欢点了点头,他想到了乔胜男,在对付岳开山这方面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唯一的不同就是自己才不会计较手段。

    山水集团在一夜之间突然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省卫视的《真相直击》,南江电视台的《聚焦南江》,南江广播电台的《消费时间》、还有多家报纸媒体同时播报刊载了和山水集团相关的一系列维权事件,山水集团地产项目的质量问题被接连曝光。

    与此同时关于山水集团拖欠工程款,高负债运营的新闻也不短被挖掘出来。

    山水集团集团总部,围绕这场舆论危机的会议刚刚召开完毕,散会之后,董事长岳开山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迟迟没有离去。脸上阴云密布,所有人都能看出他心情不好,过去并不乏有媒体报道集团的负面新闻,可像现在这样集中报道的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这件事很突然,但是绝非偶然。

    季明光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道:“岳先生您找我?”

    岳开山冷冷道:“安然还没有回公司?”

    季明光点了点头道:“她解约的态度非常坚决,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岳开山不耐烦道。

    季明光道:“岳先生,您之前说过千代集团债务的事情,已经有人出手帮忙解决了。”

    “什么?”岳开山愣住了,千代集团外债两个多亿,谁会有这样的实力,说解决就解决了?而且之前就已经跟他达成了意向。

    季明光道:“咱们答应的钱还没到账,有人拿出一笔钱来解决了千代集团的债务危机,并收购了整个千代集团。”

    “谁?我问你是谁?”岳开山愤怒的咆哮起来。

    “我打听过,她叫楚七月,前华方集团董事长,还有个身份是张合欢的女朋友。”

    岳开山站起身来:“张合欢的女朋友?他女朋友不是安然吗?”

    季明光道:“具体的事情我也搞不清楚,不过人家没结婚,同时谈几个女朋友也很正常。”

    “混蛋!”岳开山恶狠狠骂道,脸上的表情凶相毕露,盯住季光明,季光明不寒而栗,不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居然触及了他的逆鳞。实在搞不清岳开山对安然究竟是出于怎样的感情,过去只知道安然是他干女儿,难道是因爱生恨,因为无法得到所以不惜毁掉吗?他和岳开山相处多年,仍然看不清这个人,岳开山的城府实在太深。

    岳开山道:“张合欢,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季光明道:“我听说他上头有人,上次佳诚物流的事情就是有领导出面帮忙摆平。”

    岳开山道:“查查他到底什么背景?这次那么多的负面新闻,也不是偶然现象。”他有些郁闷地捏着鼻梁,对张合欢这个小子,他一直没怎么放在眼里,实在想不到他有这么大的能量,无论承认与否,千代集团的危机已经解除了,能让楚七月拿出接近三个亿来化解这次危机,足以证明张合欢跟她的关系非同一般。

    佳诚物流被举报的事情就是岳开山的手下做得,本想通过这件事敲打一下张合欢,可没想到对方的反击来得如此迅速直接。

    季光明道:“岳先生,其实安然只是一个新人演员,她的合同没那么重要……”

    岳开山怒视季光明,逼着他将剩下的半句话咽了回去:“你只需要给我记住,我要求她必须要执行完合同。”

    季光明道:“如果她坚持违约呢?”

    “那就告她!”

    季光明忍不住道:“千代集团这么大的事情他们都解决掉了,如果那个楚七月出手,恐怕违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岳开山道:“拖得一时是一时,我倒要看看,这小妮子的心里承受能力有多强。”说这番话的时候,双目投向窗外的浮云,掠过一丝别人察觉不到的忧伤。

    千代的债务危机已经解除,安然知道是楚七月出手,感激之余,心情颇为复杂,因为她知道楚七月这次的雪中送炭绝不是冲着自己。

    两人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瞰着南江市繁华的街景。

    安然小声道:“七月,你本没必要这样做。”

    楚七月道:“我也不是单纯为了帮你,我找人对千代集团进行了全面评估,千代还是很有潜力的,我看好千代的后续发展,在商言商,亏本的生意我不会做。”

    安然的樱唇嗫嚅了一下,终于还是鼓足勇气道:“你是为了他,你知道他肯定会帮我,所以……”

    楚七月用目光阻止安然继续说下去。

    安然道:“七月,对不起,我真得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这次事情给你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我……我以后会……会……会和他保持距离。”

    楚七月淡然笑了起来:“你啊,我们之间的问题从来都跟你无关,我跟他也没什么,男未婚女未嫁,彼此都有选择的权力,我也没有资格去约束他跟谁来往。”

    “可是……”

    楚七月揽住她的肩头道:“没什么可是,如果有一天我和他没有修成正果,绝不是你的原因,所以我和你永远会是朋友。”

    安然没有说话,心中内疚且感动着。

    楚七月道:“是,我之所以出手帮你解决债务危机的确有私心,那天晚上我见到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想过要放弃,我也明白在目前的状况下你需要帮助,需要一个人在身边安慰你,可有些事情并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是我对不起你。”

    楚七月笑道:“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的话也没说完,如果我不出手帮你解决千代的问题,张合欢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解决,你们会因为这件事走得更近,我跟他会变得越来越远,说起来我帮你还是出于私心。”

    安然望着楚七月,她想到了这一点,只是没想到楚七月会当面说出来。

    楚七月叹了口气道:“还是放不下他,可能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吧。”意味深长地看了安然一眼:“你也一样,就看咱们两人谁能渡劫成功。”

    安然忽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身体摇晃了一下,楚七月发现了她的状况,第一时间扶住她:“怎么了?”

    安然脑海中开始闪现出一幕幕的情景,全都是和母亲相关的画面,她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有些心慌。”

    楚七月扶着安然来到沙发上坐下,让她休息一会儿,起身去给她倒了杯水。

    这些天安然一直都在逃避回忆和母亲在一起的点滴,可不知怎么了,关于往事的回忆一股脑全都涌了出来,回忆起儿时母亲对她的好,回忆起初来南江她们住过的地方……

    她记得当年搬家的时候,自己大哭大闹,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舍不得那种满花草的小院,舍不得自己在墙上的涂鸦,母亲的话仍然在耳边回响:“安然,这里仍然是咱们的家,以后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什么时候回来。”

    任纯的嗓子恢复了,今天开始前往工作室做恢复性的训练,秦虹在演唱技巧方面能够给她很多专业性的指导,在今天的视唱过程中,秦虹感觉任纯对歌曲的掌控力有明显的提升,而且她的高音似乎比过去变得结实。

    秦虹表示可以休息一下,任纯自己也能够感觉今天状态不错:“虹姐,我今天唱得怎么样?”

    秦虹笑道:“很棒,感觉是你这段时间以来状态最好的一次。”

    “幸亏虹姐的指导。”任纯也变得越来越会说话了。

    秦虹道:“我可指导不了你什么,你天赋本来就很强,只要按照张总给你指定的计划往前走,用不了多久就会脱颖而出成为歌坛新星。”

    任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也没想过要在歌坛大红大紫,我就是喜欢唱歌。”

    两人说话的时候,张合欢和飞雪唱片的COO穆惜春一起到了,穆惜春今天过来是来跟张合欢商量一下文咏诗的新歌推广方案,听说张合欢新签了一位歌手,穆惜春要求见见。

    见到任纯,穆惜春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之前飞雪的星探就发现了任纯,穆惜春对这个女孩子很有兴趣,想将她签到旗下打造成新一代玉女歌手,只是在洽谈合约的时候任纯的父亲提出了很多苛刻的要求,最后没能成功将她签下,想不到这个极有潜质的女孩被张合欢给签下来了。

    穆惜春不得不佩服张合欢的眼光。

    任纯叫了声张总。

    张合欢笑着将穆惜春介绍给她认识,等文咏诗的新歌推广做完之后,接下来就是重点打造任纯,他的目标是在《中华好声音》这档节目中帮助任纯拿下好成绩,保三争一,当然历史的经验告诉他,这档节目的第一名走红的不多,而且真正吸引关注的从来都是导师。

    穆惜春道:“我见过任纯,过去我还想签她,想不到让你捷足先登了。”

    任纯站在那里有些不好意思。

    张合欢让她坐下,向穆惜春道:“穆总不必遗憾,我签下她跟您签下她其实是一样的。以后她的专辑我们来制作,您来推广。”

    穆惜春笑道:“你是满脑子的如意算盘,让我为他人做嫁衣裳。”

    “穆总还把我当成外人?”

    穆惜春道:“当成外人我会对你的事情不遗余力?”她这次给文咏诗做出的推广方案可以说是破例了。跟张合欢合作的时间虽然不长,可穆惜春却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出众的能力,穆惜春从事唱片业多年,对乐坛的动向拥有超人一等的灵敏嗅觉。

    《中华好声音》的海选工作已经启动,穆惜春已经看出这档节目拥有火爆的潜质,她准备从这档节目中挖掘新人,看到任纯,又听说任纯已经报名,穆惜春就意识到这小妮子的名次不会低,以张合欢的性情不可能不在比赛中动手脚。

    飞雪唱片也选派了三名新人报名参加《中华好声音》,穆惜春也听说了直通卡的事情,想通过许明峰的关系拿到几张直通卡,可被告知,直通卡只有三张,蓝台、有酷和张合欢分别有一张,不用问张合欢的这张直通卡用在了任纯的身上。

 文学

    任纯坐了一会儿离开,穆惜春道:“这小丫头不错,适合打造成玉女型歌手,以后她的专辑都交给飞雪来做。”

    “没问题。”

    穆惜春又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回头想想当初咱们那个合作协议你占了大便宜。”

    张合欢笑道:“互利互惠,大家都有钱赚,您从事这一行这么多年,我再怎么算也算不过您,您要是真觉得吃亏,我有个好主意。”

    穆惜春道:“什么主意?”

    “您干脆从飞雪跳槽过来我这里,我把CEO的位子给您留着。”

    穆惜春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子居然要挖角自己。飞雪唱片是六大唱片公司之一,自己身为COO得到公司董事会的认可,张合欢虽然有能力,可他的新星域才是一个小工作室,就算来这里当CEO又有什么意义?

    张合欢知道穆惜春现在是看不上自己这间工作室的,他并不介意,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开拓精神,就算穆惜春对他的公司看好,以她现在的成就也不会选择从头再来,其实穆惜春留在飞雪唱片对他更有好处,张合欢之所以这样说就是要穆惜春知道自己对她的看重,没有人会永远一帆风顺,穆惜春也是如此,或许她将来有一天遇到挫折,那时候她会第一时间想起自己的邀约。

    穆惜春离开之后,张合欢把推广方案交给了秦虹,问了一下任纯出国手续的办理情况,任纯告诉他已经办好了。韓国方面张合欢也帮她联系妥当,下周她就可以飞往首尔参加JYP的特训,暂定一个月,秦虹会陪同她一起前往,刚好趁着这个机会考察一下韓娱。

    秦虹提到了韩宝儿,她建议这次短期培训也带上韩宝儿一起,张合欢认为也有道理,让韩宝儿接触一下潮流不是什么坏事。

    正在商谈近期安排的时候,安然打来了电话,告诉张合欢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让张合欢陪她去一趟。

    张合欢刚买了一辆BJ越野,过去那辆BJ212毛病实在是太多了,他知道安然和楚七月在一起,首先问了一声她是不是跟楚七月在一起,得知安然独自一人,这才去接她。

    张合欢来到千代集团的停车场,穿着一身黑色牛仔衣的安然走了过来,看到张合欢的新车,她愣了一下,确认里面是张合欢这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合欢伸手想帮她系上安全带,安然拒绝了他的好意,她不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再继续暧昧下去,因为她觉得对不起楚七月。

    张合欢笑道:“想起了什么?”此前他将蛛丝马迹卡用在了安然的身上,希望能够唤起安然的回忆,他有种预感,骆清扬的死更像是灭口,她一定掌握了很多的证据,如果自己能早一步来到南江见到她,或许骆清扬就会把证据交到自己的手中。

    安然道:“我想起小时候住过的一个地方。”

    张合欢道:“小时候?”

    安然点了点头:“大概十五年前,我和妈妈在哪里住了两年,里面有好多的回忆。”

    “你上次去是什么时候?”

    安然沉默了,搬家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因为距离很远,在宁江区,过去那里还是一片穷街陋巷,过去了十五年,不知是不是已经拆迁了,就算没有拆迁,自己可能也找不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8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