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回家看到妈妈满头大吗:家族内乱换刘家

   易卫东连忙说道:“大妈,我和一大爷悬差太多了,我穿上还是会大的。”

    一大妈直接说道:“让你试一下,你就试试。”

    易卫东接过来说道:“我说不合适,你还让我试……”

    易卫东穿上后,这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灰色的呢子大衣穿在易卫东身上只是稍微的大一些,

    毕竟现在易卫东还没有把肌肉吃起来。

    易卫东这才明白了,

    一大妈这就是给易卫东买的,

    说一大爷穿不合适只是一个托词,

    一大妈慈祥地看着易卫东说道:

    “没有想到卫东穿上正合适,这下我不用愁了,这衣服就留给您穿吧!”

    “大妈,这也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易卫东说道。

    虽然这大衣易卫东不知道价格,

    可这时候一条毛巾被都要17块钱,

 文学

    一个全毛的毛毯可以高达53块钱。

    比傻柱的工资还要高,

    这个呢子大衣怎么也要三十左右了,

    易卫东临时工的工资才二十一多一些呢!

    一大妈说道:“卫东,我那票也没有了,又不能退,既然你穿上合适,就留你穿吧。”

    易卫东知道一大妈的心思,

    是想找个人给帮忙养老,

    之前都是对傻柱进行照顾,

    易卫东一直以为自己现在才13岁还小,

    一大爷老两口不会考虑自己呢,

    之前也只是隐约感觉一大妈有些热情,

    这今天直接送了这贵重的衣服,

    易卫东这才确认了一大妈对自己也起了相同的心思。

    不过满四合院除了聋老太太是个明白人,

    一大妈出场的镜头不多,

    不过接触下来,一大妈没有什么坏心眼,

    到时候帮一大妈和一大爷处理一些事情也是应该的,

    反正有傻柱在前面顶着,

    易卫东也不缺那点钱。

    易卫东说道:“谢谢一大妈,衣服我收下了。”

    见易卫东愿意收下衣服,

    一大妈笑的更加慈祥了,说道:

    “这就对了嘛,反正你大爷也穿不上,又没法退。”

    易卫东坐下来又聊了一会儿,

    才想起自己炉子上还炖着板栗里,说道:

    “大妈,我炉子上煮着板栗呢,我回去看看。”

    “快去吧,别熬干了。”

    易卫东回到何雨水屋里,

    把大衣收进衣柜里。

    从锅里捞出一个板栗,

    用菜刀切成两半,

    用小铁勺挖出来尝一下,

    已经煮透可以吃了。

    易卫东捞出来冷凉,先给一大妈送一碗,

    出来后,小当和槐花从院外进来,

    甜甜地齐声喊道:“卫东叔叔好。”

    易卫东笑道:

    “我的大侄女放学了,等一下,叔叔给你拿板栗吃。”

    进屋拿出了一些分给两人说道:

    “拿回家咬破皮,再剥开就可以吃了。”

    “谢谢叔叔。”

    槐花高兴地道谢跑进了西屋。

    小当看着易卫东犹豫地说道:

    “我能不喊你叔叔吗?我听别人说你只比我大三四岁。”

    易卫东笑了笑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小当眨了眨大眼睛笑道:“我喊你卫东哥哥好不好?”

    易卫东看着眼前的小美人坯子,

    已经有几分秦淮茹的俏模样了,笑道:

    “不好,你要是改口了,槐花也不愿意喊我叔叔了。”

    小当俊俏的小脸瞬间耸拉下来,

    还以为能换了称呼呢,

    没有想到易卫东根本不愿意。

    小当上前拉着易卫东说道:

    “我不管,我就不想喊你叔叔了。”

    易卫东一阵头疼,说道:

    “別摇了,不过可以这样。”

    小当喜道:“可以怎么样?”

    “在槐花面前你还喊我叔叔。”

    小当哼了一声,“这也没有区别啊?”

    “没有人的时候你喊我哥哥,好不好?”

    小当喜道:“这还差不多。”

    摇着易卫东的手臂,甜甜地喊道:“卫东哥哥。”

    这含糖量直接加满啦,

    把易卫东迷得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长大后也是狐狸精一个,

    小当伸出小巧的玉手,说道:“好哥哥,我的糖呢?”

    你这糖含量都溢出来了,

    还要加糖谁能受得了,

    小当眨了眨眼睛看着易卫东,笑着说道:“不会今天没有糖吧?”

    “有有有,给我的大侄女准备了。”

    听到有糖,小当对于易卫东还喊大侄女也不生气,

    只是安静地等着。

    易卫东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奶糖,

    放在小当的手上,

    小当接过来剥开,把糖舔进嘴里,

    一股奶香弥漫在小当的口腔里,

    小当满足地说道:“这奶糖真香。”

    既然吃到今天的糖,

    小当挥了挥手,说道:

    “明天我还要奶糖哦,我的好哥哥。”

    这辈分低了,

    怎么给的水果硬糖还涨到奶糖了呢?

    易卫东回到屋里,

    开始做晚饭,

    等傻柱来的时候,

    两道荤菜都已经炖上了,

    易卫东说道:

    “哥,你到后面炒两个素菜就行了,我看着锅。”

    “也好,我就先过去了。”傻柱说道。

    易卫东想一想还是把一大妈送衣服和傻柱说一声,

    送了这么贵的礼物还是让傻柱知道的比较好,

    顺便看看傻柱是什么态度,喊道:

    “哥,等一下。”

    傻柱已经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

    两人进了屋子,傻柱问道:

    “还有什么事情?”

    易卫东打开衣柜,把大衣拿出来,说道:

    “哥,你看看这是一大妈送的大衣。”

    傻柱摸着大衣说道:

    “这一件大衣都有我工资高了,你和我说一说是怎么回事?”

    两人坐下来,易卫东把回家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没有提小当的事情。

    傻柱感叹道:“小时候啊,我和雨水受老太太照顾的最多,其次就是一大妈了,真的是拿我和雨水当自己的孩子一样,有好吃的都给我们吃。”

    易卫东见傻柱并没有什么见面嫉妒的情绪,

    果然铁憨憨不会有那种心思。

    易卫东暗自惭愧了一声,

    就不应该怀疑傻柱会起什么念头。

    傻柱接着说道:“卫东,我们要知道感恩,以后有什么好处要想着帮助过我们的人,一大爷和一大妈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不能推辞。”

    “放心吧哥,要不是雨水姐,我还在城外要饭呢,说不定早就饿死了。”

    易卫东接着说道:“谁对我好,我都记心里呢,大爷大妈的好我也记着呢,等他们需要我出力的时候我自是不会袖手的。”

    傻柱点头道:“你也不是那种偷奸耍滑的人,人心都是肉长的,以后需要的时候我们加倍还回去就是了。”

    “嗯,我知道了。要不哪天我们和一大爷一大妈说一声,表明我们的心意,免得大爷大妈心里不踏实。”易卫东说道。

    易卫东决定拉着傻柱一起,

    毕竟现在还是只是13周岁,

    很多事情还是傻柱出头比较好办事。

    傻柱想一想说道:“你说的也是个理,过两天我烧两个拿手菜,把大爷大妈请来,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

    傻柱和易卫东谈妥了事情,上后院烧菜去了,

    易卫东等狗肉和野鸡炖好才端到后面一起吃饭,

    易卫东吃饭的时候发现,

    这时候老太太已经有意给傻柱和娄晓娥牵线搭桥了,

    只是两人都没有看出来罢了,

    易卫东有前世的经验,

    隐约中看出来老太太有点那个意思,

    不过易卫东觉得,

    傻柱现在有秦淮茹许诺的秦京茹,

    暂时是看不上已经二婚还圆润的娄晓娥。

    吃完饭,易卫东麻利地把砂锅等收拾后,

    端回中院来洗涮,

    三大爷少有的到后面来闲逛。

    易卫东抬头打招呼道:

    “三大爷,您老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阎埠贵走到易卫东身边说道:

    “卫东,我还真的有事情找你。”

    “找我?三大爷有什么事情?”

    易卫东想不起来阎埠贵为什么要找自己,

    脸上都充满了疑问。

    “傻柱没有和你说吗?就是让你去上学的事情!”

    阎埠贵着急地说道。

    “哦,您说上学的事情啊!我哥是和我说过。”

    阎埠贵要不是提醒,

    易卫东早给忘记了,

    这时候都是七岁上学,

    易卫东正好是六年级,

    只是在外面跑习惯了,

    对上学还真是有抵触的情绪,

    傻柱说的时候随口答应了下来,

    没有想到这就要去上学了。

    阎埠贵送了一口气,说道:

    “你年龄差不多,明天上一天,后天上午考试,应付完这两天就可以了。”

    只要去上两天还好,

    到时候趴桌子上睡觉就行了,

    易卫东问道:“是在您的班上课吗?”

    “这倒不是,是在冉老师的班上上课。”阎埠贵说道。

    竟然是在冉老师教的班上,

    难道要和棒梗一班?

    那棒梗会不会半夜砸阎埠贵家的窗户,

    易卫东暗暗地想着,问道:

    “不会是要和棒梗一班吧?”

    阎埠贵这才想起易卫东还把棒梗揍过一次呢,

    要是和棒梗一班还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阎埠贵连忙说道:

    “我和冉老师说一下,不让你们在一班里上学。”

    易卫东又问了一些细节,

    阎埠贵是真的抠门,

    啥也不给准备,易卫东还要自己带文具,

    课本到时候冉老师给准备,

    回头还要还给冉老师。

    最后易卫东问道:

    “三大爷,我还不知道路啊!”

    阎埠贵挠了挠头说道:

    “我要早走的,和你一路不合适,你和棒梗一路也不行,回头我要上医院找你们了。”

    说的是大实话,

    易卫东要是和棒梗一路走,

    半道上一定会打起来,

    阎埠贵说道:

    “那明天我让我家的老四解娣和你一起上学吧!”

    “只要有人给我带路就行,明天就麻烦解娣了。”易卫东说道。

    阎解娣也是上六年级,

    正好可以一路走,

    说完正事,阎埠贵客气了两句就走了,

    这时傻柱才从后院回来,问道:

    “卫东,三大爷找你有什么事情?”

    “是他让我明天去上课,后天还要考试。”易卫东说道。

    “上课?考试?你行不行啊,你答应了?”

    “哥,这不是你答应的吗?”易卫东问道。

    看这样傻柱是忘记了,

    还是写八字的时候替易卫东答应的呢,

    这转眼就给忘记了,

    也真是没谁了。

    傻柱尴尬地笑了笑道:

    “我还真给忘记了,反正就两天,忍一忍就过去了。”

    说完回自己的屋子了。

    翌日,

    易卫东换下厂里的工作服,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85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