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我想吃你的大香肠:在公车上玩两个极品处

  见易卫东出来后说道:

    “易卫东同学,老师请你出去吃午饭吧,谢谢你帮了我的忙。”

    冉老师果然做人很敞亮,

    易卫东还是推辞道:

    “只是一点小事,也没有帮什么,我还是回家吃吧。”

    冉秋叶拉着易卫东的手,说道:

    “和老师客气什么,等学期末老师还要你帮忙呢!”

    不由分说,拉着易卫东就走。

    易卫东跟着冉秋叶来到离学校不远的国营饭店,

    点了一荤一素两道菜,三个大馒头后,

    冉秋叶问道:

    “卫东,你吃两个够吗?不够我再加?”

    “够了,我吃两个正好。”

    易卫东想抢先付款,可惜收款的店员和冉老师认识,

    越过易卫东的手还是接了冉秋叶的钱和粮票,

    冉秋叶埋怨道:

    “易卫东,我都耽误您两天的上班时间了,怎么还能让你请我呢?”

    易卫东笑了笑,说道:“冉老师客气了,要不是你找我,我明年也拿不到毕业证,还是个文盲呢。”

    阎埠贵昨天已经说过了,

    到明年只要期中和期末都来学校考试,

    到毕业的时候易卫东能拿到小学的毕业证,

    前世就没有见过小学有毕业证发,

    没有想到在这还能领到小学毕业证。

    等厨房师傅炒好,

    两人把菜和馒头从柜台上自己端到桌上,

    有美女请客陪着聊天,

    易卫东愉快地用过午餐。

    下午一节语文一节数学,然后再自习一节课,

    易卫东一天的课程就结束了,

    放学后阎解娣或许是自己走了,

    并没有来找易卫东,

    易卫东只能自己慢步走回去。

    顺着来的时候的小路,

    易卫东回到中院,

    小当和槐花在院中踢着鸡毛毯子,

    见到易卫东回来,分别喊了“卫东叔叔。”

    奖励过水果糖后,小当问道:

    “今天你怎么会去我们学校上课了?不上班了吗?”

    “还上班的,领工资好给你买糖吃啊!”易卫东说道。

    槐花把糖吃到嘴里,说道:

    “叔叔不要去学校,还是去上班吧,我要天天都吃糖。”

    易卫东半蹲下来,刮了一下槐花的鼻梁说道:

    “小馋猫,少不了你的糖。”

    槐花说道:“叔叔去上班能攒钱,以后可以娶媳妇,要是上学就没有钱了,娶不到媳妇了。”

    易卫东被逗笑了,

    小槐花都知道劝易卫东攒钱娶媳妇了,

    顺着槐花说道:

    “那叔叔要是没有钱,娶不到媳妇咋办?”

    槐花眼睛转了两圈,想一想道:

    “那要是天天有糖吃,槐花就嫁给叔叔。”

 文学

    易卫东直接笑的岔过气了,

    小当连忙拉着槐花说道:

    “槐花,不要瞎说,什么嫁不嫁的,跟我回家。”

    槐花还想说什么,

    就被小当拉走了。

    易卫东等顺过起来,

    开门进屋准备做饭,

    这时候阎解娣拿着一本笔记进来道:

    “易卫东,这是我做的语文笔记,你看一下,明天争取多考几分。”

    遇到接过来,放在一侧的书桌上,说道:

    “谢谢你啊解娣。”

    阎解娣这才看到书桌上几十本的,惊喜道:

    “你有这么多的啊!能借一本给我看看吗?”

    易卫东后来又买了几次,

    已经超过50多本了,

    这时候出版的都是一些名家的著作,

    想找一些消遣的反而找不到。

    “今天不行啊!明天要考试了。”易卫东说道。

    今天易卫东要是敢把借给阎解娣,

    一会儿老阎还不杀过来,

    易卫东还不被喷死。

    阎解娣嘟哝着说道:“真小气,我还借笔记给您看呢!”

    易卫东笑了笑说道:

    “我不是说今天不行的吗?明天考完试后可以借给你看。”

    阎解娣瞬间多云转晴,笑着问道:

    “真的吗?太好了,家里的几本我都翻了好几遍了。”

    接着问道:“要不要我给你辅导一下功课?”

    “不用了,我考多少分都不重要,你还是回去多看看,争取考一百分。”

    阎埠贵天天夸老四阎解娣成绩好,

    易卫东可不会耽误阎解娣的时间,

    阎解娣也想起自己明天就要考试,说道:

    “那说好了,明天我来借书,你可不能拒绝了啊!”

    “放心吧,会借给你的。”

    阎解娣得到保证,才开心地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阎解娣又来找易卫东一起上学,

    一路上阎解娣明显比昨天热情多了,

    进了学校的时候还不忘叮嘱道:

    “下午我找你借书哦,不要忘记了。”

    这小妮子临考试了,

    还没有忘记借的事情,

    也不知道成绩为什么还那么好。

    易卫东进了教室,

    没有多久冉秋叶就进来分走一半的人带到五年级,

    然后领来一些五年级的小学生,

    混坐后,进行考试。

    接到语文试卷,易卫东乐了,

    没有想到试卷很简单,

    半个小时就做完了,

    再写一篇600字的小作文,

    剩下的时间就是发呆了。

    下一场的数学考试更是简单,

    都是简单的四则运算。

    做完后易卫东洋洋得意了许久,

    突然想到,自己前世好歹也是一名大学生,

    这做一张六年级的数学试卷有什么可得意的,

    不能考到满分才是丢人呢!

    考完试,易卫东抱着课本送到办公室,

    整个学校乱糟糟的,

    到处都是考试后兴奋的小学生。

    易卫东也不做停留,

    自己先走着回家。

    进了老北京的胡同,

    两边都是青砖小瓦的四合院,

    谁也不会想到再过几十年,

    一个小院都可以卖到数亿的价格,

    易卫东想着自己到时候买上几十座四合院,

    自己的后代也就吃喝不愁了,

    转过弯有两个小学生在一侧聊天,

    易卫东也不以为意,

    越过两人处没有几步路,

    其中一人突然向着易卫东的方向小跑起来,

    易卫东心中一动,

    这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展开自己的意念,

    留意身后的动静,

    后面的跟着跑,口中还嚷嚷着什么话,

    易卫东也没有听清,

    松了一口气,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前头的加快了两步窜到易卫东的身后,

    瞬间跳起,一脚揣向易卫东的后背。

    眼看着这一脚就要揣个瓷实,

    易卫东忽然身子向侧方转了一圈,

    躲过了这一脚的急揣,

    顺势用手肘砸在其后背上,

    使其哎呀大喊一声,扑倒在地上。

    跟进的学生见第一个没有成功,

    还被干净利落地打翻在地,

    心中忽然有一些慌乱,

    只是临到关头,容不得多想,

    还是硬着头皮,挥拳向易卫东脸部打来,

    易卫东等拳头来到面前,

    快速地蹲下,一拳打中对方的肚子,

    易卫东最近天天吃肉,

    在加上每日的锻炼,

    力气涨了老多,

    一拳下去,顿时变成猪肝脸,

    易卫东又用膝盖再给来一下,

    顿时抱着肚子歪倒在一侧嚎叫不止,

    这时候棒梗和另外一个学生迎面快速跑来,

    看到易卫东又踢了另一个学生两脚,

    棒梗一块过来的同学停了脚步,喊道:

    “贾梗,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事,我要回家了。”

    说完转身快速地跑掉了。

    棒梗又向前冲了几步,

    有些迟疑,自己喊三个好哥们想一起堵易卫东,

    痛打一顿,好报之前的仇恨,

    谁曾想两个人在后面偷袭,反被易卫东打倒在地,

    这最后的一个没有义气,

    临时说家里有事,转脸就跑,

    就剩自己一个面对易卫东,

    自己能打的过易卫东吗?

    还是自己也没有义气地先跑掉再说?

    易卫东可不会给棒梗思索的时间,

    越过地上正在哼哼的学生,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48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