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在家跟姐姐那个了:男人含玉势出嫁调教下厨房

只有那些心思活络的人,看到魏奎阳的反常举动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同时心里也在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郑少歌看着魏奎阳这副焦急的模样,心中顿时一阵好笑,脸上却是十分配合的,露出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皱眉纠结道:

    “这可是五百亿啊!提升修为什么的,对我来说,没有丝毫诱惑力,倒是这钱……”

    魏奎阳一听到郑少歌说,对提升修为什么的不感冒,顿时就误以为,他只是一个世俗普通人。

    毕竟只要是武者,就没有哪个不在乎修为的,别说是提升三个等级了,即便是有点微末的提升,都能让古武者趋之若鹜。

    哪会像郑少歌这样,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文学

    明白了这点后,魏奎阳的心里就更加着急了,这可咋整啊?

    要知道,从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手里,抢夺‘九品圣莲’,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郑少歌只要不将‘九品圣莲’卖出去,那这朵圣莲基本上就已经是,他们魏家的囊中之物了。

    如今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他魏奎阳能不着急吗?

    要是这朵‘九品圣莲’,被万宝楼收购了回去,那即便他们魏家倾巢而出,都不可能抢到手。

    于是,魏奎阳急忙劝道:“郑少歌,我虽然跟你有些许过节,但还是真心不希望你上当。

    ‘九品圣莲’的价值,绝对不止五百亿!”

    这点魏奎阳明白,那些心思活络的顾客们自然也明白。

    是以魏奎阳着急,他们也跟着着急,纷纷站出来劝说道:

    “郑小友,这‘九品圣莲’的价值,确实非金钱所能衡量的,老夫劝你还是三思后行。”

    “没错,郑小兄弟,有了这朵‘九品圣莲’,即便你没有修为,但它也能让你百毒不侵,延年益寿。

    如此神物,你不自己留着,卖出去实在可惜了,你要知道,金钱在寿命面前,根本一文不值!”

    ……

    听着这些人的劝说,晴姐那蒙着面纱的脸上,露出了浅浅一笑,眯着眼睛对郑少歌道:

    “郑先生,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奴家还望先生三思。”

    对于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晴姐岂会不知?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罢了,一群只敢在背后逞威风的跳梁小丑而已。

    只不过她作为万宝楼的掌柜,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得罪一群人,因此说话比较委婉,隐晦的提醒了郑少歌一句。

    等在内堂外的穆芸兮,自然也明白这些人不怀好意。

    顿时也不管能不能进入,就直接闯了进去,一脸焦急的在郑少歌耳边低声道:“看样子,他们都想打‘九品圣莲’的主意。

    待会儿一被传送出去,我们就立即施展最快的速度逃离,唯有如此,我们两个才有一线生机。”

    郑少歌闻言,立即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惊慌失措的大声喊道:

    “不会吧?你是说,他们待会儿要来抢我的‘九品圣莲’?”

    看着郑少歌这浮夸的表情,穆芸兮真想一巴掌拍死他。你要是知道害怕,姑奶奶的名字倒过来写!

    所以穆芸兮当即就明白了郑少歌的意图,他是要将这些不怀好意的人,吸引过来一网打尽。

    只是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就凭我们两个人,能对抗这么多人?仅仅一个庞光岩,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

    可郑少歌这夸张的表情,还真就有人信。

    就连晴姐也淡淡开口道:“郑先生,不必担心,只要你将‘九品圣莲’,卖给我们万宝楼。

    奴家承诺,万宝楼将保你二十年无恙,不知郑先生你,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这可是相当于,万宝楼给郑少歌当二十年保镖啊!这是什么概念?

    其震撼程度,就相当于一支正规军,给一个人当二十年的保镖。

    所有人都认为,晴姐开出的这个条件,根本没有人会拒绝,所以一个个垂头丧气,没有了盼头。

    尤其是魏奎阳,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拳头紧捏,恨不得立即拉着郑少歌,进入里面付款完成交易。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失去盼头,失望至极的时候,郑少歌却是摇了摇头,笑道:

    “多谢晴姐的好意,按理说这么好的条件,我十分感兴趣,本不应该拒绝才对。

    可是我对于他们说的延年益寿,更加感兴趣,所以,只能说抱歉了。”

    此话一出,内堂走道里与内堂外的人,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精神焕发,眼神灼灼的盯着郑少歌,希望他赶紧去结账。

    魏奎阳则是长舒了一口气,捏紧的拳头缓缓松了开来,紧绷的神经也彻底放松了下来。

    “无妨,既然如此,那就恭喜郑先生了。”晴姐并没有因为郑少歌的拒绝而恼羞成怒。

    反倒是微笑着道贺,又施了一礼,这才转身朝着堂内走去,一个拐弯后,消失在内堂走道里。

    郑少歌看得分明,那一袭牡丹白旗袍的女子,在转身的刹那,她那微笑的眼眸深处,有着一抹浓烈到化不开的哀愁……

    ——

    拐过一道弯,晴姐收起眼眸深处的那抹哀愁,缓缓抬起头,看向走廊深处的那个房间。

    那个房间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但却是万宝楼的禁地。

    无论是谁,未经允许,胆敢私闯者,一律杀无赦!

    因为这处禁地,是属于晴姐的私人领域。

    然而今天,这间屋子里,除了晴姐之外,竟然还多出了一人,是一位青年男子!

    屋子里没有开灯,光线很暗,晴姐开门走进去的时候,走廊内的灯光照射了进去。

    能够勉强看出,站在屋子里的男子一身西装革履,打扮的颇为骚包,一指节长的头发,梳了个大背头,长相还算耐看。

    他是晴姐有名无实的丈夫,名叫周少天,据说连晴姐的手都没摸过,就更别说同房了,整天只能看不能碰。

    于是,没事就去找万宝楼的侍女小姐姐玩,一玩就是一通宵,至于干什么,傻子都知道。

    晴姐对于这些根本就不在意,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两个,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周少天见到晴姐进屋,走上前几步,脸上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问道:

    “晴姐,既然那小子不吃敬酒,要不我去帮你把那朵‘九品圣莲’抢回来?”

    “周少天,收起你那副浞訾栗斯(zhuó zī lì sī)的嘴脸,我万宝楼向来言出必践,你是想破坏我万宝楼的声誉吗?”

    晴姐冷声呵斥道。言语间没有丝毫客气。

    周少天知道晴姐的脾气,对于她的冷淡态度,早就习以为常了,他脸上露出一抹不屑道:

    “晴姐,那小子的身边,就只有一位‘化境初期’的保镖,面对那么多江湖人士,你认为他还有活路吗?”

    说到这里,周少天顿了顿,看了眼晴姐,因为是正对着光线,所以他看不清晴姐脸上的神情,于是又继续道:

    “反正他横竖都是一个死,与其让别人把圣莲抢了去,倒不如让我去坐收渔翁之利,你说呢?”

    “所以,你当真以为他看不清形势?”晴姐双手环胸,言语听不出喜怒。

    “非也,他不是看不清形势,而是摆明了要找死!”周少天摇头耻笑道。

    晴姐叹息一声,淡淡反问道:“倘若他自己有实力保护‘九品圣莲’呢?你还真当人家是傻子不成?”

    听到这话,原本还一脸不屑的周少天,很快就明白晴姐话里的深意,顿时脸色一白,眼中满是惊骇,问道:

    “晴姐,你是说,他……”

    “好了,打住,你自己知道就行,有些话不便说透。”晴姐眸中闪着智慧之光,不带他把话说完,便摆手打断道。

    过了好半晌,周少天仍是不敢置信的问道:“所以你是因为忌惮那小子的修为,才没有将他强行留下?”

    说到这里,周少天不由得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我看是晴姐你想多了,那小子浑身上下,毫无内息流转。

    他敢如此嚣张,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晴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印证了何为笑而不语。

    “晴姐,你相信我,那小子绝对是虚张声势,我们好不容易碰到一朵‘九品圣莲’,难道你就甘心这样拱手让人?”

    周少天见状,还在做思想工作,试图说动晴姐。

    晴姐依旧没有说话,而是朝里面的那扇门走去,走到近前,熟练的打开门进入了里间,并把门关上了。

    周少天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眼里流露出一抹浓浓的失望。

    里面是晴姐的卧室,而他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却是从未进过那扇门。对晴姐的称呼,也只是晴姐。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0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